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23章 恶缠狠拚 死与生

作者:柳残阳

明白又是一场血战摆在面前,项真缓缓将染着血迹的大龙角一柄柄插回腰际的皮扣内,自石墙上奔来的三人,是展百扬、洪修竹与提尧,三个人浑身染血,微微喘息着掠到项真身侧站住,提尧大大吁了口气,低促的道:“石脊上的黑手党徒全部歼灭,只是洪修竹的膀子上被划了一刀,不太严重,在下与百扬无恙……”

项真淡漠的道:“对方准备在这里与我们胶着缠斗,提兄,烦你们三位立即摸进庄院之中搜寻贵派掌门千金踪迹,在下这就发出讯号召聚贵派三门人马进攻!”

提尧怔了怔,道:“但是,这里只有项大侠一个人

对面的黑手党徒们已在五丈之外停住,摆成一个扇形的包围形势,而那遥遥掠来的三条人影瞬息间已到眼前,他们齐齐腾身跃过一千黑手党徒的头顶落到前面,六只眸子仿佛喷着火焰般怒视着项真等四人。

轻轻抿抿嘴chún,项真双手一绕,左掌猛击右时,一枚黑忽忽的球形物体已猝然冲射入空,而就在那枚球形物体升高到近二十余丈的空中时,已“砰”的一声爆裂,青黄色火花裹着红蓝的烟光在夜空里现出一片美丽而绚烂的异景,凝眸仰望了片刻,项真侧着向展百扬等三人道:“不用多久,情形就会比现在好得多。”

对面,黑手党徒中起了一阵轻微的騒动,但那三个为首者却冷森而狠毒的盯着项真,甚至连眼皮子也不眨一下。

于是,其中一个魁梧而粗壮的大汉往前跨上一步,暴烈的道:“小子,你狂够了,老七是你做掉的?”

项真微微一笑,道:“你是黑手党十个头儿中位居第六的‘山熊’吕达?”

那大汉生着一双蛇眼,却有个狮鼻海口,他愤怒的吼道:“是我在问你,老七可是死在你手上?”

项真哼了一声,道:“是又如何?”

大汉的狮鼻猛地红了,他暴粗的道:“你是谁?”

一抛衣袖,项真道:“黄龙项真。”

四个字像响起四声旱雷,大汉全身一晃,神色骤变的怪叫:“好,项真,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他身旁那个瘦削而生着斑顶的中年人阴蛰的冷笑两声,道:“六哥,七哥尸骨未寒,莫非要等他僵直了才索债么?”

另一个粗肥细眉的中年人双目倏睁,叫道:“姓项的,你来,我栗老九与你生死道上走一遭!”

冷冷扫视着眼前这三个人,项真镇定的道:“不错,黑手党的老六‘山熊’吕达、老八‘乌鹫’田齐、老九‘双刃夺魂’莫松全来了,恕在下眼生,昔日未曾识荆,直到各位报出排行才能得知贵号大名!”

三个人深沉的站立着未动,这时,山下已传来隐隐的呐喊冲杀之声,时而有爆炸的火弹烟硝闪现,而“呼……”的火油也像一条条蜿蜒的焰龙一样照亮了那些原是黑沉沉的拐道,是的,无双派已发动总攻了,看情形,战况必极惨烈!

那大块头吕达没有表情的朝他的两位拜弟看了一眼,目光又落在尸横地下的另一位伙伴身上,缓缓地,他道:“项真,无双派给你什么好处,值得你这般为他们卖命?”

项真眉毛一皱,淡淡闲闲的道:“彼此投缘,而且,我看不惯你们这一套阴狠险诈的作风。”

生着斑顶的“乌鹫”田齐怒呸的一声,大骂道:“放你妈的狗屁!”

吕达挥手阻住了田齐的漫骂,重重的道:“项真,今夕你闯入碑石山伤人残命,黑手党不会放你生还。而且,你也不用寄望于山下的无双鼠辈来援救你,现在不妨明白告诉你,无双鼠辈决对无法冲破我们的重重关卡,便是侥幸冲过,也逃不出我们六哥同老大的迎头痛击!”

项真含蓄的一笑,道:“是么?咱们不妨试试!”

喉中似野兽般嗥吼了一声,吕达强忍住愤怒,似有所望的极快望了望天色,项真平静的道:“你们也不错,总算也在无双派攻扑之前还能预先发觉了他们……”

山熊品达忽然狞恶的冲着项真笑了起来,他慢慢逼近,混浊的道:“说得好,现在,我们就可以试试了!”

项真背过手朝身后的展百扬等三人急快的打了个手势,就在他的手收回的一刹那,他瘦削的身影已暴射而出,凌空一个翻转,如刃的掌缘已切到吕过咽喉!

