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18章 阴毒死士 黑手党

作者:柳残阳

鹿望朴仰望着屋顶,在说最后这几句奇怪的话时,表情淡漠而生冷,同桌的君心怡与晏立等人正觉得有些茫然,青叶子罗柴已在微怔之下迅速转身,如一阵旋风似的拐了出去,在他转身的刹那,双掌已急促而清脆的连连拍了五下!

变化是快捷无匹的,青叶子的击掌声尚在屋子里飘袅,整个膳堂中的无双派弟子全已霍然跃起,背后的大弯刀在他们闪电般的移动间一溜溜的银蛇流烁,那么骇人的拔到手中!

没有任何迟疑,十多名无双弟子猛然冲向过道,另一股人马立即向门外,其他的人手朝四周一撤一围,布成了一个圈网,每个人都已在瞬息里站取了有利出击的位置。

宛如八阵图在旋转,人影掠飞中只见白色的衣袂拂舞,只听得桌椅翻倒碰撞之声,待到那两个在外面服侍的厨司弄清了怎么回事;他们已经身陷重围之中了。

那边,魏胖子正左手举着一块抹布,右手端着一盘熏肉;像中了风一样呆站着愣在那儿,胖脸上的表情又是想哭又是想笑,又是惊恐又是喜悦;他的嘴巴大大张着,一双小眼睛似被定住了一样连转都不会转了。

那两个厨司站在中间的一张木桌边,面孔上似是愕然的往四侧瞧拥着,又以看起来像是求援的目光投向呆在一旁的魏胖子……

鹿望朴缓缓站起,冷漠的道:“提尧,后面看看。”

半弧手提尧答应一声,迅速掠进小通道里进入后面,鹿望朴放下手中酒杯,朝魏胖子看着:“老魏,你可是被逼迫的?”

魏胖子一哆嗦,目光下意识的向那两个厨司瞥去,那两位仁兄却是面孔木然,沉默着没有任何表示。

鹿望朴猛地一拍桌面,厉声道:“看他们干什么?魏胖子,你以为无双派的弯刀便不够锋利么?”

魏胖子满面祈求委屈之色,一身肥肉不停的抖索,他嘴巴一再翁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模样儿好生可怜。

项真平静的一笑,道:“鹿尊主,魏胖子是被逼迫的,咱们不用追问他,在下看么这两位大司务只怕才是真正的主儿。”

那两个厨司俱不由满脸惶急,连叫冤枉,那面色白中泛青的汉子迈前一步,哀求的叫:“掌柜的,我毛痣儿跟着你一年多,自己想想除了好喝两杯之外没有对不住掌柜的地方,掌柜的,你得为我们证明一下,我们决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魏胖子用抹布拭去流在两颊的汗水,手在不停的抖,他大大的喘了两口气,嗫嚅着道:“不……不错!鹿爷,他……他们两个!”

项真微笑着一摆手,道:“好朋友,真人面前莫说假话,你们这一套只能唬唬刚出道的雏儿,在我们眼里只是变戏法,嗯,里外都是假的。”

那自称毛痣儿的厨司脸色更见青了,他哭兮兮的道:“这位爷,你老倒是说说看,小的伺候得好好的,爷们忽然拔刀出鞘的四面跳开摆出阵势,又好像小的等人做下什么歪事;爷,就是杀人也得给个理啊,小的们到底犯了什么过啦?”

鹿望朴狠狠的瞪着他,怒声道:“好刁滑的小子!”

项真闲闲的一笑,道:“没有什么过,只是这酒,这菜,做得有些儿味道不佳,二位是掌厨的,请先尝尝看,如果在下说得对,二位还是另给换一道来。”

此言一出,那两个大司务禁不住齐齐神仞一变,他们强行镇定,那毛痣儿咽了口唾液,艰涩的道:“爷……这是爷们的酒菜,小的怎好先尝……”

鹿望朴重重一哼,道:“叫你先吃就先吃,大爷付双倍银子便是!”

两人表情十分难看,他们犹豫着互相对瞥了一眼,那个长着一对斗鸡眼的大司务似乎一咬牙动了一动,毛痣儿暗暗摇摇头;四周大弯刀闪晃晃的宛如刀林一样眨着冷眼,光杆钢梭已有一部分被无双派的弟子从自己胸前拔了出来掂在手中,那毛痣儿十分清楚目前的形势,只要稍有妄动,便是不成肉泥也要变为镖靶!

毛痣儿神色一硬,变得十分平静的道:“好吧,既是爷们如此吩咐,小的就吃了便是!”

