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07章

作者:柳残阳

帖氏四兄弟此刻俱被柳含烟那雪白的肌肤所吸引住了,两道目光全直愣愣的落在柳含烟身上,也许是*火冲昏了他们的头,对燕云飞根本不理不采,燕云飞血脉贲张,毕集全身之力向他们扑去,也许是气怒攻心,也许是精神力量,他居然站了起来,挥起双掌猛烈的攻了出去。

但,身子才站稳,人已摔了下去。

耳际,仿佛有个声音,道:“别硬拼了,那样子不但与事无补,只怕连命都要丢了,忍着点吧,往后有的是机会……”

只觉有一只柔细的手已按住了他,他举目一瞧,那是哑姑,哑姑会说话,他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这石屋里除了那四个禽兽之外,就是哑姑了,不是她,又会是谁?

仅这一会儿,柳含烟的衣服已被这四块料剥光了,露出雪白的肌肤赤露着身子,女人最神圣的私处全呈现在他们的眼底,她已喊不出声音来了,心里只有那股子恨,可是恨又有什么用?连燕云飞都无法出手救她……

燕云飞气的双目紧闭,他没有勇气看这人间最无耻的一幕,他只知道这个奇耻之辱是要用鲜血来洗刷,这段永难忘怀的空前绝后之恨,必须要用他的射日剑来铲平,他全身抖颤,抖颤的又喷出一口血……

帖木风猛然回过头来,狞笑道:“姓燕的,看看你老婆,如何让大爷们来骑……”

丑陋的人性,随着这四个人的狂笑和婬秽完全呈露在这世间,帖术达已在脱衣服了,这种惨无人道的丑事居然会发生在这四个成名的人物身上……

燕云飞厉声道:“禽兽呀……”

忽然——燕云飞只觉自己的身子被一个软棉棉的身子抱住,向另一道门滚去,无边的黑暗使燕云飞已看不见刚才那无耻的场面,他愤愤地道:“你干嘛要带我到这里……”

黑暗中,只听哑始冷冷地道:“你不想报仇么?”

苦涩的一笑,燕云飞黯然的道:“我还能报仇么?我好恨……”

哑姑淡淡地道:“只要不死就有机会,你必须勇敢的活下去……”

哑姑会说话,她不是哑巴么?这种种问题顿时浮现在燕云飞的脑子里,但,由于那幕惨烈的悲剧在他脑海里的印象太深刻了,他没有时间去问哑姑,胸中的憎爱分明使他坐在那里一片冰寒,他必须复仇,必须为柳含烟所受的羞辱讨回公道……

他僵坐在地上,冷冰的道:“哑姑,我必须找回我妻子……”

他想到柳含烟为自己遭受那么大的羞辱,心里就如刀割般的疼痛,虽然他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刚才那一幕永远不能忘怀的惨痛回忆,依旧使他掉下了两行英雄的泪水,他必须要从他们手里夺回他的妻子……

摇摇头,哑姑叹声道:“太晚了……”

燕云飞吼道:“为什么?”

哑姑惨声道:“他们会放过她么?这个时候的柳姑娘只怕已是个死尸了,在他们的蹂躏下,请问你,有谁能再活下去……”

全身如触电般剧烈的一颤,燕云飞颤声道:“你是说,含烟,她…”

他不敢往下想了,底下的结果太明白了……

哑姑苦涩的道:“她就是不死,也活不下去了……”

燕云飞悲痛的道:“不,她不能死…”

哑姑一震,道:“她活着比死还痛苦,想想看,一个女人的贞操是她真正的生命,她遭受四个禽兽的羞辱后她哪会有勇气再活下去,当然,偶而也有例外……”

燕云飞的血都要标出来了,吼道:“天呀,我怎么对得起她……”

哑姑冷冷地道:“你要对得起她就振作起来,别被这件事给击倒,大丈夫能屈能仲,只要咽下这口气,还怕公道讨不回来么?”

面上杀气一涌,燕云飞道:“我要杀了他们……”

哑始嗯了一声道:“有骨气,这才是男子汉……”

燕云飞猛地一震,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我——”

哑姑惨然一笑道:“因为我也是个受害者,我的凄惨不会比柳姑娘少,别以为天下的恶运都落在你一个人头上,有的人比你还倒霉,就像我……”

燕云飞一呆,道:“我明白了。”

哑姑一怔道:“你明白什么?”

