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06章

作者:柳残阳

在那撕裂般的叫喊中,燕云飞那凌厉的剑刃没有一丝停歇,酷厉而无情的又斜斩而下,小白决没想到燕云飞会赶尽杀绝的又扑杀自己,他只觉死亡如随影附形的魔爪般向自己招手,在闪无可闪的情形下,他颤声道:“老仇……”

那是他危急之时唯一能记起的名字,仇云是跟随他多年的老伙伴,两人曾并肩有过不少次的凶险仗阵,与敌交战时都会有种默契,他相信仇云只要适时冲进来,燕云飞决无法伤他一根毫毛,处在这种危急下,小白硬生生的挥起剑来,他必须为自己的生命放手一搏……

那一剑他拼了命,他知道自己若不竭尽全力的硬挡燕云飞这一剑,那条命就全毁了,但燕云飞并不给他太多的空余时间,剑已临近了他的身躯,窗口传来飒飒的撞裂和剑嘶声,仇云已死命的向屋子里冲进来。

项七捣出一拳,道:“妈的,老仇,你想溜——”

原本停手的局面又火暴起来,双方又混战在一起,孤独客领着那些玫瑰帮高手硬是截下了项七和老沙,以老沙和项七及他们的老兄弟居然无法脱出这群人的攻击——燕云飞已感觉出背后有股森冷的剑气在飘拂,他知道有人从窗子飘进来偷袭,根本不回头,长剑已点了出去,小白在一声惨叫声中仰头而倒,连正眼也没瞧一下,一柄剑又反射了过去。

当然声中——仇云已被震了回去,撞倒在窗壁上,而小白捂着胸前,一股鲜血泊泊地流出来,他脸色苍白,苍白的面色如白纸,只听他颤声道:“含烟,通知我爹……”

柳含烟惊恐的道:“你闯祸了……”

不屑的一笑,燕云飞哼地一声,道:“我在乎过谁?如果不是念在咱们夫妻一场的情份上,这一剑,我会要了他的命,为了不让你守寡,为了你还有个依靠,我留下他的半条命……”

柳含烟想不到燕云飞的话那么毒,那么刻薄,字字句句都如针尖戮进她心坎里一样,她满目的泪水,道:“去吧,再晚你没机会了……”

连百胜王都寒惧了,道:“燕兄,咱们走,小白的爹惹不起……”

仇云扑向小白,道:“公子,你怎么样了?”

小白颤声道:“叫我爹来……。

仇云看了柳含烟一眼,道:“公主,我…”

柳含烟叹了口气,道:“白老爷子只怕早在途中了……”

他满眸泪水,一脸惶惊的样子,谁都看的出来,她脸上那股焦急之色,决不是装出来的,小白的父亲是谁?小白何以那么仗恃他的父亲?白姓高手江湖上并不多,何以会人人闻见白老爷子的名字,个个神色大变,燕云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他居然没有去思索这号人物的来历,而百胜王却已有些惶恐……

蓦地里——半空里响起一声震天巨雷般的爆响,震的满地摇晃,这声巨响如天崩地裂的传过来,燕云飞的心开始往下沉了,他脑子里霍地闪过一个人的影子——毒魔老白,享誉武林的毒魔竟会是小白的爹,他猛地一跺脚,道:“百胜王,咱们走——”

但是远处已响起了碟碟的笑声,如一串连环炮般的长笑,随着这阵笑声,只见两个赤身露体的壮汉抬着一顶软轿向这里疾奔而来,轿上斜躺着一个白髯红面老人,随着软轿后面,是四个白袍汉子……

“白袍四煞!”,顿时有人想起了毒魔老白身边的四个杀人恶手,他们出手即死,不死必废,人人都怕遇上四煞,所有在场子上的人全举头望着这一行人,连仇云和孤独各都是神色大变,惶惊不已。

软轿停在室前,四煞已一字排开,守在软轿上的老人身边,那面红如婴的老白躺在那里,忽然伸出手来,雪白的一双手,白中带血,透出一股令人寒悸的色彩,他声音如孩童般的笑了笑,道:“叫屋子里的人通通出来……”

站在屋外的老沙和项七只觉手脚冰冷,他俩虽然天不怕地不怕,有着凌人的胆气,可是在这老人面前,只觉得胆不壮,气不盛,仿佛给人捏住了心口窝,那股豪情和胆气全悄悄的溜走了。

