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74章 以眼还眼 血偿血

作者:柳残阳

冷汗如雨,尤化仓皇叫道:“且慢——”

“呼”的风声暴起,算是对他“且慢”这两个字的答复,西门朝午的“铁魔臂”已在乌光猝闪中,以雷霆万之势斜砍向他的对手——那位使着三环大刀的干瘦汉子!

同一时间,包要花的两块枣木板子也“吧哒”急响,施身之下,一连串的木板影子已怪蛇般敲打上去,他的出手是如此歹毒突兀,以至那个挥动着长丧门剑的黄脸仁兄在眨眼间已被手忙脚乱的逼迫出四五步远!

项真对着尤化微微一笑,道:“该我们了——”

猛然侧滑半步,尤化狂吼着双掌齐出,招走一半又倏分左右,快不可言的并击项真太阳穴!

比尤化的出手更快,就在他的两掌隔着项真额际尚有半寸之谱,项真已在稳立不动中当胸一掌电飞而去,他这一掌暴劈的势子完全是短路直路,一点弯子也不绕,而速度之快,却更是匪夷所思,不可比拟,就冤如九天之上的烈阳光辉,你看着它照射来了,它便来了,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子能以阻挡!

尤化上身急仰,猛然倒窜出去,心口也跟着紧抽了一下,他以足尖拄地,“唰”的划了一个半圆,双掌上下翻飞,一口气攻出了三十一掌!

如刃的劲风贴地刮起,积雪蓬溅回舞,而片片掌影便在白皑皑的雪花中闪动交织,项真默不做声的倏然晃闪游掠,他穿过漫天的掌势,有如一抹轻渺的烟雾般飘忽在那几乎像罗网似的罡猛力道间隙里,就那么神出鬼没的恶狠狠的再度逼近!

大吼着,尤化使出浑身解数,双掌走着古怪的回旋路线撞击砸劈,有如呼啸的龙卷风,来去无影而威力绝大,有如海上的漩涡,圈圈激荡又深沉雄浑,更似一枝硕大无庞的螺陀,刹时四面回转,难以捉摸,就在他的倾力抵挡中,空气的流啸与积雪的溅飞已然混成一团了!

项真知道对方出尽了全力,把老命也割上了,因此,项真并不过于急切贪功,他还不想在头一战中便使自己的实力和体劲消耗过巨,他只是有如狂风掠野般快速而犀厉的闪跃回旋着,一面仔细观察敌人的攻势弱点——他希望一举成功,不用缠战太久!

旁边——

西门朝午可说已吃定了他的对手了,“铁魔臂”宛似恶魔的诅咒般呼轰围绕着那个神色惨黯绝望的显得那般的拙笨与孱弱,不仅攻拒之间迟滞无力,甚至连勉强自保也办不到了,“铁魔臂”飞闪如电,排山倒海似的狂舞狂劈,而大砍刀,却越来越缓慢,越来越慌乱了!

使着长丧门剑的仁兄情况也不见得稍好,包要花的两块板子像叫魂一样“吧哒”“哒”连串暴响着,一下在左,一下在右,一下到了上面,一下米至侧边,尽管那柄丧门剑挥舞得霍霍生风,银光泛溢,就是连包要花的一根汗毛都沾不到,使剑的这位朋友像发了疯一样,大汗淋漓的拼命攻砍着包要花,但他宛如在扑击着一条虚无的影子,用了全力,那影子却依旧是影子,夷然无损!

蓦然——

项真一跃升空,长射而下,他的双臂往外猝挥急合,在这一挥一合中,血刃似的掌影已暴飞单落,有如漫天的棱锋交织,千百的刀口纵横,空气里,刹时响起一片鬼哭似的尖啸!

嗯,这是项真震慑江湖多年的绝活儿——“八圈斩!”

惊吼着,尤化竭力斜窜,双掌同时反击拼拒,他的应对称称得上快捷了,群星并颓似的掌影便在一阵呼啸声里成串成片的擦括着他的衣衫飞过,一蓬破碎的青色布片立即花蝴蝶似的飘舞四周,眨眼间,尤化的外罩青袍已是千疮百孔,零灿不堪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布条可笑的披挂在他身上,看去就仿佛一个狼狈萎缩的叫花子!

项真并没有稍微迟疑,紧接着,他的双臂翻合崩挥,闪击如电,丝毫不容对方有回转余地,那般狼毒的逼迫上去!

