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01章 奈何山上 奈何魂

作者:柳残阳

山是黑的,嶙峋嗟峨的石头是黑的,连在石隙岩缝里生长出来的花草也是黑的,黑得冷森,黑得酷厉,黑得不带一丁点儿“活”的气息。

这座山不太高,却邪得令人心里起疙瘩,有六棵黑色的巨松并排挺立山头,这六棵巨大的松树枝干古虬,伸展盘绕,似是六个恶魔挥舞着他们的手臂,押舞着他们的手臂啸弄于天地之间。

而天,天是阴沉而翳重的,云很低,很浓,浓得似一团团的黑墨,也像一团团的压在人们的心上,现在,正是秋凉,金风吹拂,似在哭,含着泪。

一蓬血淬然喷起干一块黑色的山石之后,又被风吹得散溅了一地,一个身材魁语的大汉,像喝多了酒,歪歪斜斜的走了出来,打了两个转子,重重的跌到地上,他的天灵盖已经烂碎,粘白的脑浆与鲜红的血液混搅在一起,宛如一枚烂透了的红柿子。

“呼”的一声,另一条身影凌空抛起,似一只怒矢,整个撞在另一块山石上,又被反震之力弹回,再碰到后面的黑岩,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传出老远,冷漠的山石表面抹上紫红色的血渍圈圈,紫红色的血斑点点,那山石,黑得更丑恶了。

风尖锐的呼啸,山顶的六株巨松摆舞得更凶猛,更狰狞了,但是,这黑色石山周遭的气氛却如此寂静,死样的寂静。

越过眼前这几块狰狞的山石,七个穿着黑色长衫,容貌阴鹫冷酷的中年人,站成了一个半圆,六双半眸子里的光芒闪射如电,却汇聚成为一个焦点,如野兽面对着他们的获取物——一个浅黄色的身影。

这人站在一个弧度的中央,黄色的儒衣飘舞得洒脱之极,一双眼睛清澈澄朗,鼻子挺直端正,厚薄适度的嘴chún红润得诱人,他的衣衫色调是黄得如此安详,如此宁静,那鹅黄的色彩隐隐流露着一种无可言喻的华贵高雅气质,衬着他那洁白细腻的肌肤,那有意无意间的脾腺之态,十足像一位官宦人家的公子哥儿。

他们八个人,就如此静静的互相凝视,暂时,没有任何动作,方才死去的两个人,仿佛与他们毫无关联,仿佛那是发生在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的一件遥远的事情一样。

缓慢地,站在最左边的一个黑衣人开始略略移动了一点,那美得迷人的黄衫客淡雅的笑笑,修长的双手美妙的交叠于胸,黑衣人似乎非常顾忌,粗厉的面孔紧绷着,鼻尖上汗珠盈盈。

右首的另一个黑衣人,愤怒的睁着他只剩下一只的左目,重重的“哼”了一声,于是,左边的黑衣人猛一咬牙,像一抹闪电,淬然扑上,掌影如刃锋漫天,飘忽却又凌厉的攻向那位黄衫客!

随着他的动作,其他六个黑衣人同时掠进,刹时锐风激荡,掌劲如潮,黑色的身影晃飞似鸿舞长空。

只是瞬息,那人们仅仅眨眨眼皮子的时间,一条人影宛如失去了他身体的重量,一块石头似的被猛然抛起,如方才那两个先登极乐的朋友一样,毫无挣扎之力的被摔飞到嵯峨犬齿交错的山石间——

“噗”的闷响刺耳的传来,眼前,又已恢复了原来的局面,黄衫客在中间,黑衣人围成一个半圆,不过,现在只剩下六个人了。

黄衫客年轻而伎俏的面孔上没有一丝毫表情,淡淡的,非常平静。平静得如一泓深逢的潭水,那神态,似是整个寰字毁灭在他眼前也不会引起他的慌乱似的。

双方沉默了片刻,又突然人影飞闪游动,于是,又有一条身躯被强力震起,刹时后又恢复了原先的形势,自然,黑衣人这一方面已减少成五个人了。

这些黑衣人的为首者,大约便是那少了一只眼睛的中年汉子,他的面孔瘦削露骨,眉毛稀疏,一发狠便现出嘴里的两枚大板牙,这时,他睁着那只独目,眼白上血丝满布,他的四个同伴,也个个面孔肌肉紧绷,额角淌汗,神色中,流露出极度的惶急与不安。

独目向他的同伴巡扫了过去,假如照方才的方式推演,现在,应该是那位倒数第一个,有着一大把络腮胡子的黑衣大汉动手了,但是……

那大汉咬着嘴chún,粗大的喉结在不停的上下颤动,目光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和慌乱,不错,当一个人明知道他父母所赐的生命要毁在眼前,不论他这条生命是善良抑是邪恶,他都会恋恋不舍的。

黄衫客静静的望着他,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角,独目人深深吸了口气,瞳仁的光芒刹时变得如一条百步蛇似的冷酷阴毒,而这目光,又冷酷的投向那虬髯大汉的身上!