连他俩那么顶尖的人物都会寒惧不已,其他人更不用说了,个个面色灰白,站在那里谁都不敢动一下。

毒魔老白的威名果然不是虚的,他的气势与人截然不同,果然能压住全场的人。

柳含烟首先憋不住,轻移莲步,低声道:“老白要人干什么谁也不能不干……”

燕云飞鼻子里哼了一声,大步踱了出去,百胜王像泄了气的球,尾随在燕云飞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跨出了步子,随时都在提防着。

柳含烟朝轿上的老白一福,道:“白前辈……”

毒魔老白嘿嘿地道:“含烟,我儿子呢……”

小白受了重伤,居然没有人敢告诉他这个老毒宗,柳含烟虽然和老白有几次照面,在这种情况下,怯怯地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惨伤的小白忍不住了,在屋子里叫道:“爹——”

他那声凄厉的喊叫,仿佛已快断了气一样,吓得仇云急忙抱住了他,低声道:“公子,别叫,别叫——”

轿中的毒魔老白全身的肉都在晃动,他仿如遭受了极大的震撼一样,蓦地从轿子里坐了起来,瞪起一双眸珠,问道:“那不是我儿子么?”

仇云已把小白抱了出来,胸前跟裤衣上便是鲜红的血,白袍四煞人如一阵风般的扑去,从仇云手中夺过小白,跃身到软轿之前。

毒魔老白怒声道:“含烟,是谁把他伤成这个样子,嗯?”

柳含烟的神色惨白,颤声道:“这个……”

毒魔老白根本不给柳含烟有说话的机会,像连珠炮似的叫道:“柳含烟,玫瑰帮是老夫一手提携出来的,今天能把你捧上玫瑰公主之位,全看在我这个宝贝儿子喜欢上你的份上,今天,你让别人砍了他,看我老头子怎样处置你……”

语音疾厉,怒目直视,使柳含烟全身泛起了一连串抖颤,她连嘴chún都苍白了,半晌,她颤声道:“都是晚辈不好,我愿接受您任何惩罚……”

毒魔怒声道:“真的……”

柳含烟坚定的道:“死而不悔……”

毒魔嘿嘿地道:“你立刻嫁给我儿子……”

柳含烟神情大变,颤道:“这不可以……”

毒魔老白愤愤地道:“反悔了?我就知道你这小娘们靠不住,帖木雄,把这女人先拿下来,回我们毒门之后,我要你们四兄弟姦了她,也让她知道咱们毒门对付失信小人的手段有多酷厉……”

话声一落,白袍四煞已嘿地一声,人影已飘了出来,帖木雄是四煞之首,帖木海是老二、帖木达居三、帖木风最后,这四兄弟终年随侍在毒魔身侧,早已习惯这老儿的怪异行径,他要他们四兄弟姦了她,那必然要做到,毒魔能在江湖上独树一帜,就是靠一套违反常伦的非常手段,他爱好不按常理,喜怒更是反覆无常,别人不敢做的,他却乐此不疲,别人认为合理的,他却认为是情逆伦的,就因为他悻逆伦,在江湖上才博得毒魔之名。

帖术雄行动如风,伸手向柳含烟抓去,道:“过来。”

柳含烟的胆似乎已吓破了,居然连闪避的勇气都没有,任帖木海扭住手臂,给带到毒魔老白的跟前,只见柳含烟发丝披散,眼里含泪,人已畏缩的吭不出声来。

也许毒魔的名气太大了,场中恁多高手无人敢吭声,燕云飞始终冷漠的仁立在那里,此刻他忽然仰天一声长笑,满脸不屑的瞪着毒魔老白。

毒魔老白略略一怔,冷冷地道:“什么人敢在老夫面前这么狂妄……”

小白惨声道:“爹,儿子……”

也许是太痛了,小白居然说不出来。

毒魔老白怒声道:“儿子,是他伤的你……”

仇云低声道:“不错,是姓燕的毁了少爷……”

他自认为这句话答的相当得体,哪里想到帖术达双眼一瞪,把小白抢过来,一拳挥了出去,道:“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仇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触怒了帖术达,人还在半怔间,那一拳已重重的击在身上,人翻出七八步,哇地一声吐出几口鲜血,打得他几乎爬不起来。

果然是一方高手,仅那么随意的一拳,已将身手不凡的仇云给击伤了,仅这份功力已震慑住了全场的人。

怪的是仇云被揍,连吭都不吭一声,还恭身道:“”谢谢帖兄手下留情……”

这种结果太出人意外了,燕云飞更是百思不解,他出道江湖至今还没看过这种场合,犹在惊疑问,百胜王已低声道:“帖本达没下毒手已是天大的恩情,照常理,帖家兄弟何时留过情,出手必死,仇云挨了那一拳,还是祖上烧了高香……”

燕云飞不屑的道:“哼,没骨气的东西……”

毒魔老白的目光早已掠过来了,百胜王似乎知道毒门的厉害,谨慎的全身戒备着。

毒魔老白斜脱了燕云飞一眼,冷冷地道:“我儿子可是伤在你手里?”