“八圈斩”的招式的简明,干脆,诡异而又残酷的,它最大的特性是一个快字,快得完全成了连串,完全分不出先后,快得许多个动作等于弯为一个动作,换言之,每一动作后所发生的劲力,也就组合成一个整体的雄浑力量力。

有面对一座倾压而来的大山,有如拒敌着一片浩滔汹涌的海水,更有如迎接来自千切之上的飞瀑,那种强烈得无可双氦的威势已经迫使尤化不敢,也不能再以已身那点力量去抗巨,这是不可能抵挡得住的,现在,项真的攻击手法正是如此,在他汪洋大海般急厉劈搏中,尤化已苍惶得几乎失了魂了!

流着汗,喘着气,尤化声嘶力竭咆哮着,狼狈躲让里又猛然回掌砍砸,他似是抱着孤注一掷的决心,在项真的可怕压制下,竟悍不畏死的反冲过来!

尖啸如位,项真猝退三丈,而在退出的同一时间又暴起长射一式“化龙飞月”的身法展出便好似一溜电芒的曳尾横过苍穹,快得不能以任何言词来形容,就那么恰好的在尤化反扑之势用竭的关头来到了他的面前——

旋出的招式不及收回,尤化几乎刚看见项真退出却又已吓然发觉他再掠至身边,在这一刹间,这位青松山庄的高手好像顿时掉进了万丈深渊,他知道完了,一切俱将变为虚幻,而他仍然扭曲着面孔,厉喝着慾待抽回他的双掌,腾出空隙给他的两双脚,他们想再图挣扎——

就在尤化挥展出去的双臂缩回一半,他前立的身体也斜侧开去——准代办备飞腿——的瞬息,项真己不再给他机会了,只见项真的两掌在一个小小的孤度划闪中,如此狠实的重重劈震到尤化粗大的身体上,而项真的掌势又是翻飞得这般快速,没有看清他到底挥出了多少掌,尤化枯牛似的躯体却已抛上半空五六尺高,一路打着跟斗重重摔出去一丈多远!

自项真与尤化交上手,到如今,前后后只有二十一招!而这短短的二十一招前后,生与死已然分明了!

怪叫如雷,西门朝午一见项真得了手,他也不愿再拖延下去,在那种慑人心魄的吼叫声里,他的“铁魔臂”已狂风暴雨般猛压过去,左手运足“大力金刚掌”劲抖挥七十二掌,于是,“铁魔臂”的乌黑光芒与沉浑的无形掌力交相映辉,组成一片无边无际的死亡之网,在这片死亡之网中,那使着大确刀的枯瘦汉子已经势竭力穷,再无搞拒的余地了;他的大砍刀“当……”的呻吟着首先脱手震飞,整个身子也被“铁魔臂”打出三步,就在他还没有倒地之前的一刹,“大力金刚掌”劲又把他活生生的抛震出去十余步之外!

就在这人已经断了气的尸体尚未沾地之际,包要花的大手板子亦“呛”然磕开了他对手的丧门剑,右手板子在手掌心转了个圈,猛地砸在敌人脑门正中,在“噗的”一声闷响里,鲜血与脑浆顿时四溅,把那黄脸漠于的一张面孔染成花花绿绿的了……

包要花冷注视着那人摇摇摆摆的斜出几步,喉中惨嗥如嚎,而当那惨嗥声还没有来得及拔起一个尖言,这位仁兄亦已突然一头裁进了积雪里,两腿一阵蹭蹬就再也不动了……

在手上呵了口气西门朝午将自己的“铁魔臂”收进了白袍之内,冲着项真一笑,他道:“三对三,我们赢了!”

包要花走到尤化僵冷的身子旁远检视了一阵,又将他那双染着血污的枣木硬板在尤化衣衫上拭净了,龇龇牙,他朝地下吐了口唾沫道:“三位好走,黄泉路上,再去称雄呈狠吧,操的,你们的伙计就会有更多跟着来了!”

项真轻轻吁了口气,向西门朝午:“当家的,和你对手的那个角色功夫虽然不弱,但以你的修养来讲,应该早就可以收拾下他来的,怎的也拖了一会?”

哈哈一笑,西门朝午道:“我如果太早把那小子摆平,不就显得你阁下的本事不如我了?我也为着你设想哪!”

淡淡的,项真带着诙谐口吻道:“你太客气,我们两人的对手不同,这姓尤一身武功非常老辣,在青松山庄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手,收拾他下来并不是像对付你那两个敌人这样容易,这一点我十分了解,所以,你尽管把你的麻烦早些除掉,而且尽管放心,我不会吃味的!”

扮了个鬼脸,西门朝午笑道:“行,可别说我拔了你的头筹,占了你的光彩哪!”

