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30章

作者:柳残阳

玉姑娘一呆道:“你要见我爹——”

铁梦秋长吸口气,道:“久闻宇文世家名满武林,宇文老爷子更是字文世家的掌符之人,干我们这一行的虽然以杀人为业,却也敬重的是英雄汉子,宇文老爷子肯接见我么?”

宇文大悲闻言呵呵地道:“我字文大悲虽然很不想认识你们这一行的,可是,你既然还将字文世家放在眼里,嘿嘿,我就破例让你见见……”

铁梦秋一抱拳,道:“谢谢老爷子。”

他趋上前去,自怀里拿出一个红巾包着的东西,双手缓缓递过去,恭敬的道:“老爷子,铁梦秋无以为敬,仅愿将这件传家之宝,呈送给您老人家,愿宇文世家能和在下做个朋友……”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字文大悲久隐山林,已许久没有人这么诌媚过了,心里一乐,顿时对铁梦秋产生相当的好感,他伸手接过那红布包着的盒子,道:“年轻人,老夫喜欢你……”

他轻轻解开红布,只见一个精致的玉盒呈现出来,宇文大悲虽然是个古董的鉴赏家,也没有看过这么精美的玉盒,他心里一阵狂喜禁不住道:“铁兄弟,这是什么?”

宇文海也禁不住那份好奇,人也挨了过去,唯有玉姑娘显得十分冷淡,漠不关心的站在一边,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意。

铁梦秋哈哈地道:“山川之宝,天下之尊……”

宇文大悲一听铁梦秋这么说,更禁不住心里那份好奇,轻轻解开玉盒,只见在红绒布的里面包着一个长长的东西,他小心的一拉那块绒布,猛然间——一缕白影射了出来,吱地一声,字文大悲的脸上已被那点白影射中,只见那是一条白玉般的小蛇,咬住了字文大悲的脸不放,居然斜挂在他的脸上——铁梦秋突然喝道:“杀”

二十余条汉子的剑随着铁梦秋的沉喝而同时洒出,密密麻麻剑刃几乎在同一时间砍杀在宇文大悲的身上,他惨叫一声,千疮百孔的剑痕已喷洒出来……

宇文海大吼道:“姓铁的……”

当他目睹老父的惨状,一时间被这一幕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小玉请来的杀手不是对付姓燕的,而是专门暗杀老父的,他慌乱失措的连如何应变都忘了,他身边的周钢和纪玄等人也俊在那里了……

字文大悲还没有立刻断气,他终究是个功力深厚的人,虽然挨了那条白玉小蛇咬了一口,也挨了那么多的剑,他还是强逞着最后一口气,颤抖的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铁梦秋却像办完了一件事,这件事已与他无多大关联似的,将剑缓缓插进鞘中,站立在那里,冷冷地道:“这件事还是由玉姑娘跟你说吧。”

宇文海闻言一愣,道:“小玉,是你……”

哪知小玉并不加以否认的道:“这不是很称你的心么?有老爹在位,宇文世家哪会有你出头的机会,我不过是替你办了件你想办的事而已,老哥,你还想知道什么?”

宇文海愤愤地道:“你也不能杀了他,那是你的爹——”

小玉哼地一声道:“屁,他真会说谎,说我是拾来的,我早发现他是头狐狸了,他姦了我娘杀了我爹,哼,这个仇我不会不报,宇文海,听清楚了没有,我是在报仇……”

宇文海怒声道:“他是你爹,是你的父亲,为了收养你,爹骗母亲说拾来的,其实……”

小玉冷笑道:“杀都杀了,说这些也没用……”

她眼里幻化着一股怪异而不解的神色,宇文海心神剧烈的一颤,猛然地退后了好几步,道:“你想干什么?”

小玉冷冷地道:“你最好跟你老子一块去吧,留在世上你会更痛苦,因为凭你很难维护住宇文世家的名声,你的底子我太了解了,除了爱玩女人外,你还会什么?”

宇文海沉声道:“你敢——”

小玉仰头大笑道:“我有什么不敢?字文海,连宇文大悲都在我设计之下死了,再杀个你又能怎么样?”