虬髯大汉倏然大吼了一声,身形暴凌的三转九折,奇异的扑击而上,黄衫客抿嘴一笑,快速得似西天的流电,当其他四人的侧攻夹袭尚未及到达可以够上的位置,在一片翻飞起落的掌声中,他的双手竖斜如刃,那么令人不及追摄的一掠而回,虬髯大汉已一声惨号,像先前他死去的同伴一样,骨碌碌噜的震弹而出——他心里明白,方才,敌人双手那一劈之势,他已结结实实的挨上了十六掌,但是,他也只是心里明白,却一辈子也说不出来了。

又恢复了原状,仅存下的四个黑衣人已无法再布成一个半圆的包围阵势,他们并肩站成一排,汗水已湿透了他们的黑衫,微微的喘息衬着他们的惊骇与绝望,生与死,就快分明了。

黄衫客优雅的一拂衣袖,鹅黄色的丝质儒衣泛起一抹淡淡的柔润光彩,他仰首望了望空中沉重的云翳,轻轻喟了一声,那模样,似在观赏秋的景色,文静里带着说不出的儒雅,平和极了。

于是——

就在他那声轻轻的喟叹出chún之际,光影一闪,又有一条黑影飞掠着罩到,另三条人影亦分自三个不同的方向攻向他可能移动的三个角度!

但是,他没有移动,没有丝毫移动,双掌几乎无法看清的倏然闪晃一下,那闪晃的姿势是如此美妙,如此诡异,却又如此辛辣,当凌空扑击的人影被硬撞出去的同时,黄衫客的掌声仍然有足够的时间回截猝袭另外三个几乎在同一时间攻来的敌人!

两条人影四掌骤而互拍,千钧一发中,狼狈不堪的倒仰而出,另一个没有借上这种助力的黑衣人却没有这么幸运,当他惊觉情势不妙时,黄衫客的右掌已如锋利坚刃一样的自他颈项擦过——那么轻轻悄悄的擦过,只是,带起了他那颗大好的头颅。

动作在须臾间展开,又在须臾间结束,黄衫客又仰首向天,一声轻喟又自他口中发出,仿佛他一直就没有中断过这个悠闲而文雅的动作,天知道,就在他这细微的举止间,两条生命已经寂灭了,永远的寂灭了。

目前,孤单单的,剩下的两个黑衣人,有如两个木鸡般呆在那儿,三只眸子里的神色黯淡得如秋萤远去后残留的那一点可怜的光晕,这光晕里却包含着巨大的悲愤和畏惧,有一股“力础之下心空余”的意味。

黄衫客淡漠的注视眼前这两个人,他的面孔上没有得意,也没有庆幸,那神情,宛如击敌致胜的结果本来便是应该归属于他一样。

两个黑衣人对望了一眼,那独目者的凶戾气焰已经完全消失,他的另一个同伴,是个身材肥胖又十分高大的中年人,这高大的黑衣人满脸横肉,颔下生着一颗拇指大小的黑痣,黑痣上的一撮痣毛正在轻轻抖索,他的面孔上没有明显的退缩之色,但是,这撮痣毛的抖动,已经将这位高大汉子的心理说明得清楚了。

黄衫客从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他仍旧没有吐出一个字,眼神中,却流露着极度的彻悟与智慧之光,似乎他隔着一面透明的水晶镜望穿过去,已清晰的看到眼前这局势延续的结果,他那神态,在平静中令人感到有一种无可抗拒的窒息与震慑之力。

几乎不易察觉地,缓慢地——

两个黑衣人在悄然向后移退,这移退,说是这两个黑衣人慌骇之后的有意动作,毋宁说是他们两人在心神惊惧之下的下意识反应,甚或,以他们往昔的强悍习性,连他们自己都可能不知道他们已在畏缩了。

黄衫客半侧过脸,默默凝注身后不远的六棵黑色巨松,松树的枝丫在盘结飞舞,在寒瑟的秋风里掀起如涛之声,天上的乌云滚动着,聚合著,四周光度晦涩,在这狰狞的黑色石山衬托之下,是一幅活生生的地狱图啊!

