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08章

作者:柳残阳

燕云飞目中有些润湿,他只觉柳含烟之被辱全是因为自己保护不周,没有尽到丈夫的义务,在自责的思绪下,他紧紧的抱住她那颤抖的身子,低呼道:“别说了。”

柳含烟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声,依然如梦大魔的道:“我就是要再看你一眼,看一眼我……”

底下的话她没再说下去,可是脸上忽然闪现出一抹痛苦之色,谁也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但,一柄匕首已插进她的腹中,血花如酒般的喷出来,燕云飞要出手都来不及了,全身一震道:“含烟,你…”

柳含烟凄然的一笑道:“一个残花乱柳能在你怀里不是挺美的事么?虽然我的下场全由我自取,毕竟,我还是爱着你的……云飞,别为我难过,我死不足惜……你要……”

哑姑颤了颤道:“她要你替她报仇……”

森厉的一笑,燕云飞愤怒的道:“看着吧,我要剁了那个老毒物……”

仅这几句话间,柳含烟渐渐不行了,她怆然的道:“云飞,原谅我……”

燕云飞紧紧的搂着她,道:“不怪你,这全是命……”

柳含烟似乎很疲乏了,眼中的光已缓缓散去,燕云飞的心开始冷了,他只觉得柳含烟的手脚冰冷,呼吸愈来愈微弱,当他试着用真力替她推脉拔穴之时,柳含烟却已双眸一垂,人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燕云飞厉声道:“你去吧,我一定会替你报仇……”

雪无痕冷冷地道:“燕兄,杀出去……”

“杀出去……”这是燕云飞唯一能说出的话了。

毒魔老白斜躺在长榻上,大烟袋不停的吧哒吧哒抽着,缕缕白烟在空中散逸着,他双目酷冷的凝注了帖木达,脑子里想些什么?帖术达虽然跟了他那么多年,也猜测不出这位一门老祖宗心里所想的事,半晌,毒魔老白才吐了口烟,道:“你们已做了她了……”

帖木达恭身道:“全照你老的吩咐,那娘们已被我们做了……”

毒魔老白嗯了一声道:“她死了么?”

帖术达低声道:“没您老的吩咐,我们不敢弄死她……”

毒魔老白双目一瞪,道:“留下活口,岂不给玫瑰帮留下口实,如果玫瑰帮知道我用这种方法毁了他们的公主,岂不和我们结下了仇帖本达站起身来,道:“那我去杀了她……”

毒魔老白哼地一声道:“现在才动手岂不太晚了?如果我料的不错,玫瑰帮的主人已快来了,他是姓燕的死对头,利用柳含烟对付燕云飞,拉拢老夫替她们卖命……”

帖木达茫然的道:“师父,姓燕的已在咱们手中,如果把姓燕的……”

毒魔老白嘿嘿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把燕云飞交给了玫瑰帮,咱们便可把柳含烟之事全推给了姓燕的,别忘了,柳含烟是个会说话的人,她不会不说你们兄弟强姦之事帖木达嘿嘿地道:“师父,我保证她不会说。”

毒魔老白一怔,道:“为什么?”

枯木达嘿嘿地道:“因为她是个女人,尤其像柳含烟这样的女人,她向来以她的美貌博取男人对她的好感,如果江湖上知道她已失身于我们兄弟,她在江湖上的形象就大打折扣,又如何再在场面上翻云覆雨……”

毒魔双目一睁,道:“这么说她也不会告诉燕云飞了?”

帖木达点头道:“除了她自己,就只有哑姑知道这件事。”

毒魔哼地一声道:“那个哑女人起不了多大作用,这三年来她已成了你们兄弟的泄慾工具,在意识里已相当依赖我们,我相信她不敢说也不会说,何况她还是个哑巴……”

话语间,帖木风忽然面容苍白的冲了进来,毒魔老白眉头紧紧的一皱,瞪了帖木风一眼,道:“干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

帖木风喘声道:“师父,射日剑不见了……”

燕云飞的射日剑居然给人盗了,在毒魔老白的一亩三分地里有谁有这样的胆子,毒魔老白眉头一皱,道:“在咱们窑口里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帖木达啊了一声道:“哑姑,一定是哑姑!”

