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26章 碧血烈魄 英雄种

作者:柳残阳

项真神色冷沉如故,心中却在急速的转着念头,随着那阴森的语音,笑狼俞甫瘦长的身形已如鬼魅般扑了过来!

一声狂吼,青叶子罗紫气愤的举刀砍向来人,笑狼俞甫哧哧一笑,宽阔的短剑剑叶迷幻的连连闪晃,在一片炫目的光芒中一口气朝罗柴刺出了三十余剑!

大弯刀泼风打雨似的拦架招挡,连串的金铁撞击声暴辣的响着,俞甫偏身斜进,短剑闪电般一挑倏起,那么狠毒的笔直扎向罗柴的小腹!

两个人的动作快速无伦,青叶子罗柴慾待回刀相戳,已经晚了一步,旁边的项真正双掌双飞震翻了六个黑手党徒,目梢子一瞥之下大掌猛圈推向右手,右手一跳弹转,有如一片来自九天的血刃,快若电掣般横斩笑狼!

项真的掌影幽灵也似无声无嗅的飞来,俞甫的剑尖就差那么一线的来不及刺上,他恨得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旋身,暴转而出!

一抹满脸汗水,罗柴一张原本十分英俊的面孔已整个被惊怒与疲惫染得变了形,他大大的喘着气,孱弱的道:

“谢谢……你……项大侠……”

项真身躯一缩,避过了两柄光闪闪的鬼头刀,低促的道:

“罗兄,准备突围!”

罗柴痛苦的抽搐了下下,沙哑的道:

“但是!……但是……”

右掌“嗖”的紧急飞劈,三股鲜血喷自三个黑手党徒的咽喉,三条高大的身体分向不同的方向,打着转子摔了出去,项真咬着牙道:

“不用多说,罗兄,大丈夫能屈能伸!”

“唷”的一声尖嚎,项真旋风似的转出,他身边不远的那名无双弟子大腿上又已挨了一刀,在他颓倒之前,项真已一把扯着他退了回来!

于是,悄无声息的,笑狼俞甫的又阴魂不散的掩了进来,项真拿捏好时间一招“月蒙影”倏然展出,同一时间,他的“套星腿”也闪电般攻了上去!

在滔滔掌影与脚尖的纵横交织中,笑狼俞甫一眼就看出不易招架,他冷叱一声,又像来时一样悄然掠去!

项真突然错步,一拍青叶子罗柴的肩头,低叱道:

“跟我走!”

说着,他回头迅速招呼那仅存的一名无双弟子,但是,待他回头,却正好看见这名无双弟子突目咧嘴的瞪视着他,这个大草原来的好汉,他的大弯刀深深嵌在一个黑手党徒的肩膀里,而那名黑手党徒的鬼头刀也已穿过了他的胸膛!

四周的黑手党徒,又在一片呐喊声中潮水似的涌来,项真一抓罗柴满染血迹的左手,一个弹跃已腾空三丈!

在下面晃动奔走的幢幢黑影中,又响出了笑狼俞甫的声音:“用强弩招呼,用强弩招呼,他们想逃!”

项真与罗柴在空中双双翻了个跟斗,在这一个跟斗的当口,他已望见了已经到了危急关头的飞翼金木!

那位无双派卫字门的尊主看得出已经筋疲力竭,他的重汗透衣,秃顶上热气腾腾,他的主要对手——那个生着一撮黄毛而双臂特长的矮小汉子,正在向他施以凌厉无匹的双掌,而四周的黑手党徒们更是毒狼一样悍不畏死的波波涌进,前仆后继!

那边的黑手党徒已经杀喊着冲了过来,而且,弓弦与机刮的响乱成一片,只是那些强弩利矢已经慢了一步,当满天的飞蚯闪射,项真与青叶子罗柴已经杀入重围之中——包围住飞翼金木的重围之中!

青叶子罗柴所佩带的钢梭尽失,他已不能在远距离攻敌,甫始飞落他的大弯刀已拦腰斩死三名敌人,振吭大呼道:

“尊主,我们来了……”

飞翼金木奋起全力抗拒着周遭的敌人,他并非不能逃,只是为了一口气而不肯逃,青叶子罗柴的呼声传入他的耳中,他悚然一惊,拉开嗓子叫道:

“罗柴!你还不杀出重围,更待何时?”

随着他的吼叫,身边的十多名黑手党徒纷纷哀嚎着摔跌出去,一条瘦削的身影扑进,冷沉的道:

“金尊主,你尚未走,谁能先走?”

金木的大弯刀急攻出十六刀,转目之下,兴奋的叫道:

“项者弟,你来了……”

扑进的果是项真,他一掌劈倒了一名黑手党徒,冷静的道:

“当然。”

金木身形左右急晃,大弯刀挥出千百光流反卷强敌,大声道:

“项老弟,还有希望么?”

