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37章 腾龙跃虎 出重围

作者:柳残阳

苦涩的一笑,项真摇头道:“是的,一个都不是。”

西门朝午急忙大步走到铁栅之前,细细向里面那三个枯槁憔翠的角色注视,三个人都约模有四十来岁的年纪,但这种不见天日的生活困禁了他们太久,猛然一见,三位仁兄都似近六十以上了,西门朝午打量着他们,他们也麻木而失神的茫然瞧着西门朝午,目光自铁栅里投了出来,越见黯淡与凄枪,就像世界对他们已成为多余,万色也全然苍白无光了……

用力摇晃着铁栅,西门朝午吼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问你们也不答腔,都是他妈的哑巴不成?马上就要有乐子了……”

地下躺着的红衣大汉忽然呛咳着笑了,他低哑的道:“你讲得不错,他们都是哑巴……”

西门朝午愕然停止了挥晃铁栅的动作,吃惊的道:“什么?他们都是哑巴?”

红衣大汉chún角有一抹惨笑,他沙哑的道:“这三个人都是我们自己弟兄,因为犯了帮规而被囚禁于此……为了怕他们万一逃走泄了秘密,三个人的舌头早已割掉,无双派是有几个人关在这里,但却于五天前被提走了,你们来晚一步,白费力气不说还要陪上性命……”

西门朝午恶狠狠的道:“你小子少他妈幸灾乐祸,事情未必像你说得那样恐怖!”

缓缓地,项真道:“当家的,桐油溢进来了。”

西门朝午目光一瞥,果不然,浓稠的黄褐色油液已漫上了石室,正一寸寸,一寸寸的涨了上来!

痛苦的扭曲了一下,地下的红衣大汉道:“只要等到桐油把地面布满,火种就会引燃这整幢屋中的油液,到那时,便万事皆休了……”

项真平静的得宛如不波的古井,他面上毫无表情的凝注着正慢慢涨溢的浓浓油液,西门朝午则咒骂着敲打四壁,希望能找到一点可以突破出去的地方。

忽然——

项真闲散的一笑,道:“当家的……”

西门朝午咚咚捶打着坚硬的石壁,闻言之下回身道:“如何?”

项真向他撇撇嘴,低下头来向那地下的汉子道:“朋友,希望你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弄得巧,也许大家都能活命,你知道,人生还颇值留恋?”

一拍手,西门朝午也忙道:“若是你肯合作,我保证将你折断的时骨接好,你的伤势仅是折骨,并非脱落,复合是极有希望的!”

那红衣汉子迷茫的睁着眼,却很圆滑的道:“你们不用给我说这些,如果能够活命,就是双臂全废了也没有关系,只是,只是怕我没有可以帮助你们的地方了……”

项真一摆手,低促的道:“你们有两个人守卫这间石室,每天的饮食都是自何处送来?”

红衣汉子惨淡的摇摇头,失笑的道:“你不要从这上面打主意,食物不错是自牢房后壁顶上的一个小窗口送下,但那小窗口有铁板窗盖,窗盖之下,且有一层石板相遮,大小又只有半尺见方,仅能容得一个婴儿头颅进出……”

项真露齿一笑,道:“说得好,朋友,我们正需要那仅容婴儿头颅出入的小窗。”

红衣汉子不感兴趣的道:“牢房之后的壁顶上,有一枚铜环连接的地方就是了,在平素振动那枚铜环即会有人启窗问明所需……”

西门朝午笑吟吟的道:“如今不会有人启窗询问我们所需,嗨嗨,我们就只有自己打开屋子向他们索求啦!”

项真早已返身奔去,到了牢房后面,他仰头一瞧,果然发现了一枚铜环连在壁顶之上面,猛一吸气,他大叫一声,在叫声里,他的面容已陡然变成青紫之色,就在面上变色的一刹,双掌已快逾闪电般挟着凌厉无匹的劲力直撞而上,掌声与石壁的碰击声就好像千百个霹雳同时震响,哗啦啦撼荡四周!

石块四散飞坠,那片伪装的石板,就这一下子已经崩碎如糜,露出一片深褐色的坚硬铁板来!

龇龇牙,西门朝午笑笑道:“地下的老弟,那块石板在你眼中是块石板,在我们眼中却是像一张糊纸,你以为不可能的,我们做起来易如反掌,这就是为什么至今我们仍然咤叱于江湖,而你却只可充任个小角色的原因了。”

在他的说话声中,项真已用他的“紫邪掌”狂风暴雨般震击着壁顶的铁板,“当”“当”的震荡之声颤抖着传出,宛如用一百柄铁锤在做着猛击!

