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59章 铁骑无双 城下盟

作者:柳残阳

一抹深沉而怪异的微笑漾在项真疲乏的面庞上,他将全身上下匆匆检视了一番,准备在即将来临的狠酷杀戈中作血腥的接应,目光注意着迅速移进的无双派豪士们,项真全身的劲力已聚集于四肢之上——

正在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重要关头,就于靠着林子方向的这边堡墙上,蓦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騒动,项真还没有仔细看清楚,一个高昂的,宽厚的语声已石破天惊的响起:“无双鼠辈,全听着,你们的‘铁字门’大尊主商先青,‘血字门’大尊主鹿望朴,还有你们的师兄弟展百扬、提尧、邱富贵五个人都押在我们这里,若是你们爱惜他们的性命,现在通通给我停止前进,否则,莫怪我们心狠手辣,一个个斩掉这五个人的脑袋给你们看!”

此人的嗓子雄厚了味亮,有如宏钟大吕,袅袅传出老远,无双派两边并进的人马虽然尚隔着二十多丈,却已听了个清清楚楚,字字入耳,于是,那铁一般逼近的阵势顿时起了一阵小小的騒动,多少双焦急与愤怒的眼睛也齐齐朝堡墙上投来,他们最担心的便是这一件事,如今,它果然发生了,毫未出所料的发生了……

堡墙——

簇拥着的人群忽然分开,人们一让开之后,老天,已可清晰的看见商先青、鹿望朴、提尧、展百扬、邱富贵五个人被押解至堡墙的边缘,五个人简直已不像个人形了,他们的头发乱草一样的蓬散着,全身上下的衣裳破烂污秽不堪,那五张百孔又干又瘦,憔悴得没有一丝血色,全是用黄蜡所捏成的,他们枯瘪的脸庞上颧骨高耸着,眼眶乌紫而深陷,目光失神与暗涩,混浊浊的,五个人全像站不稳一样摇摇晃晃,在寒风中抖索;他们的手上带着特大号的钢铐,脚踝串连着巨型的脚镣,另外一条小指粗的强韧铁丝穿过了五个人的琵琶骨,然后,在铁丝的两头各缀着一枚斗大的铁球,铁球便垂在他们的脚下,琵琶骨被穿过之处,血迹早已凝固成为紫褐色,连伤口全结上乌黑丑恶的疤块了……

虽然他们五个人早已被折磨得不似人形,但无双派的豪士们及项真仍然认得出正是人们本人,那五张面容,和他们被俘之前可说完全不同,在孱弱中、颓唐中、枯瘦与憔悴中,尚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惨然;哪里还有当年的一丝英气?一丝威风?好苍凉啊……

五个人并排站着,每人身旁由两名魁壮的皮衣大汉左右扶持,鬼头刀便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而“返回七梭”杨涂,及那个方才发话的青脸独目人物便监视于侧,那青脸独目的角色身材矮小,神色冷森而狰狞,一张大嘴斜吊着,两条眉毛却刀也似的往上起,他也穿着一身褐色的皮衣靠。

但是,皮衣靠上却钉满了亮银锥,一柄赤红闪耀的怪异笔形兵器便倒背在肩后;在他们的左面,一字并排站着五个形态倨傲,面容威猛而深沉的灰袍老人,右面,嗯,则是一个体形高大雄伟,脸腔微赤,畜着一大把黑色齐胸长髯的老者,这老者气度雍容,双目棱棱如刃,顾盼之间,有一股无可言喻的严酷韵味,他那挺拔的鼻梁上,生着一颗豆大的紫痞,双眉浓黑得像两把小刷子,没有穿皮衣,一袭宽大的,金光闪烁的长袍上洒绣着圆团字福寿图,脚下却是一双鹿皮钢尖头的软靴,现在,他正冷沉的背着双手,目光如炬般凝注着无双派骑队的反应与动静……

果然,在无双派方面辨明上墙头上的五个人正是他们被俘的尊主与师兄弟等,前进的阵势便立即缓了下来,同时自莽字门那边的骑队中,一杆白绸绣着七枚连衔金环图案的大旗突然张开,迎空呼呼急展了三次,在旗帜挥展中,一乘骑影之飞快越众而出,狂奔飞字门的骑队而去。

飞字门骑队的为首者“九命郎”严宿也立即策骑迎上,双骑合会之后,略一停顿,又已以双并辔驰向如意府堡墙之下,嗯,那另一个骑士,便是无双派莽字门的大尊主,“乾坤一旋”尉迟寒波!

