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29章

作者:柳残阳

宇文海嘿嘿地道:“老雪,你没了剑,还能再斗么?我现在杀你太容易了,假如我是你,就跪地求饶,请我手下留情。”

老雪哈哈大笑道:“剑虽半截,依然能杀了你。”

宇文海不屑的道:“对一个爱说大话的人,最好的办法是杀了他——”

他的剑又在动了,剑光已指向老雪,而老雪丝毫不惧的依然屹立在那里,那半截剑固然短了半截,依然散发着令人寒惧的冷光。

突然——燕云飞道:“老雪,接住——”

寒颤的射日剑夹着一股劲疾的冷啸射向老雪,老雪的动作真快,伸手握住了射过来的射日剑,他只觉的剑沉甸甸的,却从剑柄上透过一丝暖暖的心意,他感激的望了燕云飞一眼,一个剑手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剑,剑是他的生命,燕云飞能在这种情形下解下自己的剑交给他,这就不是光凭交情所能办到的,还要有一份信赖感……

宇文海啊了一声道:“射日剑——”

老雪面上杀气一涌,冷冷地道:“不错,这正是我们燕兄弟的射日剑,不会比你那柄黑煞剑差多少,现在,咱们不会差太多了,字文海,再试试吧。”

雪无痕可不是省油的剑,他有了顺手的剑刃,那股豪情顿时风起云涌似的迸发出来,一抖手,嗡然声中,射日剑已连着泛起七道剑浪,朝着字文海劈去。

宇文海嘿嘿地道:“也好,久闻射日剑锋利无比,我倒要看看这柄闻名天下的宝剑,到底强过黑煞多少——”

刹那间,这两大绝世剑手已交缠在一起,两个各出奇招,一时间,很难分出胜负,而燕云飞望着两人的身法,忽然垂下了双目,暗中已在猜忖着双方下一招的变化会是什么,这正如一个观棋的行家一样,任何一方出手,他都会想出各种不同的破解方法,而最后,他知道自己的猜测会达到几分……

宇文海的剑更厉了,他似乎招式愈来愈狠,而老雪除了速度快外,居然被他逼得没有还手之力——寒玉紧张的紧紧捏住了拳头,暗中冷汗直流,而周钢和纪玄这些人俱睁大了眼睛,张了大口,他们从没看过这么凌厉的剑法。

突然——燕云飞垂着双目,低声道:“上下两路,老雪,你忽略了他的下路。”

话声虽然不高,却字字句句传进雪无痕的耳朵里,他是何等聪明之人,自己处处受制果因忽略了对方最显著的缺点,心念如电光石火般的一转,射日剑已射向宇文海的小腹,宇文海却被燕云飞的话给吓愣了,宇文世家的剑法闻名天下,而招招都在上三路,一招狠似一招,而祖传的剑招虽厉,却也有其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下三路剑式的不足,宇文世家的祖字辈的人都知道这个弱点,可惜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因为江湖上没有人能敌的过宇文世家的剑法,始终没有人知道这套剑法的弱处。

宇文海霍地往外一跳,吼道:“姓燕的,你说什么?”

燕云飞冷冷地道:“我以为宇文世家的剑法真可无敌天下呢,如今看来,它也有致命的地方,宇文海,立刻滚,你要想凭这套剑法在这里胡说八道,那就大错特错了。”

字文海怒声道:“燕云飞,你好阴险……”

一怔。燕云飞道:“我阴险……”

字文海嘿嘿地道:“你故意让老雪和我交手,就是要偷看我们宇文世家的祖上剑法,然后你揣摸学习,告诉你,你会送了命,任何一个偷看宇文世家剑法的人都得死——”

满脸不屑的一笑,燕云飞道:“凭你字文,不怕风大问了舌头……”

宇文海何时遭人这样奚落过,他家世显赫,环境特殊,武林中人,哪个见了他不恭敬如仪,何曾有人敢在面前如此不逊的说过大话,哪知眼前的燕云飞就没将他放在眼皮子底下,不但没放在眼里,脸上还是满脸的不屑,他几乎要气炸了肺,恨的一跺脚,道:“周钢——”

周钢急忙上前道:“少主——”

宇文海厉声道:“咱们今天要不剁了这三个人,字文世家往后就别想再在道上混了,你们给我杀——”

周铜大声道。

“好——”

那个“好”字不过刚刚在半空里消逝,蓦然间远处响起一声长啸,字文海闻声一愣,远处已出现了一队人影,迅快的向这里移动。

周钢一呆道:“是老爷子——”

