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34章 霹雳蛇火 震群虎

作者:柳残阳

三个人甫始飞入虎庄,项真低促的招呼一声,他们没有落地,有如三头大鸟一样斜扑上了一棵植在庄门右侧的大柏树上。

这是一条铺着大麻石的路,路面直通向前头矗立着的一幢巨大屋宇,那幢屋宇实在是庞大,屋顶建成斜钩之形,飞檐垂角,金壁辉煌,十六级宽大的青石阶沿展上去,一对狰狞的石虎坐立两侧,更见气象森严,还带着一股子阴沉沉的味道!

那幢巨屋的后面,隐约可见楼阁连绵,房舍栉比,极为深远的一大片建筑齐齐连接,再向四周扫视,则是黑黝黝的茂密树丛了,种植的大多数是松柏一类的常青树,间或可见一两个人工水池或已经有些死败的花树藤棚,而时时闪晃的数人及刀光便不停的在房屋与树木的间隙中移动

大门外——

二十多名赤衫大汉已经迷迷惑惑的返了回来,一个生着疤拉眼的壮汉咂咂嘴巴,莫名其妙的道:

“怪了,刚才明明听到了衣衫的飘动声,怎的却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发现?莫非咱们的耳朵都不大灵光了?”

另一个瘦长汉子将两刃斧一垂,懒懒地道:

“别疑神疑鬼了,这几天来真他妈的穷紧张一场,有个风吹草动也活像来了千军万马一样,大伙儿疯了似的东西奔跑乱吆喝一通,再这样下去,不用人家来打,咱们都他妈自己变成了一群疯子啦!”

疤拉眼叹了口气,道:

“话是这样说,但又不能不小心点,这是他妈掉脑袋的事呐,大憨子,何不传个信号过去,看看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一名胖大汉子答应一声嘬起chún来尖锐的打了个两短一长的唿哨,极快地,栅门两边的黯影里也传来一阵同样的唿哨声,就在他们的信号刚刚发完,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匆匆往这边移来,唔,那是一组数约二十名的巡行队!

领队的是个脸上生满麻点的中年汉子,他三步并两步的跑近了栅门,带着几分紧张的道:

“疤拉眼,你方才发暗号可是发现了什么?”

赶忙走了上去,疤拉眼微微弓着身道:

“回禀苏大头目,方才小的们忽然听到一阵似是衣衫掠风之声,那声音十分急促,但待小的们四处搜索却又一无所见……”

那姓苏的大头目眼睛一翻,道:

“近来情形相当紧张,一场大战已是迫在眉睫,人家无双派的人马业已渡过六顺河啦,大家的照子都放亮点,别让那些小子们的姦细混了进来,要不然,哼哼,咱们的乐子可就都大了。”

疤拉眼垂着手连连应是,姓苏的头目临走前又交待道:

“小心是小心,可别疑神疑鬼大惊小怪的,捧着根茅草当棒锤,没得让人家笑死咱们!”

眼望着那行巡队走了,疤拉眼回头悻悻道:

“你们都听见了?大家多留点神,到了二更咱们换班交差,热被窝一躺,鸟也不管他了……”

他身后的瘦长汉子一龇牙,道:

“话都叫他老先生说完了,反正出了纰漏全是咱们的事,他好歹俱顶着一个理字!”

疤拉眼朝天上望了望,叹口气:“这碗饭也难吃呐……”

他们在下面发着牢騒,大柏树上的项真等三人却已乘着这个空隙将周遭的情形大略摸了出来,西门朝午低沉地道:

“项兄,那座大房子,十有八七是他们的议事厅或者分金堂……”

点点头,项真道:

“也就是说,是他们主要发号施令的处所?”

荆忍自信接口道:

“只怕还有地下秘道一类的建筑……”

“嗯”了一声,西门朝午道:

“离不了这个谱儿。”

略一沉吟,项真道:

“开始行动吧?”

西门朝午与荆忍微一领首,三条人影已借着柏树阴影的掩护,以滑溜而又快捷的速度向前闪进!

在离开那幢巨屋的最后一棵古松时,项真等三人已猛的直蹿而上,有如三抹掠过夜空的闪电,刚刚映现,却已失却踪影。

记得前些时在碑石山无畏山庄教训,项真不待屋檐后掩藏,他瘦削的身形凌空一转,已平平的贴到这幢巨屋石柱的上头!

于是,西门朝午和荆忍也学他的样子贴在另两根石柱之上,三个人在石柱上贴得那么紧,那么自然,就像是三条巨大的壁虎一样!

