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11章 斗智施谋 老枯井

作者:柳残阳

约莫在半个时辰之后。

书房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奚嫔提着一个盛满了菊花的竹蓝,脸上看得出是装做的镇定;小心翼翼的走进来,临进门,还朝后面张望了一下。

她向书房里扫视了一遍,匆匆登上那通向阁楼的楼梯,掀开了小木门,她低低叫了一声,挽着长裙爬了上去。

项真朝房门再看了一眼,身躯已似一抹流光般倏然掠射,在奚嫔尚未及关上那扇小木门之前,他已笑吟吟的站在奚嫔面前,快得宛如一阵风。

奚嫔吓得猛然朝后面退了两步,嘴巴刚刚张开,项真已嘘了一声,道:“现在才来?”

奚嫔捂着胸口,面色苍白的道:“你,你常常这么吓唬人?”

项真眨眨眼,道:“不,我怕有人跟你一起进来。”

奚嫔哼了一声,递过了手中竹篮,忿忿的道:“别以为只有你聪明……人家好心为你找食物,还被你吓得半死……”

接过竹篮,项真一笑道:“原谅我疑心大重;唔,花底下大约就是吃的了。”

他把竹篮放在一张陈旧的破木桌上,几十朵缤纷的菊花底下铺着一层玫瑰色的绸中,用绸中包起菊花,嗯,下面并排摆着四只宝蓝色白边的瓷碗,半只芙蓉鸡,一条洒着翠色芹花的熏鱼,平碗口的小虾仁,另一碗是绿油油的火腿菜心,一包银丝卷放在一只锡壶的旁边,还有一块抹嘴拭手的洁净手绢。

咽了一口唾液,项真不由赞道:“好,色香味俱佳,令人看之食指大动,奚姑娘,多谢了。”

奚嫔哼了一声,坐到一张上了年岁的椅子上:“快吃吧,别再说好听的了,光是口里谢有什么用?谁知道你心里又在动什么鬼心眼呀……”

项真拿起包在银丝卷里的一双竹筷,文文静静的吃了起来,奚嫔好像十分感觉兴趣的望着他,边低低的道:“喂,那锡壶里可不是酒,我怕你口渴,给你装了一壶茶来……”

项真咽下口里的一块鸡肉,道:“难为你想得如此周到,只是少了一只可以盛茶的杯子。”

奚嫔微微一怔,失笑道:“啊,我真的忘了,拿这些东西的时候有点紧张……你就委屈一下对着壶嘴喝吧……”

项真撕下一块熏鱼,用筷子夹着吃了,他吃得很慢,像是一口一口的品着味,动作非常斯文。

用手支着颐,奚嫔望着他道:“喂,我看你的出身教养一定不错,吃东西这么文静,就像我们女孩子一样……看你现在的情形,虽然相貌狰狞一点,可也不像个能狠得下心杀人的人,所以呀,论人论事的确不可以貌相……”

项真就着壶嘴吸了口茶,道:“你多大了,奚姑娘?”

一朵红云飞上了奚嫔面颊,他羞涩的道:“你,你问这个干吗?”

项真笑笑,道:“黄毛丫头竟也敢对人评头论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奚嫔啐了一声,嗅道:“谁是黄毛丫头?过了年,我就二十一啦……”

项真回头看看她,看得十分仔细,一面嘴里嚼着东西,一面不住的“嗯”“嗯”点着头,眼也半眯着:“不错,果然算得上标致。”

奚嫔被他看得满脸通红,羞得垂下头去,低低的道:“喂,你这人怎么看人这么个看法……”

项真点了点头,道:“肚子快饱了,眼睛也不能太委屈,此所谓饱餐秀色。”

又呻了一声,奚嫔嗔道:“缺德……”

她忽然又道:“喂,告诉我,你家住何处?”

