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27章 赤衫映林 仇上仇

作者:柳残阳

清晨的空气冷冽而鲜净,有一层薄薄的晓雾浮沉在远近,浮沉在斧阳河的河面,浮沉在碑石山下,迷迷蒙蒙的,湿沥沥的,似一片无声的叹息,而这叹息,融合于淡淡的rǔ白色中。

脚步有些跄踉,项真憋着一口气跚跚独行,身上的伤口是如此痛苦,但他仍得打起精神注意四周的动静,他明白,在这种情形之下,万一的疏忽便将造成终生的遗憾,而他不是这种喜欢造成遗憾的人,他还有很多事情未了,很多很多……

远远的,他已看见那片林子,那片他们在攻扑碑石山前曾经隐伏过的林子,林子遮掩住的侧面,就是那块洼地了,马匹都藏在那块洼地之中,只是,不晓得此刻还在不在?

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项真小心翼翼的朝林边掩去,肩头的那柄宽刃短剑他已经拔了下来,伤处也用一块袍襟草草包扎,殷红的血早已湿透了那块袍襟,结成一片暗紫的痂块,身上的三只纯钢伞骨他却不敢贸然拔除,天晓得这几只鬼玩意儿戳进多深,项真深恐拔下来会使他喘不动气

靠近林子了,项真轻轻俯卧卞去,十分吃力的用手肘向前移动,于是,当他爬行到一丛蔓生的矮小杂树之后,耳朵里已听到了隐隐的人语之声!

咬咬牙,项真由杂树的树枝缝隙间往外瞧去,几丈之外,果然正有七八个全身穿着大红衣衫的壮汉在指手画脚的谈着话,他们持着一式的“两刃斧”,头扎一式的红包中,一面说着一面往这边行来。

舐舐干裂的嘴chún,项真又仔细的朝别处搜寻,唔,林子里还不只这几个人,更远的地方,在树干的遮掩处,时而可见人影晃动,有穿红衣的,也有穿黑衫的,他们像正在搜索什么,但是,看情形却不十分在意,行动大刺刺的东转一下西弯一下,手中的兵刃随随便便的往草丛矮树里拨弄撩扫,一副血战之后的胜利者姿态。

七八个红衣大汉在项真卧隐着的矮树之前途巡了几次,其中一个生着双斗鸡眼的大汉伸了个懒腰,困乏的道:“折磨了一大晚上,都算搞得差不多了,他娘的,这些无双派的小子倒是有种得紧,硬是一个个蛮干到死……”

另一个面色青白的汉子掂了掂手上的两刃斧,打着哈哈道:“可不是,我们扑到那块洼地里,他们的马儿拴在那儿,看马的约有十来二十个,照面之下这些家伙吆喝着已排成了一列,我当时心里还在奇怪他们在搞啥玩意?脑子还没有转过来,天爷,一阵钢梭已飞了过来,前面的弟兄眨眨眼就躺下了一大片,好几个还在地上痛得打滚,疤痞子也完蛋了,他却干脆,一只钢梭透喉而过,一点罪也没受,只是那模样儿好生可怕……

斗鸡眼一阵哈哈,戏谑的道:“这敢情好,听说他的那个姘头马寡妇一直对你不错,可就碍着疤痞子不敢和你交往,这一下子你小子可以放开胆去敲门了……”

青白的脸上涨起一片通红,这汉子“呸”了一声,骂道:“少他妈满口胡诌,疤痞子眼还没有闭上……”

哼了一声,另一个小麻子一晃两刃斧,恨恨的道:“大清早就他妈一口荤腥,也不怕鬼来缠你们?林子后还躺着上百条尸骸,都是凶死的呐……”

斗鸡眼吐了口唾沫,道:“老子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犯得着你来担那鸟心思?”

站在前面的一个大块头不耐烦的喝了一声,骂道:“吵什么?都操他妹子活腻味了?晚上攻杀的时候你们怎的没有这大精神?头儿叫咱们来搜索对方残余,却不是叫你们来斗嘴的!”