这种功夫是极为吃力的,武林中通俗一点称为“壁虎功”,又叫“粘粘力”,完全是忍着一口内家真气将肌肉紧着与所附物贴合,功力深的只忍一口气便可吸贴三个时辰以上,较次的则要用手用脚相辅持了。

现在,这幢巨屋的栗木镶着银色锥凸的大门是半掩着的,有很微弱的灯光透出,但是,却和外面一样,杳然无声。

微微皱颇眉,项真静心澄虑的侧耳倾听着,好一阵,他低沉地道:

“二位,大厅中有人。”

西门朝午也点点头镇定地道:

“不错,是四个。”

轻合著眼,荆忍道:

“他们像是在大厅深处谈话,语声低细,却俱急促,谈话处隔着大门约有二十余丈。”

项真微微一笑道道:

“在下先进,二位即随。”

眉梢子一扬,西门朝午道:“请。”

于是,项真附贴在石柱顶端的身体蓦然滑下,却在滑到一半的当儿猝然平平射进了那两扇半掩的巨门之内!

他甫始进去,目光瞥处却不由心头一跳,这是一间宽大而深幽的厅堂,有十二根巨大的灰色石柱分成两排撑住屋顶,地下是打磨得极其光滑的白云石地面,厅堂尽头是两排石阶从左右通上去的一座虎台,上面,摆着十几张虎皮太师椅,虎台的正中壁上,也有一个以赤铜铸造成的虎臂图形!

大厅中灯火俱熄,仅见那座虎台上亮着六盏银灯,正有四个人坐在一起低促的谈着话,而在虎台之下,却面朝大门静静的地盘膝坐着十名红衣大汉!

项真身形方才掠进,已暗叫一声不妙,他双臂倏振,人已“呼”的直飞上厅顶,而厅顶,是用一色灰白木条钉布成的格子顶板!

那十名红衣大汉目光炯然,项真的影子一闪,已有两个人迅速站起,猛的出声呼道:“有姦细!”

虎台上四个人霍然转首,在这个骨节眼上,荆忍刚好飞身而进,他的形迹便完全暴露在大厅各人的目光中了!

地下坐着的另外八名红衣大汉怒吼一声,就势扑地而出,两刃斧闪泛生寒,其快无比的向荆忍包抄上来!

荆忍这时的处境可说尴尬异常,他进不得退亦不能,就这一刹,十名红衣大汉已凶神似的挥斧而至!

一横心,荆忍干脆挺立门前不动,他一摆手,冷冷地道:“慢着!”

十名红衣大汉迅速将他包围,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吼道:“好朋友,扯下你的面中,曲下你的双膝,乖乖受缚,免得爷们动手动脚大家难堪!”

荆忍目梢子一瞟,没有看见西门朝午跟进,心里明白他定已知道了里面的突变,于是,他如电的双眸一睁,道:“放屁,你这小角色真的开口如此狂傲?你又如何知道我是姦细而非你们的朋友?”

那高大魁梧的红衣大汉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朋友是你这种打扮?是你这般进出法?别唬人了,这一套江湖上的小把戏,留着阁下自己用吧!”

这时——

虎台上的四个人已全然立起,灯光下,一个面如巽血,颔下留尺长黑髯的高大老者踏出了一步,语声低沉有如闷雷:“亮灯,让我们会会这位‘朋友’。”

那名魁梧的红衣大汉恭应一声,刚刚侧身,荆忍已闪电般“呼”的掠进,双掌倏扬猝翻,简直快得看不清他的过程,两名红衣大汉已惨曝一声,捂着肚皮,满口鲜血狂喷着摔了出去!

动作是连贯一致的,荆忍的青衫飞扬,他一个箭步,左右两掌再度环斩,只见一片掌影绞合著空气,发出“呼噜噜”的激荡声,而这激荡声方始涌起,又有两名红衣大汉满面洒血的垂垂飞出!

情况的突变,令其余的六名红衣大汉陡然一愣,铿锵的兵器堕地声又将他们悚然惊醒,但是,掌影猝现,又有一名红衣大汉胸骨尽碎的仆倒于地!

由荆忍动手开始,到五名红衣人物尸横就地,一共只不过是人们眨两次眼的时间,而就这一点可怜的短暂时间里,已有五条需要数十年才能长到这么强健的生命终于陨落了。

虎台上立即起了一阵暴吼,四条人影有如四只吸血的蝙蝠,急厉而巧炔的突然凌空而起,以惊人的速度猛扑而至!

