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53章 血掌索魂 大煞手

作者:柳残阳

此刻,整个如意府,似已完全陷入一片紧张匆忙的情态中,但是,却并不紊乱慌杂,只闻得锣声一阵急似一阵,间或夹着清脆而飘浮的铜铃声,黑暗里,人影闪掠奔走,刃芒映泛着寒光,低沉的叱问起落不息,好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不过,越是如此,却越发看得出如意府的防守森严,训练有素!

项真掠下回韵阁之后,并不夺路冲逸,他又跳回那株巨松的木架上,冷眼注视着四周的变化,沉吟了片刻,他顿时下了决心,左手隔在薄毯外面,迅速点戳了几处铁娘娘的穴道,嗯,他又施出他那特异的闭气方法来了。

给铁娘娘施过手法之后,他目光仔细朝左右搜视,终于落定在一个地方,于是,项真长射而起,在空中速急换气,有如一道飞鸿般足不沾地的越过了十七丈的空间,那般矫捷的一个跟斗扑到一口围以矮墙的水井之旁!

伏在墙边不动,静静的聆听着附近的声息,良久,他才放下心,用双手飞快的在地下扒掘起来。

雪溶于上而上质是松软的,以至项真并不须要运起功力便在极短的时刻里挖好了一个浅浅的方穴,这方穴的大小,嗯,正是一个人身体的宽长!

小心的托起裹着铁娘娘身躯的薄毯,项真将她平稳的放在方穴之内,然后,他将浮土薄薄的密洒在上面,再将毯子掀开,只露出了她的面容,别外,他又按了一堆枯草仔细的掩在她面庞上头,在枯草四边,他还压上几块石子,免得被风吹走,现在,这块方穴在矮墙根部,没有人会冲踩向这里,而且,除了从对面一个方向走近,其他三个角度全由矮墙挡着,不敢说百分之百保险,至少被人发现的机会不多,在目前的危急情况下,也只好冒冒险了。

没有再耽搁,项真朝相反的方向掠去,然而,他在奔出不远之处,又突的一个倒翻,怒矢似的激射而回,目标直指金瓶殿,而现在,他已丝毫不再掩蔽形藏了!

很快的,项真的身影便被如意府方面的守护者所发觉,一阵阵的清脆铃声紧紧迫在他的身后四周,就像有无数个幽灵在尖叫锐啸着一样,好不令人心中发毛!

一个旋身,他猛然扑向右边一小片人工裁植成的疏林内,一蓬蓝汪汪的利箭正好暴雨般罩来,项真斜射的身子这倏然平空一弹,突地又硬生生拔高了六尺,那群利箭便贴着他的脚下全部落空,而就这些利箭落空的一刹,项真已扑入疏林之内,他身形猛翻,掌影刃芒般纵横,七名伏在暗处放箭的皮衣大汉已惨嚎着分成七个不同的方向飞了出去!

项真默不作声,伸手捡起一个小铜铃,又拿起一柄雪亮的鬼头刀,迅速朝黑暗中奔去。

一面奔跃着,他也一边急摇着手中的铜铃,与远近的铃声遥遥应合,混成一片,现在,他在移动中的身法,已完全不折不扣的使用出“龙翔大八式”中的绝活:“化龙飞月”!

项真奔走的路线,俱找着花圃、庭园、小径、草坪走,由于他的去势太过快捷,看起来也只是一团淡淡的影子而已,根本分不出他的体形、衣着来了,除开在他飞掠而过时所带起的一阵狂风之外,能映入人们瞳仁中的,也就只有那团淡淡的影子——像魔鬼般的影子!

于是——

伏设在园圃、石径、草坪内的陷饼便在他一路穿射时被引动,“嘣”“嘣”的“血线”折断声,“呼啦”的暗板翻塌声,纲丝的“铮”“铮”扯动声,起落不息的串响着,石灰包散飞如雪,黄磷粉燃烧飘舞,短羽毒射四射,暗坑中的虫蝎窜走。而这一切,却在发生的瞬息之前已被项真抛到身后老远老远了。

因为他的身法太快,所有的埋伏机关全跟不上他的速度,但是,那些自四面围抄追赶上来的如意府手下们却吃足了大亏,他们惊骂着,跳闪着,更加杂着尖叫悲嗥,情势已开始乱了!

斜刺里,竟也时常有人抽冷子从横处斩袭,但是,若非在他们刚刚举刀的时候已失去目标,便是尚未及看清目标便被震飞半空,在一蓬蓬的鲜血四溅中,那团团手舞足蹈的人影活像团团抛起落下的圆球!

