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03章

作者:柳残阳

随着话声,百里居已拍了拍手,二个黑衣汉子捧着一柄古色斑斓的长剑走了出来,递给了百里居,呛地一声,一道耀眼的冷辉斜颤而起,檬漾的剑气森冷的泛起了寒意,燕云飞双目一凝,道:“好剑……”

百里居仰头大笑道:“果然是个玩剑的行家,我这柄‘秋霜’剑轻易不露,非真正名剑手休想见它一面,不过‘秋霜’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出剑必杀人,杀人必死……”

燕云飞不屑的道:“你会后悔,在我面前玩剑是自取灭亡,我生平最恨别人在我面前卖弄剑法,百里居,虽然你富可敌国,命却只有一条,如果我是你,我会乖乖的把真象说出来……”

百里居一震,道:“好狂的东西,在百里家还敢说大话……”

只见他在软榻上一拍,大厅里突然响起一连串铃声,这阵铃声方落,大厅四周已布满了七八个剑手,这些人全是百里家请来的江湖高手,血手沙咧嘴笑道:

“好呀!鬼秃子、双面客、佟瞎子,你们这一票烂兄弟,居然全做了百里居家的走狗,嘿嘿…”

鬼秃子来自鲁西,头顶秃的能生出油来,身上那股鬼气却能使人起了鸡皮疙瘩,他是鲁西的独行杀手,有人鬼难分之名,双面客是崆峒山的叛徒,婬邪狠厉,人财俱要,有双面人之称,佟瞎子又叫睁眼瞎子,两只眼珠子白的多黑的少,看起来像瞎了眼似的,其实他的眼力比谁都好,这三块料全在百里家出现,的确令血手老沙暗中一震,但,燕云飞却沉稳的像座山,对眼前的三个人瞧也不瞧上一眼,他独独瞄着站在大厅一角的另一个汉子,那才是令他特别注意的一个人,他淡淡地道:“兄弟可是雪无痕……”

“雪无痕”三个字在大厅里似乎旋起了一阵风,连佟瞎子那双半睁的眼都睁的特大,虽然他们同为百里家的客人,雪无痕始终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身份,只知道百里家有这么个人物,至于他是谁,并不顶重要,因为他们都自认是一方人物,谁也没将对方真正放在眼里,可是燕云飞一吼出对方是雪无痕,那股震撼就非一般人所能承受了,江湖上谁不知道一剑无痕,杀人只不过是吹口气间,那超绝的剑法,江湖上真正见过的不多,只知道他的剑快,快的不给人有喘息的机会。

雪无痕的眼光好冷,冷的像块寒冰,他只是深深的盯着燕云飞,想从燕云飞身上看出点什么,这正是真正高手的厉害之处,可从对方的谈吐气韵上,寻觅一些他想知道的事情,燕云飞忽然觉得雪无痕才是个可怕的人物,虽然双方还没动手,在心理上,两个人都将对方视为今生最难得一遇的强劲敌手。

当然,百里居也不是良善之辈,他抽出了剑,却不立即动手,而召唤出这么多武林间的高手,正是提示出他那股强大的势力,他先给燕云飞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百里家的威名并不只限于财富雄霸一方,在武林中也有争一席之地的实力。

半晌,雪无痕冷冷地道:“燕朋友好眼力。”

他一向把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很好,除了杀人,他从不和任何人攀交情、论长短,江湖上只知道雪无痕剑下无活日,连死在他手里的人都未必知道他是谁?燕云飞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他当然觉得吃惊不已。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雪朋友那一手剑早已风靡过武林,今天这趟百里家可没白来,能遇上你这位仁兄,可是荣幸得很……”

雪无痕冷冷地道:“我敬佩的是英雄,是汉子,你燕朋友更是个人物,江湖上都知道射日剑法天下之最,雪无痕今天是冲着你来的,若不是你,我根本不来这里…”

一怔,燕云飞道:“你不是百里家的……”

鼻子里微微哼了一声,雪无痕道:

“天下能请得起我雪无痕的人不多,就是百里家也不例外,有个你就不同了,你是我眼里的无价之宝……”

拱拱手,燕云飞笑道:“承蒙看的起,燕某感激不尽,只是我俩往日谈不上怨,今日又谈不上仇,这梁子……”

雪无痕笑了,且是仰天杨笑,道:“咱们是为剑而会……”

