《苍鹰》

第26章

作者:柳残阳

血崖寒风刺骨,月影移隐,四处怪声啾啾,一股浓郁的杀机如一道幕慢似的笼罩着,七八十条汉子在歪嘴子姜大牙的统驭下,踏着月夜,迎着寒风,向他们的敌人冲杀着——阳不悔手下的兄弟有二十几位,个个都是阳不悔精心挑选出来的,他们久经大敌,在阳不悔的指挥下,一字排开,布成一个大半圆,严密的防守着—一项七嘿嘿地道:“杀吧,我恨不得能生啃了他们——”

老沙将脸上那张人皮面具一扯,道:“好,兄弟,咱们饶不得他们……”

这一群血性洋溢,热血澎湃的汉子,早将死生置于度外,他们踏进血崖之后,就没有一个准备活着回去,他们的剑已在厉吼,他们的血已在沸腾,借着冷天寒月,个个迎向他们的敌人——双方已接触在狠厉的杀伐中……

血雨腥风中,已有多人死在草丛之处——突然——远处响起了一声疾呼——一大堆的汉子向这杀伐的激斗中冲了过来——跑在最前头的是一个年轻的汉子,人未至已吼道:“燕兄弟,寒玉来了……”

小磨岭的兄弟在寒玉和雪无痕的率领下,果然乘着夜色赶来了,他们连夜跋涉,不畏风霜的劲疾而来,时间上虽然稍稍晚了些,却也正是时候——”

燕云飞大笑道:“好兄弟,谢谢你们啦。”

雪无痕嘿嘿地道:“自家兄弟,何须客气,这里的场面咱们就交给小磨岭的兄弟,乘那个騒女人还没有来得及应变之时,我们冲杀过去——燕云飞嗯了一声道:“兄弟们长途跋涉,他们挺得住么?”

寒玉大笑道:“放心,兄弟,小磨岭兄弟虽不是铁铸的,但也个个都是好汉子,他们都有一身好筋骨,这点场面还难不住他们,兄弟,别担心了,先找玉姑娘去……”

仅这几句话的功夫,小磨岭和阳不悔的兄弟已会合在一起,双方俱有相当的默契,联合出手下,歪嘴子姜大牙的手下就挺不住了,顿时已有大半死在那里。

歪嘴子姜大牙厉声吼道:“娘的,寒玉,你这杂碎,居然也趟这混水……”

寒玉大笑道:“大牙,有种跟我寒玉掂量掂量。”

歪嘴子姜大牙怒声道:“会的,待会儿我会要了你的狗命——”

他可不是傻瓜,眼见自己这一方的人手去了大半,嘴上虽然说的挺硬,人却已往顶上适去,这个人聪明绝顶,决不会在这里舍命硬干,苗头不对,他溜的比龟儿子还快,他知道此刻已不是硬干的时刻。

血崖顶上,是一大片瓦舍,这是血崖兄弟的住处,而独栋的那间大屋子,正是小玉姑娘的香闺之处,她在血崖独树一帜,将这里视为禁地,燕云飞一路上行来,只见人影幢幢,血崖兄弟似乎有意将他们故意引来这里。

段洪低声道:“这就是小玉的堂口了。”

雪无痕向黑乌乌的屋子一瞄,道:“杀进去。”

摇摇头,燕云飞道:“不,咱们以江湖礼数相见……”

他高声叫道:“玉姑娘,燕云飞有事求见…”

那栋屋子的院门随着燕云飞的叫声而大开,两列汉子各站两旁,吕雄首先走了出来,他环目一看,道:“哪位是燕当家的……”

燕云飞拱手道:“在下即是。”

吕雄嘿嘿地道:“久仰。”

他立刻抱了抱拳,又继续道:“我们玉姑娘已恭候多时,诸位今天既然是冲着血崖兄弟来的,那就进来吧,燕云飞的,请——”

进得院中,果然颇有气势,血崖能有这么大的盛名,玉姑娘的气魄倒也够大,她将这里整理的有条不紊,两边除了花树之外,犹有亭台栖息,此刻,两边已站满了各个血崖兄弟,他们似乎早已守在这里了。

进得大堂之上,只见一块横扁挂在当中,上书“四海兄弟归一家”,真是大气魄,口气当真不小,那个闻名江湖的女魔头五姑娘此刻早已坐在大堂的椅子上,她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冷眼的看着燕云飞。

吕雄淡淡地道:“燕当家,这位就是我们玉当家的——”

玉姑娘的媚眼真像能勾了别人的魂儿似的,虽然仅是那么略略一扫,妩媚中却透着娇艳,带笑的脸上始终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她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对她着迷,心甘情愿的供其驱使。

燕云飞拱手道:“久仰呀,玉姑娘——”

玉姑娘格格一笑道:“燕当家的,小玉先要谢谢你啦。”

燕云飞一怔道:“不知玉当家的要谢什么?”