项真尚未回答,与金木对手的矮小汉子已磔磔怪笑道:

“黄龙?”

快如狂风般的猛打快攻,项真一口气宰掉了十一名悍勇扑前的黑手党徒,他一仰头,冷森的道:

“如何?”

那矮小汉子一面攻拒如电,一边大笑道:

“可怜你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

项真浮上一抹毫无表情的笑意,阴沉的道:

“我知道你是黑手党第二号头领‘通天猿’万洛,你虽在江湖上名声赫赫,却是空生了一副人的脑筋!”

金木大弯刀前砍猛斩,豁然大笑道:

“说得好!”

对面这矮小怪客,果然正是黑手党中坐第二把交椅的人物,武林中人人提出来都皱眉的“通天猿”万洛。

他头顶上那撮黄毛一扬,狼牙棒涌起如山岳排崩,在呼声的劲风芒彩里,他狂怒的大吼:“项真,就是这样一句话,已定好你尸骨无存!”

项真平静的一笑,十九掌振扫四周,冷冷的道:

“姓万的,你不够瞧!”

刚在他的“瞧”字出口,耸动奔掠的无数人影之外,又有一条人影掠人,项真目光一闪,已看出又是那死缠不休的笑狼俞甫!

猛然惊觉的将身躯向里侧一靠,项真低沉而急促的道:

“金尊主,由在下殿后,尊主与贵派所属各人尽速退下!”

金木的大弯刀挥劈如电,闻言之下,他极为犹豫的道:

“但是……项老弟,山庄内或者有人未死……”

澄澈的眸子里涌出一片烈光,项真额上的汗汁隐现,他咬着牙,语声自齿缝里冷冷的迸出:“金尊主,就当他们全已死绝!”

飞翼金木微微一怔,愕然道:

“但是!……项老弟!……”

倏然展出一招“鬼索魂”逼向攻来的笑狼俞甫,项真冷酷的道:

“金尊主,你还要再受一次教训?”

猛一跺脚,飞翼金木吼道:“好!”

绝不稍有延迟,项真“刷”的一转抬步向前,断然道:“不要忘记那留着红胡子的好汉,退!”

骤然间,金木的双眼里,竟浮出一丝泪光,他咧着嘴,紧着眉,一拉青叶子罗柴,大弯刀挥舞成一片威武的光带,暴辣的吼:“罗柴,走!”

随着他的吼叫,青叶子罗柴就地翻滚而出,大弯刀贴着地面滚滚削斩,有如平地铺起一片光毡,眨眼之间,十几只人脚已齐胫脱飞,一片惨厉的嚎号声令人毛发悚然的竖起,飞翼金木一扶他的腋下,两条人影已拔空飞起,在跃起的一刹那,金木胸前佩带的无毫钢梭电射而出,同一时间,他那一盒“锦腹蜘蛛”亦已天女散花般倒洒而出!

于是——

呐喊声衬合著惊叫,凄怖的惨叫掺着悲曝,四周的黑手党徒波浪般倒下了一片,还有无数人在跳蹦拂打,带着哭声的怪嚷奔逃,乱成一团!

通天猿万洛长身突进,撕裂着嗓子大叫:“项真,你卑鄙!”

项真毫不退缩的暴迎而上,出手就是“斩掌”中的绝式“一心向佛”、“二翼翔天”、“三臂搏龙”、“回眸归寂”、“五流同汇”,狂悍的掌影像缤纷的瑞雪,碎崩的星辰,倒悬的长瀑,缺堤的江流,呼呼轰轰卷涌向慾待跃起堵截的通天猿万洛!

掌势是如此猛烈,如此毒集,又如此闪泻不定,通天猿万洛虽然一口气难以吞下,却也不得不恨得大叫,仰身后掠!

笑狼俞甫冷冷一笑,侧着奔出想要绕着圈子奔到红鼻子勾灰灰那边相助,项真已狂啸如浪,暴然横空滚进,人尚未到,一片雄浑而又凌厉的掌风已隔着寻丈之外分成十六股猛袭猝撞!

怪叫着,笑狼俞甫的宝刀短剑倏然挥起层层光墙重重相叠,呼啸的锐劲与凌空而来的掌风相触,在一阵奇异而沉闷的波震下,笑狼俞甫已跄踉不稳的退去两步,一张苍白的面孔刹那间浮起一抹红晕——羞怒交集的红晕!

