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07章 酷虐之刑 龙出困

作者:柳残阳

肉体的疲累与眩迷虽已不能支持,但项真的神智却极为清醒,他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用手抓着床沿,低哑的道:

“汪姑娘……人呢?房中的人呢?”

那张面孔往前移进了一点,没有回答,冷漠的凝注着他,朦胧里,有一种生硬与仇怨相糅的韵息,苦得很,涩得很。

项真用力摔摔头,嘶哑的叫道:

“人呢!我的朋友,我的姐姐,他们在哪里?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那张面孔有些模样了,好像离得很远,又好像靠得很近,中间隔着一层云雾,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一个幽幽的声音宛自天际传来,声音虽细,却阴森得紧:

“项真,你的气运尽了,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句话?”

项真用手搓揉着太阴穴,吃力的道:

“你,你害了他们?”

冷冷一笑,又是那毫无情感的声音:

“因为你先害了我的兄长,害了我的未婚夫,所以我才来害你,项真,你这空有其表,虎狼其心的恶魔!”

项真再次摔摔头,迷惑的道:

“谁……谁是你的兄长?谁是你的未婚夫?”

迷蒙中,那张面孔又移近了一些,怨毒的道:

“不要说了,项真,记着一句话,血债,要用血来偿!”

项真试着提起丹田的一口真气,但是,他却失败了,那口真气像萎颓了一样,那么涣散,那么虚软,无论如何都聚不起来,他咬咬牙,愤怒的叫道:

“告诉我,我的朋友哪里去了?我的姐姐哪里去了?”

冷漠的,那声音道:

“有个九幽地府,你知道,他们将与你一同去那里。”

项真大叫一声,奋出平生之力,暴叱如雷:“斩!”

他擅长的单招散手中,九绝式之一“月蒙影”突发而出,双掌微收骤放,有如两片钢刀猝然飞出,快得毒,狠得凶,只听一声尖叫,紧跟着一声怒吼,神智一阵晕迷,眼前一片黑暗,他已瘫了一样倒在地下……

悠悠的,飘飘的,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挨了多久,只像在云雾里浮沉,在迷幻中游荡,那么轻巧,那么空洞,而又那么不由自主……

虚渺渺的,项真用力撑开眼睛,那眼皮,艰涩而沉重,似有万钧。身上的骨骼亦似散裂了一般,痛楚而酸软,他又慢慢闭上眼,良久,再睁开,老天,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一个什么所在?

首先映入视线的,是一个半圆形的拱顶,那拱顶潮湿而黝黯,一盏半明不亮的小油灯,自拱顶悬挂下来,借着这小小油灯的光辉,可以隐约看出这是一间正方形的,四面全是石壁的房间,他身子下面扩建着霉烂的稻草,稻晦得发黑,一股腐湿的气味一阵阵钻入鼻腔,空气恶浊得紧,他稍微一动,又发觉自己双手已被带上厚重的钢铐,腰际扣着儿臂粗的铁环,两只脚上带着脚镣,脚镣与铁环串连着两根粗粗的铁链,一直拖连到深嵌入石壁内的两枚巨大的铁圈内,身子只要稍一移动,便会发出哗唧唧的声音来。

这是什么地方呢?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项真合上眼帘,静静的思索着,于是,他慢慢想出来了,想起自己如何去解救晏立的未婚妻,如何感到身体不适,如何回到小木屋找不着君心怡与包要花等人,又如何望见那一张朦胧的,却可断定是汪菱的面孔,他甚至还记得自己在情急脱力之下施出的那一记“月蒙影”!

咬咬下chún,他渐渐推断出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一定是自己早年曾与汪菱及那老人结过什么仇怨,伤过他们什么亲人,他们才会用这种方法寻找自己报仇,将自己掳来此处。

困难的转动了一下身躯,项真舐舐嘴chún,他感到无比的干渴与痛楚,嘴chún早已经焦裂了,喉咙里又苦又涩,脑子的紧张已经消失,但四肢百骸却点力俱无,像经过了一场巨大的病症,浑身上下提不出一丁点劲来。

忽然——

他听到一阵轻微的金属撞击声,片刻后,这房间的一部份已缓缓启开,哦,那是一扇石门,这扇石门,也可以说是这间石室的一部份,那厚度,怕不在两尺以上,只见四个彪形大汉在推它,还吃力得不得了!

