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29章 劫后余生 再图雄

作者:柳残阳

刚刚上了陵脊,项真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白花花的芦苇荡子里“刷啦”响了一声,一条高大的人影自斜刺里猛扑上来,连吭也不吭,一柄大弯刀搂头盖脸的便砍向他的脑袋!

项真身形本能的倏然半侧,右手剑一抖猝截“当”的一声撞击里,他那柄宽刃短剑已像蛇信一样,伸缩之下指住了那偷袭者的胸膛!

这时,一边的“两个半”才慌忙赶来,阮凡在上面急吼吼的大叫道:

“项大侠剑下留人……都是一家子……”

鲁风也忙着喊:“是红胡子屠夫……”

手腕一挫,项真身上的创伤痛得他直咬牙:“朋友!出手之前也得先看出远近亲疏!”

那偷袭者果然正是红胡子屠夫厉鹏,项真的短剑自他胸前移开,臊得他脸红脖子粗,窘迫十分的道:

“一时慌张!没有看清是项大侠,你老千万恕罪!”

项真喘了口气,道:

“罢了,金尊主与罗柴罗兄呢?”

红胡子屠夫厉鹏朝里一指,呐呐的道:

“都在荡子里面,我们突围之后瞎撞了半夜,跑到这里大家都走不动了,好歹先躺下来歇了歇……”

“两个半”凑了上来,阮凡弯下腰在厉鹏肩头大大的拍了一记,拉开他沙哑的嗓门叫着:“屠夫唷,我哥俩还以为你成了他妈的红烧肉啦,那山上的火可烧赤了半边天,乖乖,你小子命大哩……

红胡子厉鹏摸摸他油亮的头皮,尴尬的道:

“别他妈逗乐子了,若不是项大侠,只怕我们一个也活不出来,尊主与罗柴还都带了伤!”

阮凡咧了咧嘴巴,道:

“我们也是项大侠碰上才脱困的,要不然,你这番还能和我们哥俩讲话可真叫见了鬼啦!”

红胡子屠夫那张粗旷的面孔上流露出了一片无可掩饰的敬佩与畏服之色,他放低了声音道:“约模你们还不知道吧,山上的事儿?”

阮凡目光睨了一眼缓步朝芦苇丛里走去的项真,吞了口唾沫,有些急切的问道:

“什么事儿?”

红胡子屠夫也朝项真的背影看了看,尊重的道:

“黑手党的十个大阿哥,叫项大侠一个人放倒了六个,砸伤了一个,还有他们的狗头军师叫什么……叫什么尘的那个老鬼也吃项大侠扳掉了,不说这些,黑手党光栽在项大侠手上的一干小角色只怕也有好几百!”

两个半,不由俱皆吸了一口冷气,好一阵,阮凡才伸着舌头道:

“天爷!他就这么狠呀?如此说来,黑手党上上下下,不是等于让项大侠一个人就弄掉了大半还多?”

点着头,红胡子屠夫感叹得几乎要哭了出来:“真是条好汉,硬汉,真是个煞手,英雄,你就没有看见人家那股子狠劲,那股子豪迈;我在道上混了这多年,从来也没有见过像项大侠那般有种的人物!”

阮凡与鲁风颇有同感的连连点着头,红胡子屠夫归鞘入刀,道:

“进去吧,这里还在黑手党的地盘之内,尊主他们也正在歇着。”

三个人躬着身分开浓密的芦杆子进到里面,进去丈把远,飞翼金木、青叶子罗柴正盘膝坐在地下,项真则坐在他们的对面。

这一宵下来可真是折磨够了,金木那张原本红润的脸孔此刻显得如此的憔悴不堪,灰白泛着铁青,平素不甚明显的皱纹现在看去却是这般深刻与密集,宛如就这一夜已使他苍老了十年!

青叶子罗柴更是委顿得像个大病未愈的瘩汉,浑身斑斑血迹衬着他青白的脸盘,焦裂的嘴chún翻着燥皮,连那双眼也灰涩涩的夹着一层苦郁,他与金木并肩坐在一块,越发显得两个人的神情颓唐。

“两个半”过来见过了金木,罗柴也有气无力的与他们打了个招呼,阮凡一拍鲁风肩头,低低地道:

“行了!我下来坐坐,也让你小子歇会……”

鲁风一蹲身,阮凡已接着他的双肩凌空一转,轻飘飘的坐在地下,两条小得萝卜粗细的小腿软塌塌地平伸向前,鲁风扭动着身子,叹气道:

“唉!这做牛做马的差事不知何日才能到头……”

飞翼金木侧过脸瞪了鲁风一眼,嗓子哑生生的道:

“你们不是与‘一座山’樊姜在一起的么?樊姜呢?”