这女人的心太毒了,毒的比那条小银蛇还毒,字文海做梦也没料到毁灭宇文世家的竟是自家的妹子,他仗着身边的七位杀手,嘿嘿地道:“妹子,姓铁的并不是你的护身符、我的人手比起你来还强的很多,你最好识趣点,免得—…。”

小玉哼声道:“看看吧,眼下有谁会听你的……”

宇文海冷笑道:“周钢,给我杀……”

周钢一震,道:“少主,这……”

字文海大怒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嗯?她已不是宇文世家的人了,从今天起我才是宇文世家的当家主人,你们跟着我,我决不会让你们吃亏……”

周钢苦笑道:“少主,我有话说。”

宇文海冷冷地道:“说”

周钢立刻附在宇文海的耳边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话,字文海听的尚在点头,身后的纪玄忽然向前一移步,一柄匕首已切进字文海的肋骨里——字文海惨叫道:“纪玄,你……”

纪玄冷冷地道:“少主,对不起啦,我们觉得跟着玉姑娘比跟你有出息多了,兄弟们早已是玉姑娘的人了,她故意把我们留在你的身边,是要掌握住你的行踪,随时向她报告你们字文世家的事情,我话说到这里,你明白了吧。”

宇文海肋下挨了一刀,疼的他早已半蹲下了身子,此刻纪玄这番话,更令他气的几乎呕血,大叫一声,人已跪在地上,惨声道:“天呀,字文世家做了什么恶事,遭到这样的报应,罢了,我文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一头撞死算了,妹子,咱们来世再结清这段恩怨吧……”

陡地一头往玉姑娘的身上撞去,玉姑娘没想到宇文海临死前尚向自己偷袭,微微一怔下,她身子略略一偏,手掌已砍在字文海的脑袋上,可惜宇文海做梦也没想到这个让他最瞧不起的女人,武功竟比他高明多了,一掌下去,宇文海的脑骨顿时碎裂开来,哇地一声,脑汁四射,人已摔了出去。

铁梦秋嘿嘿大笑,道:“恭喜玉姑娘,一切均按咱们的计划进行,全在咱们的算计之中,字文世家是毁了,今后,你就是宇文世家的代表人……”

玉姑娘面色一冷,道:“这要感激咱们那位燕朋友,如果不是他给咱们造成这种机会,要想彻底毁了宇文大悲和他儿子,不会那么顺利…”

铁梦秋大笑道:“不错,咱们可要好好感激这位燕朋友……”

燕云飞没想到自铁梦秋率属下杀过来后,会有那么大的剧烈变化,更没想到玉姑娘心机是那么深沉和狠毒,她真会利用机会,她了解字文大悲夫妇爱护她的心,所以她才有今天成功的机会,字文世家应该早看出这女人的歹毒,她能独立在血崖上创出那股不容轻视的势力,就应想到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了。

燕云飞为宇文大悲难过,道:“这样一个武林世家,就毁在一个不屑的女人手上,玉姑娘,你心狠手辣,是我所见的女人中最狠毒的,江湖上如果尽是你这种人,天下只怕全乱了。”

格格一笑,玉姑娘笑道:“燕云飞,你毁了我血崖的寨子,我必须要重新建立另一个堂口,否则哪里能让我容身,宇文世家家大业大,是最理想的地方,所以我只要杀了宇文大悲和宇文海,自然是顺理成章的把这一切接在手里……”

燕云飞冷冷地道:“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暗杀宇文大悲的事只怕很快就会传遍天下,只要有点良知的人,都会不齿你的为人……”

玉姑娘笑的前仰后跌,道:“没有人会传出去……”

一怔,燕云飞道:“你要杀人灭口……”

玉姑娘狠声道:“你说对了,你们四个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小玉做事一向不留痕迹,今天,你们谁也跑不掉——”

铁梦秋一挥手,道:“不错,这里全是我兄弟,谁也走不了。”

他手下的汉子早已将这里团团围住,周钢和纪玄哪会待慢,各自抽出了剑,和那此字文世家的护卫连手站在一起,显然,他们要用无比的人手压住燕云飞和老雪。

纪玄大声道:“玉姑娘,兄弟们先出手了。”

玉姑娘嗯了一声道:“要小心点,这几块料可不是普通的人物,个个都有一身出色的功夫,寒玉和段洪都受了伤,并不为俱,眼下只有燕云飞和老雪最难缠。”

纪玄叹道:“你放心,煮熟的鸭子决飞不出去。”

七个汉子在周钢和纪玄的统驭下,分自七个不同的角度向燕云飞和老雪逼去,铁梦秋是个聪明的老狐猩,他立刻将围困的范围加大,现在是大圈子围小圈子,周钢和纪玄的人如果不幸失败,铁梦秋的人随时可以接上手。