几乎是同一个动作,独掌展百扬身形一斜倏旋,在旋转中,一粒硫磺弹已成一字形射出,在空中又互相碰撞在一起,蓝白色的硝焰火花“轰”的爆散,似洒下了千百朵,千百条的光莲火带,搂头盖脸的罩向那百名黑手党徒的顶上!

山熊吕达狂吼的一声,利落之极的滑步闪跃,回身之间,一条三尺长,鸭蛋粗细的银棍已握在手中狂风暴雨般攻向项真!

悄无声息的,“乌鹫”田齐亦幽灵般掩上,抖掌便劈至项真的背脊、两肋、后颈!

展百扬独掌一挥,低促的道:“走!”

三个人是同一动作,翻身便扑向“无畏庄院”,但是,就在他们方才跃出寻丈之遥,两柄背刃双开的缕花利刀已蓦地斜拦而至,“双刃夺魂”莫松的声音冷冷传来:“要上一阵子再走吧!”

铁胆洪修竹猛迎上去,“五瓣金锤”呼轰连出九招十七式,金锤带着波浪般的光彩滚滚翻荡,有如涌天的乌云,咆哮的海涛!

展百扬与提尧没有稍留,连起连跃,瞬息间的越墙飞入庄院之中!

那边——

黑手党徒们有二三十个已滚倒于地,火焰起自他们身上,咝咝的烧炙人肉之气弥散空中,几十张喉咙叫着,一个意味的声音,搀合著痛苦、惨厉,与无告;这些恐怖而厉酷的嚎叫织成了一面声量的网,无形,但却令人毛发悚然!

身形倏然左右摇晃,项真躲过了田齐的暗袭,左掌一闪骤出,飞快的斩向对方,右手同时幻成片片点点,神鬼莫测的劈迎正面攻来的吕达!

于是,三个人倏然跃开,项真冷冷一哼,“斩掌”中的绝式一招跟着一招的闪电般施出!

满空飘舞着如刃的掌影,来去仿佛极西的闪电火光,自千里,自虚无斩至,却又在眨眼之间归于无踪,快得血淋淋的,狠得暴烈烈的!

山熊吕达以他成名江湖垂二十余年的“追絮十六闪”身法配合著他沉重的“碎鼎棍”做着最猛厉的攻击,田齐以一双肉掌却贯注了他多年苦练的“三阴功”在内于周遭游走侧袭;双方的拼斗俱如流鸿掠空,一触即过,瞬息问有毒式展现,眨眼里生死已过!

铁胆洪修竹在他这柄“五瓣金锤”上有着极深的造诣,长久的日子来,他将毅力与悟心加注在这柄金光灿然的兵器上,在每个晨昏日落,伴随着他的金锤在一路三十六手“伏虎锤法”里琢磨苦习,现在,他力敌着黑手党中这位排行第九的“双刃夺魂”莫松,已经倾上了全力。

没有受伤的黑手党徒有六七十名,他们除了留下十几个照应伤者以外,其余的人已在几名头目率领之下蜂拥围上了项真与洪修竹。

双掌一合猛分,再一合猛分,“斩掌”中的“一心向佛”项真连展两次,大旋身,“二翼翔天”、“三臂搏龙”、“四眸归寂”三招宛如移山倒海般分做不同的方向由掌势中完全推出,在敌人的厉吼闪退中,他一脚踢翻了一名摸上来的黑手党徒,左掌自右肋下穿出,另一名黑手党徒亦满口鲜血的倒摔而出!

俯地窜出三尺倏起,项真沉喝道:“洪兄,你的宝贝还不施展?”

说话中,银棍挥着劲风呼的砸向他的后脑,项真猛一弓身,反手抖出十九掌,再一招“五魔索命”直劈田齐,如电掠闪中,又有七名黑手党徒命丧当场!

洪修竹正咬着牙与莫松拼斗,闻言之下,霍的往后一退,但是,莫松却如影随形紧逼而上,双刃刀挥起条条光流,犀利无匹的斩砍戳割,毫不放松一步的暴卷而来,口中嘿嘿冷笑:“无双派的好汉,你便将就点玩玩吧!”

老实说,洪修竹乃无双派铁字门下第一流的高手,在无双派中也最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身功力十分卓越,为人更是机智镇定,但他此刻拼斗的却是黑手党中的首要人物之一,“双刃夺魂”的万字在江湖是响当当的,提起来迎风晃出十里路,洪修竹与他俱是豁出平素所学做殊死之斗,虽然莫松并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拦下洪修竹,但洪修竹要想胜他却是无啥希望!