“樊姜?”“两个半”面面相觑,阮凡惶急的道:“他不是在尊主你们攻上山去以后也带着二十名弟子跟着去了么?”

金木两眼一翻,愤怒的道:“谁叫他去的?你们两个又到了哪里?”

阮凡慌忙道:“我们奉鹿尊主临行前谕示协助他攻打后山,但只走了一半路便吃对方截住,只得我们两个突围而出,老樊是在我们前往协助鹿尊主时分手的,因为当时山顶打得热闹,山下又没有什么事,老樊唯恐我方人手不够,所以就带着人上去了,我们还以为他与尊主在一道……”

气得金木一咬牙,低吼道:“饭桶,全是一群饭桶!”

“两个半”不敢吭声,只管低着脑袋装熊,金木握着拳虚空挥了几下,恨恨的道:“这一下我们可都有光彩了,‘铁’‘血’‘卫’三门好手尽出,率领三百名精锐弟子猝袭黑手党,结果却弄了个全军覆没,支离破碎,回去怎么向铁掌门交待?又怎么向其他三门一堂的同仁说话?你们不要脸老夫我还要,大草原已为了我们而玷污了……”

项真睁开了一直半闭着的眼睛,他缓沉地道:“金尊主且请息怒,在下有数言奉告!”

金木赶忙堆出一脸笑容,道:“请说!请说!”

项真沉默了一会,低沉地道:“江湖风云变化难测,瞬息之间便易优劣之势,一个人或一个帮派要在江湖上永远称雄为霸,虽非不能却极其不易,强弱与胜负之分只有一线,越过此线便使结果完全相异,是而有言曰胜败乃兵家之常,武林中少有穷一世之间仍能兀立如故的英雄,武林中也同样少有百年来只胜不败的帮派,一个人与一个帮派的道理相同,难以事事皆占上风,桩桩惧称强横,基于天地等及人为的因由,往往有很多预料不到之事发生,或者败了,却要自惕干失败之因慎而攻之,以求再起之时不犯同过,实不用空白悔恨已成为过去之耻而耽搁了再雪此耻的准备功力……”

顿了顿他又淡淡一笑道:“项真年幼,学浅才疏,贸然奉言相谏,若有顶撞干犯之处,尚祈尊主大人大量,莫予见怪才是。”

怔怔的望着项真,好一阵子,金木长长叹了口气:“老弟说得是,但……唉!话虽如此,老夫仍觉难以吞咽此气,又哪里有脸回去谒见掌门呢?”

咬咬下chún,项真道:“且图后谋吧,如今却是怎生寻个所在休养一时才是。”

金木这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老弟,你身上的伤实在够重,首先便须设法将你的伤势治好……老弟,为了无双派,你已牺牲得太多……”

项真淡漠的笑笑,道:“士为知己者死,尊主,古人早已说过。”

金木的脸上红了一红,他赦然道:“老弟待无双派如此真诚,不惜以命为援,但我无双派却太过愚昧,尚不能切体老弟苦心一片,碑石山上,若商老兄略听老弟之言,便不会弄得如此悲惨的下场……唉!”

摆摆手,项真道:“这也难怪商尊主,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闻说商尊主在平时并非似这般急躁莽撞,尊主倒不用责怪于他。”

金木恨得重重哼了一声,道:“老弟无庸为他说话,日后回去见了掌门,老夫倒要好好与他算一算帐,看看谁能占住道理!”

说到这里,金木又忽地双眼发直,他怔了片刻,长长的叹了口气,又哀切而伤感的道:“只是,不知道这老匹夫生死如何……也不知今生今世还有机缘和他在掌门人面前打这场官司了……”

项真垂下眼帘,悠然道:“生死自有命,商尊主却并非凶死之像,在下看来,他活着的成数比较大些……”

金木又叹了口气,道:“也只有这么希望了,还有望朴,他也不应该就这么无声无嗅的便去,好歹也得多活些年……在无双派的首要之中,他是最年轻的一个……”

项真点点头,道:“我明白,你们都称他小白脸?…

金木戚然道:“他们伉俪情深,十分恩爱!”