冲杀着,闪奔着,项真左手投铃,右手的鬼头刀便在极快的一刹一刹间破坏敌方的各种埋伏,虽然他是这般的横冲直闯,但目光却毫不放松的注视如意府方面的动静

现在,他已察觉到有四五条功力极高的人影在拼命追赶着他,不为他们铃声所惑,不为他的声威所慑,于是,项真明白,如意府、或者是他们同路人中的高手出现了!

忽然——

一片腾腾的火光出现在“金瓶殿”的后方,嗯,火势热得猛一下子便染红了半边天,那又不知是座什么楼遭殃了!

喧哗声潮水似的沸腾着,无数人影在惊叫中奔向了火起的地方,那五个追撵项真的高手亦分出了两个匆匆赶去,但是,还有三位却仍旧紧逼不舍的跟在后面……

一丝冷酷的笑意浮上了项真chún角,他开始故意朝僻静的角落奔行,那三位仁兄依然追着,在来到一个有着一座凉亭的枯干水池边缘,项着已在半空一挺一翻,飘然落地!

三个人气吁吁的飞扑而至,他们一见所追赶之人竟然自动的停下了步子,显然俱皆吃了一惊,但他们也是老行家了,虽惊而不惧,在一声招呼下,三个人已成为品字形的站定,隔着项真约有七步之谱。

项真一看这三个对手,嗯,其中一个却是见过,这位面善的朋友,便是他与梅蕊在堡墙之上巡行时与“北地一旗”杜宗相偕前来查询的那位死眉死眼,活像一具僵尸般的角色!

另外两位,全是一身灰色长袍,头发挽成一个道髻模样的中年人,这两个中年人都生得面色白晰,五官端正,但是,眉宇嘴角之间,却皆带着一股做嶙嶙的韵味,就像天塌下来他们也能给顶上去似的……

那死眉死眼的人物一看清了项真,也不觉得大大的吃了一惊,但在他却仅是chún角略微勾动了一下而已,阴沉沉的,他道:“朋友,扮得像!”

项真微道:“岂敢,玩玩罢了。”

双目直生生的看着项真,他又冷冷的道:“你是黄龙吧?”

项真大大方方的点头道:“好眼力!”

站在两旁的那个灰衣袍道譬中年人此刻互望了一眼,右边的一个微微踏前一步,淡漠的道:“项真,你已狂得离谱了!”

项真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又是哪一路的瘟神?”

两个灰袍人寒着脸没有答腔,这位死眉死眼的仁兄却阴恻恻的一笑,轻蔑的道:“黄龙,难为你怎么混得这大的名气,招子却放不亮,‘长虹七绝’你都认不出么?”

撇撇chún角,项真安详的道:“长虹七绝也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我何须要认识?”

面如僵尸的这位朋友神色不变,他微一抬手,阻住了愤然慾动的两个灰袍人,冷冰冰的,他道:“项真,我们已跟踪你很久了……”

笑了笑,项真道:“这并非秘密,我早已发觉。”

僵硬的五官不动,这人又道:“进入如意府的,项真,还有多少你的同党?”

轻轻一拂袍袖,项真道:“你这算盘问我的口供么!朋友,我的情势只怕还未到如此恶劣的程度吧?你凭了什么?”

这人的双眼目光一硬,生冷的道:“凭了按制你的狗命!”

有趣的一笑,项真道:“朋友,我要说,你天真的过份了,就是你这两下子,在我面前卖弄,实在还差上一把火!”

眉毛微微一动,这人涩涩的道:“我‘魔面子’钟浮也不会被你的虚名唬倒!”

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项真道:“既是如此,我们何不试上一试?那站在旁边的长虹派两位仁兄也不妨凑个热闹,一起上来!”

两个灰袍人神色愤怒,正想开口说什么,“魔面子”钟浮已快逾石火般猛进倏翻,十三掌有如一串流星般飞泻向了项真!

然而,当那十三掌宛似融成一掌攻来的时候,项真却鬼魅似的闪到了七步之外,在这七步的距离里,他已向两个灰袍人各各劈出了一十六掌!

在血刃似的掌影纵横里,这两位长虹派的高手不禁有些吃惊的急忙跃避躲让,他们似乎想在受到攻击的同一时间里反击,但是,显然他们力不从心,他们没有做到!

项真双掌骤合猝推,一股巨杵似的狂飚“哗啦啦”直捣向“魔面于”钟浮,他的动作快捷如电,狂风始起,他又在一个腾翻下分斩两个灰袍人!