西门朝午搓搓手,满意的笑道:“马上就可以出去了,想想看,朋友,明艳的阳光,柔和的春风,斗妍的百花,歌唱的小鸟,呵呵,真叫美哪,这原是你无福消受的哩。”

红衣汉子也怔愕中搀着惊喜的张开了嘴,脸上肌肉在不停的跳动,充满了对生命的祈求与热爱,西门朝午揉揉鼻子,正想再说什么,外面甬道的那一头,蓦地传来了“呼轰……”一声巨响!

猛的一抖索,红衣汉子神色大变,恐惧万分的大叫:“不好,他们点火了!”

语声还留着一个尾韵,一股逼人的烈火已带着一股令人无法呼吸的焦臭气息像潮水一样扑了进来!

西门朝午微怔之下闪电般伸手将地下的红衣汉子抓起,那红衣汉子痛得杀猪般惨嚎出声,“呸”的吐了一口唾沫,西门朝午还得扑向铁栅解救那三名囚徒,项真已尖厉的叫了起来:“当家的,这边——”

随着他的话语,一片熊熊吞吐的火舌已自甬道外卷向石室,油沾着火,那么快捷的“呼”然舒展,就像北风吹向了禾苗!

西门朝午猛一跺脚,无望的瞥了一眼铁栅后的三张面孔,那三张面孔也正朝着他,在伸闪的火苗与迷漫的烟雾掩映下,露着的是一片惊恐,惶急,与迷惘,还有,三张大开着却呼不出一个音韵的嘴巴!

没有时间再给西门朝午,大片冒着浓烟的火舌卷了过来,隔断了他与铁栅后面的人脸,甚至连他自己的衣角也燃了起来!

项真在烈火浓烟中倏然飞到,口中大叫道:“铁板已破,当家的你还在等什么?”

急劲的扑掠过去,西门朝午呛咳了一声:“冲哪,项兄。”

牢房早已着火熊熊燃烧,噼啪之声串响不断,壁顶上果然已开了一个刚好容得人身进出的破洞,显然这破洞是项真就着原来的小窗口加以扩展击开的。

西门朝午憋着一口气,粗哑的叫道:“项兄,你上——”

项真猛力在西门朝午腰后提了一把,边低吼着:“快上,这是客气的时候?”

借着项真这一提一扯之力,西门朝午也便笔直的掠升上去,在弥漫的烟火中,他方才接近了破洞,一声冷笑起自头顶,四把钩连枪已毒蛇似的刺了过来!

这变化是突然而快速的,没有一丁点予人思考的余地,西门朝午决不犹豫,疯虎似的暴吼一声,猝然头上脚下,两腿旋风似的沿着洞口泼舞翻飞,四柄钧连枪来得快,断得更快,只听得几声“咔嚓”之响,四柄白木杆子的钩连枪俱已同同时折断,尤令人骇异的,竟是西门朝午就这种头下脚上的古怪势子,却那么狂厉与准确的穿洞而上,他的左手,仍然抓着那个已经半瘫了的红衣汉子。

破洞上面,是一间面积甚大的石室,两边还排列着整齐的木板床铺,看情形,好像是这幢囚牢的看守人员休息之处,这时,却持立着三十余名赤衫大汉,面对西门朝午的,竟是一个年过花信,却依旧风姿嫣然的黑衣少妇!

西门朝午的头巾已被烧焦了好几处,衣裳也烧烂了几大块,脸上身上,更染了不少污垢油秽,情形么,有着几丝儿狼狈。

黑衣少妇的眉心正中,生着一颗极为显目的红痞,她一见西门朝午上来,已冷冷一嗤道:“釜底游魂,看你狂得几时!”

连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喘,五柄双刃斧已闪着寒光削了过来,西门朝午大叫着侧抢一步,另两柄双刃斧却呼啸着搂头砍下!

寒着脸,黑衣少妇冷森的吩咐左右:“找东西盖着那破洞,烟火太大——”

一个旋身让过了头上的两柄双刃斧,西门朝午飞起一腿已将那两个尚来不及收斧换式的赤衫大汉踹跌出去,那边,另四名赤衫大汉正张着一张湿淋淋的大毛毡准备盖在那往上直冒浓烟火苗的破洞上。

黑衣少妇轻蔑的侧首注视西门朝午,不屑的道:“嗯,看不出你还会两下子——”

她那冷藐的语声尚未结尾,四个张着毛毡的大汉已蓦然中了风似的闷嗥着分向四个方向倒摔出去,在狂喷的鲜血映辉下,一条身影闪电也似的自破洞中带着缕缕烟硝激射而上!