果然,宇文世家的当家主子宇文大悲在诸家丁的簇拥下,和玉姑娘向着这里行来。走在最前头的是个弓着身子的驼背老人,紧接着就是一个全身青衣的白发老婆婆,这两个人这身装束特别惹眼,一看就知道是武林中很少出现的前辈人物。

宇文海在老父之前那就收敛多了,他的狂妄自大,老父面前他一点也不敢显露出来,他迎上前去,道:“爹——”

宇文大悲冷哼道:“见过飞毛老六,和青衣婆婆——”

人的名,树的影,飞毛老六和青衣婆婆的大名是何等响亮,连三岁的娃儿听见这两个人的大名都会吓的哭不出来,飞毛老六和青衣婆婆在武林中辈份相当高,一向是宇文大悲的守护人,今天,字文大悲连这两个人都请出来了,可见对玉姑娘的事是何等看重了。

宇文海立刻上前道:“六叔,婆婆。”

青衣婆婆咧嘴一笑道:“玉儿,告诉婆婆,谁欺负你。”

玉姑娘瞄了燕云飞一眼,道:“是他……”

青衣婆婆瞪眼,道:“小子,过来。”

燕云飞对这二位闻名已久的前辈一向很陌生,青衣婆婆瞪眼喝叱他,使他略略一愣,觉得一个身为武林前辈者,居然不问青红皂白的出言如此不逊,心里顿时有些不悦,他上前道:“前辈可是叫我……”

青衣婆婆冷冷地道:“你惹上玉儿,就是给我老太婆难堪,听说你毁了血崖不少兄弟,现在,我要你向玉儿磕头赂罪,否则,别怪我老婆婆出手无情……”

燕云飞冷冷地道:“前辈,你了解事情真相么?”

青衣婆婆冷笑道:“我不要了解事情真相,我只知道玉儿不能让任何人欺负,谁欺负她谁就该死……”

寒玉实在听不惯了,冷笑道:“天下真有这么不讲理的人……”

青衣婆婆怒声道:“你说什么?”

寒玉大声道:“我说你不讲理——”

青衣婆婆身形一晃,道:“你该死——”

这个年岁已有七八十岁的老太婆,脾气大的令人诧异,话声一落,右掌已挥了出去,一股澎湃的掌劲如刀刃般的推了过来。

寒玉做梦也没想到青衣婆婆这么霸道,三句话没说完就抢先出手,等寒玉发觉一股无形的大力已逼向自己的时候,他应变已来不及了——“砰”然声中——寒玉全身气血陡然一涌,人已歪斜的被击倒在地上,引开嘴来,已喷出一口鲜血,寒玉那张原本红润的脸,登日一片苍白。

他愤愤的吼道:“臭老太婆,你只会偷袭……”

人已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双目恨恨的瞪着青衣婆婆而燕云飞怕他伤的很重,急忙道:“寒玉,怎么样?”

寒玉抹了抹嘴chún间的血渍,大声道:“没什么,只是一点小伤……”

他的剑已缓缓举起,青衣婆婆这一掌并没有击溃他的斗志,寒玉要用剑和这个老太婆作殊死斗。

青衣婆婆不屑的道:“小子,那一掌只是警告你,如果你还要动手,保证你会送掉这条小命,我青衣婆婆的掌力是天下闻名。”

寒玉恨声道:“我不信邪——”

他方要移动身子,燕云飞已拦住了他,道:“兄弟,急什么?留的青山在,还怕没柴烧么?”

飞毛老六眼珠子一眯,拉着玉姑娘的手,道:“瞧见没有,你婆婆一出手就替你出了口气……”

他故意斜睨了燕云飞一眼,又继续道:“这个人就是姓燕的——”

玉姑娘满面恨意的点点头,嘴角上泛起一抹又狠厉的冷笑,心想,这回看你燕云飞还有多大能耐奈何我,只要燕云飞落在姑娘手里,非当场剥了你的皮不可。

飞毛老六嘿嘿地道:“老太婆,威风都让你一个人占了,也该换换我老头子了,这个姓燕的满脸的不高兴,让我把他的头拧下来,给我们小玉当球踢——”

青衣婆婆哼哼地道:“要出手就快,我可没时间在这里磨蹭……”

飞毛老六嘿嘿地走上前,道:“小子,我有话问你。”

燕云飞心里有气,道:“前辈是以老卖者……”

飞毛老六眉头一皱,道:“小子,先给我们小玉磕头……”