微喟着,项真道:“如果能如此,我自是欣慰于老友声威有成……”

笑骂一声,西门朝午道:“好利口!”

那边包要花走了过来,一摊手道:“全挺尸了,一个不剩。”

西门朝午道:“这还用过去查看?妈的,如果在我们放手狠击之下还能有存着一口气活下来的,那么,这人身子不肉做的是铁铸的了!

包要花眨眨眼,道:“当家的,满饭好吃,满话可难说哪……”

叫了两人一声,项真道:“我们走吧?”

西门朝午道:“青松山庄。”

点点头,项真道:“当然。”

于是,三个人又齐齐腾身而起,掠回他们的坐骑所在之处,在飞跃中,包要花笑道:“假如在半路上能再碰上几个青松山的杂碎就好了,我们还是歼灭,各个击破也可以省下少力气!”

项真笑道:“哪有这么多如意的事!”

两句话的功夫,他们已掠到坡上,各人跨上坐骑,又开始朝青松山庄的方向缓缓行去。

马儿走着,项真侧首道:“二位,记得要速战速决,交互闪击,不要像猴一样耍着对方缠斗,如此对我们并没有好处。”

包要花笑哧哧的道:“老哥哥,我也是个闯江湖的高手了,什么场面没有见过,用不着你像训儿子一样来教我,操的!”

吁了口气,西门朝午接着道:“说真的,项兄也有道理,方才我原可以早些施展辣手干掉那使刀子的,只是我恨他说话太刻薄,所以才故意叫他先受点惊恐,折磨够了才给他一个了结,但在人家好手多的时候可万万不能如此了,否则,真如项兄所言,确是对我们并无如意!”

包要花懒懒的道:“我可没有这等,闲情逸致逗着子们要猢孙,你们放心,我只要一上手,能早解决就早解决的!”

紧了紧马缰,项真徐缓的道:“别忘了我们是原订计划,闪击!而且出手要狠,不能粘粘缠缠拖拖拉拉!”

包要花拉长了嗓子道:“知道啦,我的公子爷!”

大家开始沉默下来,六只眼睛闪烁的往前路凝视看,马儿有些艰辛的在雪地上走,偶然颠颐一下,马的鼻孔里喷出来的热气与人口中呼出的白色雾混在一起,变得那么蒙朦胧胧的分不开了……

三个人都在想着心事,或是与此行有关的,或是与此行无关的,一些湮远的过往,以及一些未临的将来,那些凄凄怨怨的怅惘铁铮铮的狠毒,绮丽的缠绵,以及似隐还现的异日,都在这时轻轻的聚合在他们心头,却又悠悠的飘忽过去,真的在思维着些什么呢?要说也说不上,不在想着什么吧,心腔子里又老是鼓鼓荡荡的,在这时,总也该有点事情来填填脑子啊……

良久……

马匹的蹄声在雪地上几乎微小得听不出来的丝丝轻响,有节奏的轻响着,那声音是沉实的,也是单调的,它总是那种不变的音律:“扑嗤”“扑嗤”“扑嗤”……

又过去一段时间……

包要花有些憋不住了,他龇了龇牙,道:“公子爷,你,在想什么?”

淡然笑笑,项真道:“什么都想,什么也不想。”

搔搔那满头乱发,包要花奇道:“怪了,怎的就和我这时的心里全一样?”

西门朝午接上来:“谁不是如此,不说话闷得慌,想说吧,在这等要搏命溅血的节骨眼上又找不出什么话来

连连点头,包要花道:“嗯,有理,是有理,我操他二妹……”

项真停住了马,朝前面右下方一指,道:“到了,二位。”

包要花和西门朝午急忙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唔,可不是吗,那边,正有一片建筑清雅,楼阁连绵的广大庄院矗立着,庄院内外红墙绿瓦,飞檐重角,与四野的皎洁积雪相映,再加上那里面一片栽植的常青松林,这么一衬托,就将那些地方配得更美了,更艳了……”

西门朝午是第一次来青松山庄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赞道:“不错,好一个世外桃源,不带一点人间烟火之气

嗤了一声,包要花道:“使我难过的是,这么优雅的世外桃源里头却住着些阴山魑魅,牛鬼蛇神,真是糟蹋了这块地方啦。”

项真慢慢的道:“那么,我们不妨就把这地方改变一下,使他成为适宜住着这些的所在,老包,他们应该住在什么地方比较合适?”