两人在奔向如意府堡墙之前,已各自挥手示意,下令两方的人马停了下来,此刻,他们已奔至隔着堡墙十丈之处住了马。

在角垛子里,项真好不容易才看清了眼前的情景,他也够辛苦了,一面要了解四周眼前的状况,一面还得随时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能露出行迹,再一面,更需要准备在每一个可能的时间里暴起发难,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最高的理想……

这时——

如意府堡墙的十丈之外,尉迟寒波与严宿正各据鞍上,他们的面容表情,有掩饰不住的仇恨与愤怒,更有掩饰不住的凄凉及焦惶,两个人全朝堡墙上仰视着,两双眸子深处皆似在喷射着火焰!

那金袍黑髯老者毫无笑意的一笑,缓慢而悠闲的一持长髯,徐徐向一侧的青脸人点了点头。

青脸人干咳一声,又扯开嗓子道:“来骑可是无双派‘莽字门’大尊主尉迟寒波与‘飞字门’首座大弟子‘九命郎’严宿?”

矮胖如缸的尉迟寒波肥脂满积的面庞,蓦然一沉暴烈的道:“正是,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犯不着再绕圈子!”

别看这位青脸人物个头矮小,嗓门却是又宽又大,他打了个哈哈,宏声道:“首先,我要问,你们二位可看清楚墙头上站着的这五位贵派英雄的面貌了?”

尉迟寒波怒道:“当然!”

好笑一声,青脸人道:“那么,这不会是假的罗?我们如意府并没有吓唬你们!”

“九命郎”严宿巨眼暴涨在一片精芒倏射中,他狠厉的道:“朋友,你们俘囚了我无双派的尊长手足,就是如此个善待方法么?竟用这等残酷而不讲人道的狠毒手段来折磨

他们,慢慢虐杀他们,各位的心肠也太过阴诈了!”

青脸人冷冷一笑,道:“照你说来,姓严的,莫不成我们还要天天盛筵相款,晨昏定省宁你大约忘记他们是怎么回子事了!”

严宿大吼一声,暴辣的道:“小子,你该死!”

不屑的一扬脸,青脸人只吐出一个字:“呸!”

在马上,尉迟寒波摆手阻止了怒火染目咬牙切齿的严宿,他面如寒霜般道:“在这种情形之下,并不是我们争执口舌的适当时间,我问你,要怎样才能释放他们?”

青脸人侧首看了那金袍老人一眼,金袍老人面上毫无表情,仅只略微颔了颔首。

于是青脸人大声道:“第一,退兵出此地,更远离大河镇三十里以外!”

顿了顿,他又道:“你们如此做了,便先释放那邱富贵!”

尉迟寒波一股心火突然上升,但他强力压制住了,一咬牙,他又冷森森的道:“第二呢?”

青脸人大刺刺的道:“第二么,你们要在我方监视之下再退出一百里,然后便放回那姓提的小子!”

尉迟寒波冷冷的道:“还有第三?”

青脸角色气焰凌人的大声再道:“不错,第三,你们无双派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马,全将携带的兵刃火器集中堆存在一个我们指定的地方,由我们派人收取,做到这一点,我们放那展百扬!”

双目一翻,他又接着道:“第四,要你们掌门人铁独行沥血盟誓,永不再侵犯如意府及如意府结盟之下的各帮各派,并不得再有任何单人只马进入中土;如此做了,那鹿望朴便可回去,姓鹿的是你们派中的大尊主,他应该有这个价值与份量!”

尉迟寒波暗里叹息着,他徐缓的道:“还有没有?”

青脸人嘲弄的一笑,道:“在你们回转大草原之后三个月,我们确实知道你们不会再有蠢动之意了,那商先青也就能平平安安的归返老家!”

沉着脸,尉迟寒波道:“朋友,你们不觉这些条件太苛么?”

青脸人斜吊的嘴巴一歪,冷冷的道:“太苛?尉迟寒波,你不要太过天真,若非此刻情势于我方不利,只怕你们想如此做我们尚不答允呢!”

尉迟寒波两颊的肥肉抽搐了一下,他沉重的道:“这些条件,全是洪双浪的意思?”

青脸人尚未回答,一旁的金袍黑髯老人已一拂长髯,语声浑厚而有力的道:“正是老夫之意!”

嗯,这位金袍闪灿,形容威猛的老人家,果然正是鼎鼎大名,煊赫一时的如意府最高魁首,黑髯公洪双浪!