目前,莫松不敢稍有大意的紧缠着对方不放,而洪修竹从怀内取出“锦腹蜘蛛”与硫磺弹奇绝活儿便腾不出手去拿,他咬着牙,一面倾力与敌人周旋,一面尚得随时防范抽冷子暗袭的其他黑手党徒,情形是相当窘迫……

项真觑得分明,但奋起神威攻击他的两个对手,而吕达与田齐二人却也横了心似的拼命缠战,不但险招连连,更有豁出这条老命之慨,他们两个的把式较之莫松犹要强上三分,项真艺高胆豪,却也并非能三五下子便收拾下他们,当然,除了用绝式之外,而用绝式,往往却得冒上几分险呢。

一声惨叫,一名高大的黑手党徒脑袋被砸得稀烂的倒子尘埃,莫松的吼声已清晰传来:“无双鼠辈,老子要剥你的皮,食你的肉……我叫你狂……”

蓦地一咬牙,项真长射而起,在空中一个倒射扑下,乌骛田齐怪叫一声,双掌同时暴出十一次,阴冷的掌风带着森森的寒瑟悠悠卷去……

没有躲避,没有回转,项真竟笔直的朝田齐扑来,当掌风快要接近他的躯体,似空中的流云,他“呼”的沿着风缘倒折而下,一招“月蒙影”接着一式“五魔索命”同并齐出,掌刀如刀,闪电般罩向田齐。

心腔疯狂的一跳,田齐慌不迭的往后急退,项真到暴起追上,而这时,大吼着,山熊昌达的银短棍之力能劈山捣石的猛挥而来!

双手倏然上扬,项真竟放弃了追扑田齐,霍的拳弹而回,行动炔得无可言喻,只见一团黑影蓦地射来,吕达沉重的银短棍已经砸出,他已来不及收回势子,情急之下,足尖暴旋,银短棍同时猛然下坐!

然而,就在他的棍尾刚刚反坐到一半的时候,项真的双掌已闪电般连续七次劈上了他的胸腹,快得如若人们的意念回转,当吕达坚实的胸腹感到一阵沉闷而巨大的钝痛,项真早已翻跃出去!

面色在刹那间突地变为灰白,山熊吕达拿不稳桩的“噔”“噔”“噔”退出五步,没忍住喉头的腥甜,一大口鲜血“哇”的喷了出来!

项真眼皮子也不撩一下,足尖一沾地“刷”的飞出,在室中滴溜溜的一转身,山排浪涌的二十六掌连成一串溜泻向正朝这边掠来的田齐!

怒骂一声,田齐倏还十九掌,身形却又逼退,只不待他再次有所动作,黑手党徒们的惊恐呼叫已哗然响起!

“六哥栽了……快来人哪,六哥躺下去了……?”

乌鹫田齐像是被一声霹雳轰在脑门上,他几乎不敢相信的愣住了,而项真却没有愣住,冷冷一笑,他已突进敌人中官,右掌一偏倏翻,直攻对方头颅!

掌影如冤魂的魅影一闪,田齐悚然一惊,慌忙曲腰低头,双掌横起猝印而出!

项真右掌落空,五指一伸,掌势又反砍而回,左掌亦自斜刺里突然兜去,借着变式换掌之劲,他的身躯亦已侧移出半尺有奇。

“咔嚓”一声骨骼的破碎声清晰扬起,田齐颊骨尽碎的往旁一斜,项真的右掌又回劈到他的后颈;但是,这却使他侧斜的身形往前一俯,在这情形之下,田齐的两只手掌岂还能弯曲如钩,笔直抓向项真小腹!

双时一拐倏出,项真又将频死的田齐撞得飞起,重重的摔落地下,而他自己溅着斑斑血迹的黄袍上却平白添上三道乌黑的指痕!

没有丝毫犹豫,项真瘦削的身形贴着地面“呼”的打了一个横转,大龙角翩然飞出一柄,灿然的流光甫现,五双人脚已与它的主人分了家!

与洪修竹激战的莫松看得分明,一股热血直冲他的脑际,红着眼,他的双刃刀缤纷如云,片片绕舞,口中厉啸不停,奋不顾身的步步紧逼向他的对手,招招走险,式式受挫!

铁胆洪修竹天生一副做骨,是个铁铮铮的汉子,他憋着一口气绝不退避,五瓣金锤呼轰翻劈,也咬着一口钢牙硬挺下去!

这边,不消几个会合,项真已虎人群羊般撂倒了近三十名黑手党徒,悲嚎惨嗥连成了一片,热血迸流溅洒,龇着的牙,瞪着的眼,颤抖的肢体,突突跳动的肚肠,活脱一幅地狱火炼之景!

一摔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恶缠狠拚 死与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