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16章 草莽来雄 无双派

作者:柳残阳

阳光已强烈了一些,空气在清新里浮着一层懊热,天空澄蓝如洗,有几片淡淡的云彩飘忽着,假如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种情势,这般晴朗的日子,应该能予人极端愉快及欢欣的感觉,但是,现在却不,在这片乱石坡上,阳光暴晒着那些稀奇古怪嶙峋嗟峨的岩石,再映着那些白衣人冷沉的面容,充满了敌意的搜视目光,这片和煦而爽朗的秋晨美好气氛,完全被破坏无遗了。

在堆叠的石块后面,项真默默的凝注着这些来意不明的白衣人,他们围成的半圆圈子逐渐缩小了,此刻,已可清晰的看见他们脸上的表情,那甚至难以指出代表他们心里有着什么想法的表情。

包要花咽了口唾液,喃喃的道:“他们要什么?他们想做些什么?”

忽然——

在乱石间前进的白衣人有一个高叫了一声,项真朝那叫喊的人瞧去,老天,他的手上正高举着一件东西,那是一块染满了泥污的裙角,女人身上衣裳的一部份!

那块污染的裙角上有一小片,隐约看出颜色是浅绿色的,浅绿色的,正是君心怡所穿衣裳的颜色!

项真的身旁,君心怡大大的颤抖了一下,她用手捂着自己的裙据,可不是,下摆处正少了一块,被撕去的那一块裙据的边缘,呈现着不规则的破裂状。

安抚的拍拍君心怡的手背,项真轻轻的道:“不要担心,心姐,该来的总要来,他们没有什么值得惧怕的地方。”

君心怡不安的瞧着项真,颤着声音道:“弟,现在正是你该饮早茶的时光,你不应受这些折磨与……迫害……”

鼻腔里陡然有些酸涩的感觉,项真强颜一笑,道:“我们会有时间喝早茶的,和以往那些日子一样,你亲手端茶给我,而且总不忘带上两块油炸酥饼……

君心怡美丽的眸子里,浮着一层晶莹的泪幕,她chún角抽搐着哽咽了两声,伏在项真的肩上伤感的啜泣起来……

有许多的往事一下子涌进了项真的脑海,他痴痴的回思着咬紧下chún,那每一段如梦的过往,那每一节笑里合泪的情趣,每一句话,每一次深邃而隽永的睬视,那像那圈圈扩展却永不尽绝的涟漪,这些都过去得太快了,像些滑溜得令人不去注意的小精灵,直到它们已经远逝,才使人懊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慎重的抓住……

外面,那些白衣人已停止了前进,他们的目光都戒备而小心的注视着这片由岩石层叠围住的地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们背厚豹皮鞘里的大弯刀已拔了下来,这种大弯刀背后刃薄,沉重而锋利,自刀腰至刀尖呈现一种半月形的弯曲,看起来比寻常的刀剑更为凶恶狠厉。

阳光映着白衣人手上的弯刀,反射着闪闪耀目的光芒,他们站立的角度是十分巧妙的,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实则都已占据了有利的攻防位置,可以迅速向乱石堆中进击或立刻防备自对方突然发动的猝袭。

这些伎俩,项真是深深熟悉的,他经过的大小阵仗是太多太多了,只要随便一个站立的姿势或有意无意间的小小动作,项真就可以随即判断出这人对他的意向如何,甚至更进一步的可以推测出对方如果出手时的方式及招术,此际项真勉强按下自己心里太多的感触,急切的注意着那些白衣人的一举一动。

包要花揉揉脸,低低问道:“公子,看情形咱们避不了……”

项真哼了一声,冷冷的道:“我们一直就没有避过,我们只是在等待,老包,这叫等待。”

忽然——

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个冷涩的,生硬的,毫无情感的声音:“在那堆乱石里的朋友听着,假如你们是‘黑手党’的伙计,请你们立即出来,你们的诡计瞒不了‘九仞山’下大草原的‘无双派,!”

“无双派”三个字,像丢在石地下的三个金球,铿锵的撞进了项真的耳膜,他微微一怔,慢慢的道:“这就是无双派的人了?嗯,却是只闻其名,难得一见……”

包要花润润嘴沙着嗓子道:“他妈的无双派在白山黑水的九仞山下称雄道霸还嫌不够,跑到这里来骂什么山门?”