五名红衣大汉挥斧围冲上来,那名魁梧异常的汉子口中大吼着,两刃斧带着“呼”“呼”的劲风,在缕缕寒光里,变幻莫测的攻向荆忍!

另四名大汉则排成一列,四柄锋利的斧刃倏落倏起,夹着沉重的力道硬硬劈斩,斧刃闪亮着,尽是朝要害之处招呼!

奇幻无匹的进追晃掠,斧与斧那么险的稍差一线隔着荆忍的衣裳掠过,其中有一名红衣大汉双目怒瞪,两刃斧在手中一转突斜,有如一抹闪电映现,他悍不畏死的滚斩向荆忍的脚下!

荆忍冷笑一声,猝然滑退,而另四柄斧头又已狂风暴雨般劈来,他左臂一旋,右掌已快极地弹抛向下,是那么不及描述,只见人影晃动中,“咔嚓”一声骨骼碎裂之响已夹在一声悠长凄厉的惨号中传出!

同时——

四柄两刃斧也落了空,完全砍在地下,只见火花四溅,石屑飞扬,而荆忍已美妙的斜斜飞出——

他这斜飞之势,却刚好遇到了甫自虎台上扑来的赤面老者,那老人黑髯愤张,照面之下抖手便是连出的七时十九掌!

时与掌势皆雄浑得令入咋舌,就宛若千百柄铁锥砸舞劈翻,其力猛厉,荆忍悬空的身形霍然曲展;头也不回,眼也未眨,反手十一掌单掌抖出;掌形漫空中,他左手一弯猛推,刹那之间,已响起一声惨烈而惊心动魄的“霹啦啦”震撼之声,他的左手,老天,在这一瞬竟变成了黄灿灿的耀金之色!

大厅中的空气陡然翻荡排挤,在一片震耳慾聋的嗡然回声里,音波成为一圈圈巨大的波纹往外推压,像在冥冥中一下子增加了千倍重力,肉掌的交击声反而默默无闻了

两条人影在空中骤然分开,那红脸老人的面孔就这一刹间已变成了灰白,盈尺长的黑髯倒竖,庞大的身躯打着转子堕向地下……

后面,一个头顶光秃顶门下陷的冷竣中年人暴叱一声,奋力冲过空气中波荡的气流,双手急伸,以扶住老人跄踉落地的身体……

稍差一步,另两个五短身材,双目如豆的壮汉亦紧接着赶到,其中那个耳朵缺了一半的角色急步抢前,低呼道:“章老,还提得住气?”

老人四肢不停的抖索着,他的双手齐时以下,竟已粗肿得宛似两只猪蹄,瘀血充塞,肤色泛成紫鸟!

扶着他的中年人严酷的盯着飘落在对面的荆忍,半晌,他冷冷地道:“朋友,用不着再蒙着面孔了,我们已知道你是哪一个,想不到郸州不待,阁下却架梁架到大河镇抱虎庄来!”

老人蓦地抽搐了一下,他大瞪着眼,嘶哑的吼:“金雷手,老夫领教过了!”

洒脱的一拂衣袖,荆忍扯下了蒙面的绸中,儒雅地道:“章老,请恕在下方才的放肆,但章老不在七河会坐你三把子交椅,却跑来这里秉烛夜谈,倒令在下好生不解。”

老人的黑髯扑簌簌抖了一会,他喘息着道:“姓荆的,你在郸州是块天,但我七河会的事却犯不着你来多管……

老夫在抱虎庄为了什么,岂是你所能过问得的?”

荆忍微微拱手一笑,道:“在下只是好奇而已,岂敢如此大胆?既是章老不愿明言,在下便就此告退了。”

老人胸口起伏甚剧,他嘴chún抽动着,想说什么,但似是有所顾忌,终于强忍着没有开口,恨恨的将头侧到一边。

但是,那个顶门下陷的中年人却役有这般好说话,他厉叱一声,暴烈地道:“荆忍,就算你金雷手之名震撼天下,也不能容你如此便宜进出,荆忍,你认为我们都是好欺的么?”

荆忍已经半转过身,闻言之下又转了回来,他和善的一笑,道:“如果在下猜得不错,尊驾大约便是‘百花谷’‘锁链四绝’中的‘鬼谷客’巴崇恕巴兄了?”

中年人冷厉的面孔上没有一丝笑容,他阴沉地道:“荒山野民,草莽未流,哪比得上金雷手还是个人物?”

荆忍不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霹雳蛇火 震群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