小麻子下巴一伸,不服气的道:“李头目,山下的一批敌人已被黑手党的弟兄和咱们的大头领杀得人仰马翻,溃散一空,看守马匹的那几个也被我们围上去宰得一个不剩,哪还有什么残余可搜?完全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那狗熊似的大块头牛眼一瞪,怒道:“麻皮,你敢用脑袋担保没有漏网之鱼?他妈的吃饭还会掉下饭粒儿,你就敢有这么大的口气?人家一共不足六十个人,咱们与黑手党却栽了两百多,不知道脸红还以为有光彩哇?”

小麻子没有再顶撞,却小着声音嘀咕:“他妈个老叫驴……”

大家都不吭声了,大块头恶狠狠的朝每个人瞪了一眼,吼道:“走了,都瘟在这里好看?”

七八个红衣大汉跟在那名大块头之后,又懒洋洋的往前面行去,他们才走,又有两批人搜了过来,同样的在发着牢騒,毫无顾忌的彼此嘲谑谈笑,他们只是在应付公事,做个样儿,他们都以为激战已成过去,现在是摆场面耍大爷的时候了,他们却不知道,一头伤虎正隐伏于侧,虽然那是一头伤虎,嗯,却也吃人的呢。

项真默默的伏着不动,从那几个红衣大汉的口里,他已经大略明白了山下的战况结果,无可置疑的,无双派这次进袭碑石山黑手党老巢的行动已经完全失败,纵然他们失败得多么轰轰烈烈,失败得如何有代价,但却总是败了,而倒下去的人,自古以来便与悲凉结着不解之缘。

败了,败了,这场失败,自然也包括了项真,虽然他已尽了力量挽回,他已发挥出最大的寡而敌众精神,但结果却仍然如是,洒的血,残的命,在这时看来,又是何等虚迷与空幻!

静静的伏着,不知道再度过去了几批人,林子里终于静了下来,没有说话的声音,没有脚步的声音,没有衣衫擦过枝权的悉嗦声与间或的铁器撞响,甚至连鸟儿的呜叫和虫儿的卿吱声也没有,是这么静,静得像一个露天的坟场。

又等待了一会……

项真用那柄短剑拄地,吃力的站了起来,现在,他已断定林子里再没有敌人了,于是,他缓缓的移动脚步,向林的那一边穿行过去。

走着,项真一面思潮汹涌,记挂着飞翼金木等人的安危,不知他们逃出了对方的追袭与截击没有?烈火金轮商先青等人俱皆有着一身高强的武力,该也不会如此轻易的便葬身火窟吧?还有十九飞星鹿望朴、展百扬、提尧等人……他们平昔极为机警,又那么充满了生命力,他们都不是夭折之像,生命之火更不该熄灭得那么快……

左脚踏着一段枯枝,“咔”的一声轻响使项真悚然惊悟,他急忙往一棵树后躲去,前面,即是林外的一片荒地了。

将面颊贴着瘰疬的树皮,冰凉凉的,项真凝眸往前探视,前面,果然有上百具血淋淋的尸体排列着,有穿红衣的,黑衫的,白袍的,但是,他们穿着的衣裳尽管各异,却皆相同的染着满身血迹,清晨的空气里浮溢刺鼻的血腥味,这气味是这般怪异,却又这么令人心中悸动,那些尸体静静的排列在一起,静静地,他们已经没有仇恨,没有思维,更没有感触,现在,他们是如此平和的躺在一起,平和得令人凄楚,方才的红眼相向,方才的拼杀格斗,仿佛已经是很长远以前的事了,长远得趋向迷茫……

有两个红衣大汉在看守着这些尸体,他们离开这些尸体远远的,就像生怕这些死人会忽然爬起来向他们索债似的,看得出他们的表情在憎恶中还透露着惴惴,是的,虎死如绵羊,人死,便像老虎了哩。

身子摇晃了一下,项真咬咬嘴chún,竭力使虚疲的身躯站稳,然后,他慢慢的走出了树林。

两名红衣大汉正在低声嘀咕着什么,其中一个已猛地发现了有如一个幽灵,不,有如一个厉鬼般的项真!这大汉事出不备,吓得怪叫了一声,手上的两刃斧也“当啷”掉了下来!

另一个一见同伴如此,面色也一下子发了青,他急忙回头一看,不禁骇得心腔“扑通”一跳,慌忙退出去两三步!

