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58章 舍命沥血 男儿魂

作者:柳残阳

围攻着项真等三人的如意府角色遭此突变,俱不由惊慌失措仓皇混乱,双袖缠杜原在倾力攻拒中,咬牙嗔目的狂叫道:“各位兄台;情势已恁般紧急,各位还在等候什么?”

大吼一声,寒漠双鹫首先抢入战圈,两个人两双“夺命戟”流灿着炫目的寒光,狂风暴雨般扑向了项真!

严婕也紧咬满口银牙,尖叱一声,手中的网形兵器倏抖猛罩,又气又恨的加入了攻击!

那穿着灰色重裘的矮胖汉子,悄无声息的摸向鲁浩而去,另一个黄脸仁兄则对上了黎东,就这一刹,场面又有了新的改变……

现在——

如意府中几乎已成了修罗场,四处都是腾冲的烟火,四处全是蓬洒的泥砂,而屋宇“哗啦啦”的倒塌着,呼轰的燃烧爆裂声起落不息,人影在奔掠惊叫着,慌乱的抢救灾害,但天空中,无双派的“烈焰弹”仍然雨似的飞落,“蹦——哗”“嘣——哗”的震爆声夹在尖啸的物体破空声里,一股一股的火舌冲天而起,黑雾浓烟弥漫成了一片,碎屑残物迸射掠抛,好一副惨厉的之象!

空气里飘浮着刺鼻的火葯味,而在这种极浓厚刺鼻的火葯里,项真等三个人与他们对手的拼杀也就更形剧烈了。

入鬓的双眉斜竖如刀,项真寒着脸孔,在闪过杜原的一十六剑之后,猛翻双掌又同时逼退了寒漠双鹫,他飞起一腿蹴滚了两个皮衣大汉,偏身斜举,又一口气迫得严婕手忙脚忙的了开去!

冷酷的,项真厉声道:“鲁、黎二兄,放开手宰杀,越快越好!”

“双袖缠魂”杜原又紧逼而上,他的一双“软带剑”急速卷掠,边尖叫道:“姓项的,只怕不会有你想像中那么容易!”

身形倏弹猛扑,抖手四十四掌将寒漠双鹫与严婕再度拒退,同时还缀上了九条小角色的性命,在一片惨呼嚎中,项真冷然道:“可以试试!”

在每一个字音的跳跃里,项真的暴凌攻击便一大蓬,一大片的泻斩而出,有如碎山齐崩,万石飞溅,豪烈而雄浑;杜原等一干好手加上些如意府的爪牙们任是在人数上占足优势,却连一丁点便宜也捞不上,全被迫得狼狈奔躲,仓惶挪闪,那种手足无措的劲儿,连他们自己看了,也觉得老大的不是滋味……

“哗——”

一阵物体掠空的呼啸声飞过他们的头顶,正好撞落在金瓶殿之前,“轰隆隆”的爆响声里沙土齐掀,碎石乱射,一片浓烟呼噜噜的四散蔓延,在拼斗中的各人一下子全被罩在这片带着强烈火葯硫磺气息的烟硝里,于是,呛咳与骇叫声刹时传出,项真闻着一口气连闪连翻,“吭”“吭”的铁掌击肉声里又加入了惨厉的嚎曝——十九个皮衣汉子宛如得了“失心疯”般打着转子纷纷朝外摔倒,冷冷一笑,项真旋步让开了自烟雾中挥来的黑色“罗刹网”,他连眼皮子也不撩一下,倏进倏退,已伸手在罗刹女严婕肩头上轻快的连拍了二记!

严婕惊慌的竭力跃开,回头查视,却看见正有一名皮衣大汉满口鲜血的倒仰而出,隔着烟幕,项真露出一口白齿还在朝她笑着点头呢!

夺命戟自两个不同的方向刺来,项真微一蹲身,双手伸缩如电,急抓戟杆,他的动作是如此快捷,以至挥戟刺戳的寒漠双鹫俱不由大吃一惊,忙乱的抽翰分开,“软带剑”乘机暴缠项真双腿,闪映出两抹银虹,锋利的剑身划破空气,激起“嗤”“嗤”的轻响,项真哼了一声,身形骤斜,人已横移三步!

周遭的情势十分混乱,在炮光烟硝里,在爆震与倒塌声中,如意府结盟的各帮各派的人们在四处奔跑嚎叫,往往一声“哗啦啦”的震裂声下例有一些人倒了下来,在“轰隆隆”的“烈焰弹”炸飞声中又有多少人被掀上了半空,血洒着,肉撕着,那么不值的喷向四面,那么凄惨的溅贴向左右……

于是——

项真已在瞬息间下定了决心,他不能在这里缠战下去,还有更重要的一件大事在等着他去办,而看情形,无双派即将大举攻扑如意府了,他需要及时赶上处理那件事情的时间,现在,正在他得以突围出去的最佳时机!