燕云飞沉思道:“姑娘,如果我料的不错,你和我女人曾遭过同一的命运,全遭那四个禽兽的蹂躏…”

点点头,哑姑仿佛陷在昔日的痛苦里,道。

“不错。”

燕云飞蓦然明了,怪不得刚才柳含烟受那四个婬徒侮辱之时哑姑并不觉得惊异,仿佛视如无睹一样,原来这个纯朴的少女早被这些禽兽强暴了,燕云飞沉默了,也为哑始的不幸难过了,他突然同情起这个陌生的少女来了,拍拍哑姑的手,道:“不要紧,我替你报仇……”

哑姑凄慎的笑道:“真谢谢你……”

燕云飞长叹道:“我必须要恢复我的功力,否则,这个仇就难报了……”

哑姑点头道:“你应该先见见你的朋友……”

燕云飞仿佛被人抽了一鞭似的,他这才想起自己那位道义之友雪无痕也在这毒潭之中,自己只顾悲痛,只顾忧伤,连雪无痕都置之不顾,这哪能成为道义之友,他满面焦急的道:“他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哑姑想了想,道:“这毒潭是按八卦七九之数排列的,进了这里如非懂生死之门之人很难再出去,我在这里已经三年了,进出如同在家里一样,他就在隔壁那个门里……”

燕云飞呆,道:“你在这里三年……”

点点头,哑姑道:“不错。”

燕云飞大声道:“那你为什么不设法逃走,一个人被活活的关在这里三年,岂不早疯了…”

哑姑眸中闪过一片恨意,道:“我在等待机会报仇……”

燕云飞终于明白了,他突然对哑姑有种莫名的敬意,这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为了报仇,不惜每日面对这些禽兽不如之徒,那份容忍之心,当非常人可比……

哑姑并没注意燕云飞此刻面上的表情变化,痴愣的望着黑黑的石壁,继续道:“我天天要应付这四个毒人,讨取他们的欢心,使他们稍放松对我的监视,你知道,要报仇就必须忍受侮辱,于是,我成了他们四个人的泄慾工具……”

燕云飞几乎要跳起来,吼道:“什么,你跟他们……”

哪知哑姑惨然一笑,道:“这有什么值得你大惊小怪呢,早在三年前我就被这四个人强姦了,一次也是那么回事,再多几次又能怎么样呢?

我的目的在报仇,对身子的羞辱已觉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摇摇头,燕云飞叹道:“姑娘,不值得——”

哑姑哼地一声道:“我是个女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燕云飞苦涩的道:“你准备怎么报仇呢?姑娘……”

哑始冷煞的道:“三年来,我付出的代价虽然不少,他们毕竟有松懈的时候,我从他们身上学会了不少毒门的东西,寻常的毒对我已发生不了作用……”

摇摇头,燕云飞不以为然的道:“单单学会毒门的功夫未心能杀了他们……”

哑姑冷冷两声道:“有了毒你就容易多了……”

燕云飞真没想到此女心机之深的确罕见,三年中,她装聋作哑,让白袍四煞和毒魔老白俱认为她是个哑女,三年相处居然没被他们发现,仅这份隐忍的功夫就非常人能办到,要知一个人长期忍着不说话,非有大智慧不能够办到,哑姑能忍了三年当然不是容易的事。

燕云飞想了想,道:“我明白了,你要利用我报仇……”

哑姑淡淡地道:“说到利用就难听了,不如说是互惠罢了,我替你解毒,并帮助你逃出去,你再杀了他们,这是两全其美的事,你难道不愿意?”

燕云飞长叹一声道:“姑娘,你就是不给我解毒,我也要杀了他们,像这群野兽,天理难容,只要是有骨气,有正义之心的人,都会挺身而出……”

哑始嗯了一声,道:“我看的出,你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那位柳妹妹真幸福,有你这样的男人爱着她,而我……唉……”

她伤如触动了心中隐痛,忽然长长叹了口气,硕大的眸珠里竟浮动着一行泪光,这也难怪,这么一个青春年少的少女已是历尽沧桑的女人,怎会不感伤自己多外的命运,若非苍天有意作弄,如今她不正有着青春年华的美梦,而今梦已碎,人已历尽折磨……

突然——哑姑仿佛想起了什么事一样,突然问道:“燕大哥,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

燕云飞叹道:“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实……”

哑姑大眼睛一阵眨动,道:“假如柳妹妹还活着你还会不会要柳妹妹……”