一点头,燕云飞冷冷地道:“不错,那又算什么?”

这句话顿时把帖家四兄弟给气恼了,八只犀利的目光全都聚落在燕云飞的身上,他们似乎没有想到天底下还有人敢用这样的口吻回复老爷子的问话,四个人的衣袍俱隆隆而起,显然全身贯足了劲气,那凶厉的神情,简直有一触即发之势,端是吓坏了人。

帖木风斜移身子,道:“我杀了他……”

谁知毒魔老白一挥手,道:“退下。”

帖木风还真听话,身子倏然而止,果然退下了。

毒魔老白嘿嘿地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燕云飞昂首道:“姓燕的宁可让你打死,也不会被你吓死。”

毒魔老白大拇指一伸,道:“好样的,江湖上似你这种嘴硬的人,我老头子听的多也见的多了,结果都是一样,没有一个能咬着牙撑过的,我有三百七十二种毒,每种毒都能毒死你,每种毒都能让你求生不易,求死不能,虽然你在江湖道上还算是个人物,但,在我老头子面前,你跳不出手掌心去。”

淡淡一笑,燕云飞不屑的道:“那可要恁本事……”

在这段话语间,柳含烟早已吓白了睑,也不停的向燕云飞示意,谁知燕云飞看都不看她一眼,实在憋不住了,柳含烟叫道:“云飞,别逞强了,快走……”

毒魔老白目光一寒,呵呵地道:“好呀,他是你前任老公……”

柳含烟泪如珠流,红着双眸点了点头。

毒魔老白大喝道:“我要他看着你是怎么死的……”

此人行事素来有悻常理,一股子怒火竟朝柳含烟发来,燕云飞虽然对柳含烟极不谅解,毕竟是自己所爱之人,何况两人曾拜过堂,他倏地往前踏出半步,道:“老白,对付一个女流又算哪门子好汉……”

毒魔老白一翻白眼,歪头道:“帖木雄,给老夫拿下他,先掌二十下嘴。”

白袍四煞帖木雄为四煞之首,他对毒魔老白唯命是从,闻声嘿地一笑,道:“是”

人若一缕风,双掌陡然的撩起,迅快的向燕云飞劈了过来,掌刃奇厚,劲道回荡,在激荡的掌影中,燕云飞只觉一双白爪当胸而来,快的真是神奇。

燕云飞冷笑一声道:“去你的……”

他的剑有若划过空中的圆弧,迅疾的向帖木雄的双掌削去,应变之快,出手之速,任帖木雄是四煞之首,也不禁吓了一跳,仅这份身手已使帖木雄心神一震,他似乎没有料到燕云飞的功夫有那么高。

帖木达在旁边,吼道:“老大,太费事了。”

随着话声,一缕蓝色的云雾从帖木达的指隙间流泻出来,这层烟雾随风而散,场中诸人俱不知道帖木达已下了毒手,只见燕云飞一个踉跄,人连着剑,剑带着人,一头栽向地上,脸色刹时苍白。

他全身软的如一团烂泥,举手之力都没有,帖木雄一把抓了起来,瞪了帕木达一眼,道:“他还是个人物,我还想试试他功夫呢。”

帖木达干笑道:“老爷子可没那么多功夫在这里耗着,给他一点散功指,让他永远发不出狠来,早早结束算了。”

老沙和项七俱红了眼,他俩的主在人家手里居然没走上三个回合,便栽了,这是他们从没碰过的事,虽然对方使了手段,毕竟也是件丢人的事。

项七吼道:“放下我们的大哥……”

老沙和他双双扑向帖木雄,两个此刻是拼了命,刀剑俱挥,已拼上了命,但老沙和项七虽然骁勇好战,可是白袍四煞跟随毒魔多年,功夫自非平常,只见帖木海身若幽浮,人似飘风,连出两掌,竟将老沙和项七击倒地上。

老沙惨然一笑,道:“兄弟,咱们栽了。”

话音甫落,张口喷出一股鲜血,项七并不比老沙好多少,挨的一掌没有击中要害,却当场昏了过去,老沙见项七昏死地上,还以为他死了,急忙连滚带爬爬了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