一名赤衫大汉骇然惊呼:“不好,下面还有一个!”

“个”字在空气中颤拌着回荡,那人影倏旋之下又有五名赤衫大汉弃斧踣倒,头破血溅!

“吭”“吭”几声闷响连成一个音节,四名赤衫大汉怪叫着横摔出去,个个都是胸骨戳出肌肤,面色刹时成紫!这是西门朝午的杰作!

黑衣少妇显然为这突起的变化而大吃一惊,就在她这极快的一窒之下,又有三名红衣汉子尸横就地!

那自破洞中扑射上来的凶神,蓝是项真,他一拍双掌,低笑道:“当家的可好?”

西门朝午一腿笔直飞踢,当面的一名赤衫大汉一斧砍空之下正被踢中下颔,庞大的身躯“呼”的撞上了壁顶,脑浆热血“噗哧”一声往四下溅落!

眼皮子也不眨,西门朝午右掌再拒另三名来敌,他口中呵呵笑道:“不怎么样,凑合著应付就是了。”

黑衣少妇这时一张俏脸气得青白,她冷叱一声,飞快扑向了项真,上身一拍一旋,一面黑光闪闪的网形物体已罩了过去!

项真目光一掠,已发觉那面罩来的网中还另缀着千百个细小却锐利的倒弯钩,他倏然退后,却在退后的同时又舞,抛摔的铁锥纵横,简直已将对方包围了三层……

那黑衣少妇在片刻后己是香汗婬婬,气喘吁吁,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照这情形看下去,她这还手之力,只怕也维持不了多久……

三各赤衫大汉,原先看去还像那么会事,但在西门朝午奋勇悍野的冲杀下,顷刻间已倒毙一地,现在,只剩下一个满脸鲜血的仁兄了,不过,他也早就跪在西门朝午的面前求起饶来。

西门朝午哈哈一笑,将手上一直提着的那名负伤汉子交给跪在面前的这人,随即面色一沉,又恶狠狠的道:“你这伙计为了与大爷们拼斗受伤,却是比你这窝囊废强过了十百倍,你赶快背他出去疗伤,记着以后要装英雄,莫扮狗熊,好,你快滚出去,别站在这里惹大爷生气!”

那个早已骇得面青chún白,四肢发抖的红衣角色慌忙站起抱着他那受伤的同伴,连那叩谢也忘了,三步并作两步,跄踉不稳的往石室右侧一列石阶上奔去。

西门朝午吁了口气,斜吊着眉毛道:“老兄,可以放倒这騒娘们啦,还腻着干啥?”

随着他的语声,只见两条人影电光石火般往里一接,又猝然分开,黑色的罗刹网“呼”的擦着项真头顶一寸掠过,而就在这瞬息之间,那黑衣少妇已“樱咛”一声,连连打了三个转子摔倒地下!

双臂美妙的一翻收回,项真目注着满身汗透,眉宇紧蹙的黑衣少妇,冷森而淡漠的道:“下次再见你,你便不会有此幸运,我自素不愿向女人下辣手,但是,却只限一次!”

西门朝午一招手,叫道:“走啦,他们的援兵来了!”

石室之外,隐隐可听见急促的铜锣敲击声,兵刃的撞碰声,人的叱喝及喧叫声,沸沸腾腾的,就像开了一锅热水。

项真正待移步,半坐在地下的黑衣少妇忽然咬着牙道:“狂徒,你,你有种便留下名来!”

冷然回眸,项真冷冷的道:“黄龙项真!”

半声惊叫出自少妇苍白的双chún中,她用手捂着嘴,惊震而愕然的瞪的项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西门朝午豁然笑道:“娘们,别怕,我项兄弟舍不得剥你,约模你也想知道大爷我的名号?呵呵,却是不能告诉你,让你朝思暮想去猜上一猜吧!”

说着,两个人快步奔上石室右侧的石阶转眼已消失了踪影!

走尽阶梯,上面便是一个平,从平台上望下去,但见火把通明,烁如群星,兵刃的寒光闪闪如林,人影幢幢,潮水般涌围向这幢巨大的石室,而叱喝声与喊叫声更是乱成一片!

有十多条黑影凌空腾起,闪晃如飞的迅速扑向石室,看那些人的轻身之术,个个都已臻于上乘,无可置疑的,皆为对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腾龙跃虎 出重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