微微叹了口气,黄衫客的语声如来自九幽,那么遥远的响起:“这奈何山,真是凄冷苍凉。”

两个黑衣人暗里一哆嗦,不知所以的互相看了一眼,黄衫客转过身来,目光远淡的望向山下的一片浮沉落霞:“世上万物轮转,皆有生息,天地运行亦顺着生息之道周而复始,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例外,花有开放,也有凋零,人自坠地,终至衰老,四季转换,白昼黑夜,互相交替而永远不能无异,今日,与明天便截然不同,花谢了,纵使再开,也永远不是原来的那朵花了,人一去,不会再有这个人回来,而现在……”

他的双瞳清澈的望着两个黑衣:“今天快要过去,永没有第二个今天来了,黄昏象征着一段最美丽的,诗情画意的没落,代表着不朽的结束,人在这个时候离去,意念与感触上应该非常舒适与恬静。”

可怜生的,在这个时候,两个黑衣人哪里还有心绪领受黄衫客这一段充满了柔静的话语,他们又不知不觉的退后了几步,三只眸子不敢稍有闪眨的瞪视着黄衫客。

黄衫客淡淡的一笑道:“这山的名字不好,也叫奈何,二位,九泉之下有道奈何桥,你们知道不?”

独目者喉头颤动了一下,他鼓足一口气,语声却沙哑低涩:“项真,你够狠……”

黄衫客摇摇头,道:“不,我不狠,人活着,不要有痛苦存在心间,若这痛苦大深沉,还不如遗忘,当然,深沉的痛苦是不易遗忘的,但是,我们却知道有一种最佳的方法,你们不会忘记今天的仇恨,也是痛苦,我用这最佳的方法免除你们的痛苦,不是非常仁慈而又宽厚么,嗯?”

肥胖的黑衣大汉蓦然一跺脚,气塞胸隔的大吼道:“古哥,我们还等什么?你还怕咱们死了没有人报仇?”

黄衫客冷冷的接上道:“会有的,如你们运道好,你们便不会白死。”

独目者那只独目骤而凶光暴射,喘息刹时急促起来,黄衫客淡漠的一挑那双剑眉,猝然掠进——这是他自开始以来,首次主动攻击!

淡黄色的影子如一抹流光,独目的与胖大的黑衣人方始惊觉,已经到了眼前,两个人慌忙分跃左右,四掌齐出斜劈,但是,却有如击向一个虚幻的影子,尚未来得及收势变招,那肥胖的黑衣人已厉嗥一声,满口鲜血狂喷的仆跌出九步之外!

独目者心头的跳动似乎已在这一声厉号发出的同时凝结,他不及侧视,双掌迅速按地,两脚似两个流锤般抛甩而起,但是,不幸得很,黄衫客在古怪的一个回旋之下,已握住了他的双脚,像要掷掉他仇恨一样地猛力摔出,独目者在空中挣扎翻舞,他似乎要脱出这股足可致他于死命的强大力量,可是,他显然失败了,就在他的四肢尽力箕张之际,时间已造成了遗恨——他的背脊整个撞在一块坚硬的黑色山岩之上,反震之力,又将他硬生生的朝反方向弹出了七尺!

黄衫客望着这一幕悲剧结束,他沉默了片刻,慢慢的走到独目者奄奄一息的身躯之旁,独目者的面孔,这时看去有着极度的怪异,脸上的线条,扭曲得完全不似一个曾像个“人”的面孔,他的嘴巴大张着,两只大板牙暴露chún外,稀疏的眉毛随着他胸腔的起伏在颤抖,满脸是血,一只独目,像要突出眼眶一样盯视着俯身向他凝望的黄衫客。

黄衫客静静的看着他,静静的道:“古固,假如你痛苦,那么,这痛苦就会很快消失了!”

独目者喉头呼噜着,独目泛白,他努力翁动着嘴巴:“项……真……你……确是……背着……煞字一个!”

那黄衫客,嗯,他叫项真,平淡的看着古固,平淡的道:“善泳者溺,古固,哪一天,我也说不定栽在另一个地方,或者我们的情形不尽相同,但,结果却一样,我们迟早都得在奈何桥上过一遭。”

古固的眼球上翻,瞳孔的光芒淡散,他哆嗦着,吃力的叫:“等着你……圈抱九龙……全在等着你。”

语音尚在寒冰的空气中缭绕,说话的人却已在一阵剧烈的抽搐后寂然不动,是的,他怕永远也不会动了。

项真站好身子,回顾山头的六株巨松,喃喃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奈何山上 奈何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