门口有一阵低低的交谈声,片刻后,三条人影映了进来,项真眯着眼瞧去,嗯,那不是汪樵峰与他的女儿汪菱么?他们身边,还站着一个年约五旬,方面大耳的白脸书生,这人一身白缎子儒衫,雍容得紧。

三个人慢慢来到他的身前,老人汪樵峰用脚踢了他一下,冷冷的道:

“项真,你该醒了。”

项真又舐舐嘴chún,沙哑的道:

“我是醒了,老丈,你的气喘病也痊愈了吧!”

汪樵峰哼了哼,道:

“你以为这种场面很有意思,是么?”

项真笑了笑,道:

“没有这个想法,不过,老丈,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你?”

话刚出口,他觉得眼前一花,面颊上已火辣辣的挨了四记耳光,汪菱的语声带着仇恨的哽咽:

“项真,记得在五年前你与陕境‘九贤派’决斗的事?”

项真略微回忆了一下,淡淡的道:“记得。”

汪菱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啜泣着道:

“记得那次决斗第二个死在你手下的人?”

项真平静的道:

“当然,那是九贤派九贤中的‘贤书子’汪召——”

他蓦然一怔,道:

“是你兄长?”

汪菱抽噎得更厉害了,她愤怒的道:

“不错,你还记得在你尽杀了九贤派的九贤之后,有一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适时赶来与你一拼死活的事?”

项真吁了口气,道:

“是的,那年轻人长得俊,气度好,我不忍杀他,但是,他却一再相逼,最后迫不得已……”

汪菱哭着,悲切的道:

“迫不得已,你就用出那狠毒的毒技‘八圈斩’将他凌迟碎剐,分尸残命,是么?可怜伟哥哥临死还不得一个全尸……”

项真凝视着汪菱,安详的道:

“那青年叫张伟,他是你的未婚夫?”

汪菱哭得更凄惨了,她哽咽着道:

“是的,你杀了他!”

项真顿了顿,缓缓地道:

“你知不知道他先用‘乌毒砂’再用‘回魂香’等下三流的歹毒暗器一再对付我?你知不知道我已三次以上给他生路善言劝他罢手?”

汪菱跺着脚,悲哀的道:

“恶魔,我不管,我只知道是你杀了我哥哥,是你杀了我的丈夫,你毁了我的家庭,毁了我的终生幸福——天啊!你这万死不足赎其衍的刽子手……”

项真淡淡一笑,道:

“你已不讲道理,不明是非黑白,我还有什么话好讲呢?”

汪菱蓦地双眼圆瞪,神色凄怖,她俯身朝着项真,一字一字的道:

“魔鬼,我会用世间最残酷的方法杀死你,我要你受尽痛苦慢慢死去,我要亲眼看见你的嚎啕,亲耳听到你的呻吟,我会剜你的心祭我兄长,奠我夫君,我要割碎你的身体去喂豺狼!”

项真眉梢子微扬,懒懒的道:

“或者你将失望,姑娘,姓项的不容易嚎啕,更不会呻吟,而且,假如有可能,方才的四记耳光姓项的尚要双倍奉还。”

汪菱气得全身发抖,她哆嗦着,指着项真:

“你……你……你……”

那方面大耳,面孔严肃的白脸书生,此刻猛的踏前一步,双掌左右开弓,一阵挥击,直掴得项真满脸鲜血,面颊青肿,耳朵鸣声如雷,他阴沉的道:

“好杂碎,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充英雄你找错地方了!”

项真摇摇头,舐舐嘴chún,漫不经心的道:

“阁下高姓大名?”

白面书生冷冷一笑,沉声道:

“青松山庄第一院院主奚槐。”

项真略一思索,静静的道:

“‘白面枭’奚槐?”

白脸书生嗤了一声,道:

“如何?”

项真吮了吮流血的嘴chún,淡漠的道:

“没有什么,我只是想,只有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才敢对我发威。”

白面枭奚槐双目骤睁,狠狠的道:

“姓项的,要对奚某人用激将法你就错了,奚某人不会放开你的!”

项真仰视着奚槐道:

“我明白你不会放开,假如在平时,奚槐,只怕你惹我不起。”

奚板脸上的白肉抽搐了一下,冷森的道:

“非常不幸,项真,那个时候奚大爷并没有遇见你,遇见你之时却是你眼前的这副狼狈像,你再狠,再有名望,却在奚大爷的手下被揍得鼻青眼肿!”