老雪怒声道:“兄弟,周钢和纪玄这两个东西该死,我看他们那种背信丧义的德性令我呕心,这伙人交给我,看我老雪今日大开杀戒……”

燕云飞眉头一皱,道:“你没剑——”

老雪闻言大笑道:“剑在心里,心剑杀人与持剑之时同样是剑,兄弟,你的射日剑出过太多的风头了,也该让你的老弟风光风光了,兄弟,看我的……”

他昂然的一移步,已迎向周钢和纪玄这七个人。

纪玄吼道:“老雪,你真他妈的大胆,居然敢一个人……”

老雪不屑的道:“纪玄,这伙人当中你是最坏的一个,我看你他妈的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今天,我要是让你活着走出这里,老雪从今以后,永远不在道上混了。”

纪玄闻言大怒道:“拔出你的剑来——”

周钢嘿嘿地道:“老纪,你真健忘,他哪有剑呀!早给宇文海的剑给削了,现在,他妈的,他连个鸟也拔不出来。”

老雪冷声道:“姓周的,我会打烂你那张臭嘴……”

纪玄一剑挥去,吼道:“去你妈的——”

七道人影在纪玄和周钢的指挥下,七道剑光如闪过空际的擎电般的快速,朝着老雪的身子罩去。

他们以为老雪手中没有剑刃就好欺负,那只怕他们的罩子太不亮了,老雪能称道江湖,自然不会是普通之辈,虽然这些人的剑法俱承自宇文世家,毕竟与老雪这种人物差的太远了,老雪身形何等快速,对方的七枝剑还没落下,他的右手突然并指如剑,陡然挥洒了出去,真令人想不透,指上的劲道居然与冷剑不相上下,威烈的能令人寒悸,周钢一愣,咬牙道:“我砍了你的手。”

他不信一个人的手指能当剑使,老雪的手指刚掠过他的面前,他突然一剑砍下,慾借锋利剑刃砍下他的手指,哪知老雪忽然化指为钳,两根指头已夹住他的剑,老雪有点悲怜的道:“你真可怜。”

左掌在电光石火间拍出,一掌击在周钢的脸上,周钢惨厉的一声大叫,整个圆嘟嘟的一张大险已成了碎饼子,像个红红的番茄似的,压扁捏碎似的已不成了人形,双腿蹬了蹬,已咽下了那口永远不能理解的气。

纪玄目眺慾裂,道:“老周——”

他迅快的向老雪扑去,但,他忘了老雪早将周钢的剑套了过来,纪玄人才扑上,老雪的剑已疾快的穿进他的胸口上。

一篷血雨如密骤的疾雨般洒落在地上,也喷在老雪的脸上,纪玄全身如触电般的一阵抽搐,颤声道:“你……”

老雪的剑是何等快速,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他始终没正眼瞧纪玄临死时的惨状一眼,迅快的已抖出五剑,真是不可思义的事情,随着纪玄之后,另外五条汉子根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已全躺在血泊中了。

燕云飞轻笑道:“好剑法。”

杀周钢,宰纪玄,原本是件惨不忍睹的事,谁知玉姑娘不但没有怒意,甚而脸上还洋溢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她居然拍拍手道:“好功夫,老雪——”

老雪被这女人的话弄的满头雾水,人还在发愣间,燕云飞猛然醒悟了过来,脱口道:“玉姑娘,你真毒——”

玉姑娘格格地道:“我说过,知道今天事情的人都得死,纪玄和老周是宇文海的老手下,他们虽然想跟着我混,可是那份忠心却不够,今天他能出卖字文世家,将来难保不出卖我,如其留在身边,不如借老雪的手替我全除掉了,可惜这些人有勇无谋,连这点道理都想不出来。”

老雪闻言大怒道:“妈的,你利用我……”

玉姑娘不屑的道:“只是适逢其会而已,我小玉天生好逸恶劳,最好什么事情都不要自己动手,以前有王勉、吕雄和姜大牙供我差遣,可惜他们死的死,溜的溜,现在,我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了,只好运用自己的智慧来满足自己…”

燕云飞一脸杀气的道:“小玉,你很可惜。”

玉姑娘大笑道:“这是你说过的话中最好听的了,我一直很欣赏你,像你这样的男人就应该配我这样的女人,如果咱们联手行道江湖,不出半年,我们就能成为武林霸主,可借,咱们性情不合,永远没有那么一天……”

