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25章 霹雳火海 魂如糜

作者:柳残阳

黑沉沉的夜浓得似墨,火光多处燃烧,映得奔掠冲跃的幢幢人影仿佛布幕上的幻像,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虚迷与恐怖意味。

大格杀开始了,呼喊震天,无双派的人马有多半冲进了黑手党的老窝中、这些骁勇的汉子,个个精神抖擞,战志高昂,眼睛里喷射着由仇恨及亢奋组合成的焰芒,喉咙中吐发出最原始的吼叫与嘶喊,他们此刻想到的全是“杀”字一个,心脑里浮动的俱是血的迸洒,于是,奋不顾身,他们冲进去了!

飞翼金木身形加快,侧首向并肩而进的项真道:“老弟,好像并没有出岔子……”

项真俊美无伦的面庞上罩着一片冷漠之色,他低沉的道:“在下衷心希望如此!”

两句话的功夫,二人已来到了无畏山庄的高大石墙之外,现在,大部分无双派的弟子已经进入了山庄大门之内,里面隐隐的杀喊声自不同的方向传来,但是,可以听得出,这闻似雄壮的喊叫里,却似乎少了点什么,缺了点什么!

是了,项真悚然觉出,这阵阵的杀声里,缺少了对方的合应,显得是如此不调合的空洞,杂着的,杂着的是喊叫声中隐隐的惊疑与迷惘!

无声的叹息,项真道:“金尊主,我们进!”

飞翼金木懵然笑道:“当然,老弟,这次怕你走了眼啦!”

宛如专门和这位无双派的好手为难,他这个洋洋得意的“啦”字还留着一个尾韵,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已“轰”的爆起,随着这声巨响,大地却似在摇动一条强烈的火柱,像地底的岩浆突然冲出,那么炫目夺神的直升霄汉,无畏山庄的屋宇楼阁顿时在一片巨大的碎裂声中完全坍塌倾颓,紧跟着又是数声震耳的响声传出,山庄里面又有几条火柱冒升,有如水银泻地,那么快,那么急,“呼”的一阵舒卷,整个无畏山庄刹那时已全然被奔马般的裂焰吞没!

当第一声的巨响扬起,项真已经快捷无比的拉着飞翼金木倒掠而出,纷飞的石块碎靡如骤雨般四散标射,又急又毒,项真紧拉着金木,顺着地势滚扑下去,而冲天的火光却映照得四周一片刺眼的明亮!

空气中浮动着强烈的硝烟及火葯之味,金木呛咳着,一张赤脸紫涨有如猪肝,他顾不得抹撩面孔上的泥垢,嘶哑着大叫:“完了……我们中计了……好毒……好毒啊……”

项真的衣衫也被刮破了几处,他拂去身上的杂屑,目注着已成一片火海的无畏山庄,冷静的道:“火势猛烈,想是庄内暗置有硫磺火葯之类,金尊主,贵派的人马,恐怕要损折大半!”

飞翼金木猛然爬起,狂叫道:“老夫与他们拼了,这些心狠手辣的孽畜!”

项真闪电般伸手拉住了金木的臂膀,冷厉的道:“金尊主稍安勿躁,对方不会如此简单引发火葯便算了,必然另有杀手埋伏于暗处以歼残余!”

捶着胸,顿着脚,金木大吼道:“放开我,项真老弟,你放开我,任他是什么三头六臂拔山盖世之雄,姓金的也要豁出这条老命一拼!”

项真迅速的道:“如此,我们何不来个黄雀在后?”

额际的青筋暴露,满面油汗,金木近似疯狂的吼道:“不管这些,老夫要先行一拼……”

金木的话尚未讲完,火光熊熊的无畏山庄里,已有约模二十来个人影跄踉奔出,他们有的脚步浮动,有的身形歪斜,甚至有的身上还带着火!一身白袍,也都烧得几乎认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双目似慾突出眼眶,金木用力挣脱项真的手掌,嘶声大叫道:“老夫要去救他们,项真休得阻我!”

于是,他似一头疯虎冲了上去,在他刚刚奔出去五六步的当儿,山庄侧面的低洼阴影里已忽地传出一声清亮的锣响,紧着三只带着五色焰火的火箭飞升空中,暗影中,数百名穿黑衣的黑手党徒已像潮水般那么凶的蜂拥而出!

飞翼金木破天惊地暴吼一声,雪亮的弯刀在他手上飞闪出一片刺目的寒光,于是,在他的双臂振扬里,两腋之下已抖现出两片赤红色油亮的软韧皮膜来,这两片皮膜分别连在他臂侧与肋面,当他双臂展开,极似生长了两副红色的翅翼,在金木的纵掠下,他那魁梧的身躯已拔空而起,有如一头大鸟兜空飞出九丈之远!