只一上手,三位仁兄便开始了东跳西蹦,招架不迭,虽然没有打输,味道上也透着那么几分的不自在,“魔面子”

钟浮面孔上依然毫无表情,心肺却几乎气得炸裂,大翻身,一抹蓝汪汪的寒芒猝闪,他手中已多出一柄作九曲形前端叉开如蛇信似的怪异利剑来!

项真左右倏晃,让过了两个灰袍人的扑击,贴地后又突然腾空反落而下,单掌微翻蓦斩,边低笑道:“好一把‘角蛇剑’!”

他这一掌之力,简直快得无以复加,而且,在此时,他所施震的掌力之中,已完全加入了“紫邪掌”功!

有如一片薄薄的刀刃擦着钟浮的头皮抹过,钟浮陀螺似的暴旋六尺,在旋转里,角是它剑随着他的身形作成一圈圈弧形的闪戳,斗然一见,就宛似他身边有千百柄剑密密排合著一波波的刺展一般,怪异而奇幻!

滴溜溜一个跟斗翻了出去,项真大笑一声,猛然回转,双掌自上而下,硬生生力接一个灰袍人移山倒海般攻来的强浑掌劲!

于是,只有人们眨眼的十分之一时间——

“咔嚓”一声刺耳的裂骨暴响传出,这名与项真对掌的灰袍人步履跄踉的歪斜退后,面色在这一刹间亦全然变得灰败,他的一双手,正软软的、无力的垂下,就像失去了骨骼支撑似的!

但是,项真这时却也在暗里责备自己的轻敌大意,不错,他低估了长虹七绝的功夫,刚才,他原可不去硬接对方这攻来的掌力的,因为,就在接掌的瞬息,项真发觉这位灰袍人竟然已具备了“混元气”的修为,自己用“紫邪掌”以硬碰硬,虽然震断了敌人的双腕,可是他本身也是两臂麻木,心脉震荡,身子大大的晃了几晃!

“魔面子”钟浮乘隙而来,角蛇剑闪戳如风,呼呼活活,条条蓝电晶芒交相织网,布成了一硕无懈可击的网——带着死亡气息的网!

双脚急快的转旋着,项真的身体在迅速得几乎不能以肉眼察觉的微小幅度闪挪摆动,而就在这种微妙的挪闪里,锋利的角蛇剑剑刃便连连落空了!

斜刺里,几团强的颈气猛撞而来,项真单足柱地,一个盘旋飞出七尺,在他有如一个巨轮转动般飞出的一刹,他已咬着牙,双掌自下古怪的倒砍出去!

另一个灰袍人重重一哼,微让倏上,掌势滔滔涌来,劲气呼轰,有如江河倒悬,群山齐崩,好大的声威!

魔面子钟浮被项真肋下倒翻的两掌逼得一窒,但也仅只是一窒之下又再度扑上。

老实说,这魔面子钟浮的功力,乃是顶儿尖儿的,尤其是他反应之迅捷,心思之狠毒,艺业之精湛,更是无可喻言,这种对手,项真闯荡江湖了多少年,也没有见过大多,此人的一身把式,较之长虹七绝眼前的两个角色,至少也高出了两等以上!

于是,项真有如一团滚动的龙卷风般狂然而猛悍的翻飞纵横着,他已打定了主意,先要除掉这“魔面子”!

在与当前的两个对手挤斗中,项真同样未曾放弃对另一个折腕灰袍人的注意,那个灰袍人正虚软的靠在枯池边一株白杨树下喘息,豆大的汗珠沿着额边滚动,他咬着牙,闭着嘴,浑身仰止不住的抖索,显然是十分痛苦,他那一双断裂的手,就这片刻已经肿起老高,乌紫紫的、赤油油的……

猛然,项真一口气逼在两掌之上,双掌划壹个大弧,由外而内,“呼”的再次迎向灰袍人的攻击,同一时间,他的身体已做了一个完全相反角度的横射,两脚在一闪之下猝踢轰面子钟浮的下颔!

钟浮的连环十一剑在项真身躯横飞的一刹通刺空,蓝光闪烁中项真的双脚已来到了下颔,气得他大吼一声,“刷”的反退了三步!

攻来的灰袍人目光一闪,在一闪间看清了项真硬硬迎来的双掌,以及,那双手掌上的,项真面也止的青紫之色!

心头一跳,灰袍人立即奇快无比的侧跃,项真却在魔面子未及上前夹攻的一刹双臂急浪似的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 血掌索魂 大煞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