江湖上都知道雪无痕是个酷冷的剑手,杀人在他眼里如踏死只鸡一样那么平常,他没有任何同情心,喜怒哀乐在他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没有人见过他笑,但今天他不但笑了,而且是畅怀大笑……

百里居眼珠子在转了,大声道:“好呀!以剑会友,雪大侠,我有点小敬意。”

他向毒虫郭愧略略示意,郭愧对这位主子恭顺的像条狗,也懂得百里居的心意,立刻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交到百里居手上,百里居轻轻启开小盒盖,一蓬耀眼的光华从盒子里散射出来,一颗有拇指般大小的明珠耀然的呈现在盒底,所有的目光全聚集在那颗明珠上,唯有雪无痕和燕云飞连正眼也没瞧上一眼。

百里居大笑道:“雪大侠,这是你的……”

哪知雪无痕连瞄都不瞄上一眼,道:“这是代价……”

嘿嘿一声,百里居阴沉的道:“只能说是小意思。”

雪无痕不屑的道:“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这一仗不是为你打的……”

毒虫郭愧有些愤愤地道:“我们主家可是一番敬意。”

哪知雪无痕一瞪眼,叱道:“住嘴!”

毒虫郭愧在百里家除了百里居外,也是威风八面的,除了百里居无人敢大叫小叫的,雪无痕虽然是一方霸主,在自己地面上,他居然叫自己住嘴,毒虫郭愧顿时气的白了那张脸,他愤愤地道:“妈的,你……”

雪无痕的眼珠子冷光一闪,谁也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可是毒虫郭愧的眉心上却有一点血痕,他睁大了那双翻白的眼珠子,哇地一声倒在地上,翻颤了一下,已气绝而死,百里居变色道:“雪兄,你……”

俗话说打狗须看主人,雪无痕心冷面冷,一剑穿了毒虫郭愧那条狗命,百里居面上自是不太好看,而鬼秃子、双面客、价瞎子眼见雪无痕随意杀了郭愧,那手快剑决非他们所能望其项背,他们心里有数得很,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雪无痕冷煞的道:“他不该杀么?”

这种口吻这种冷傲的态度,的确令百里居有点受不了,百里居的心机也够深了,他眼珠子一转,立刻哈哈大笑道:“该杀、该杀,这种不知进退的小人当然该杀。”

雪无痕鼻子里冷冷地一哼,根本不再看百里居一眼,血手老沙实在看不过眼了,他嘿嘿地道:“百里居,你真是个卑鄙的小人,郭愧虽然不是个东西,好歹也是跟你多年的家奴,雪无痕杀了他,你不但不替他讨回个公道,还奉承似的说他该杀,呸,你这种人有谁敢再和你共事……”

百里居怒声道:”

“你懂什么!雪大侠有霸天之勇,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这个人是爱才如命,不能因郭愧一个小人而让我失去了一个人才……”

项七不屑的道:“小人。”

有人说戏子无情是因为戏演的太多了,不知道情为何物,婊子无义是因为天天迎张送李,感情上已麻木了,为了钱啥事都干的出来,而百里居虽为巨富,却无情也无义,连戏子婊子都不如,项七骂他小人并不为过。

百里居还真有修养,项七如此骂他,在这节骨眼上,他却沉住了气,恍如未闻似的一味冷笑。

燕云飞看了这一幕长长叹了口气,道:“雪兄,你怎会认识这种人……”

雪无痕不屑的道:“我不认识他,我也不想认识他。”

百里居神情陡变,道:“雪无痕,你太过份……”

雪无痕冷冷地道:“若不是念在贵处做了几天客,像你这种为富不仁的东西,早就该技剑了……”

百里居毕竟经过了许多大风大浪,他知道在这样的高手面前是不能斗气的,虽然雪无痕给了他很大的难堪,他还是强自压下了那股子怒火,只是冷冷地道:“老雪,你还是乖乖的杀了燕云飞,否则我们那位共同的主人只怕不会答应你今日所为……”

雪无痕的脸色变了,像他这样的出奇高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任何事都不会在面上表现出来,可是百里居一句话让他震动了,他冷冷地道:“我会处理自己的事,用不着你关心……”

他转头向燕云飞露出一丝苦笑,道:“燕朋友,我身不由己……”

嗯地一声,燕云飞淡然的道:“我明白,像你这样的身份突然在百里居家出现,已经是不寻常的事了,我虽然不知道你背后的主是谁,冲着我来是无可置疑的,你出手吧!”

