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04章

作者:柳残阳

连燕云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那么冲动,只觉心湖里的怒火能将这个世界焚化掉,他的剑又利又快,迎着这两个红袍汉子连着七剑,哪想到这两个红袍汉子居然有一身不俗的功夫,面对着燕云飞这凌厉的剑刃,不畏不惧的硬将这七剑闪过,燕云飞心中一震,道:“蛮子、红毛……”

苗疆双霸蛮子和红毛名气之大,不亚于中土名剑高手,此二人虽未在中原露面,但,名气却早传江湖,燕云飞从两个人那种诡异的闪避身法上,看出他俩的来厉,心中如雷击轰般的令他暗震,项七和老沙更是震骇,他们想不到那个神秘组合,连苗疆双霸都邀请人伙,可见这个组合的势力庞大,已非一般帮派可比。

蛮子怪叫一声道:“燕云飞就是燕云飞,居然能认出我兄弟……”

他的剑快捷的如穿山之矢,和红毛的剑配合的如两道幕网,已将燕云飞层层包住,燕云飞在强剑环侍下,射日剑蓦然自半空里卷起,颤闪出八九道冷光……

叮叮声中,红毛居然被震退了三步——仅这一瞬间,燕云飞已掌握住这仅有的机会,他舍弃了蛮子的身子,猛然的冲前半步,一缕剑光已洒落在红毛的胸前——鲜血如水样的洒出,红毛自那翻起的口腔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人已斜仰而去,胸口上已露出一个鲜明的血洞,这种威烈的剑法,顿时把蛮子给震骇住了,他目眦慾裂的骇然而退,颤声道:“你…”

燕云飞面上杀机密布,冷冷地道:“射日剑法下,有谁能活……”

蛮子握剑而退,连他的兄弟都来不及看一眼,已退出七步之外,厉声道:“姓燕的,我会讨回我兄弟的命……”

人在一转间,已奔出老远……

燕云飞望着蛮子奔驰的背影,嘴角上漾起那一抹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笑意,目光已掠上那张大红帖子上,项七低声道:“当家的,你真要去快意堂……”

点点头,燕云飞嗯了一声道:“我愈来愈怀疑这件事了,种种迹象显示,含烟像是死了,又像是活着,想想看,天下真有那么像的人么?玄九羚的画像太真了,柳含烟是我的妻子,我有权利弄清楚她的生死……”沉思片刻,项七道:“如果真是她呢……”

燕云飞一震,忽然又摇摇头,道:“不可能,她明明是死了……”

项七大声道:“我是说假如她没死,你要怎么办?”

燕云飞眉头紧紧的皱着,他的心如被刀片慢慢的割剜着,仿佛滴滴鲜血淌着,痛苦的道:“我的妻子如果是存心坑我害我,那只怪我自己是个睁眼瞎子,认人不清,假设含烟舍了我之后,又要嫁给快意堂的霸子,那是故意给我难堪,也证明她是个水性杨花,薄情无义之人……”

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心底冷寒的如冬日之冰,股股凉意令他手脚发麻,他从没有骂过柳含烟一句,从认识到结合至两个人都是蜜如糖水,而今,由他嘴里说出含烟的薄悻和无情,的确是件艰难的事情。

半晌没说过话的老沙脸色忽然凝重起来,道:“当家的,你不觉得从大嫂死到今天止,冥冥中仿佛有一道死亡的陷饼在等待着我们,这其中的过程,全由别人在慢慢安排,而肇因全是柳含烟一个人,当家的,我有句很不中听的话要说……”

燕云飞的眼珠子一亮,道:“说吧,咱们都是老兄弟了,有什么话不能说,就是再难听点的,我也能容的下,咽的下……”

老沙嗯了一声道:“好,当家的,兄弟就不客气了,我怀疑嫂子是这个组合的饵,她故意先嫁给你,再诈死又嫁快意堂的霸子,当家的,你想过这终结的后果么?”

燕云飞一呆,道:“后果……”

老沙嘿嘿地道。

“江湖上谁不知道百胜王的威名,他领导快意堂纵横江湖,各门邪派都畏他三分,他那庞大的势力,有谁能惹得起……”

项七不屑的道:“我们燕当家的就惹得起……”

老沙一拍手,道:“这不结了么?放眼江湖唯一能让快意堂顾忌的唯有燕当家的,柳含烟好死不死的偏偏选上了百胜王,这其中的玄机就耐人寻味了。”

项七不信的道:“也许她叫柳含烟未必就是真的柳含烟……”

血手老沙哼了一声道:“你是猪脑袋,百胜王是何许人,岂有不识七美之首的柳含烟?快意堂名震天下,百胜王更是脚跺四海颤的人物,他眼光高过于顶,天下舍柳含烟而外,他又会看上谁?”

