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66章 恩怨了了 瑞气呈

作者:柳残阳

闭上眼,项真默然了片刻,然后,他又睁开来道:“关外大草原,尽有些可以劳动作出苦役的地方,在下想,以十年为期,罚他十年的苦工,一则以赎其罪行,二则,亦可借而琢磨他的心性,砥砺他的节操,三则么,亦给他一个修潜反省之机……”

摇摇头,铁独行道:“这似乎大轻了,而且,这混帐与独行那贱婢的婚事根本亦不能做数……”

抿抿嘴chún,项真道:“当然,在形式上我们不能承认,但是,实质上,大掌门,他们却确已如此了,虽然我们不以为他们是夫妻,但他们却已是夫妻,这是难以推翻的,因此,我们既不承认他们的婚事,又要对令媛的终身有个妥善的处置,在这两难其全的情形下,我们只有想出一个较为合理的方法,这方法或者牵强了一点,便也只有如此了,在下想,以十年苦役来做为康玉德的惩罚,在这十年中,如果他真的已痛悟前非,革面洗心,则表示此人不失善类,尚可救葯,那时,大掌门,再由你老宣布康玉德的罪行赦免,然后,大掌门便可以重新主持令媛与康玉德的婚事了!”

西门朝午也打铁趁热的道:“大掌门,如今事情摆得明明显显,其一,令媛与康玉德夫妻之实,换句话说,不管这婚事做不做数,令媛今生以难再嫁,其二,康玉德自始终,便一直委曲求全,步步忍让,未曾亲自与贵派任何人为敌,且他又是真心对待令媛,其情可悯可恕,其三,姓康的诱引令媛私逃及挑起干戈之责无可推辞,但他有了上迹几件原因死罪可灭,活罪则以十年苦役为惩,或观其变,或修其心,十年之后,若他确已改过向善,再无异志,大掌门就可以成全他们两人人,项兄可谓是顾虑周详,面面具到,大掌门,这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沉吟了半晌,铁独行仍然不肯答允的道:“二位一片苦心,无非也是为了成全独行那个贱婢,但是……本派与黑手党这笔血仇,只怕姓康的小子忘不掉吧?留虎为伥,却是太过不智……”

淡淡一笑,项真道:“在下以为,他应该可以忘掉。”

铁独行疑惑的道:“此言怎讲?”

目光瞥了被押在门槛外的康玉德一眼,项真缓缓地道:“情感这东西,是一件颇为奇妙之事,它往往可以左右一切,改变一切,而男女之爱,又几乎是无所不包,无所不会的,大常门,在碑石山,在如意府,这连串的激战中,据说康玉德是主事人,他应该打头阵才对,但是,他却一直没有出面,在下想,这大约不是他胆量不够,而是由于令媛的影响吧!”

泪痕未干,惊魂不定的铁娘娘,对着项真一个劲的用力点头,项真笑了笑:又接下去道:“当时,康玉德一定也可以推断出这场血战的结果了,他正在火头上的时候,为了令媛的情感都可以委屈忍耐,事情过了,在下以为他的仇怨也将能冰解于令媛的深挚慰抚中,否则,他必将各裂身败,万事成空,康玉德不是一个白痴,取弃之间,他可能比诸我们更为清楚,一个温暖的家,安定而平静的生活,以及相对的空虚,痛苦、沉闷及死亡,他会选择哪一种?在下不相信,他的答案与我们两个人的答案都一样!”

冷静而有力的,项真再道:“因此,大掌门不用担心康玉德留积胸怀的仇恨及反抗,时光与柔情会慢慢的给他消蚀干净,冤家总是宜解不宜结的……有一句话,在下或者说早了一点,但在下仍然先在这里说出:预祝大掌门重新有一个温婉孝顺的女儿,以及,一个知礼明义,脱胎换骨的东床佳婿!”

大厅中寂静了一会,无双派的首要人物中,地位最高的“飞字门”大尊主“青魔君”长孙奇已踏上两步,躬身道:“项兄之言,句句出自肺腑,字字包含仁恕,大师兄,本座认为似于采纳!”

“卫字门”大尊主金木也随合道:“所谓化戾气为祥和,大师兄,如今正是时候了!”

“狮字门”大尊主“生死刀”千古也宏声道:“为了娘娘的终身幸福,为了给她一个重新活下去的指望,掌门师兄,项兄说得甚为有理!”

