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24章 危机四伏 气难咽

作者:柳残阳

老人晋如尘毫不温怒的一笑,道:“老夫貌似慈悲,实则凶险,而你,却杀人如芥,心狠手辣,小友,你我并无分别!”

项真眯眯眼,淡漠的道:

“两凶相遇,便要分出生死了。”

晋如尘一持银髯,镇定如恒:“然则,你不想知道无双派掌门千金之事?”

项真冷冷的道:

“请说。”

轻轻咳了一声,晋如尘气韵飘然的道:

“无双派掌门千金铁娘娘与老三情意投合,实难分解,他们已于今夜在黑手党大厅前举行了婚礼,两人互订白首之约……”

项真含蓄的一笑,道:

“媒证可有?”

晋如尘道:

“当然。”

项真微一抿chún,道:

“谁为媒?谁作证?铁娘娘的双亲可曾允准?老朋友,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与做法,你们必须明白,在下与无双派却非如一个弱女那般好欺!”

晋如尘神色微变,他又强行忍住,淡淡的道:

“随你想吧,但你要明白一点,若是铁姑娘本身不愿,没有人能强迫她行这婚礼,而且,老实说;他们虽然自今夕起始有夫妻之名,实则早就有夫妻之实了!”

暗暗叹了口气,这也原在项真预料之中,他一横心,冷然道:

“这门婚事只是黑手党单方面的主张,而康玉德恩将仇报,非但不感激无双派救命疗伤之德,更且盗人宝物,诱人弱女,不论是哪一方面也是悻逆大义之举,老朋友,这门婚事便真是铁姑娘自己同意,嗯,亦不能算数!”

晋如尘鼻孔中哼了一声,阴沉的道:

“小友,这只是你们的看法,如今血战已经展开,你们要想善了亦已不能,老夫只是告诉你此事真相,并非祈和;而且,老六老七老八老九鲜血未干,完全染在你的双手,这笔债,小友,你要用超出死亡的代价来偿还!”

项真拱拱手,道:

“这正是我估量过你们将报复的方法,老朋友,我们即将看到结果如何,自然,那是血淋淋的,只是不知是流你们的血抑是不才我!”

晋如尘阴沉着脸,默默注视了项真好一会,冷冷的道:

“小友,我们立刻就会看见。”

项真笑笑道:

“那时,也就是见真章的时候了?”

又看了项真一眼,晋如尘倏忽回身,几乎在他回身的同时已消失了身影,但是,项真却己看到他方才站立之处的两步左右,正有一种磁砖在缓缓封合,唔,晋如尘已跃入地下的秘室中去了。

沉吟了片刻,项真转身往外奔去,他急着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无双派方面的人,但主要的,他却有一种隐隐的预感,老觉得黑手党方面情形不大正常,仿佛蕴藏了极大的阴谋与诡计;其一,为什么黑手党方面的首领不完全现身应战呢?他们必然知道力量不宜分散这个简单的道理,其二,任无双派大举进攻,战况却胶着于十二拐道之间,碑石山上及无畏山庄里几乎并不紧张,而且,防卫也似乎很薄弱,这不是一向仔细精密的黑手党应有的作风;其三,那红衣人是什么来路?黑手党是否已请来了帮手伏于暗中准备起来?这桩桩疑云,盘旋在项真脑中不散,他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太乐观,于是,他奔行的速度也就更快了。

纵身掠上一幢石屋之顶,这里,已可望见那间仍然灯火通明,却冥无人踪的大厅,更紧闭着的无畏庄院大门!

微微换了一口气,项真正待飞跃出去,一片喊杀之声已奇快的移近,夹着磺磷弹的爆裂与黄磷带的火光及烟雾,甚至还可以听到隐约的嚎叫声和兵刃撞击声!

方才,在庄院内还没有听到这些声息,显然是隔得并不算近,但是为何只在这片刻之间无双派却如此迅速的……不,如此简易的攻了过来?这其中又有什么玄虚?又有什么枝节?

没有再思虑下去,项真提住一口气速起速落飞出无畏山庄,刚一落下院墙,老天,他已看见无双派的人马疯狂的自拐道及石脊之上杀了过来,只有少数的黑手党徒在奋力抵挡,黑暗里,大批的黑手党徒正向北方逸去!

在火光与烟硝之中,飞翼金木高大雄伟的身影已奔了过来,他身后还紧跟着三十多名的白衣金环的无双弟子!

项真叫了一声,赶忙迎上,金木的面孔赤红如火,身上血迹斑斑,这位无双派卫字门的尊主微微喘息,髻发蓬乱,身上也烧焦了好几处;一见项真,他已高兴的大叫:“老弟,三路人马全已攻上来了,你这边情形如何?”

项真笑了笑,低声道:

“金尊主,为何你们攻扑得这么快?”

