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13章 人兽之争 太艰难

作者:柳残阳

这种野兽的吼叫声,不但猛烈而凄厉,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悠长而恐怖的意味,就像是远古遗留下来的,被关闭在此窟里的洪荒怪物所发出的那种不甘与愤怒的嗥嚎一样,听起来令人有些全身发毛。

项真略微犹豫的在甬道中站了一会,擦去手里沁出的汗水;前面拦住去路的铁栅里看不见什么,但那低沉如闷雷似的兽吼声却清晰的传入耳中。

插在壁间的松枝火把,劈啪爆响着火花,青红色的火苗映得整个地道里阴惨惨的,除了火把的劈啪之声外,就只有那一阵阵传来的兽吼了。

舐了舐干裂的嘴chún,项真忽然有些疲困的感觉,他用力摇摇头,一步一步小心的向铁栅移近……

靠近了,由寻丈远而七八尺,而四五尺,项真双目毫不稍瞬的凝注着铁栅里面的情形,纵然现在看去只是黝黑一片!

一阵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项真忍不住皱起了眉宇,这股难闻的气息,就像是一个整日担肥的人再加上三年没有洗澡一样,恶心得紧!

渐渐地,项直接近有儿臂粗细的铁栅,他目光急快的一扫,双掌闪电般倏出又回,就这一下,深嵌在石壁内的铁栅栏上“嗡”的一震,有两根铁柱已弓进去了老大一个弧度。

没有稍停,他迅速半侧身,在身形半侧的刹那,又是快捷无伦的呼轰四掌,于是,那两根弓曲的铁柱,已带着一声呻吟的扯裂声自坚硬的石地下被硬生生震拔而起,碎石铁屑蓬散飞舞,沉闷的回音在甬道里撞击浮荡……

腥膻的恶臭气息更浓厚了,像是一张污秽的有形幕慢浮在空气之中,浮在这片铁栅之内,令人几乎不敢呼吸。

项真咬着下chún,鬼魅般掠身而入,脚下的石地滑湿而阴潮,两边的石壁却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等于是说,前后两道铁栅夹着一段空无所有的甬道,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方才的兽吼声,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铁栅内静得邪气,静得恐怖,冥冥中,项真直觉有些毛发悚然,好像有一只鬼眼正在阴蔽之处向他注视着一般,忽然,他霍的转身,目光投向壁顶——

老天,壁顶上靠着右端,多出来一块五尺长宽的檐脊,而这块多出来的檐脊使隐藏在外面火把光辉所照不到的阴影中,檐脊边缘,正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头颅,那是由黑与白两种毛色所组合成的,一双眼睛闪映着碧中泛红的光彩,儒湿的鼻尖下是一张红蠕蠕的巨口,两排钢刀似的利齿在黑暗中浮动着冷森的白芒,在这颗头颅的额上,赫然还生长着一只半曲的,淡金色的独角;这不像是一颗虎头,这像是地狱里生着獠牙鬼面的恶魔!

项真慢慢追了一步,目光毫不稍瞬的盯着头顶那颗虎头,那颗有着特别怪异与迷幻气息的虎头!

一阵低沉的,像是一个老年人的翳闷笑声般的嗥嚎声缓缓响起;这笑声似的嗥嚎,宛如传自远远的深山,来自幽深的林丛,听起来使人有一种全身发冷的惊骇感觉,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人们的心神慢慢束缚……

项真摇摇头,双手猛的拍了一下,足尖微旋,身形在甬道里飘忽的转动起来,他游走得像一阵风,一朵云,非常快,但却足能让上面蹲伏看的那头角虎看清他的形态。

那双邪恶的,碧中泛红的虎目随着项真转移的身形不停梭动着,逐渐的,项真的游走越来越快,一面也发出阵阵含有挑逗性的味啼笑声来!

角虎高倡于顶,项真闪晃在下,虎目注视着人影,这情景,十分古怪而奇异,当然项真明白,眼前的情势,将不会继续得太久。

他转移着,怪笑着,有好几次甚至直接转晃到角虎的正下方,于是,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角虎那种沉闷的,低翳的嗥笑声,已变成了原先那凄厉的暴吼狂嚎,吼嚎宛如雷鸣风啸,在一阵骤然的高扬声中,一团黑白花纹相间的巨大影子,已像一块磐石碎而坠落,而这坠落的方面,正是项真的头顶!

整个身子笔直的横起滚出,项真大叫一声:“好畜生!”

在他横滚的身躯下,这头角虎堪堪冲过,额顶的独角撞在石壁上,石屑纷飞溅散,就似一把千斤铁杵猛砸在石壁上一样!