项七不同意的道:“放眼天下,江湖上有谁不知柳含烟已嫁给燕当家的,百胜王不是个白痴,他难道这点消息都不知道……”

老沙呸地一声道:“你懂什么?当家的,我只问你,柳含烟虽然是你老婆,你俩可曾合过房?可曾有夫妻之实……”

燕云飞黯然长叹道:“老沙,你明白,我姓燕的是个正人君子,在未入洞房前决不会做出苟且之事,含烟是在入洞房时死的,我哪有机会和她……”老沙一击掌,道:“这就对了,只要柳含烟是个完壁之身,百胜王就会娶她,谁叫柳含烟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项七摇摇头道:“红颜祸水,看样子咱们已跳进这浑水里了。”

燕云飞双目一寒,道:“老沙,咱们那批老兄弟如今可都安在?”

老沙恭声道:“三年前燕当家的不再过问江湖中事后,咱们那帮子兄弟除了几个尚在江湖上游荡外,其余全暂时归隐田林之间,如今,当家的只要撒下兄弟帖,全部老兄弟都会应召而来。”

燕云飞苦涩的道:“我不是要老兄弟们再为我卖命,实在这次事情愈来愈扑朔迷离,那个隐形的组合显然不会放过我们这班子兄弟,我担心他们……”

老沙沉思道:“当家的,咱们兄弟可都喝过血,誓过盟,任何人有事都不会置身事外,快意堂这档子事,我相信老兄弟只要一闻风都会赶过来,别忘了,咱们血盟十八条汉子,可不是省油的灯……”

燕云飞淡淡地道:“但愿江湖上还有人知道血盟兄弟尚有人在……”

项七嘿嘿地道:“燕当家的只要一出面,怕不立刻轰动江湖,真想不到咱们重新踏入江湖,头一桩就是斗快意堂的百胜王……”

兄弟三人说着已往外行去,留下满地的血腥,还有那些挺着的尸体,怪不得江湖上都说,有燕云飞行过的地方,必定有死人,现在江湖上又不知要死多少人……

xxxxxxxxxxxxx名传天下的快意堂果然有与众不同的气魄,在堂口上设下了流水席,他们堂口座落在白马市,全镇集上百来户人家俱是快意堂的弟子,每一户人家的门面上俱张灯结彩,庆祝他们当家的大喜之日,快意堂占地百亩,那栋有数十年历史的大屋子上横挂“快意雄风”四个大字,一大早,快意堂前的广场上,四周已站列了快意堂的兄弟,人人胸前佩着一朵红花,那表示庆祝他们当家的大喜之日,百胜王在江湖上势力庞大,三山五岳,各门各派都有代表前来道贺。

百胜王为了接待宾客,命属下十人一班,五人一组,席开干桌,不论前后,人到开席,务须让所有宾客尽欢而散,这份势力和手笔,在江湖上堪称空前,午时,干桌之宴,已坐有七成,只见人头攒动,各路英雄已陆续而来,“决意堂的兄弟人人都忙的不亦乐乎,每个客人都有专人接待,那些好事者,早已占了席位,互相吃喝起来,而在大厅的当中,有三桌是空着的,寻常宾客是不准入坐的,头一桌是新郎新娘的喜桌,第二桌和第三桌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名人高士之位,晌午,阳焰已红,在人潮中,武林七门八派全派了代表,个个都是知名之士,少林百觉大师、武当悟真子、华山童鹤、点苍百能师太…

在这些各门各派之外,西北帮的帮主贾仁通霍然在座,雪无痕傲然独自的在那里坐着,铁骑帮、大湖派、太湖水师,全有人来了,一时间,这里成了天下英雄大会,知名的和不知各的几乎全到了。

锣鼓声过,鞭炮声此起彼落,百胜王的婚礼还真慎重,三十六名快意堂兄弟全是红袍加身,在前导下,只见百胜王跨坐在一匹雄昂的白马上,斜披红彩带,满面春风的缓缓而行,随着他的马后,十二人大轿抬着那位名满天下的美人之首,锣鼓手前导下,这对新人缓缓进了广场,大伙立刻站起来欢呼,站起来道贺,百胜王得意的向每个人招呼,向每个人点头,在全场的目光中,百胜王却发现在最左边的那一桌上,仅有三个戴斗笠的汉子独自坐一桌,他们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根本没有站起来,斗笠压的很低,无人能看清他们的脸,百胜王心里略略一紧,但,宾客太多了,他也只有微笑的挥手示意——轿停后,百胜王已跃下马来。