项真尚未及回音,那冷沉的语声又寒瑟的响起:“如果乱石堆里不是‘黑手党’的朋友,那么,为了证明你们没有敌意,请现身出来打个照面,撂几句话!”

又吐了口唾沫,包要花在石块的隙缝里张望着,低声骂道:“我啃他妹子,这胎毛未脱的小畜生摆起江湖排场来却还像有他妈那么回事,和真的一样……”

项真轻轻拍拍君心怡的面颊,朝包要花打了个招呼:“老包,你防着点,我出去了。”

包要花连忙点头:“小心——”

足尖一耸,项真轻飘飘的站到了层叠的石堆上,他破碎的衣衫随风拂舞,衬着他满脸满身的血污伤痕,有如一个孤身冲破了十面埋伏的劫后悍将,又似一个与恶魔拼斗后太过疲倦的幽灵。

围立周遭的白衣人目光甫一触及,皆不由低哼了一声,雪亮的大弯刀急横身前,有几个的左手甚至已摸到了胸前的光杆钢梭上。

项真冷冷的注视着四周围立的白衣人们,神态在憔悴中,有一股子超然拔俗的做逸之气。

对方那形容沉淡的青年也似乎一下子为项真的模样气度所震慑住了,他愣了一下,又急忙朝前踏进一步,集中注意力硬板板的道:“朋友,敢问高姓?”

项真看了他一眼,平静的道:“项。”

那年轻人稍为犹豫了一下,又道:“黑手党的相好们与项朋友可有爪葛?”

项真微微一笑,道:“素不相识。”

年轻人侧首向坡下的同伴望了望,阳光照着他的箍发金环闪过一抹光芒,留在坡下的那些白衣人似是业已发觉了上面的情形,一条人影跃离马背,倏起倏落,快捷无比的飞闪上来。

项真目光锐利,一瞥之下,已看出那掠来之人正是那蓄着短髭面如冠玉的中年人物。

顷刻之间,来人已落在那青年之旁,他气度雍容威武的瞧着项真,又小声与身侧的年轻人说了几句话,虽后他转过身来,微微抱拳道:“在下九仞山大草原无双派‘血字门’尊主鹿望朴!”

项真一听之下,不由加了一分敬意两分小心,他知道“无双派”是白山黑水之间的第一大派,派中组织严密,高手如云,力量宏大而又团结如网,无双派内的尊主,相当于中原帮派中的堂主地位,十分崇高与威赫,不是有两下子的,只怕担任不了这个位置。

优雅的回了一礼,项真安详的道:“久闻大名无双派之声威更是名传遐迩了!”

鹿望朴谦怀的一笑,缓缓地道:“方才闻得属下五绝之一‘青叶子’罗柴相告,说阁下尊姓是项?”

项真笑笑,道:“正是陋姓。”

鹿望朴略一沉吟,谨慎的道:“本不该问,但在下可否知道项兄为何形貌这般,这般劳瘁!”

为了对方小心的选用了字眼,项真觉得有些好笑起来,现在,他已对眼前的这人产生了好感。

没有考虑什么,项真迅速的道:“这很简单,在下途中骤遇仇家,在敌我悬殊之下难免有所失闪,是而就成为现在的狼狈模样了。”

似乎犹豫了一下,鹿望朴真挚的望着项真诚恳的道:“项兄,你我虽是初识,但俗语曾云:四海之内皆兄弟,而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亦为我武林人士之本色,在下或者过于冒昧,但如项兄不弃,在下极愿与项兄结交为友,项兄如有困难,在下亦望能以稍尽绵力,项兄,目前看来,阁下似有不愿人知的难言之隐……”

项真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鹿望朴也恳切的,毫不闪避的睬视着他,于是自两扇灵魂的窗户里,他们彼此探寻到了对方灵性的深处,这是最真实的,无法隐瞒的,赤躶躶的,当你真心想将自己的情感交付给一个人时,当你不想以虚伪来遮掩你的瞳仁——心底的呼唤时,那么,你的情感,你的思维,你的真意,都会在眸子里流露无遗,而那是一丝一毫也没有搀假的,是镜子一样清澈明净的。

良久……

项真终于展露了一丝真挚的笑容,他深沉的道:“鹿尊主,这里,在下先敬致谢意。”

鹿望朴欣慰的一笑,道:“不,在下应该先谢项兄愿意折节下交之隆情厚意,现在,在下可否知道项兄大名/

项真不禁哑然失笑,他歉然的抱抱拳,平淡的道:“项真。”

两个淡淡的字音却似两个旱雷响在鹿望朴的耳边,他大大的震动了一下,有些张口结舌的道:“项……项真?”