项真步履有些蹒跚的行近,神色沉重的凝视着地下并排着的尸体,缓缓地,他抬起眼睛来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呆若木鸡般的大活人。

两名红衣大汉瞪着眼,张着嘴,不知所措的与项真对望着,好一阵子,其中一个才动了动,嗓子发沙的道:“你……你……你是干什么的?”

项真指指地下的尸体,平静的道:“我是他们其中一些人的朋友。”

那大汉嘴角抽搐了一下,艰涩的道:“他们……他们哪些人?”

项真笑了笑道:“是那些穿着白袍的,无双派的!”

两名红衣大汉吓得一跳,双双退后一步,失掉兵刃的那一个也急忙抢前将地下的两刃斧拾了起来,壮着胆子大吼:“你你你,你好大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投进来,你难道不知道无双派已经全军覆没溃败散逃了么?你却竟敢摸到这里装神扮鬼?赶快丢下兵刃受缚省得爷们给你生活……”

项真望望手上的短剑,低沉的道:“让我为这些无双派的勇士们默哀片刻,事完了我问你们几句话后便走,决不打扰二位。”

两名大汉不禁一愣,其中一个色厉内荏的怪叫道:“咦,咦,是他妈听你的还是听我们的?你已是败军之将,阶下之囚,却还容得你有主张?快快跪下受缚,动起来手来你是白搭……”

项真朝这两名红衣大汉古怪的一笑,道:“不要叫嚷,乘我还没有心烦的时候,闭上嘴巴,你们想想,如果我怕你们,我便不会到这里来了。”

互相对望了一眼,不错,项真说得有理,但他们也已经发觉了项真身上的创伤,于是,两位仁兄胆气一壮,慢慢的朝上靠了过来,个头较大的那个瞪着对方手中之剑,恶狠狠的道:“成天打雁,还会叫雁给啄了眼吗?朋友,不用装了,丢下你的剑,乖乖跟我们回去……”

项真摇摇头道:“你们实在愚蠢,赤衫队无人了,凭你们也能成气候么?”

两名大汉一使眼色,正待突起发难,项真已淡淡一笑,倏然抖手,那柄宽刃短剑“霍”的反射出去,“咔嚓”一声,两丈外一株人腿粗细的柏树应声齐腰而断,短剑闪耀着夺目的蓝莹光彩,仿佛具有灵性一般滴溜溜的旋转而回,项真左手一伸,那柄锋利无匹的短剑,已那么恰到好处回到了他的手上!

这一手卓绝的武功显露,不由把那两位仁兄骇得几乎屎尿齐流,两个人大大的一哆嚏,“噔”“噔”“噔”连退三步,眼睛一下全发了直!

抿抿嘴,项真疲乏的笑笑,道:“好好站在那里不要动,等一会我问你们几句话,你们都会活得很长久,不要像那棵树一样被拦腰斩断——”

顿了顿,他又加一句:“假如你们与我合作的话。”

于是——

项真回过身去,低下头,默默哀悼着地下无双派的死难者,片刻后,他沉重的轻声道:“无双弟子英魂不远,今日之仇,我项真答允必为你们索回……”

说罢,他移步向那两个大汉走近,就这几步路的距离,他的面色已寒了下来,有如一层严霜浮布,衬着他浑身斑斑的血迹,披散的髻发,利刃似的目光,那形容,真是狠毒而残酷!

两名大汉手足无措的呆在那里,豆粒似的汗珠顺额而下,嘴chún蠕动着,甚至连拔腿的力量也没有了,他们都还记得方才那株柏树被凌空斩断的情形,项真说得对,他们都不想和那棵柏树有同样的命运!

项真站住了,静静的望着眼前这两个几乎魂飞魄散的敌人,缓慢的,却十分暴烈的问道:“赤衫队此次围袭无双派,为首者是谁?”

两个人惴惴的互瞧着,嘴巴蠕动了几下,一副慾言又止之状,项真抬起手中短剑,轻轻以食指摩裟剑刃,淡淡的道:“谁答得慢,谁的脑袋搬家……”

“家”字尚在项真舌尖上留着一丝尾韵,两名红衣大汉已齐齐一抖索,争先恐后唾沫溅飞的惶然大叫:“是大头领‘九鬼飞叉’焦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