要知毒魔老白雄霸一方,江湖各派人人不愿招惹此人,尤其不敢在他的范围内轻持虎须,除了山上这些人,有谁会偷盗那柄射日剑……

帖木风愣愣的道:“那丫头会出卖我们……”

帖术达哼地一声道:“你以为自己是谁,真是她老公?三年来,她表面上对咱们兄弟恭顺有礼,骨子里却恨不得食了我们的肉,喝干了咱们的血……”

帖木风怒声道:“我宰了她……”

帖木风在四兄弟中是个冲动而没有多大智慧的人,一听哑始就是背叛他们的人,心里顿时涌进一股杀机,移身就往外行去。

突然,毒魔老白沉声道:“站住。”

帖木风一怔道:“师父,我…”

毒魔老白冷冷地道:“你若敢出半步,我保证你会血流五步……”

帖木风和帖术达闻言俱是一愣,不知道他们的师父何会有此一语,在毒魔老白的地盘里,他们还没见过师父如今天这样慎重过,尚在怀疑问,老白已沉声道:“外面是何方朋友?何不进来一叙……”

话语声中,只见门外有灰影一闪,那是个女人的影子,就像惊虹一瞥似的晃闪而过,帖木风吼道:“妈的,是哑姑……”

哑姑居然能从毒潭中跑出来,这的确出乎毒魔老白的意料之外,但对帖木达兄弟来说,那并不值得惊异,三年中,他们和她有肌肤之亲,在哑姑的柔情蜜意下,帖氏兄弟虽然冷酷婬邪,毕竟敌不过女人的风情万种,他们无意中把通路泄了出去,三年来哑姑进出自如,只是他们的师父毒魔老白不知而已。

帖木风一见是哑姑,松懈之心顿时一减,晃身冲出门口,恨不能立刻把这女人揪过来一顿毒打。

毒魔老白沉声道:“回来。”

但,帖木风已踏出门口,他还在半空中,自门边猛地一道白光投射过来,那一剑真是快的出奇,快的连帖木风那么高绝身手的人,都无法闪避过去,他大叫一声,侧身疾避,可是那缕剑光如影随形的落下——毒魔老白和帖木达全往外扑去,不管他们身法有多快,出手有多疾,帖木风毕竟无法闪过那一剑,只见血光崩闪,人影斜扑,他已重重挨了那一剑,宽有指厚的血痕自脸上而下,划开了小腹,他在惨叫声中翻倒地上,人在地上打滚——帖木达颤声道:“木风——”

帖木风惨嚎接着又起,只见雪无痕并不放松仅有的一刹,紧接着头一剑,第二招又斜摇而下,这一剑更快,快的连老毒魔都傻住了,雪无痕能在毒魔老白劈出一掌之下,闪身又挥剑落下,这份功夫当然使毒魔老白吓了一跳。

刷地一声——那神幻的一剑已插进帖木风的肚子里,连肠子都拉出来了,帖术风抱着肚子不停的翻转,然后瞪着一双翻白的眼珠子空茫的瞪着空中,他似是已知道自己余时不多了,在残余的时限里居然连半句话也吭不出来。

帖木达悲痛的道:“木风……”

帖木风的头缓缓垂下,临终没留下半句话。

哑姑畏缩的躲在燕云飞的身后,雪无痕的剑斜垂拄地,剑刃上尚滴着鲜血,一副漠冷的神情,眼神寒冷的如一条凝注的冰柱,一瞬不瞬的盯住愤怒而满面杀机的毒魔老白,他似乎不给毒魔老白有出手的机会。

帖木达恨声道:“你杀了我兄弟……”

雪无痕冷冷地道:“你也跑不了。”

帖木达气的想冲出去,却被毒魔老白伸手一拦,道:“急什么?难道他还能跑了不成……”

帖木达吓的脸色苍白,畏缩的又退了回来。

毒魔老白看了哑姑一眼,道:“哑姑,过来……”

哪知哑姑脸上虽有畏惧之色,头却像个波浪鼓一样摇个不停,毒魔老白嘿嘿一笑,道:“你以为躲在姓燕的后面,我就抓不着你了?”

哑姑忽然一昂头,道:“你抓着我也不怕,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哑巴开了口,这倒使毒魔老白和帖木达吓了一跳,他们和她相处三年之久,居然没发现她并不是哑巴,她伪装的真像,连如老狐狸似的毒魔都没有看出来i毒魔老白有些羞怒的道:“你会说话?”

哑姑哼了一声道:“跟你们这些言语乏味的人,我懒的说。”

毒魔老白呵呵地道:“你以为姓燕的能给你撑腰,你就出卖我们了?嘿嘿,臭丫头,看他们两个人的模样,已没有中毒的样子,看样子是你解了他们的毒……”

哑姑畏惧的道:“不错。”

毒魔老白目中寒光一现,道:“血玉蟾蜍可在你手里?”