上身猛地后仰,项真在空中翻了个空心跟斗,右掌一弹倏探,那头角虎已狂吼着向一侧拐出了好几步。

轻吸了口气,项真的身体没有落下,再度往上升起,角虎带着一阵腥风,悍猛的跃起扑来,两排锋利的牙齿就似两把已经开了口的断魂刀!

项真迎着角虎的来势,上身忽然一坐,双掌仰空如刀,顺着角虎的肚腹划去,但是,这头怪异的猛兽却非常精灵,粗壮的虎尾一剪,四爪迅速收缩闪躲开去,喉中又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声来。

经过这几个回合的接触,这头畜生大约也觉得它目前的对手并非像以前那些进入它肚皮以内的角色一般容易对付;此刻,它整个伏倨在地下,两只虎眼残酷的眨动着,那闪闪的碧红色光芒隐隐流灿;嘴角有rǔ白色的粘液淌流,上下两排利齿挫擦着,形态在猛狞中带有极度的凶暴!

项真静静的站在那里,一面打量着前面这个与众不同的怪兽;唔,它大约有五尺来长,一身是黑白相间的花纹油光水滑,躯体矮壮而充满了力道,四个利爪露出又钩又尖的爪趾,没有一般虎类的狂嚣与鲁莽,在那斗大的虎头里,好像蕴藏了许多不该属于一个兽类应具的阴诈和狡毒。

独角的淡金色光华轻轻闪动着,似是一柄坚硬的钢刀子,不用试,也会知道被这玩意触上一下将极不好受。

伸出舌尖在嘴chún上转了转,项真又拍了下掌,像对一个老朋友般的招招手:“来,带角的老虎,来,让我们再玩玩,快些结束这种不友好的场面……”

慢慢地,角虎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项真逼了过来,在这缓慢的逼行中,它身上的毛梢子全已倒竖而起,发出一阵阵喘息的呼嗜声,两个虎目瞪视着项真,额顶的独角微微平伸,嗯,成了一个最适宜的攻击角度。

项真表面轻松,心里却是十分焦急,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充足,能越早救人离开此地越好,否则,敌人一旦发觉情形有变而追来此处,势态可能就要大大的逆转了,况且,眼前的所在,也并不是一个能令人有兴趣留下去的地方。

他随着角虎的靠近而故意慢慢往后倒退,就在他脚步移动的短促时间里,他已运起他生平最为得意的奇功之一:“心花蓬血”,一口真气,全已贯注在双臂的脉络筋骨,直过指尖。

角虎逼得更近了,腥膻的气息中人慾呕,那呼噜噜的喘息,那流闪的目采,那黑白相间的花纹,那锐利的角爪,交合成一幅令人眩惑无措的景像,项真忽地一笑,似箭一般猝然迎上!

角虎厉吼一声,突地平跃而起,在跃跳中,凶猛的朝项真冲来,独角在昏黯中划过一条淡淡的金芒,两个锐利的前爪,犀厉无匹的抓向项真肚腹,行动之快捷悍勇,无可言喻!

项真身形微升倏沉,大吼一声,右掌宛如西天的流电一抹,“砰”的劈在角虎身上,在他的右掌掌缘尚未离开虎身的同时,左掌亦印上虎头,随着他双掌的扬起,就像掌心有着吸力一样,满空的黑白虎毛纷飞,血花洒溅,硕大的角虎凄厉的嗥吼着翻滚而出,独角划在地下,带起一溜溜的火星四射!

暴吼半声,项真急进不停,双掌挥舞起落,有如云朵飘浮,也似落英缤纷,劈啪击震之声,仿佛正月花炮般不停响起,那头凶残的猛兽在地下不住嚎吼滚侧,虎身似一个圆球般左撞右跌,大蓬的鲜血洒飞,厉嗥之声响彻了整个甬道,好不惨怖惊人!

项真蓦地大吼一声,双掌再次聚力,猛然挥出,角虎被震起七尺之高,重重的摔落地下后,略一抽搐,终于寂然不动。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项真拭去额际的汗水,凝望着地下血泊中的角虎,喃喃的道:

“畜生到底还是畜生,除了力大身猛,却也没有什么值得可畏之处……”

略微休息了片刻,他又运起功力,将这边的铁栅拗弯,扯开了一道尺许长的空隙,调匀了呼吸,他侧着身子就待挤将出去——

一种自然感觉,促使项真直党的转过头去一瞥——天爷!方才那头似已死去的角虎,此刻竟染着满身鲜血站起,一只虎目中淌着血,却闪射着强烈的狠残光芒,似来自九幽般无声无息的摇摆着走了过来!