项真再灌了一口茶,顿了顿,道:“长安。”

“长安?”奚嫔跟着念了一遍。

项真的目光里浮起一片淡蒙蒙的烟雾,低沉的道:“那是个很美的地方,有历代的宫陵城廊,有入画的小桥流水,有熙攘的长街六市,也有幽雅的曲巷回廊;看金阁飞檐,赏签管笛萧,游寂寂林泉,伤秋阳夕照,嗯,充满了情感,充满了浓馥的人情味……”

奚嫔傻傻的听着,好半晌,她叹了口气:“项真,你一定读过不少书……”

项真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读了多少书有何关系?现在还不是和所有的武林人物一样,是莽夫一个。”

奚嫔忽然有些冲动的想问项真一句话,她又急忙忍住了,沉默了一会,她轻轻的道:“项真,你的面容青肿乌紫血痕斑斑,看了使人心里都不舒服,为什么不洗干净?我想,洗净了会比现在好看得多。”

项真放下手中的竹筷,安详的道:“好看又有什么用呢?一个人的本性并不能由面孔代表,就像你刚才说的,人,不可以貌相。”

奚嫔怔了怔,咬咬嘴chún,换了个话题:“我装着去采花,到厨房里随便给你凑了点吃的,回来的时候,明珠刚好又被庄主唤了去,我已交待小荷,叫她先在外面歇着,我先进来看看有没有地方需要找木匠来修补……”

项真问道:“明珠是谁?”

奚嫔“啊”了一声,笑道:“是庄主的的妾侍,庄主原配夫人已在五年之前去世了。”

项真点点头,目光垂下,道:“有谁要来这里住?”

愣了愣,奚嫔想起哥哥早晨的话来;于是,她摇摇头,道:“我,我不能说。”

项真平静的一笑,道:“我知道是来,对付我的。”

奚嫔有些着急,她忙道:“不要怪我。我不能出卖我的哥哥,我不能过于对不起他……”

也拖了一张破椅坐下,项真慢慢的道:“当然,我并未逼你说。”

奚嫔略一犹豫,道:“项真,你快走吧,不要再待下去了,这样,对你,对庄子里,都不会有好处,他们准备得很周到,全是对付你一个人……”

项真轻轻摇晃着椅子,安详的道:“你哥哥与公孙樵峰需要受到惩罚,还有,我的友人与姐姐都陷落在你们庄里,至今下落不明……”

奚嫔疑惑的道:“姐姐?你还有姐姐?”

项真道:“当然,就像你也有哥哥一样。”

摇摇头,奚嫔道:“但是,我哥哥说,他们掳来的女人中,有一个女的姓君,另一个不知道姓什么,却没有姓项的呀……”

项真心弦*挛了一下,低沉的道:“姓君的那位就是我的姐姐,是义姐。”

他看了奚嫔一眼,又道:“这与亲姐姐没有什么分别,他一直爱护我,照顾我,从很多年以前,我们已经相处在一起。”

奚嫔敏感的,连她自己都不知为什么会颤抖了一下:“你,你们真是像姐弟一样相处?”

项真用手轻揉面孔,道:“只要我们彼此真的爱着对方,又何在乎相处时是不是亲的姐弟、姐弟很好,真的,很好……”

“爱?”奚嫔有些莫明其妙的紧张,她问道:“什么性质的爱?”

项真默默注视着她,低沉的道:“为什么问这句话?”

奚嫔蓦的一惊,觉得面颊滚烫,她呐呐的道:“啊,我……我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我想,你姐姐待你一定非常好……”

项真淡淡一笑,道:“是的,非常好,她的伤势如何了?你哥哥告诉过你吧?”

奚嫔迷惘的摇摇头,道:“她曾受伤?我哥哥倒没有提起……”

项真又道:“我的那位挚友包要花可受到折磨?”

奚嫔警觉的望着他,道:“我不晓得。”

伸展了一下双臂,项真闭嘴不再说话,奚嫔忽道:“项真,你想如何对付我哥哥?”

项真望望她,平静的道:“给他死亡。”

浑身突的一颤,奚嫔觉得一股凉气自背脊升起,她惊异的注视着项真,艰涩的道:“你……你还没有杀够?”

项真垂下目光,道:“这是仇恨,没有人能流黄龙的血,否则,这人定要以己身之血来补偿,奚姑娘,你令兄正是如此。”

奚嫔咬咬牙,恨声道:“昨夜,你已流了庄子里很多人的血……”

项真断然道:“但不是令兄的。”

气得眼圈儿一红,奚嫔一摔头站了起来,她走过去收拾好竹篮,装饰妥了上面的菊花,回过头来冷冷的道:“项真,不要太对自己的力量自信,我要你快走,只是为了不忍见你死在这里;你伤不了我哥哥,青松山庄也不是容易任人撒野的地方,如果你一定执迷不悟,你的下场就会非常悲惨……”

项真站了起来,浮肿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漠的微笑,他微微揖身道:“多射姑娘一饭之赐,若有机缘,项真必图以报。”

奚嫔一跺脚,泪水夺眶而出,她哽咽着道:“谁要你报?我再也不要见你!”