他真是个玩毒的大行家,仅仅那么瞄了一眼,立刻看出燕云飞和雪无痕已没有中毒现象,并且很快的推断出哑姑秘藏了那只他极慾获得的血玉蟾蜍,老毒虫果然不凡,任何事只那么略略一推断,事情就能了然于胸……

哑始在毒魔老白面前居然不敢撒谎,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她自己也不知道何以会那么怕这个老毒魔。

毒魔老白心神突然一紧,道:“哑姑呀,你真会装呀,血玉蟾蜍既然在你手里,你怎么不交给我呀,别忘了,你爹在苗疆为了这东西还在那里寻找呢……”

哑姑寒惧的道:“这是我爹交给我的,他说过了,血玉潺潺如果交给了你,天下再没有东西可解你的无影之毒,我爹为了不让你得到他,才故意留在苗疆…”

毒魔老白怒吼道:“他敢骗我……”

燕云飞满脸不屑的道:“他这样做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骗骗你又何妨……”

帖木达吼道:“住口,在我师父面前岂有你插嘴的地方……”

冷涩而不屑的,燕云飞道:“你是只兽,是个死有余辜的可恶之徒,含烟就死在你们这四只兽的手里,姓帖的,你们兄弟今天别想活着走出这里,我不把你们碎尸万段势不罢休……”

帖术达狞笑道:“呸,你吹吧,待会儿你就知道谁会碎尸万段了……”

毒魔老白双目翻白道:“木海,木雄呢?”

帖木达恭声道:“他俩已守住四周了……”

这屋子外面的树丛矮林里,已有人影晃动,数十个黑袍汉子俱是毒门老白的徒子徒孙,燕云飞眼梢子那么轻淡的一瞄,已看见帖木雄和帖术风自两个不同的方位朝这里奔来,在他俩身后,紧跟着那些汉子……

帖木雄暴喝道:“谁宰了木风的……”

帖木风早已断气,鲜血犹在泪泪流着,帖术雄和帖木海睹状目眺慾裂,他们同胞手足,四人相依为命惯了,此刻骤然发现兄弟毁了一个,那份激动和悲痛已非言语所能表达,帖木雄和帖木海如疯似的冲了过来,怨恨的瞅着燕云飞和雪无痕。

雪无痕受这四兄弟的折磨够惨了,他宰了帖木风后心里稍稍舒坦点,这时一见帖木海和帖木雄全来了,登时不屑的道:“我,这是给你们点颜色瞧瞧……”

枯木海吼道:“我操你他妈的居然敢在这里杀人……”

四兄弟中帖木海是个最不会用脑筋的人,他冲动好杀,一见地上躺着的是自家弟兄,那股火就蹿上来了,忘了在自己面前还有大哥,还有师父,吼声中,他的衣袖拂扬,一蓬血红的光影喷洒出来。

“血光掌……”

雪无痕的剑随着帖木海的掌影洒了出去。

哪知毒魔老白的大袖一拂,道:“退下……”

他不愧是个武林魔尊,那一拂之力当真是威力无穷,居然震的雪无痕噎噎地退了七步,帖木海更是倒翻出去,仅这份功力,已使雪无痕知道毒魔老白果非易与之辈,心里顿时罩上一层阴影。

帖木海讶异的道:“师父……”

毒魔老白嘿嘿地道:“有我在这里,还需要你们出手么?”

帖木雄目中含泪,道:“师父,木风死啦……”

毒魔老白恨声道:“我知道,我要砍下姓雪的双手双足,让他变成个肉蒲团,然后把他丢进毒水里泡着……”

雪无痕怒道:“老鬼,有本事我俩单独试试……”

毒魔老白一翻眼,道:“你不是对手。”

雪无痕自出道至今何尝让人给这样羞辱过,他本来就是个性情孤傲,狂荡不羁之人,一听毒魔老白这样瞧不起他,气的全身一颤,挥剑向老白劈了过去。

燕云飞身子斜掠而起,道:“雪兄,别乱来。”

话声虽然说的很疾,毕竟晚了一步,雪无痕的剑如水样的洒出,却失了老白的影子,当雪无痕刚发觉情形不对之时,老白已一掌拍过来——出掌之快,决不逊于雪无痕的那柄冷剑。

雪无痕脚踏七星,急忙运身斜飘,毒魔老白似乎并不给他有喘息或脱逃的机会。人随着雪无痕的身影游扑,那一掌还是拍了下去。

燕云飞的剑已疾快的向老白穿了过去。

毒魔老白一听冷风快疾,冷哼一声,蓦地回身,他这一转身,燕云飞的射日剑已迎面而来,逼得毒魔老白不得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