他对这个女人的行为莫测高深,猜不透她的心意,而那个“谢”字更是来的突然,不知道这女人在卖的什么葯,可是由这女人未语先笑的态度上,他知道这女人果然是个角色,仅那份态度就不是好惹的。

玉姑娘格格地道:“我要谢你不杀之意。”

燕云飞不解的道:“姑娘何不把话说的更明白……”

玉姑娘转头道:“把他请出来吧,别让我们燕当家的等的心里急乎乎的,还不知道我在卖什么关子呢?”

吕雄恭声道:“是。”

一击掌,只见两个汉子扶着王勉走了出来,阳不悔睹状大惊,一脸诧异的大声道:“你不是死了……”

哪知王勉那张略略蜡黄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又愤怒之色,他冷漠的瞅了阳不悔一眼,道:“你以为我姓王的那么容易死?嘿嘿,告诉你,你有连环计,我有救命方,我早看出你们要利用我上血崖,故意诈死,设法回来通报我们玉姑娘,阳不悔,你是这里最坏的小人,今天,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阳不悔哼声道:“你真是个老狐狸——”

王勉冷冷地道:“血崖的威风不是白挣来的,我王勉也是道上打滚的人,哪会轻易的落在你们手里,不过姓阳的,我还真佩服你,你居然敢背叛我们当家的……”

阳不悔淡淡地道:“没什么啦,只是道不同—一”

吕雄上前冷冷地道:“背叛我们当家的人,你知道是什么罪么?”

阳不悔冷笑道:“我管你什么罪,有种来吧。”

吕雄恨声道:“好,我先拿下你——”

玉姑娘一挥手,道:“急什么?吕雄,他们既然来到这里,咱们血崖还会让这些朋友失望么,嗯?”

吕雄果然不再说话,悄悄地退在一边。

燕云飞大笑道:“玉姑娘,好威风。”

玉姑娘嫣然一笑道:“怎么,燕当家的也欣赏我……”

这女人真大胆,头一回见面,她就调戏起燕云飞来了,燕云飞虽然是道上的老手,也不禁被她弄的心头一热,果然是个騒娘们,说出的话句句含有煽动性,如果是个定力不足的人,只怕几句话就会被她消遣的神魂颠倒。

燕云飞淡淡地道:“我不是欣赏,只要佩服玉姑娘的豪情——”

玉姑娘闻言突然一连串格格大笑,她笑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有种摄人魂神的婬荡之力,场中,所有的人俱是大男人,堂堂的武夫,何曾见过这样美的女人,发出这样令人神魂浮游的笑声,项七看的一呆,道:“妈的,她果然騒——”

这话不重不轻,项七说的声音极低,可是还是被玉姑娘听进耳朵里,她故意斜睨了项七一眼,然后笑道:“我这个女人与一般的女人不同,我是个敢说敢做,敢爱敢恨的女人,任何事但求率性,喜欢的也不隐瞒,不喜欢的也不会藏在心里,对你们男人也是一样,喜欢就玩玩,不喜欢就踢开——”

项七不屑的道:“无耻——”

玉姑娘瞪眼道:“我说话你别插嘴——”

项七怒声道:“我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玉姑娘哼地一声道:“少吹牛,你只要敢留在血崖一天,我保证你就永远都不想回去了,别看轻了女人,女人的本事,你们这些臭男人,永远也学不会……”

项七哼地一声,将脸转过去,没再吭声。

燕云飞立刻道:“玉姑娘,咱们还是聊点正经的——”

玉姑娘格格地道:“哪点不正经,男人不谈女人,就不能称为男人,女人没有男人,也不能叫做女人,不过,燕当家的既然要谈点正经的,我们就来点正经八百的事。”

她长吸了口气,冷冷地道:“说吧,你要谈什么正经的事。”

燕云飞正色的道:“在下想知道一件事——”

玉姑娘哼了一声道:“杜八——”

长吸口气,燕云飞道:“不错,正是他。”