一怔,燕云飞凄伤的道:“只要她活着,我为什么不要她……”

哑姑颤声道:“她是个残花败柳……”

燕云飞大声道:“哪怕她已是个娼妇,是个人人作践的败柳,我燕云飞只要有一口气在,此生此世都会爱她不逾,哑姑,人身上所受的苦痛能算什么?一个人只要心地善良,何在乎她的过去……”

铿锵的话声朗朗地有如玉石,他真是一条血性汉子,言语有物,仁至义尽,听进哑姑耳中,她感动的掉下泪了,她黯然的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真羡慕柳妹妹,也嫉妒柳妹妹,她有你这样一个男人爱她,就是立刻死了,也会含笑而死……”

燕云飞黯然的道:“姑娘,我们藏在这里,他们不会找上来么?”

哑姑面上冷厉的道:“这毒潭除了老魔头知道如何进出外,那四块料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七七之数哪个是死门,哪个又是活门,除了我,没有人比我再清楚了,你只要听我的,他们决不会找到我们……”

燕云飞长叹道:“我那位雪兄弟……”

哑姑淡淡地道:“他已被我藏在左边的门里……”

原来这个石屋处处都是门,每进一间石室就有七个小门,整个屋子有七个石室,七七四十九个门,全按八卦之数排列,哑姑闭着眼睛也能摸的出哪个门可通,哪个门不能走,她领着燕云飞转进了另一个门,只见这间石室里血迹斑斑,除了一盏昏黄的小灯外,就是躺在地上的血人了,那个斜卧的血人一身白衣已成了红色,仆倒在地上,似乎快要死了。

燕云飞一震,脱口道:“雪朋友……”

眼见雪无痕被打的血肉模糊,如果不是那身白衫,连燕云飞都无法认出来,燕云飞的叫声,使雪无痕的身子动了一下,他痛苦的颤动了一下,沙哑的道:“谁?是谁?”

燕云飞苦涩的道:“我,燕云飞……”

雪无痕终于抬起头来了,在模糊中他终于看见燕云飞’了,他极力的想爬扑过去,扶着他,在微弱的灯火下,燕云飞终于看见老雪那张红肿的脸了,他的嘴chún向外翻出来,鼻子也给揍歪了,整张脸肿的如馒头一样,眼睛眯成一条缝,这哪是年轻薄洒的雪无痕,燕云飞心里一阵难过,颤声道:“好伙计,我会双倍奉还……”

雪无痕居然笑了,这一笑,浮肿之下,眼睛鼻子嘴chún几乎挤成一堆了,他拉着燕云飞的手,颤抖的道:“兄弟,咱们该为自己能活着而庆幸……”

他真笑的出来,还是那么洒脱,洒脱的没把它当一回事,抹抹嘴角上的血渍,拍拍燕云飞的肩又道:“人不死债不烂,还有讨回来的时候……”

燕云飞嗯了一声道:“你伤好了,我们就杀它个够……”

雪无痕嘿嘿地道:“如果他们不玩毒,咱们未必会栽的这么惨……”

燕云飞恨声道:“有了这次教训,咱们不会再上当了……”

雪无痕没吭声了,他是个杀手,恁借着那身出类拔萃的武功傲笑江湖,但,老毒祖的毒技太玄秘了,那不是光凭着武功所能取胜的……雪无痕微叹一声道:“大嫂呢……”

燕云飞的心口窝上如被人重重的击了一拳,他如何向这位为自己卖命,为自己几乎去了生命的朋友交待,自己的老婆沦落在那些禽兽手里,正遭受着空前绝后的羞辱,而自己,却躲在这里空叹气,他还是个人么?还是条汉子么?

他痛苦的道:“她,她……”

底下的话他根本说不下去,那是锥心的悲枪……

雪无痕栗声道:“还在他们手里……”

他已想的出那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燕云飞不说,雪无前也全部了然,一股愤怒涌进心中,这条血铮铮的汉子紧紧握住了拳头……

燕云飞冷煞的道:“他们会付出代价的……”

雪无痕愤声道:“走,咱们找他们去……”

他激动的想站起来,哪知身子才动,已传来一阵剧痛,痛的他咬牙咧嘴,这才想起自己受伤太重了,虽然仅仅皮肉之伤,也够他休养一段日子了……

拍拍他,燕云飞低沉的道:“兄弟,别急,他们跑不了……”

谁也没注意哑姑,哑姑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溜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