燕云飞闻之长笑道:“姑娘太瞧得起在下了,自古英雄最难消受美人恩,何况你的美人恩已不知道让多少人消受过了,今天,不论你说的多好听,我一样不会放过你。”

玉姑娘哼声道:“你以为我是向你求饶请你放过我,燕云飞,那你是大错了,先看看四周,铁梦秋手下的人全是我的死士,他们个个愿意为我而死,个个都是道上顶尖的杀手,我只要一声令下,我相信你们决逃不过我和老铁的联手。”

铁梦秋呵呵地行了过来,道:“玉姑娘,我老铁早候着了。”

玉姑娘厉声道:“很好,咱们就斗斗这几个该死的东西。”

铁梦秋嘿嘿地道:“玉姑娘,在动手之前,我有句话要向你说。”

玉姑娘格格地道:“我明白,你又要和我谈谈条件了,现在你知道我正需要人手的时候,一刻少不了你,你说吧,什么条件都行,哪怕是你要我的人,我都会答应你。”

这女人真行,什么话也说的出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照说不误,可见这个女人真不是普通的女人,只要利之所在,她是不惜任何代价都要达到。

铁梦秋谈谈地道:“玉姑娘,你看我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么?”

玉姑娘一怔道:“那你要说什么?”

铁梦秋嘿嘿地道:“这话只能跟你一个人说……”

玉姑娘格格地道:“那就说吧,我在听着呢……”

铁梦秋真像那么回事似的,已附在玉姑娘的耳边说起话来,哪知他的话甫说不到一半,右手忽然往前一推,玉姑娘已惨叫一声坐在地上。

玉姑娘的嘴里连着吐出七八口鲜血,她脸色苍白的瞪着一双大眼睛,惊骇而不解的吼道:“老铁,你这是什么意思?”

铁梦秋嘿嘿地道:“什么意思?这要问问你自己了,你他妈的为了杀人灭口,连老周、老纪都毁了,他们被你的美色利用了五六年,最后的下场是遭了灭口,我老铁不是笨人,今天你利用我,明天我也会遭到灭口,因为你谋杀字文大悲父子的事决不愿意传到江湖上,玉姑娘,可惜你千算万算没算准我老铁会变,这也是你提醒我的,为了免除后患,我老铁只有先下手了……”

老铁那一掌还真狠,居然将玉姑娘的肺腑都震碎了,她双目射发着一股恨怒,颤声道:“老铁,我居然会栽在你手里……”

铁梦秋大笑道:“这只怪你待人太苛了,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你的为人,嘿嘿,我老铁只怕也会上你的当…”

玉姑娘喝声道:“谁说我坏话——”

铁梦秋冷冷地道:“血崖兄弟王勉——”

玉姑娘一呆道:“是他……”

她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样,全身泛起一连串的颤抖,瞪着一双空茫的眼珠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晌,哇地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

人已缓缓倒下,一代女人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毁在自己的心计下,毁在自己的聪明里,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老雪呵呵地道:“铁兄弟,谢谢啦。”

铁梦秋淡淡地道:“我是个杀手,杀人是不讲究手段的,干我们这一行,只讲究目的和手段,对付这女人,我手段也许低劣了点,但却最有效,这种人,杀了比留着好。”

燕云飞叹口气道:“铁兄,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把你当朋友,虽然江湖上对你们这道门都另眼相看,至少我姓燕的没有那种想法,因为人毕竟是有良知的——”

铁梦秋肃然的道:“谢谢你,燕当家的,亏你把我们当朋友看,往后,水里火里只要传声话,铁梦秋二十四名兄弟全听你的,我老铁一生中从没服过人,就服了你和老雪……”

燕云飞淡淡地道:“看了今天这一幕,我忽然觉得这个圈子已不适合我了,我要找个地方歇歇了,人真奇怪,有时候会突然了悟一切,愿放弃现在,我目前就是这个心情……”

寒玉一呆道:“兄弟——”

燕云飞挥手道:“别说了,搀着段洪,咱们也该回去了,还有一班子老兄弟在等着我们呢……”

短短数语已道尽了江湖的沧桑,燕云飞和老雪带着寒玉和段洪向着临晚的暮色进发,他们在挥手中,两批人已各自东西,何年何月再聚首,只等未来了……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苍鹰》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柳残阳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柳残阳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