项真静静的一笑,道:“项羽的项,太真的真。”

鹿望朴润了润嗓子,尊重的道:“项兄,黄龙可就是你?”

项真点点头,道:“江湖上一些好朋友胡乱起的浑号,算不得什么……”

怔怔的瞧着项真,鹿望朴道:“项兄,在下不用给你戴高帽子,人的名字,树的影儿,这都是假不得的,项兄声威远震武林,名传大江甫北,谁不知道黄龙之勇勇冠三江五湖,谁不晓得黄龙之狠狠遍五岳六峰?但是,项兄,又有谁能令你吃这暗亏?”

项真微微苦笑,道:“在江湖上闯,难保没有失闪,这也算不了什么……”

鹿望朴低沉的道:“敢闻其详?”

项真搓搓手,安详得不带一丝大气的道:“在下有两个夙仇,用一种极为强烈的*葯,在他们乔装为弱者之下投奔了区区,因此在下收留了他们,不想却中了他们的诡计被俘虏而去,受了很多折磨,但在下亦用计破狱而出,当然,经过了一番厮杀,在下身体欠和,是而也吃了些亏,甚至连在下的同伴也遭到连累/

鹿望朴闻言后不由愤然道:“以这种下三流的手段暗算于人岂能算是英雄?项兄,这是哪一路的好朋友所使的伎俩/

项真眨眨眼,道:“青松山庄。”

“青松山庄?好丢人!”鹿望朴气愤填胸的大吼,他忿然道:“夏一尊在中原武林道好歹也算个人物,不料却做出此等恬不知耻之事,项兄,他们怎么与你结的仇怨?”

项真道:“青松山庄庄主夏一尊与公孙樵峰相交颇笃,而公孙樵峰和在下结有宿怨,夏一尊代人出头,另外,嗯,有个叫汪菱的丫头,大约夏一尊的令郎与这姓汪的妮子也有点交情,他当然是义不容辞的承担下这件买卖了。”

鹿望朴想了想,断然道:“项兄,人之相交,贵交知心,你我虽是初识,但在下却神会已久,如果项兄俯允,在下愿意即时率领手下人马偕随项兄前往青松山庄索此血债!”

项真双手抱拳,感激的道:“鹿尊主,项某心领盛情,这笔血债,在下将凭一已之力讨回,青松山庄并非龙潭虎穴,仅只诡谋高耳,无庸尊主麾下劳师动众。”

轻轻捋捋短髭,鹿望朴真诚的道:“项兄,在下不是有意示德,仅只愿与项兄同忾敌仇,为朋友理应两肋插刀,何况此区区之事?”

项真再度抱拳,低沉的道:“鹿尊主,萍水相逢,初次相交,即蒙如此器重垂助,在下实觉宠幸,虽未领受,在下却必将此情永志于心。”

鹿望朴双手乱挥,忙道:“项兄,请莫将在下推出千里之外,便是项兄不愿在下效力,在下亦想与项兄略做盘桓,现在,可否由在下谕令所属将项兄尊友以担床驮至市镇疗伤?”

微微一怔,项真道:“尊主何以知道在下同伴需用担床相驮?”

鹿望朴呵呵大笑,道:“项兄方才不是已经说过项兄同伴亦曾遭受连累吗?现时你我谈话甚久,犹未见尊友出面相会,大约是受伤匪浅,否则,断无不出之理啊。”

项真淡淡一笑,心里已做了决定,他略略躬身道:“恭敬不如从命,如此,在下谢了。”

洒脱的一仰头,鹿望朴大笑道:“项兄并非俗人,何必拘泥俗礼?”

说着,他已转首沉声道:“罗柴,遣人取出熊皮软兜,准备担运项大侠诸友。”

笑了笑,鹿望朴又朝项真道:“项兄,共有几位?”

项真一盘算,道:“四人。”

鹿望朴朝那年轻人——“青叶子”罗柴道:“准备四付软兜。”

恭谨的答应一声,罗柴迅速飞身而去,鹿望朴身形一晃,已飘逸的到了项真身边,同时,他也看见了乱石堆里面的情形。

项真有些赧然的一笑,高声道:“老包,这位是无双派血字门鹿尊主,你见过了。”

下面,包要花困难的移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草莽来雄 无双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