燕云飞冷冷地道:“前辈,我燕云飞上跪天,下跪地,在家跪父母,岂可随便跪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飞毛老六冷笑道:“小子,拔剑吧,你只要能在我毛六叔的手下走五十招,这里的事我老头子和老太婆,立刻撒手就走,再也不管宇文世家的事了,如果你连老头子五十招也接不住,嘿嘿,今天,你只怕要把这条命留在这里了。”

雪无痕将那柄射日剑递向燕云飞,哪里想到燕云飞天生傲骨,摇摇手,笑道:“老雪,暂时由你保管,燕某人不想占那种便宜,这位老前辈既然想玩玩掌法,我就陪他玩几下,免的说咱们仗剑欺人……”

这番话在平常人耳里也许觉得尚算合理,但,传进飞毛老六耳朵里,滋味就不相同了,他本来不想以老卖老,要燕云飞用剑出手,就是不要占年轻后辈的便宜,如今燕云飞大言不惭的要以双掌相迎,那就有些大看不起他这个老人了,他瞪眼道:“小子,你瞧不起我老头子——”

燕云飞摇摇头,道:“那倒不是,晚辈认为武功如做学问一样,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晚辈也练过几年掌,碰巧老前辈也是大行家,那就请指教一二吧。”

燕云飞因为敬重他是武林的老前辈,口吻和缓和了许多,如果换了别人,他才没这个耐心说话呢。

飞毛老六呵呵地道:“好小子,老夫已二十年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狂夫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呆会儿丢了那条人命,就别怪我老头子下手太重了。”

燕云飞长吸口气,道:“那也要看看老前辈有没有那份功力了。”

飞毛老六做梦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一样混球小子,居然不怕死的要硬接自己掌法,他成名江湖四十年,四十年间,死在他掌下的不下百来人,个个都是一流的身手,一流的掌法,而个个都得到同样命运,那就是“死”。

而这小子不但不怕,还气定神闲的屹立在那里,那种神态居然让飞毛老六迷惑了,他沉声:“好,小子,你真有种。”

一溜掌影霍地闪起,照着燕云飞猛力的推了过去。

掌未至,已响起轰轰之声,可见其劲力何等浩大,仅这种威势,已令四周的人神色一变,俱为燕云飞能否接下这一掌而担忧了。

“火焰掌……”

的确是武林中难得一睹的大力火焰神掌,因为飞毛老六掌心里透着一片昏红之色,燕云飞的右掌迅快的探了过去,掌刃在半空挥洒,砰地一声,一阵天旋地转,两个人身子都动了一下。

飞毛老六震惊的道:“玄天九播——”

他真是个行家,燕云飞那挥洒的手施的正是武林绝学“玄天九播”,这种掌式并不在于攻击,却有化解对方掌力的功能,任何强劲的掌力只要遇上“玄天九播”,顿时会被消逝于无形,是武林中最怪异的一种功夫。

燕云飞合掌而立,笑道:“好眼力,这正是‘玄天九播’,前辈尽可发掌,我要看看这门掌法是否如传言中那么有效——”

飞毛老六神情惨变,道:“童樵子是你的什么人?”

燕云飞一震,道:“那是我小师叔,前辈认识……”

飞毛老六和青衣婆婆两个人神情全变了,他们两人突然会合在一块,两个人互相望了一眼,一脸的冷煞之色,青衣婆婆咬的牙齿格格直响,喝道:“老童在哪里?”

燕云飞摇摇头道:“恕在下不便直说。”

青衣婆婆恨声道:“你不说,我老婆就要毙了你,那个该死的童樵子,自以为”玄天九播“就能天下无敌,居然杀了我儿子,嘿嘿,我们可找他十来年了,天可怜我,居然让我发现了你,小子,纳命来。”

这两个老前辈仿佛和童樵子有莫大的深仇大恨,两个人一晃身,双双向燕云飞扑去,燕云飞学这门掌法之时,并不知道小师叔和他们有这么深的梁子,一见这两个人已不顾身份的向自己扑来,顿时知道今日若不拚命,只怕真的要命丧当场了。

他移身一闪,道:“老雪,剑——”

雪无痕是何等有经验之人,他一见飞毛老六和青衣婆婆神情有异,已知道这其中的血海深仇已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解开了,一抖手,剑已送到燕云飞手里。

射日剑的光晕随着燕云飞的身势而颤闪出斗大的光芒,只是剑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弧,倏地将飞毛老六和青衣婆婆全阻挡在剑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