点点头,雪无痕道:“你要小心了,我的剑很快……”

燕云飞哈哈两声道:

“我的更不慢,咱们都不是普通的剑手……”

雪无痕冷冷地道:“剑手无情剑才狠厉,燕朋友曾受上柳含烟,有了爱的人,其剑必钝,我知道你的剑虽快不狠……”

燕云飞仰天大笑道:“不错,这才是内行人说的话,不过我妻子亡死,我的心更冷,此刻的剑式将会厉酷的令人寒惧……”

雪无痕目光在迅快的变换着,燕云飞的话在他心里起了极大的震荡,他面上神色一凛,白衫忽然飘起,谁也没看见他的剑,却见空中白光一颤,一缕剑影已劈向燕云飞的身上。

燕云飞也是身影浮动,射日剑如飘幻的阳光般洒了出去,两股剑锋在空际一错,叮然声中,两人俱是稍沾即走,已连着换了七剑。

百里居似乎很在意两人的出手,双目紧紧的盯着激斗的两者,他也是个玩剑的高手,对任何一式都有独到的见解,可是恁其丰富的阅历和经验,他居然看不出两人出手的方位和意向,两者的剑法都有着深奥的玄秘。

突然——雪无痕的身子向前一倾,剑刃随着那倾斜的身子朝燕云飞的胸前划去,这一招速度真快,快的炫人耳目,而燕云飞却在一仰中,射日剑突然点了过去,这一式真快真绝,竟穿过了雪无痕的剑幕……

雪无痕暴闪而退,胸前衣衫却裂开了,他面色有点苍白,但,确有名家风度,长剑一收,道:“我败了。”

淡淡一笑,燕云飞笑道:“我只是有点运气,在气势上我还差你一着……”

雪无痕忽然慎重的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杀我,你应该很清楚我是来杀你的,剑手留情,日后就给自己埋下杀身之祸,这点道理我相信你懂……"燕云飞苦涩的道:“我怕失去一个敌手,唯有你这样的敌手,才能使我日日激励自己,随时都鞭策自己,否则就会遭杀身之祸,老雪,有机会我还是愿意跟你再比,今天,咱们扯平……”

雪无痕大声道:“好”

人似翩翩的蝴蝶倏地拔身而起,空中仅留下一点余影,已穿门而去,百里居大吼道:“雪无痕,你不能走……”

燕云飞双目寒光一涌,道:“百里居,你唯一的仗侍已经走了,现在咱们必须解决你我之间的问题了……”

百里居嘿嘿地道:“姓燕的,老雪本来可以杀你,但他却保留了实力,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怕我知道他的剑术究竟高到什么地步,因为他知道我的剑比他还快…”

不屑的一笑,燕云飞道:“那你何不试试?”

百里居尚未答话,双面客已冷冷地道:“对付你个狂人何须百里先生动手,我们兄弟足足有余……”

血手老沙大笑道:“他妈的,双面客,有种先接我老沙一刀……”

他性若烈火,出手更快,话声方逝,刀已出手,一溜刀影在空中翻起了浪花,哪知他的身子方动,燕云飞已挡在他的身前,道:“老沙,这几位朋友还是交给我吧!”

双面客吼道:“好呀!鬼秃子、佟瞎子,人家姓燕的可没把我们这几个老兄弟瞧在眼里,咱们如果不给人家点玩意瞧瞧,人家还以为咱们是纸糊的呢……”

佟瞎子一抡手里那根大拐杖,咯咯两声在地上击了两下,一阵碎石板的裂声响了起来,他冷冷地道:“我们就斗斗他……”

刹那间,双面客、佟瞎子和鬼秃子这三大高手已站成三角形方位,表面上是严阵以待,暗地里却已将燕云飞困在中间,项七朝前一移,已被老沙拉住,道:“咱们当家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喜欢别人插手他的事,咱俩最好在这里待着……”

项七嗯了一声,又停下了身子。

鬼秃子是这三个人心机最深沉的,他蓦然间身宁一低,两柄短刀倏地从袖子间疾射而来,此人向来动手没有征兆,说动就动,燕云飞似乎没料到鬼秃子的手段这么阴毒,当他警觉之时,两把冷刀已至面门,燕云飞蓦地一声大喝,长剑倏然点出,真是快的令人称奇,最先射至的那柄短刀已斜飞而去,而另一柄则无影无息,连去了哪里都没有人看见。

双面客和佟瞎子哪会待慢,借鬼秃子掷刀之际,两个人的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