一股凉气自项真背脊升起,他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刚才所施展的“心花蓬血”掌力是如何沉重雄浑,当初他曾以此种掌力横力扫起了十二株千年古松紧结的厚皮,更将此十二株古松内心骨干完全震碎;这头角虎少说也挨了自己三十多掌以上,不活拆了它已是奇迹,想不到,想不到这头畜生竟然还能再度站起,莫非是还了魂,畜生也会有起死还魂的事儿么?老天,这是怎么回事?

容不得他多想,那头角虎毫无声息却又极快的移近,没有适才的呼噜声,咆哮声,嗥嚎声,就好像它已没有了一切生理机能一样,那么静悄悄的,但鬼气森森的扑了过来,独角所指,正是项真的左肋,而项真此刻正挤在那道尺许宽窄的铁栅中间!

一咬牙,项真厉吼一声,左掌倏然一旋伸出,拿捏得准确无比的握住了角虎戳来的独角;他只觉得着手之处,那畜生力道之大,几乎使他把持不住,刹那之间,角虎一仰头,两排利齿已咬向项真时臂!

他双目倏睁,猛挫左时,结实撞上了角虎的牙齿,在一阵“咔嚓”的脆响声中,他的左腿已倾力挑起,再次将角虎兜得飞空五尺,一头撞向了石劈。

角虎躺在那里,没有再站起来,没有再蠕动,项真咽了唾沫,顾不得再等待观察,用力挤出了铁栅,步履有些跄踉的向前赶去。

寻丈之前,又是一排钱栏挡路,这一次,在石壁两边的火把光辉下看得仔细,一头灰色的,牯牛大小的象站在铁栏之后,两只小眼正悠闲而好奇的打量闯进来的项真,这头灰象,看样子倒还蛮和善的哩。

项真觉得脑袋有些晕眩,他抚着石壁喘了两口气,凝聚目光观察着眼前的这灰象,灰象也朝他瞧看,那两只小眼,两个蒲扇似的大耳朵,不算粗长却十分尖锐的象牙伸在长鼻两侧,与一头普通的大象没有什么分别,只是小了一点;但……但,那是什么?

项真眨眼眼,注意看去,喝,象背上重叠着两大片紫色的东西,似两片半透明的肉皮,上面筋丝密布,还在轻轻扇动!

“翼象……”项真心里喃喃着,缓缓蹲下身子,五指张曲如钩拍向地下,硬生生抓裂了一块石面,再捏碎成十多块棱角突出的石片;他不再凶了,犯不着以自己创痕累累的身体再进去与眼前的恶兽硬拼,那翼象,正好是一个体积够大的浮靶!

站在甬道中间,项真展出一丝和悦的微笑,轻轻的道:

“老朋友,你看起来很和气,而且与我无冤无仇,我本来目不着与你硬干死拼,但是你站错了位置,刚好站在我的去路中间,所以,我只有对不起你了,只可惜你那双肉翅膀……”

项真的右手五指钳着石块,手腕猝然一抖,那片石块已“嗡”的一声带着刺耳的破空声飞出,灰象低声嘶叫,小眼一闭,“砰”的一声,击中它身体的石块已反弹而起,怔了一下,项真再试了一块,结果相同,灰象却似搔着痒处似的扇动着大耳朵,长鼻舒卷不停。

项真摇摇头,跃身抽出一支插在石壁上的火把,款疚的道:

“厚皮的朋友,在下只好烤烤你这一身肥脂了。”

“呼”的一声,火把溅射着满空的火星巧妙的穿过铁栏飞向灰象身上,这一次,灰象仿佛不愿再用身体去硬挡了,它嘶吼一声,背上重叠的紫色肉皮蓦而伸长,“呼哒”“呼哒”的急速扇动,它那笨重的身躯,竟然在那双肉翼骤扇之下骤而升起了两尺,火把在它肥厚的下腹擦了过去,热力却仍使这头翼象愤怒的叫了起来。

项真翻身连连抽下三只火把,以同一方法抛掷进去,其中有两只正好击中翼象身上,于是,这头灰色的象咆哮了,它用力撞动着铁栅,不停的吼叫嘶嚎,长鼻子卷在铁栅上往后拉扯,这种巨大的冲力十分惊人的,甬道的壁顶已有灰尘扑簌簌落下……

项真淡笑一声,闪电般飞近,运起他“心花蓬血”的功力狠命斩下,血光冒处,卷在铁栅上的一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人兽之争 太艰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