他转头朝那另一个大司务看了看,像是在告别,又似在是叹息;然后,他大步行向项真等人桌前,伸手自碗中撕下一只鸡腿,端过鹿望朴面前的酒杯,暗一迟疑慢慢将鸡腿凑向chún边——

全屋子的人没有吭声,数十双目光定定的注视在毛痣儿的脸孔上,气氛宛如僵冻了,隐隐的,弥散着死亡……

那毛痣儿苦笑了一下,轻轻张开嘴巴;项真的神色冷沉,眸子里的光彩在微微闪动,尖厉的凝视着对方,那在双目中掠闪的光彩,就仿佛两股隐隐灿流的电火,狠毒的不带一丝情感!

那毛痣儿以鸡腿就chún,但是,却在那油腻腻的鸡腿刚刚接近嘴chún的时候,他的左手已猛然一探,手中的酒一下子全泼向鹿望朴的面孔,右手的鸡腿也猝而摔向项真身上,他手上的东西甫一丢出,身形一旋,右掌已抓着一柄精亮闪耀的锋利匕首!

项真微一侧身,已躲过了那只油腻的鸡腿,他瘦削的身躯美妙的一斜,几乎没有看见他有任何动作,那毛痣儿已狂吼一声,打了转子翻了出去,每一次翻滚,都有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项真闪电般跟着掠进,在毛痣儿的翻滚之势尚未停止的时候,他的左掌蓦然竖劈,一大蓬热糊糊的鲜血四溅沾洒,毛痣儿的一颗脑袋已直射向屋顶,又“砰”的一声反弹了回来,项真满身染血,厉叱一声:“不准动!”

那位生着一双斗鸡眼的仁兄刚刚抡前一步,手上不知何时握着一柄雪亮的匕首,项真的叱喝有如焦雷骤响震得他猛的一颤,只这一刹,匕柄闪灿的大弯刀已霍然交叉斩下,十多只无尾钢梭也鬼啸似的带着尖锐的利啸射来,这人只觉眼睛一花一眩,匕首出手之下身子也吃项真一腿扫了出去,利刃与钢梭的撞击声串响成了一片,项真一腾升空,再俯而下,一把将那位神魂出窍的朋友扯着领子抓了起来!

鹿望朴兜起一脚踢翻了桌子,在满桌菜肴的溅飞中,他闪身向前,左右开弓的给了那位斗鸡眼仁兄十几个耳刮,那位朋友满嘴的鲜血与牙齿齐喷;鹿望朴一手抓起他的头发,狂怒的道:“好杂碎,你才多少道行,竟敢暗算起无双派的尊主来?说,你是哪一路的邪魔鬼道?”

那位斗鸡眼仁兄两只小小的黑眼球一翻,鼻孔与嘴巴一起出气,鹿望朴冷冷一笑,右手食指一旋一插,已活生生的将对方一只眼球挖了出来!

一声凄厉的惨嚎处,那人手脚,像害了羊癫疯似的抽搐颤抖不停,鹿望朴如玉似的面孔此刻已成为青紫之仞,他一把扯掉那颗吊在对方眼眶外尚连着一根血筋的核桃大小般的眼球,右手食指一竖,又待插向他另外一只眼眶。

项真一把将手中之人扯向后面,淡淡一笑道:“鹿尊主,留着他的性命将比杀掉有用得多!”

鹿望朴一洒手上的鲜血,气咻咻的道:“这鼠蜮之辈,不碎其尸挫其骨,实难消我心头之恨!”

项真微微一笑,道:“此人早晚也得一死,目前套出他口中的消息才是第一要事,鹿尊主,咱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是哪一路的英雄好汉哩!”

说着,项真一紧抓着对方衣领的手指,冷漠的道:“好朋友,该说的,你此刻也应说出来。”

那人浑身不停的抽搐哆嗦着,面孔五官已因这巨大的痛楚而完全扭曲得变了形,他只管一个劲的抖,一个劲的喘气,满脸的鲜血流淌,整个形态显示出无比的凄厉与惨怖!……

鹿望朴忽然哧哧一笑,道:“小子,这才只是开始,假如问你的话,你不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清楚,我会要你一丁点一丁点的尝遍了痛苦滋味送你回老家!”

那人蓦地睁大眼睛——一只惨淡的大眼,嗓子颤抖得完全变了音的凄惨的吼着:“鹿望朴,老子死了,会有千千万万的黑手党兄弟来为我报仇,你这条老狗的下场将比我更惨,你有种就杀了我,看看黑手党的男子汉脖颈够不够硬!”