呐喊冲来的黑手党徒猛的发现了这自黑暗中飞扑下来的巨大身影,皆不由惊栗而失措的惊叫出声,就在他们的惊呼里,金木的弯刀已闪电般翻斩劈戳,眨眼之间,前面的十几名黑手党徒已首当其冲,溅血横尸!

但是,这个情形只有一刹,一刹之后,金木已被围在数百柄利刃所组成的刀林剑山之内,他突目咬牙,额际青筋暴浮,冲杀似一头疯虎,弯刀挥舞纵横,刀光宛如波涛滚滚,霍霍砍斩,惨叫声与钢铁的撞击声响成一片,而热血喷洒如雨,黑手党徒纷纷仆倒,但前面的倒了下去,后面的却不畏死的紧紧接上!

一个迅捷如电的大旋身,三名黑手党徒被拦腰斩断,金木的身上已染满了带着铜腥味的鲜血,他猛一回转,双手握刀,正待再进再斩,晃掠中人堆中已忽地传出一阵扯心绞肠的怪异笑声,笑声仿佛自空洞的云天里传来,响在四周,浮在所有杂乱嘈嚣的声音之上,金木心神骤动,一件寒闪闪的物体已快得无可言喻的来到了他的眼前,宛如梦魔中的魔手!

双臂倏展,金木高大的身体“呼”的拔起三丈,在空中一个翻转,他尚未看见那猝袭之人,那人的笑声却又响起在他的背后!

弯刀泼风般倒削而出,身形同时侧仰,金木发觉他的攻击落空,对方的兵刃又已搂头猛砸而下,这一次,金木看出来了,那是一柄沉重的狼牙棒,布满了尖锐利锥的狼牙棒!

一片炫目的刀芒中,弯刀迅速上截,“当”的一声震响,金木连连翻出两个空心跟斗,对方也在空中打着转子飘落地下,那人,是一个身材奇矮双臂过膝,头顶上孤伶伶生着一撮黄毛的丑怪人物!

手臂已有些发麻,但却不容金木有丝毫喘息的余地,黑影闪晃,又有六八柄鬼头刀贴地卷来,在他愤怒而暴凌的还击中,那矮个子阴沉的笑笑,尖着嗓子道:“金木老鬼,碑石山是这么容易闯的么?老子今夕不将你五马分尸,不将你那些无双派的遗孽倒吊着喂狗,老子就不算是黑手党坐第二把交椅的人物!”

飞翼金木奋起神威,弯刀如雪如浪,上下翻飞,七八名近身相搏的黑手党徒眨眼间已躺下了四个,而仿佛是一股永无止息的怒潮,后继者仍然拼命攻来,刃芒闪闪,锋口破空,夜暗里纵掠着抹抹流光,又是冷厉,又是凶残!

那边——

自无畏山庄里侥幸奔逃出来的二十多个无双派人物,已被约模三百名黑手党徒团团围住,黑手党徒方面的为首者,赫然正是那狗头军师晋如尘与黑手党中的第五名头儿红鼻子勾灰灰!

二十多个无双好汉,几乎没有一个不带伤的,其中,那蓄着一大把赤胡的秃头大汉与青叶子罗柴都在里面,但是,烈火金轮商先青和十九飞星鹿望朴等却没有踪迹!

青叶子罗柴左肩上有一大块烧焦的痕印,面孔上也是黑乎乎的一团,头发整个散乱了,焦卷的几乎失去了一半,赤胡大汉的额上血迹淋漓,腿上也挂着一块翻悬的皮肉,但任是如此,两人却毫不畏缩,依然瞪眼咬牙,率领着自己仅存的二十来个手下奋勇冲向当前十多倍以上的敌人!

项真早已看清了眼前的情势,但他却暂时无法相援,因为,当他正要紧跟着金木杀人重围之际,在无畏山庄侧面的斜坡下,已有五十多名黑手党徒将他拦住,这五十多名黑手党徒,个个胸前都悬佩着一枚黑色的金属所打造成的手掌形饰物!不错,他们都是黑手党中的骨干,最为精锐的“血魂堂”人物!

用手抹抹面颊,项真注视着这五十多名形容冷酷而悍野的大汉,于是,缓缓地,在这五十多个大汉之中,一个身材瘦长,面色苍白却和善的中年人踱了出来,这中年人胸前也佩挂着一枚黑色手掌的饰物,手掌中心,还嵌镶着一枚血红的宝石,只要一眼,项真已知道又遇上了黑手党中的首要角色了!