黑髯公洪双浪一挥袍袖,淡漠的道:“双方交战,即无仁慈道义可言,无非是尔虞我诈,你狠我毒而已,尉迟寒波,我们只求目的,不择手段,今天开出来的各项条件,没有丝毫回圜的余地,你们愿意,则依言而行,否则,老夫便下令斩此五人首级,再与你们决一死战!”

迟疑着,尉迟寒波转过头去低促的与严宿商讨起来,他们两人的神色俱极凝重,在沉重中,更有一股说不出的绝望与黯然……

黑髯公洪双浪又启声道:“尉迟寒波,若是以你的权责尚不敢决定此事,老夫可以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容你回去面报铁独行知悉,但你须记得,条件无法再做商量,而且,你只有半个时辰的来回,半个时辰之后,老夫便以尔等不接受条件处置了……”

抬起头来,尉迟寒波圆团团、油润润的面孔上浮着无比的悲枪与怅惘之色,他徐徐的道:“洪双浪,你明白这些条件我们恐怕难以接受……”

黑髯公洪双浪浓眉微轩,残忍的道:“这是你们的事,如果你们想要眼见你们的手足兄弟断头丧命,如果你们甘愿血染尸集,老夫亦无话可说,你们须知道,老夫所属亦非贪生畏死之辈!”

顿了顿,他又半似怂恿,半似教唆的道:“尉迟寒波虽然在无双派中,你位居尊主之尊,但此事你却未必能做得主张,老夫提议你不妨快马回去报知铁独行,要他下个决定,也算是他替你的同门手足弟兄尽点心力!”

忽然——

面容枯槁,蜡黄干瘦的鹿望朴沙哑而撕裂般的叫了起来,他的叫声含着泪咽,含着羞辱与不甘,更含有无比的激昂:“老尉迟……你们杀过来……刀刀斩绝这些……豺狼虎豹……不要管我们……我们已够惭疚……”

鹿望朴身后的两名皮衣大汉暴喝连声,偏过刀背猛力砸砍着他的脊梁,“砰”“砰”的沉闷击肉声清晰的传了下去,宛似一声声的全砍碰在尉迟寒波与严宿的心上了!

双目血红,额际的青筋突起,严宿沥胆摧肝的狂吼道:“住手,你们这两个杂种!”

黑髯公洪双浪微微挥手,那两名皮衣大汉立即停了下来,可怜鹿望朴这位无双派“血”字门的大尊主却早已气息奄奄,晕绝过去了!

深沉的一笑,洪双浪道:“就只这么一点小小的惩罚,你们已经承受不住,等一歇,那五头齐飞的惨状,只怕更会令各位不能卒睹了,尉迟寒波,你想想看,应该怎么做好呢?”

就在这时,一直垂头闭目,摇摇晃晃的商先青已蓦然仰起脸来,他怒睁着那一双乌黑浮肿的眼睛,抖索着,声嘶力竭的吼道:“尉迟寒波,你忘了大草原的雄风,无双的威名了!你忘了掌门大师兄的训海与此次出征的目的了?你要我们做无双派的罪人么?要我们为无双派蒙羞么?想想那些惨死的弟子,那亲人骨肉遍洒的鲜血;想想他们含的冤,受的屈,想想大草原的父老兄弟们那一片震天的哭,震天的哭啊——”

于是,坚硬沉厚的刀背又疯狂的劈到了商先青瘦骨棱棱的背脊上,在一片窒闷而重实的刺耳声里,展百扬也放开喉咙大喊:“索回血债……兄弟们啊,索回血债……让我们死得像个男子汉,像个无双派的勇士,别叫我们死不瞑目,别叫我们没脸魂归大草原……”

刀背同样也照顾上了展百扬,一侧,“半弧手”提尧也位血般狂叫道:“杀过来,杀过来……不要顾虑我们,我们死不足惜,只要能看见这些魅魍授首……”

“黑骠子”邱富贵也猛的扯开了,那张厚肿干裂的嘴巴大叫道:“我们丢人啊……大家别再挂着我们……死就死,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们那一个也不含糊……”

鬼头刀的刀背雨点似的劈砍着他们,有的皮衣大汉更伸手猛掴他们的耳光,但却制不住五个人慷慨悲壮的吼声,虽然,那吼叫也已经含混不清了……

黑髯公洪双浪深沉不露的冷笑了一声,他重重的道:“尉迟寒波,我们不要再耽搁时间,愿不愿接受条件全看你们了,从现在起,老夫候你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若然你们尚没有答复,就莫怪老夫我心狠手辣了!”

尉迟寒波双目中各含着一泡老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铁骑无双 城下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