双掌立推猛劈,在狂飚暴卷中,项真身形平起,他怒矢似的先向寒漠双鹫中那个缺了一半右耳的仁兄冲去!

暴叱一声,那人倏然侧旋,但是,项真却在冲到一半的时候猛地反朝对方的另一个伙伴猝斩!

他的动作快逾电闪,狠辣无伦,寒漠双鹫的这一位朋友待要躲避却已不及,在刹那间,他双目怒瞪,牙齿齐挫,不退反进,“夺命戟”微偏突刺,左掌兜头力劈,同一时间,双腿也飞绞而出!

这时——

“双袖缠魂”杜原闷声不响,乘机鬼魅似的掩上,“软带剑”有似两条银蛇般迅速切向项真的背脊!

俊俏的面容上浮着一抹冷酷的,古怪的微笑,项真“刷”的侧身,而就在这快如闪电的侧身之间,他左肩的伤口中却突然箭似的喷出一股血水来,这股血水喷出来的势子又急又快,只听得“噗”的一声,已完全不偏不差的冲溅到挺戟刺来的这位寒漠双鹫之一的面孔上,于是,这位仁兄猛一窒滞掌腿收势也跟着他的夺命戟全在瞬息间落空,但项真已不容对方再有第二次的机会了,他的右掌一翻而起,同时暴退,软带剑也恰于此处擦着他的双肋边掠过,他翻掌之时,那个寒漠双鹫之一的角色已闷吭一声斜撞出去,现在,杜原的软带剑夹着项真的两侧,换句话说,项真正在杜原的身前,而中间并未隔着任何阻碍!

动作是快速无匹的,是一气呵成的,而高手相斗,争取的也往往就是那一线之机,杜原一击失着,面色已突然大变,他双目骇睁,呻吟了一声,方待撒手抛剑,项真的铁掌已雷硕般在他胸前,一弹倏缩!

胸骨的碎裂繁清晰而刺耳的扬起,杜原身子摇晃着倒退,大口大口的鲜血狂喷,双手紧握的软带剑无力的垂落地下,就似两条懒散抛置的银带,他的面色灰败如死,嘴巴也在急速的张合著,却没有一点声息……

寒漠双鹫中缺了一半耳朵的这一位蓦地长嚎一声,他没有冲上来为他的伙伴报仇,却疯虎般反朝另一边扑去,那边,鲁浩正在激斗着那个矮胖的灰裘人,以及四周进退不息的如意府手下们!

项真双掌连飞,呼呼轰轰的强烈劲力将舍命攻来的严捷逼得发鬓披散,步履跄踉,面布满倒钩刺的“罗刹网”宛如罩在一片狂悍的旋风中一样,失去控制的乱翻乱晃着,根本连把持住都不容易了,而这时,项真已瞥及那个缺耳之扑向了鲁浩!

大吼一声,项真猝然斜掠横阻,边急叱道:“鲁兄留心!”

鲁浩现在已是汗透重衣,气喘吁吁,地下,又多了七八具敌人的尸体,他那只粗大的行者棍上也沾满了血迹肉糜;但是,他先时所受的创伤伤口却已崩裂,痛如尖刀刺骨,再加上围攻他的这个矮胖灰裘汉子功力卓绝,出手如风,应对起来就越发感到吃力了……

项真的急叱甫始传入鲁浩耳中,他已觉出有一股锐风暴袭而来,狂吼着,鲁浩的行者棍微沉猛挥,但却一下子扫空,一名高大的皮衣汉子哀嚎着被横捣了出去,暗袭的缺耳人已在一闪之下又是连环七戟波浪似的急戳而至!

这时——

项真已奋力追上,他冷哼一声,三十一掌分做三十一个不同的方向飞泻那缺耳人,双腿凌空猝扫,三名扑上来的皮衣大汉已自丢刀捂胸,惨曝着倒翻摔跌!

缺耳人咬着牙,切着齿,面色如铁,他恍似不觉背后的如刃掌风,闷着头照原势猛刺鲁浩!

此际,几乎只差一线,围攻鲁浩的矮胖汉子也抢步而上,双手拉着他的“尖矛斧”,“呼”的力斩鲁浩!

急得热血沸腾,五内如焚,项真暴吼道:“鲁浩躺下——”

双方的接触是快得不可言谕的,那个“下”字还在项真的舌尖上打着转子,缺耳人已速速悬空滚出,他四肢无助的在空气里抽搐,点点血迹,浓稠稠的随着他身形的翻滚而洒滴于地,但是,却在这一刹之间,他的夺命戟已深深透入鲁浩浩左肋之内!