突然——有人暴吼道:“新娘子要出来了……”

全场的人俱欢声雷动的想看新娘子,可惜,在七八个丫鬟的扶持下,新娘子头戴罩霞冠,在红纱覆面下,准也看不见新娘子的真面目,但从新娘子那扭动的身子上,大伙可肯定除了七美之首外决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

此刻,最难过的是那三个头戴斗笠的那一桌上的三个人,要形容燕云飞的心情只有用“苦酒满杯”四个字最恰当,他一杯一杯的喝着,盘子里的酒菜连动都没动一下,老沙猛灌了一口,道:“当家的,你看清了么?”

嗯了一声,燕云飞晕红了脸,道:“决错不了,除了她没有人有那种身段……”

老沙低声道:“我已安排好了,在新娘换装的时候,当家的是唯一能看她的时候,梅香和素素全是我化了银子买通的人,她俩会给你机会……”

燕云飞的眼睛一亮,道:“好,办的好。”

老沙道:“你可不能担误时间,百胜王不是好惹的……”

点点头,燕云飞没有说什么。

他们正在低头说话,耳畔忽然传来隔桌的话声,只见一个面容枯黄的汉子,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喂,老进,你可知道新娘子是谁?”

另一个汉子嘿嘿地道:“管她是谁?咱们只要有吃有喝,谁在乎百胜王娶谁?

兄弟,少管闲事,这里的人可没一个好惹的……”

那汉子不死心的道:“听说她是燕云飞的老婆……”

那另一个汉子叭地一声,把要放进嘴里的那块肉从嘴里捧在桌子上,呆了一呆,道:“妈的,胡吹花,你可不要乱说,姓燕的是何许人,谁又能抢了他老婆?这事如果传进姓燕的耳根子里,只怕快意堂吃不完兜着走……”

“真的,真的……”

“少说几句吧,当心惹祸上身……”

胡吹花果然不敢再说,低着头啃着鸡腿,眼梢子却不时的往外瞄上几眼,唯恐这几句话惹事上身,项七瞪了他们一眼,燕云飞已暗示他不要乱动,就在这刹那,燕云飞已瞄见雪无痕向这里缓缓行来。

雪无痕站在桌前,道:“我能坐下么?”

燕云飞伸手道:“老雪,坐。”

雪无痕面上一片冷寒,道:“燕兄,她是柳含烟……”

燕云飞全身一震,道:“我知道。”

虽然他已断定百胜王要娶的人就是柳含烟,但,这三个字由雪无痕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震惊不已,毕竟这是件很丢人的事,自己的老婆居然又改嫁了别人……

雪无痕沉冷的道:“咱们是江湖人,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行事方法,我不明白燕兄选择了什么方法……”

燕云飞苦笑道:“雪兄是指……”

雪无痕冷冷地道:“一是杀了她,一是向百胜王挑战,再拿回来……”

摇摇头,燕云飞苦笑道:“我还没有决定……”

雪无痕站起来,道:“等你决定了就通知我,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他是个怪人,口气永远那么冰冷,在脸上更找不出一丝笑容,但从他的口吻里,可知他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虽然他曾和燕云飞敌对过,在这节骨眼他却敢鼎力相助,这倒令燕云飞震惊不已。

说完话,他已大步而去。

半空里,响起了一长串鞭炮声,仅这一刹那,百胜王和柳含烟已拜过了堂,燕云飞心里仿佛有块大石头紧紧的压着一样,他的脸刹那间变的苍白,苍白的连项七和老沙都吓了一跳,项七震声道:“当家的,你没事吧?”

燕云飞的心在滴血,在绞痛,他仿佛看见百胜王和柳含烟那种欢愉而得意的笑容,此刻他才了解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难过滋味,他猛地灌了一杯酒,全身血浪在沸腾中又冰到极点,他真想大叫数声,然后挥舞着冷剑冲进新房中把这一对姦夫婬妇杀了,他的手在握剑,当他触摸到那冰冷的剑柄时,他的脑袋忽然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江湖上最强大的堂会,也是最凶厉的高手,如果自己不慎落入这场纷争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