玉姑娘倒很干脆,道:“他在我这里,已窝子好几天了,唉,老杜,也够可怜了,本来还有点小局面,可惜得罪了你们几位大爷,不得已,他来这里藏几天,没想到,你们几位爷还是不能放过这位老爷子,唉,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也太绝情绝义了……”

她说来娓娓动听,这件事仿佛与她没有点关系一样,那种表情,那种说法,太令所有人迷惑了,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满嘴都能令人遐思的女人,竟是举世间少有的杀人女魔之一。

燕云飞淡淡地道:“姑娘,话都由你一个人说完了,我们还能说什么?这样吧,杜八既然在你这里,那就请他出来,咱们大家当着面把所有的事情做一了断,谁是谁非,自会有个公断,你觉得怎么样?”

玉姑娘嗯声道:“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摇摇头,燕云飞道:“玉姑娘,这不是谈条件的事情,你也做不了主。”

玉姑娘杏眼一瞪,道:“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

段洪不屑的道:“那能代表什么?是表示血崖有足够的力量压住我们,呸,玉姑娘,不是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杜八别以为找着了安乐窝,妄想躲在女人裙下讨生活。”

吕雄吼道:“住嘴,对我们当家的岂能用这种口吻说话。”

段洪哼声道:“少他妈的显威风,我段洪可没瞧上这个女人——”

吕雄闻言大怒,玉姑娘在他心里可是很有份量,虽然这女人用的手段也令他脸红,他朝前踏出半步,道:“你该死。”

玉姑娘格格笑道:“吕雄,别急呀,人在我们手里捏着还怕他们跑了不成,血崖经过的场面多着呢,哪次不是血淋淋的杀得他们半个不剩,别以为他们来了几个好手,能让我姓玉的看上的也不过是一二个……”

说着说着,又向段洪嫣然一笑,道:“段洪,你说看不上我……”

段洪不屑的道:“的确看不上你。”

玉姑娘大笑道:“如果我俩单独在一起,你就会看得上我了,我太了解你们男人了,人前一番话,人后又是一种话,尤其是对我们女人,嘿嘿,哪个不是像苍蝇见了血,唯恐不能啃上一口……”

段洪冷冷地道:“那也要看你对付的是什么男人,有的男人就不会吃这套,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堆肉罢了,跟猪肉一样论斤卖的——”

玉姑娘杏眼一瞪,道:“段洪,你要死了。”

江湖小子段洪冷笑道:“我早等着了,玉騒婆,有本事施出来,只要不上床,你小爷就不怕你……”

玉姑娘点头道:“好小子,在老娘面前也敢卖弄你那张嘴皮子——”

别看玉姑娘是坐在那里,她的身子却像柳叶样的在空中一摆,江湖小子段洪连人还没看清楚,鼻息间已飘来一股幽香,只觉有股大力向自己推了过来,段洪心底一凉,急忙吸气吐声,右掌迅快的拍了出去,他应变的速度不谓不快,还是砰地一声,全身在剧烈的震颤中,人已踉跄的倒退了七八步——哇地一口鲜血喷出来——江湖小子段洪脸色业已苍白,而王姑娘的脸上洋溢出一片不屑不齿之色,得意的还是坐在那里,整个过程都是在一瞬间完成,原来的样子,原来的姿势,仿佛根本没有动过一样,但段洪却已伤在她的手里。

玉姑娘果然是玉姑娘,不同就是不同。

燕云飞眉头一皱,道:“小段,挺得住么?”

段洪抹了扶嘴上的血渍,道:“行,只不过是略略受点伤而已——”

玉姑娘大笑道:“受点伤,你知道你中了什么掌——”

段洪一愣道:“什么掌?”

玉姑娘手掌一晃蓝光,道:“施尸掌……”

段洪闻言心底一冷,颤声道:“他妈的,你好毒——”

他可听过这种僵尸门的绝毒之掌,要练这种掌法必须天天和腐尸在一起,每日亲闻尸臭,使自己吸收尸毒,之后,按个人所学掌法天天插击尸肉,使那些尸毒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的循环练习,才能练成这种掌法,功成之日,挥掌无声,中者必死。

玉姑娘冷冷地道:“段洪,你本来就该死,杜八待你多好,你却叛了他,这在道上是犯了大忌,以江湖手段而言,你应立刻处死,杜八为了你已伤心透了,我只不过代他行事而已……”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玉姑娘,你不该施出这种天理不容的掌法。”

玉姑娘嘿嘿地道:“对付他这种人,这是最好的掌法——”

摇摇头,燕云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