总坛大护主“游魂弧指’何向月亦笑吟吟的道:“我说大师哥,你老就点点头吧,何苦非要搞得血淋淋的不可?入关之战,我们损失了多少,却早已得到双成的报偿了哪……”

慢吞吞的,“莽字门”大尊主乾坤一旋尉迟寒波也接口道:“师兄,这件事,也就得如此办了……”

猛一跺脚,铁独行坐回椅上,挥手道:“你们帮得好腔!”

这句话,不啻等于是答应了,大厅里的无双派豪士们顿时面露笑容,喜上眉梢,一场戾气,果真,已化为祥和了……

长孙奇回头道:“把康玉德带到后面看管起来,然后在班师之时,仍由你六人负责监守!”

“赤胆四绝”与江仇心、郑群等人,齐齐恭声应诺,他们尚未行动,死里得生的康玉德已猛然跪下,他泪流满面的呜咽着道:“玉德感谢大掌门及各位尊主不杀之恩!”

说罢,膝盖头一移,正对着项真,康玉德“咚”“咚”

叩了三个响头,他面孔上的肌肉抽搐着,激动的道:“项大侠,我永生忘不了你成全我夫妇的齐天浩德,这不只恕了我的命,更救了我的心,项大侠,我不会遗忘你对我康玉德的期望,更不会漠视你们的苦心,将来,你能听到的,听到我如何孝敬大掌门,如何虔诚的维护我的家庭妻子,如何使自己成为一个淡泊自甘,与世无争的人……”

让开一步,项真拱手道:“康朋友,相信我黄龙乐意看到这些!”

康玉德又向西门朝午真挚而感怀的道:“西门当家,你的恩典,我也永铭心中……”

哈哈一笑,西门朝午道:“甭客气,朋友,假如你改得好,异日见面,我们再重新论交吧!”

于是,在康玉德的泪波里,在他的抖索中,在那一片汹涌的感恩浪潮里,在鬼门关过客的险死重重激奋里,他被六名无双派好手客气得多的押走了。

厅中,铁娘娘又再一次的叩谢了她的父亲与各位叔伯,然后,她款步走到项真面前,泪水再也忍不住的随着他盈盈下跪的姿势而坠滴下来!

迫得又闪让一步,项真忙道:“起来,姑娘,快请起来,在下如何能再承担这等重礼?”

仰着泪眼注视项真,铁娘娘深幽的道:“项叔叔,侄女有生之年全乃项叔叔所赐,项叔叔,你叫侄女怎么报答你老人家?”

一旁西门朝午笑道:“等以后我们几个不成材的到了大草原,你多弄几样小菜来孝敬一翻也就是了,现在,姑娘,你还是请起吧!”

跪在地下,铁娘娘仍然恭恭敬敬的对着项真及西门朝午叩了三个头,两人躲躲让让,好不容易才将她请了起来,而这时,铁娘娘一边拭去泪痕,一面偷偷窥视她的老爹,嗯,无双派在掌门铁独行虽然仍板着脸,但是,眉梢chún角,却已隐隐约约透出那么一丝笑意了。

于是,于吉走了上来,轻轻扶着铁娘娘转上楼去休歇,望着他们缓缓上了楼,西门朝午凑过去悄悄问何向月道:“我说,大护主,你们怎么来得这般巧法?正在紧要关头全一起到了?”

眨眨眼,何向月也压着嗓门道:“我们正在大河镇接着了老金木,大家刚还沉有谈上几句话,辛坚那小子已面青嘴肿的飞骑赶到,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告诉了这里的事情,我们一想不好,才急毛蹿火的一窝蜂赶来,幸而早到一步,否则娘娘的那条小命可险了哇……

连连点头,西门朝午一叠声道:“对,对,及时雨,嗯,及时雨……”

这时,旁边伺候着的无双弟子们又加搬了座椅,大家如释重负的坐了下去,尉迟寒波看着项真,又赞又叹的道:“古人说‘妙舌生莲’,项老弟,我今天算是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了,老弟你这张嘴,可真叫法力无边,厉害得并不稍逊你那一身绝技!”

手捂胸口,项真淡然一笑道:“尉迟尊主谬誉了,这也只能说各位的情面大,再加上大掌门赏脸而已,否则,任我,一张拙嘴,又能济得了甚事?”