项真不在乎的一笑,大约牵动了伤处,他的眉头皱了皱:“这无所谓,因为你用的手法并不光明,如果堂堂正正的来,奚槐,我一己之力可以活宰你三个!”

白面枭奚槐忽然磔磔的笑了,笑着,他又是双掌连掴,打得项真的脑袋左倾右仰,血沫子溅飞。

好一阵,他的手也打累了,才在笑声里停手,眯着眼问:

“现在,你还嘴硬不?”

项真的上下chún破裂,两颊全成乌紫之色,他翕动了一下肿裂的嘴巴,吃力的道:

“这只是开始,奚槐,更凶的还在后面,到我不能说了,我自然不会再说。”

白面枭奚槐冷冷一笑,道:

“你不算笨,姓项的,更凶的刑罚果然还在后面。”

老人汪樵峰向前踏了一步,低沉的道:

“奚老弟,这就开始第一道吧?”

奚槐点点头,说道:

“公孙兄,你大约恨不得立即火烧这厮?”

汪樵峰不置可否的笑笑,项真语声有些窒塞的道:

“老丈,你不姓汪?”

老人汪樵峰慢慢回头,那么狠厉的盯着他,一字一字的道:

“我不姓汪,我叫公孙樵峰,汪菱是我的世侄女,而且,我的师弟‘阴阳使者’周崇礼便在三年前丧在你手中!”

项真嘴角勾了勾,道:

“周崇礼是你师弟?那一次,他为了一件‘千珠翠环’连杀了十六个人,我实在看不过,上前好言劝阻,他却想连我也一起杀掉,所以,我只好自卫……”

真名叫公孙樵峰的老人死死盯着项真,生硬的道:

“我不掌你的嘴,项真,我会令你试试更有滋味的东西。”

他朝奚槐点点头,奚槐阴毒的笑了笑,回头叫道:

“来人哪。”

随着他的叫声,石门外进来两名身着夹绸水湖长衫,文质彬彬的汉子,两人的手上,各执有一个尺许见方的红漆木盒。

奚槐邪恶的眨眨眼,道:

“你们去侍候项大爷,可得使他舒服点。”

这两个文质彬彬的汉子向奚槐微微躬身,面无表情的来到项真身前,其中一个打开他的红漆木盒,取出一柄锋利的牛角小刀,轻轻拔一根头发试了试,头发已迎刃而断,他满意的笑笑,将牛角小刀浸入木盒之内一瓶黑色的葯液中,片刻后他取了出来,一把撕裂了项真的衣衫,露出项真的胸膛来。

这人圆睁着眼,鼻孔残忍的大张着,慢慢将牛角小刀割向项真的肌肤,刀刃是那么锋利,他只略一用力,已切裂了一条浅浅的,寸许长的血口子。

项真半睁着眼,仍是那么淡淡闲闲的躺着,好像那柄小刀是割在别人身上一样,显得如此平静与安详,甚至连眼皮子也没有撩一下。

执刀人一条一条的割着,一直到划破了第十条口子,他才放回小刀,他的小刀刚刚放下,项真已感到被他割破的口子里生出一种又酸又痒的感觉,这种酸痒的感觉越来越剧烈,似是千蚁万虫在蠕动,在啮咬,痛苦极了。

他暗暗咬着牙,依旧双目半闭,面上毫无表情,良久,那执刀人发觉项真没有反应,不禁有些迷惑的看了看盒中那瓶黑色葯液,奚槐格格一笑,道:

“不用看了,这葯不会失效的,只是咱们项大爷的忍耐工夫高人一等,来来,小五子,你再给他加点份量。”

唤做小五的执刀人答应一声,干脆拿起葯瓶,朝项真胸膛上倾瓶泼了下去,项真顿时觉得一阵火辣,酸痒的痛苦猛然加了十倍,这痛苦,一直钻到骨头里去,用锥肉穿心这四个字,已经不能完全形容了。

五双眼睛那么直生生的瞪着他,项真紧闭着嘴,牙齿几乎咬碎,但是,他的脸部还是有如一汛秋水,平淡无波。

过了好一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酷虐之刑 龙出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