说着,她转身掀开木盖似的小门,匆匆下去,小木门发出一声震响,似是代表着她心头的愤怒与怨慧。

脚步声很快消失了,阁楼上又是片寂静,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不要多久,又将夜幕深重,今晚,要不要展开行动呢?

项真靠在椅子上,闭目静静沉思,他知道自己肉体上的创伤需要医治,否则,不但难得痊愈,还怕引出别的病痛,他很庆幸自己中的毒虽然剧烈,却只是一种暂时性的蚀*葯物,要不,真是不敢想像了。

时间缓缓过去,阳光一分分的西斜了,他在考虑着今夜的举止,第一个就是该如何设法救出被囚的君心怡与包要花等人……

静静的,望着阁楼顶,他计划先去寻找一个青松山庄里够得上身份知道这项囚人秘密的人物,然后,嗯,然后逼他说出囚人之处,对了,逼他说出,用任何手段。

入夜了。

今晚,月黑风高,萧索的秋风吹拂得青松山庄里遍植的青松松梢子簌簌响,风袭在人们身上,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深秋了,可不是。

项真已经翻到这栋屋宇的屋顶,唔,他看得出青松山庄在今夜戒备的森严,一队队身着黑色劲装的大汉往来巡行,明处,晴处,可以看见人影晃闪,刀芒子泛着寒光,不时有几个身形飞快的人物直掠横跃,低喝沉答之声此起彼落,一派如临大敌的紧张模样。

略微朝周遭打量了一番,项真挽紧破碎的衣衫,流矢般射向一棵巨松之顶,他在松帽上稍一踮脚,半空里一个翻转,已掠到一座小巧的八角亭之上。

两条黑影在他刚刚俯下身去的时候自一侧奔来,他们在八角亭下站住了脚步,东张西望的搜视起来,正在这时,七八名劲装大汉突的自一排短松之后跃出,为首一人鬼头刀一横,低喝道:“青松。”

两人中的一个呸了一声,道:“盘虬。”

他说出了这两个字,冷冷的道:“钱九吗?你他娘紧张个什么劲?”

那唤钱九的大汉是个麻子,他干笑一声:“可是中院周老师?”

哼了一声,被称为周老师的汉子道:“方才好似看见有条黑影飞了过来,快得像他娘的夜雀子,眨个眼就不见也,你们可曾看见?”

那钱九摇摇头,道:“不会吧,小的一直守在这里,连个老鼠都没有看见,又哪来个大活人?莫不是周老师一时眼花……”

姓周的角色哼了哼,怒道:“凭姓周的这双招子还会看走了眼?一定有姦细从这里溜过被你们忽略了,真是一群废物!”

钱九愣了一下,忙堆着笑脸答是,姓周的又朝四周看看,大刺刺的道:“你们给我留神了,说不定那姓项的今夜就会出来弄鬼,这小子不是好吃的葡萄,弄岔了大家砸锅!”

不待对方回答,姓周的已拖着他的同伴匆匆而去,那钱九望着二人背影消失在一堵院墙之外,狠狠朝地下吐了口唾沫,低低的破口骂道:“我操你的老娘,只会在下面人跟前作威作福,他妈的一肚子屎还硬说是满腹文章,你那对招子走不了眼?我啃你妹子,看见个活王八包管你当成个宝往家抱,妈的,昨晚开杀的时候你个龟孙还不是哪里风凉哪里瘟上……”

他旁边一个汉子劝着道:“算了,九哥,谁叫咱们时运不济学不上人家那几手花拳绣腿?和这种人斗气就叫不值……”

那钱九又“呸”了一声,像要吐尽满心的窝囊:“他奶奶个狗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姓周的打底也是个院主什么的人物,其实他个龟孙也只是秃驴头上的虱子,明摆明着狗腿一条……”

俯在八角亭上的项真,忍不住咬chún一笑,待这些角色转身隐去,他又双臂倏展,飞掠出八丈之外,脚尖交互一拍,再度射出六丈,前面,嗯,又是一幢雅致的两层小楼,现在,楼里还隐透着灯光。

轻得似一片鸿毛,项真悄然贴在二楼的冰花格子窗外,他小心的沾了一点唾液在小指上,微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斗智施谋 老枯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