铁独行深深的注视着项真,对项真,他是自心底由衷的感激,从头至尾,项真煞费心机,chún焦舌燥,为的,还不是他无双派及铁家的声誉维护与烟火接续问题?而这些,项真可放手不管的啊……是的,铁独行要杀他的亲生女儿及康玉德来向无双派的死难门人谢罪,他也并不是一个姿态,他是真心要这样做的,但项真却以巧妙的方式加上激发了无双派所有首要的求情而挽回了这场悲剧的发生,固然,铁独行是义无反顾的,可是,那到底是他的亲生女儿和与女儿有过夫妻之实的男人,只要有一丁点能以回圜的余地,他也不顾、也不忍如此去做,幸亏有项真的独撑险局,否则,这辈子,只怕铁独行都要生活在悉云惨雾笼罩下的痛苦之中了……

项真也回视铁独行,自这位无双派的掌门清澄的眸子深处,他看到了很多,读到了很多,更明白了悟了很多铁独行的心声,也就在这种微妙的互视里,缕缕绕绕的传到了项真脑海……

低沉的,尚元干向铁独行道:“禀大掌门,那严婕还在这里,请示如何处置?”

铁独行这才想起旁边还困倒着一个敌人,他略一沉吟,笑对项真道:“老弟,你看怎么办?”

项真一笑道:“先关起来再说,行么?”

点点头,铁独行道:“这件事,便烦请老弟你处置了!”

说着,铁独行一挥手,躺在厅角的严婕已被四名强壮的无双派子弟扶了起来去,她步履蹒跚,行动艰难,只这片刻,已使她变得如此的衰弱与老迈了,昔日座上客,今成阶下囚,前后只有两天的时间,而这两天里的变化,又是如何的强烈而巨大啊……

轻咳一声,铁独行道:“金师弟,怎的直到如今才赶到?”

“飞翼”金木气色甚佳,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他沉声道:“本座事先不知道掌门师兄的大举行动,是而在掌门师兄遣去相招的飞骑到达前便率着罗柴等人上山狩猎去了,待到那两名弟子好不容易到山上等着本座,已是咋夜二更天的光景,那时本座等正已设营休歇,在见到那两名弟子并闻到消息以后,本座便立即收拾下山,匆匆赶来,在天亮不久到达褐石涧左近,本座一看褐石涧情形,已知血战早已展开,是以快马加鞭紧往大河镇赶,就在离着大河镇不足二十里地的一片丛林里,恰巧遇上了如意府的一名巨孽——事后本座才知道此人乃如意府高手‘北地一旗’杜宗!”

尉迟寒波叫了一声,道:“这小子就在我们攻破如意府之际,乘着混乱逃走了,你们可擒住了他?”

哈哈一笑,金木道:“本座当时一看他形色仓皇,再加上那身打扮,便明白一定不是好路数,因此两话不说便与罗柴、厉鹏,两个半一起围上,那厮功夫甚强,但一来过份疲倦,二则心慌意乱,虽然乞倾力抵抗,在我们联手之下不满三十招已将他放倒!”

何向月缓缓的道:“后来呢?”

侧目瞥了肃立一旁的“红胡子屠夫”厉鹏一眼,而厉鹏的粗脸也就顿时和他颔下的寿髯一样红了,金木哧哧笑道:“后来,我们的屠夫便迫不及待的将杜宗像一头猪似的送上了砍板……”

转转头,何向月朝着厉鹏吐了一口粗气,长长的……

现在,大厅里的气氛已经融洽多了,祥和多了,每个人都在轻轻松松的谈笑着,每一张面孔上也都浮现着笑意,无双派的这些首要们彼此述说着在这场浩大的血战里各自所经历的惊险,讨论著当时用兵的策略得失;或是互相打趣对方的紧张,或是调侃某一件事情发生时某人的狼狈情状,如今,忧虑全消失了,沉郁都扫空了,他们所想到的,所说到的,俱皆是他们早已在血战之前便朔好的美丽远景,而此刻,这些美丽远景却又极端接近了。

此时,有二个人走了进来,唔,是包裹着左手的“白猿”向光与另一个五身材,面色红润稚嫩如童子,双眉中心生有一块菱形疤痕的白袍人,他们甫始踏身大厅,三人恭敬的向厅里坐着的各人施礼铁独行微颔首,道:“向光,曹生,可有事情?”

嗯,那面如童子的人物,原来就是尉迟寒波“莽字门”下的“三眼童子”曹生呢,这外号可真起得巧!

二人躬着身子,由曹生道:“奉‘狮字门,大尊主谕特来禀报本派伤亡结果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6章 恩怨了了 瑞气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