项真道:“听鹿尊主说过,为此他还抛舍了贵派蓝箭堂的职位。”

金木两眼中无可抑止的浮起了一层泪光,这位倔强悍勇的老人别过脸去,忧伤的道:“最使我伤心的就是娘娘……这丫头,她等于背叛了她的父亲,她的祖宗,背叛了整个无双派……她太傻了,太傻了!……”

一侧,青叶子罗柴低低地道:“如果此事是真,依掌门人的脾气……小姐她只怕要受些责难。”

金木转过脸来,沉重的道:“何止责难?我看掌门人会要她死!”

青叶子罗柴沉默了,他不再说什么,当然,他明白他们掌门人那如火的个性,金木之言,决无过份之处!

项真抿抿嘴,道:“如果贵派掌门人只要他千金得到如此的结果,那却简单。”

金木怔了怔,迷惑的道:“老弟此言怎说?”

项真道:“老实说,如若贵派掌门人需要他千金死亡来结束这场争端,或是需要他千金死亡来消除这一口怨气的话,事情就太简单了。”

睁大着眼,金木仍是有些迷惘的瞧着项真,项真摇摇头,凝重的道:“父女之情不是这般以生死二字便能总括了的,其中还包含了很多,贵派掌门人纵然要他千金之命,只伯,也极为艰难沉重。”

金木渐渐懂了,他道:“老弟是说……”

项真淡淡地道:“在下是说,贵派掌门人对此事心中难以决定,而且,十分痛楚。”

金木思维良久终于颔首道:“老弟!你说得对……黄龙之名,如今老夫相信并非纯以武力而博得了,老弟,你智慧之深亦在千万人上……”

笑了笑,项真道:“过誉了,尊主。”

各人坐在地下,心思重重的休息着,项真仰首凝视头顶的白色芦苇,芦苇在北风里摇晃抖索,发出阵阵枯涩的挤擦之声,这声音有些单调,有些空洞,更有些无可言喻的悲凉,这种植物生长在萧煞的秋冬,而在秋冬才翻泛着白皤皤的白芒,一簇簇,一丛丛的,总是像染了那么几分无奈的凄切与冷清,摆动着白色的芒顶子诉说人间的坎坷和苦痛……

良久——

金木低沉地道:“老弟,我们起程吧?”

项真懒懒的收回目光,一笑道:“好!”

金木站起身来,转脸朝着红胡子屠夫。

“厉鹏,你过来背着项大侠。”

红胡子屠夫答应一声,大步行来,项真连忙摇手道:“不用不用,在下自己尚能走得,而且,在下身上还有这几根破铁未曾拔出,背着也极为不便……”

金木关切的道:“那……那怎么办?老弟台,你这一身伤,老夫看在眼里都痛,这是在你身上,若是老夫,只怕早已躺下来了……”

项真洒然一笑道:“诚如尊主所言,黄龙项真若非有几桩长处岂能称为黄龙?在下另一桩长处便是能打之外也能挨呢。”

项真此言一出,不由把金木等人都逗得笑了出来,方才的沉郁气闷也因此而扫除大半,金木笑呵呵的道:“既是如此,我们就慢慢走吧。”

六个人分开了芦苇杆子,缓缓行了出来,天色已转为阴沉,有些冷,他们在荒野里走着,十二只眼睛却小心翼翼的随时注意周遭的动静,不错,这里仍是黑手党的地盘之内。

红胡子屠夫来到项真身边,低声道:“项大侠,可要我扶着你。”

项真摇摇头,道:“不用了,你也够累的。”

搔搔油光的头皮,这位有屠夫之称的粗犷汉子道:“项大侠!谢谢你昨夜救我,我一直以为完蛋了,商尊主他们在无畏山庄的大火烟硝里与我们失去联络,我们原想保持住当时的一拨人冲下山去救援,哪里知道竞连人家的山门也突不过……若非是你,项大侠,后果真不敢想,只怕我们连一个回去报信传警的人也没有啦……”

项真吃力的以短剑拄地走着,他和熙的道:“没有关系。厉兄,这些债,我们会找回来的!”

金木闻言回头,笑着道:“老弟!到时候你可别忘了,老夫等人一定全听你的调度,说什么也不敢再动歪点子了!”

项真笑笑道:“尊主言重了!”

各人走着,走着,金木手搭凉棚,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劫后余生 再图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