那面貌显得极其和善的中年人朝着项真微微一笑,眉毛的连接处皱成一道三叉形的纹路,他语声低沉的道:“黄龙项真?”

项真点点头,淡淡地道:“不错!”

中年人抚摸着胸前掌形饰物上的红宝石,平静的道:“不才是黑手党的四头领,血魂堂首座,同道中人,皆称不才为‘笑狼’俞甫。”

项真搓搓手,道:“果然名副其实,久仰了。”

那中年人——笑狼俞甫一沉吟,向四周打量了一遍,笑笑道:“眼前的形势似乎对贵方不大有利,是么?”

项真没有表情的道:“表面是如此。”

在火光的映照里,在周遭人影的奔掠里,在凄厉的杀喊,屋舍的颓倒声中,俞甫带着微笑的面孔闪泛着一股出奇的迷幻意味,而这迷幻又是如此深邃,如此阴诡,真像是一头戴着笑脸的毒狼!

往前迈了一步,俞甫缓缓地道:“老实说,贵方这一次极不友好的觊觎行动,无时无刻不在我们的注视及掌握之中,贵方至到目前才知道大势已去,而我方呢?嗯,却在贵方尚未进犯以前即已知道贵方必将遭到的覆灭命运了。”

做了个惋借的表情,俞甫又道:“远兵攻坚,最是不利,这一点,项兄想亦明白,但明是明白,却明知故犯,便是大大的愚蠢了,不错,我方损失不轻,而贵方呢?只怕更为严重,现在无双派铁字门及卫字门的人马已完全溃败,而血字门自山后侧绕攻来,他们自以为万无一失,设计周密,但我方却早已洞悉一切,无畏山庄的后门全已打开,恭迎血字门鹿大尊主的人马入瓮,此刻,想是正在享受火烙之快,或者,已赴极乐。”

项真的chún角抽搐了一下,怪不得他一直没有看见十九飞星鹿望朴的踪影,原来他是从另外的拐道攻上山来,现在,他除了心中暗暗祷告这位无双派的豪勇尊主无恙之外,只有用力量与行动来洗雪无双派所蒙的羞了!

笑狼俞甫一拂衣袖,神情愉快的道:“山下,贵方还留着一拨人马准备做危急时的援助兵力,这一点,不才等人亦已考虑到了,因此,我们的十老么已与‘赤前队’的好友们联合行动,在半个时辰前率领了百名血魂堂的死士反袭而去,不才想,贵那拨人马是由一个罗圈腿带头,他大约抵不住这突然而来的雷霆之威吧?”

目光极快的斜瞄了一下,项真发觉飞翼金木已和那臂长身矮的汉子打了起来,金木体魄修伟,功力沉雄,但他的对手却是行动如电,凌厉狠辣,相形之下,几乎谁也占不上谁的便宜,其他的黑手党徒已分出一大半增援在庄门前围攻青叶子罗柴的那些同伙,还有百余人把持四周,随时待机而进!

笑狼俞甫口中喟了一声,低沉地道:“这些情形,项兄大概看得极为清楚了,不才异常遗憾以项兄一代英名,却栽于碑石山这小小之地,黑手党沾上干连,却也实觉抱愧。”

项真望着自己染满鲜血的黄袍,那些血迹已经干成暗紫之色,就似一块块污渍,微微散发着一股铜锈的腥味,他摸着那些血迹,他明白,这些血迹在今夜是难得干透了,因为,新的血,湿淋淋的血,又将溅染上去!

轻轻咳了一声,笑狼俞甫又浮起一抹笑容,温和的道:“项兄,不才看在项兄昔日英名份上,不忍眼见你下场太过凄惨,这样吧,不才便私自作个主,项兄只要能自绝于此,不才保证留得项兄整尸,而且,棺枢坟穴一切为项兄办置妥善,选一块风水至佳之地入土……”

项真忽然古怪的咧chún一笑,道:“此言可真?”

笑狼俞甫一见项真脸上的笑容,便不由心头一跳,他戒备的退了一步,故意装出一副诚挚之状道:“当然,不才以人品为证——”

项真双目仰视夜空,在对方讲到那个“证”字时,他的双手疾翻,两柄光灿灿的大龙角已闪电般暴射而出!

金芒骤闪,笑狼俞甫已微微一笑,猛的俯身于地,口中轻沉低叱:“斩!”

五十多名黑手党血魂堂的大汉齐齐狂吼出声,个个有如出笼之虎般冲杀上来,大龙角呼啸着飞旋而去,在一连串“咔嚓”的切斩之声中,眨眼间已有七名大汉尸横血溅,当两柄大龙角切过人们的肌体方才再度旋起,斜刺里,有两个形容凶残的汉子已尖叫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霹雳火海 魂如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