项真双臂骤抖,宛如黄龙腾空,美妙而又急速的穿升空中五丈,他头也不回的猝然一个折转,折转中,两柄大龙角已滴溜的施出,仿佛两枚陨落的半弧月,夹着强劲的破空声飞斩向包围着那个红胡子大汉的黑手党徒们头上!

双方的动作俱是快愈电闪,掠奔之间皆是一气呵成,当那两柄大龙角盘旋着飞出,飞翼金木与青叶子罗柴也正好杀入那群黑手党徒之中!

这两柄大龙角就像是两个来自九幽的恶魔,在那金闪闪的龙纹烁耀中,在那凄怖的破空呼啸里,令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这两柄大龙角已不单纯是由人操纵的杀生利器,而其中已附连了魔鬼的诅咒,附连了恶鬼的冤仇,已带着灵性,带着邪恶的生命,自乌沉沉的黑城追命夺魂!

一连串的嗥嚎倏的响起,十几颗斗大头颅突目咧嘴的飞扬,大龙角的寒森光华闪闪,飞翼金木的大弯刀宛如烈阳的万丈毫光耀射绕回,照面之下,七八名高大的黑手党徒已腹破肠流的左横右倒!

那光头的红胡子胖汉见状之下,已经消沉的斗志骤然提起,他拼命朝面前的红鼻子勾灰灰攻出十三刀,石破天惊的吼道:“尊主,俺这宰猪宰牛的屠夫豁出去了,他奶奶的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红鼻子勾灰灰急追猛进,双掌的招式更为沉猛狠辣,他一双阴鹫的眼睛的含蕴着血光恶毒的道:“说得对,二十年后,你会是一条好汉……”

颔下的红胡突然虬竖,这胖大汉子的大弯刀挥舞得有如旋风暴雨,他满身大汗,却粗旷的道:“只是他奶奶你却要陪着老子到地府走上一遭……”

红鼻子勾灰灰失去鼻子的部位浮布着细细的红丝,而且更在突突的跳跃着,他狂猛的连臂十九掌,沉沉的道:“你死到临头犹敢卖狂,真是不知羞耻为何物!”

胖大汉子弯刀横劈竖斩,毫不退缩,闻言狂笑道:“如果你知羞耻。你这没鼻子怪物就不会以多斗少,以众欺寡了!”

红鼻子勾灰灰丑恶的面孔煞气暴现,一口气攻出三十掌十七腿,掌腿纷飞,如狂风暴雨,胖大汉子奋不畏死的拼命力拼不退,闪电般的交接中,“嗤”的一声刺耳响声传来,胖大汉子不成白色的白袍已被撕掉了一大块!

随着这声裂帛之响,斜刺里豪光倏闪,一柄锋利的弯刀刀刃斩到了红鼻子勾灰灰的背脊!

怪叫一声,勾灰灰急忙滑步掠出,目光一扫,尖厉的叫道:“金木!”

飞翼金木抖手又是十七刀,狠狠的道:“勾灰灰,你一直善于避重就轻,今夕你再没有这么幸运了!”

迅速的躲闪翻腾,勾灰灰避过了金木猛烈的十七刀,但是,在他迅速的翻腾中,却也发觉四周近九十名手下竟已在这刹那间躺下了一小半之多!

心头大大的震撼了一下,他尚来不及多想,与他对手的飞翼金木竟未曾趁时追逼,一个倒纵,已与另一条人影杀向左侧方而去!

微微怔了怔,勾灰灰转头一瞧,天爷,方才那个犹要做二十年之后好汉的秃顶朋友也同时向左侧方扑去,他脑筋一转顿时醒悟,慌忙大叫道:“他们要逃,快截住……”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干黑手党徒还没有听清楚他们头儿的交待,一个照面已仆倒了十多个,金木狂笑一声,率着青叶子罗柴与那红胡子大汉猛冲而出!

三个人甫出重围,奔跃了不到三丈,眼前,一个银髯飘拂的老者早已领着三十余名胸佩黑首饰志的血魂堂人物,列成一排静静恭迎。

飞翼金木双目似慾喷血,他噎了一声,暴烈的低吼:“咱们杀过去!”

那银髯飘飘的老者,不是别个,正是方才曾经闹了个灰头土脸的一劳而无功的黑手党智囊人物晋如尘!

飞翼金木语声未落,庞大的身形已“霍”的凌空而起,有如一头巨鹏般兜头扑向为首的晋如尘而来!

晋如尘夜枭般尖笑一声,“退骨伞”画了一个圆弧,伞尖却自圆弧中闪电般急戳敌人!

咬牙切齿,金木双手短刀,凶猛的连环十一刀劈向对方戳来的“铁骨伞”,晋如尘滑溜至极的突然以伞掠移,冷冷喝道:“围上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碧血烈魄 英雄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