用舌尖舐舐上chún,包要花古怪的道:“十八层阿鼻地狱……”

项真颔首,道:“好的,我们就这么办。”

简痢单单的八个字自项真口中,却带着那么冷酷而凛烈的浩大力量,好他不是仅仅表示着自己的心意,而是代表呆报神在说话,好像他不仅仅是一个人,更是大地万物的主宰了,语声由他嘴chún里连串成一个意义出来,而其中却已含了慑人的力量,宛似只要他一说了口,即已等于铁的事实,即已象征着将成定局了……

这种心灵上的直接感受,西门朝午比包要花更要觉得深刻,他略带迷惘的看了项真一眼,喃喃的道:

“奇怪……项兄,你这么一说,我就好像觉得眼前的青松山庄真有些愁云惨雾的味道了,方才那种平静安祥的气氛这一下子全不知跑到哪里去啦,唔……奇怪……”

包要花嘿嘿笑道:“当家的,一个人本事强,讲出话来自然也就不同凡响,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与公子爷相交多年,这等场面经得不少了……”

低沉沉的,项真道:“下马。”

三个人同时翻身落地,西门朝午又将自己的爱骑与另两匹马往后赶了几步,他走过来道:“现在去?”

点点头,项真道:“当然!”

于是,三个人拔身掠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半孤落在七丈之外,就这么周而复始,循环奔掠,眨眼间,他们已有如三头大乌般那么犀利凌猛的飞射入青松山庄之内!

刚刚越过了庄墙,两名身着青色长衫的彪形大汉瞥见了他们,这两位朋友在一怔之下方待出声,西门朝午已暴笑着旋扑上去,又猛翻转掠回,那两名大汉连人家是个什么样子也未曾看清,就在西门朝午这一来一往中已全被震摔出两丈多远!”

豁然大笑,包要花道:“好利落!”

西门朝午也笑道:“还过得去吧?”

他们几句话尚未说完,又有七八个青衫大汉奔了过去,为首的一个先大喝一声,厉颜道:“什么人胆敢私闯本庄?站住!”

他后面忽然有人惊叫一声——大约他是看见地下四仰八叉的那两具尸体了——尖呼道:“陈师父,这几个人是姦细,我们有两个弟兄遇害了!”

那位陈师父立即侧首望去,这一看,也不禁失声喊道:“有姦细——”

包要花长掠向前,怒骂道:“操你二妹,姦细这不又来了!”

那陈师父慌忙闪退,在闪退中伸手就拔取腰上插着的鬼头刀,后面,七个腰粗腔阔的大汉早已一拥而上!

狂笑一声,包要花的两块板子倏忽出手,照面之间已响起三声长嚎,三名青衫大汉全丢了刀,抱着血溅浆洒的稀烂脑袋横向地下!

“唰”的让过了另两柄单刀,包要花的枣木硬板猝翻狂飞,鬼叫一声,又是两个敌人满脸鲜血的仰倒而去!

绝不稍迟,他突斜电闪,两块板子左右微沉用力上插,仅存的两位仁兄甚至连头还没有转过来,两个人的下颔全在眨眼间被撞得粉碎,两张原像人脸的面容也顿时歪扭得不像了!

那位陈师父就这退步拔刀的一刹,哪等他再待扑上来,老天爷,地下除了摆着一些横七竖八的尸首,再到哪里找活人去?

大大的一哆嗦之下,陈师父狂叫如泣,掉头就跑,但是,他的步子方才拉开,迎面飞来的一只铁爪已“噗”的一声将他整个头颅砸成稀碎!

西门朝午在十步之外抖腕扬手,“呼”的急响,他飞出去的“铁魔臂”上利爪又电收而回,那么好端端的“咔嚓”接回杆子上,冲着包要花一笑,他道:“项兄说过,要速战速决!”

一拱手,包要花道:“谢了!”

目光四处一转,包要花找不着项真踪迹,他奇道:“公子爷呢?”

嘴旁边丈远丈的一株大松树嘟了嘟,西门朝午:“登高啦。”

包要花在目光一瞄,可不是,项真正摇摇的坐在那株大松树的枝丫子上,还朝点头微笑呢,嘴里,尚咬着一撮青翠的松针。

哈哈大笑,包要花低叫:“他倒挺舒服——”

四周一阵突起的急剧的锣鸣声像潮水般涌起,跟着连串的花旗火箭闪耀着五光十色的缤纷火焰飞上了半天,而嘈杂的脚步声,人们的吼叫声,叱喝声,哗乱声,也那么纷嚷的自四面八方挤迫而来。

两块枣木板子“吧哒”一敲,包要花咧着嘴道:“乖乖,可热闹了。”

西门朝午冷冷的道:“来吧,老子先发‘红眼箭,招呼招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