一侧的青叶子罗柴厉叱一声,大弯刀偏过刃口就猛斩下来,口中叫道:“我就试试你这狗头是什么铸的!”

项真再一把将手中的俘虏扯开,大弯刀“嗖”的一声将一条木凳砍成两半;罗柴双目充血,正待一个回身再斩,项真忙道:“罗兄,请暂停——”

鹿望朴一举手也止住了罗柴,他冷酷的道:“好朋友,你的嘴皮子倒歹毒得紧,好好,我十九飞星鹿望朴就睁着眼看看黑手党的鸡鸣狗盗能将我如何!”

项真咬咬下chún,一紧抓着对方后领的五指,深沉的道:“朋友,你要少受点罪就多说两句话,黑手党还有多少人马在附近?匿藏于何处?为首之人是谁?你们还想用什么手段暗算我们?其他的是黑手党的朋友最近的动态如何?”

这人紧闭着眼,呼吸粗浊,胸口急剧的起伏;面孔上布满了斑斑块块的血丝血浆,看得出他在死命咬着牙关,项真的话,他一个字也没有回答。

鹿望朴猛一跺脚,愤怒的道:“项兄,宰掉他算了!”

项真沉吟了一下,冷淡的道:“朋友,我想告诉你一句话,你不妨用半炷香的时间考虑;假如你回答刚才我问你的那些话,你就可以离开此地。”

这汉子蓦然呸了一声,带着血水的唾液四喷,他抽搐着大笑:“你……你想要老子出卖黑手党,你想要老子的魂魄归不得‘英雄殿’?你错了,你疯了,要我回答这些话,小子,你等看日出西方吧……”

暴吼一声,鹿望朴重重一掌劈在这人的胸膛上,骨骼的碎裂声清晰传来,这人狂嚎着喷出一大口鲜血,嘴巴里还含着一些东西——那是因为胸部骤遭强大的压力而挤到喉咙上来的胃脏!

项真轻喟了一声,右臂用力一抖,在一片“哗啦啦”的破碎声中,这人的尸体已冲出了临河的木格子窗摔入河中。

桌边,君心怡深垂着头双手蒙着脸,双肩在不住的哆嗦,她以前不明白什么叫残酷,什么叫狠毒,现在,她深深的了悟了;人世间的悲惨并不局限于精神上的,现实的痛苦也同样的来得凄厉,而江湖上的岁月原来竟如此灰涩,如此恐怖与血腥!

包要花视若无睹的坐着不动,他懒洋洋的道:“唔,黑手党这些鼠辈倒是有那么几分骨气,只是死得太冤,不知道人间的快活事儿还多着……”

项真沉默的望着自己青肿发紫的双手,十个指头都已结了暗红色的血疤,他摇摇头,慢慢地道:“黑手党能把他们的手下训练到这种地步,实在不是易事;人只要不畏死,这世上就没有再值得惧怕之事了,现在,我只怀疑一点,黑手党中,是否每一个人都和他们两个一样?”

鹿望朴干咳了一声,沉沉的道:“项兄,在下与黑手党明里暗里已交过很多次手,在下不否认他们的勇气极足,但是,却非个个如此!”

项真双目中闪过一片光彩,他释然的道:“若是这样,鹿尊主,吾等可以拼战黑手党一番,只是,嗯,恐怕经过将十分艰辛。”

鹿望朴悲切的道:“在下十分明白,除了在下等全力以赴之外,尚请项兄惠于臂助!”

项真淡淡一笑,道:“在下既已答应,当然支持到底!”

鹿望朴欣慰的一抱拳,膳厅那边的小通道里,已匆匆奔出来一名无双派弟子,他浑身沾染着污泥,滴淌着混水,一见鹿望朴,已气急败坏的道:“禀尊主,这家店里混进黑手党的姦细来了,他们将原来的厨司及那两个伙计缚得像四个粽子一样置放在屋后一个巨大而涸旧的溲水缸里,弟子等将他们救出来后又发现在河滨下面百丈远处有七八条人影在拼命奔逃,提大师兄即率弟子等追去,好不容易赶上了,与对方交手不到几合,他们又转身逃走,大师兄谕令弟子赶回向尊主禀告……”

鹿望朴哼了一声,道:“他们也报出万儿说是黑手党吗?”

那名无双派弟子喘了口气,连连点头道:“是的,为首者是个没有鼻子的——胖大汉子……”

项真骤听之下,不由一拍大腿,神色间显得十分焦急:“不好,鹿尊主,咱们快快前去策应,迟恐不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