鲁浩的面孔是可怖而狰狞的,他的嘴巴冒着带有气泡的血沫,在一个歪斜下,手中的行者棍奋力挥击,“当”

“当”“当”的连串震响中,接着将那矮胖汉子劈落的“尖矛斧”荡开三次,可是,两名皮衣大汉自后掩上,锋利的鬼头刀却在寒光映里插进他的背后,深入得甚至连刀尖都自前胸突了出来!

一条人影凌空扑落,抖掌猛斩,那两个皮衣凶手的脑袋已“噗”“噗”两声被击成粉碎,血肉暴溅中,这条淡黄色的人影已恶魔般来到了矮胖汉子身前!

大吃一惊之下,矮胖汉子的“尖矛斧”翻劈来人,那人,正是目眦慾裂,咬牙切齿的项真!

尖矛斧闪泛着冷森森的青芒当头砍来,项真却不躲不让,他双掌又准又狠的自两边猛往内合,尖矛斧在他两掌猝合的一刹间已划破了项真的颈下肌肤,但是,却也只在划破了他肌肤寸许之后便有如被铁钳夹稳了一般丝毫不能再动了!

矮胖老人惊叫一声,用力一抽他的兵器,在一抽未能抽动的同时,项真的右脚已在弹抡之下猛然将他踢飞出九步,这一脚,正好踢在他的小腹上面!

正在那矮胖老人杀猪似的长嚎着滚跌于地的同时,另一声令人毛发悚然的惨叫也已传入项真耳际,项真急速寻视,老天就在丈许之外,在烟硝迷漫里“长链”黎东的银色链子正死命绞缠着那黑脸灰裘角色的脖子,那张黑脸,在这时已经涨成了朱紫,但是,这是该人的七环刀却也刺进了黎东的肚皮,另外,尚有七名皮衣大汉也正在用他们的利刀猛砍着黎东的背脊,只见血肉横飞,刀过处衣肉皮卷,一条条的刀痕,有如一条条深刻的沟渠,纵横交布,惨不忍睹!

几乎一口气没有喘上来,项真这一看之下,连眼全变成赤红的了,他狂吼如啸,声似裂帛,一头疯虎似的冲了上去,三名皮衣大汉横刀来阻,隔着尚有两步,已在项真雷轰电劈也似的暴凌掌山下被震得急速翻滚而出!

一柄鬼头刀“刷”的确向项真后颈,来势又急又快,项真去势不变,反手猝斩,“咔嚓”一声,那柄鬼头刀已吃硬生生的震断,断落的刀锋“呼”的回闪,一下插进了那个挥刀暗袭的皮衣大汉胸膛!

来到了黎东身侧,项真双掌突起如巨江河决堤,翻飞的掌影宛似满空的血刃翻舞,眨眼之间,仅是眨眼之间那七个正在猛砍黎东的皮衣汉子已完全失去了头颅,七颗尚在咬牙切齿的脑袋蓦然腾上了半空,七股热血怒喷如箭,而他们失去脑袋的身体却自然在项真凌厉的掌刃中跌滚撞击,七具无头的尸身上刹时皮肉翻卷,血雨四溅,布满了一条条宛如利刀剖割后的可怕伤口,那些伤口,几乎与黎东背上的创伤毫无二致!

黎东仍未断气,他黯淡而逐渐扩散的瞳孔中依旧可以模糊看见四周的景物,项真的扑杀狠宰,他已都看在眼里,于是,这位无双派的好手满足的安慰的也带着一些儿惨然的吁出一口气,他紧绞着敌人颈项的两臂还僵硬的扯拉着银链,那个黑脸的朋友,舌头已拖出chún外一大截,两只眼睛正恐怖而绝望的突凸出眼眶,舌尖上滴着浓稠的鲜血,面色紫涨,青筋暴起,他身材不如黎东高,是而已被黎东整个吊起脚尖离地,但是,他却死握着插入黎东肚腹中的七环刀不放,握刀的指节,都因为太过用力而凸成煞白的了

站在黎东身边,项真强忍着心头的悲痛,他暗哑着嗓子道:“黎兄,请恕我来迟一步……”

黎东已不能说话了,他喉头一阵阵的咕噜着,喘息粗浊而含混,但他竭力侧首看着项真,一次又一次的将嘴chún咧成微笑之状,他要使项真知道他心中的感激、坦然,以及无憾……

当然,项真是可以明白的,他望着那张惨白的大脸膛,涩郁的眼睛,泛紫的嘴巴,望着那淋漓的鲜血,不禁难过异常,这是来自大草原的一名好汉、粗犷、剽勇,以及豪迈;但他却就如此去了,去得这般悲惨,这般凄凉,又这般壮烈啊……

黯然地,项真道:“黎兄,可有话要我代传么?”

是的,到了眼前的地步,除了这件事,项真已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可供他效劳了。

身躯猛然的抽搐着,黎东的嘴chún急速翁动,可是,却连一个字的单音也无法表达,项真意念转动,低沉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章 舍命沥血 男儿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