飞翼金木微微一怔,随即呵呵大笑道:

“不算快了,得到你的信号才开始的时候,那些混账东西守得好紧,个个都力拚不退,仅见攻到一半老夫门下便拆了二十多名弟子,连红胡子屠夫也带了伤,但他们大约是自知不敌,在我们又攻上段之后却忽然纷纷溃退,我们便势如破竹,一直杀到这里……”

歇了口气,金木笑望着周遭奔掠扑杀的幢幢人影,几乎全是无双派的白衣金环,他得意的一拍手,道:

“老弟,咱们直捣进他们的老窝去吧?”

项真摇头道:

“金尊主,在下看情形不太对,攻扑应该暂停才是!”

金木睁大了眼睛,惊异的道:

“暂停?好不容易杀到这里,怎么能就此罢手?失了战机事小,没得挫了儿郎们的锐气!”

项真焦急的道:

“金尊主,对方至今出现的仅是他们十个头子中排在后面的几人,最强的高手一个未见,而且,无畏山庄里一片沉寂,不见人迹,在下又发现了别路的道上人物出现,此情此景,一切都不是佳兆……”

向四周匆匆一瞥,项真又道:

“他们原先坚守,方才却又忽然退走,于情于理实难解说,这其中若非有诈,便是另有诡谋!”

金木怔怔的听着,自己想想也觉得不对,而这时,已有二十多名无双弟子在一个胖大的光头大汉率领下冲向无畏山庄的大门,光头大汉手握弯刀,赤红的胡子丛生下颔,衬着他的浓眉,暴眼,大嘴,十足的凶神恶煞之像!

项真急道:

“金尊主,快叫贵派人马暂停攻扑!”

金木连忙点头,嘬起嘴chún发出一阵尖锐而波颤的唿哨来。

那边,已经奔到大门前石阶之上的二十多名无双儿郎一听到这嗯哨之声,不由纷纷停下,疑惑的往这边张望着……”

四周追扑格杀敌人的无双弟子们也同时听到了这阵颤动而清晰的哨声,大家停止了激斗,却不明所以的面面相觑,一个个都如洒了满头雾水……

极快的,两条人影如飞而来,前面的正是烈火金轮商先青,后面跟随着青叶子罗柴!

商先青人还未到,已愤怒的吼了起来:“老金,你晕了头啦?在这等当口下令停战?”

飞翼金木尚未回答,项真已迎了上去,平静的道:

“商尊主,是在下陈意金尊主暂时停战的。”

一眼看见项真,商先青只得将满腔怒火硬行压下,他强颜一笑,道:

“老弟,有什么不对?”

项真简要的将方才所述又讲了一遍,他诚挚的道:“金尊主,黑手党的阴毒狠辣是出了名的,他们万万不会就此退逃,一定有其他毒计待展,此刻情况未明,若贸然冲杀入无畏庄院,只怕中了他们的阴谋!”

商先青一拂长髯,不以为然的道:“此番只怕未见得如此,老弟,老夫经过的大风大浪多矣,这点阵仗老夫实不置于眼中;黑手党屡遭痛击,早心胆俱碎,本派大举攻山,他们亦知势在必得,方才一阵冲杀,黑手丑类伤亡累累,自是望风披靡,纷纷溃逃,此等良机,岂可失之于吾等犹豫之中?老弟,还是以即时进袭为上上之策!”

暗暗叹息一声,项真低沉的道:“商尊主,在下年轻识浅,自是难与尊主相提并论,但在下却是出自挚诚尚望尊主再三思虑!”

烈火金轮商先青干笑一声,道:“老弟太谦了,呵呵!老夫方才托大,老弟请看在老夫这一大把年纪,勿以为杵才是……”

项真淡淡的道:“岂敢,尊主言重了。”

商先青抬头细细打量了无畏山庄一会,低低地道:“如此,老夫便发令攻击对方老巢!”

一侧飞翼金木有些犹豫的道:“老商,项老弟之言亦有道理,我看是要考虑考虑。”

不悦的瞪了金木一眼,商先青冷冷的道:“迟疑不决为兵家大忌,老金,如果你认为有所不妥,你卫字门的人马可以按兵不动!”

飞翼金木神色一变,怒道:“商先青,你我同属无双派,一同来自大草原,你,你……你这却是说的什么话?”

商先青哼了一声,霍的转过身去,一连串尖锐而凄厉的嗯哨声已出自他的口中!

于是——

高昂而悲壮的杀喊之声顿时响成一片,四周的无双弟子吼叫着冲向无畏山庄的大院,只见有十多条人影已迅速的翻墙而过!

商先青一挥手,率着青叶子罗柴如飞而去,飞翼金木叹了口气,低低地道:“老弟,姓商的就是这个毛病,独断专行,傲气凌人;你,唉,就像他方才所说,看在他一大把年纪之上,不要记怀于心!……”

项真淡漠的一笑,悠悠的道:“我心已尽,夫复何憾?”

在他说话中,一阵吱唧唧的金属磨擦声已传了过来,无畏山庄的大门已被启开,杀喊声随即爆起,成群的无双弟子蜂拥冲进!

微微苦笑,飞翼金木道:“老弟,咱们去吧?”

项真抢先掠出,低沉的道:“又怎能不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