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75章 干戈将起 金鼓动

作者:柳残阳

就在他们两人的几句对话里,从周遭的屋后,楼边,林侧,墙角,一批批的青色人影蜂拥而来,白晃晃的刀锋映着积雪闪闪发光,每张口中都在呐喊叱叫,那等声势,会令人兴起面对着一群野兽的感觉!

西门朝午嘿嘿笑道:“妈的,和大河镇如意府的场面差不了多少。”

包要花也吊儿郎当的道:“以众凌寡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只是,此番只怕如不了这些王八羔子的心愿啦!”

一拍大腿,西门朝午道:“听我招呼,包兄,你们分开冲进去宰!”

包要花点头道:“便是如此。”

于是——

西门朝午长啸入云,他的左手伸入怀中,又猛的抽出往天上抖抛,一只长有五寸,两侧开有四个小孔通体莹蓝泛亮,却缀着一颗八角形朱红宝石的令箭般物体已呼啸着激射半空,在空中闪过一条眩烁夺目的流光,又“唰”的插落雪地,那么结结实实的深入积雪之内!

这只令箭形的物体埋入积雪中一半左右,却恰好刚把那缀嵌在上面的赤红八角形宝石露了出来,这颗红芒闪耀的八角形宝石正面对那边一部份冲来的人群,它在寒冷的空气中眨着晶莹的异彩,猩红的异彩,而看上去,就宛如一只透着血光的鬼眼,那般阴森,那般酷厉!

一声旱雷也似的大吼出自人群之中,随着这声大吼,四边冲来的青松山庄人马们立即停下脚步,迅速摆开了一个圆圆的包围阵势,这圆阵一层又一层,足有四重之厚!

包要花吞了口唾液,压着嗓门道:“操的,怕没有五六百人!”

哼了一声,西门朝午道:“不用放心上,全是些乌合之众,我领教过!”

这时,在青松山庄那边——

一个中年文士打扮的人物傲然挺身走出,他面容白冷峻,神态深沉,chún上还长着一颗豆大黑痣;这人走到那令箭形的玩意五步之前站定,他凝目注视着插在雪中的令箭片刻,又仔细打量了西门朝午与包要花一阵,看着看着,这中年文士的面色忽然变了一变,目光开始定定的投注在包要花的脸上不动了,好半晌,他才又转向西站朝午,语声镇静而冷漠的道:“‘千骑盟’的‘红眼箭’插在本院主脚前,阁下约模就是‘千骑盟’瓢把子‘十臂君子’西门朝午了?”

豁然一笑,西门朝午道:“不错,老子正是!”

那中年文上脸上的肌肉一跳,他怒形于色的厉声道:“西门当家,不论阁下今天来意如何,言谈之间,还是请放尊重些好,不要太失了阁下瓢把子的身份!”

重重一哼,西门朝午道:“少啰嗦,老子的脾气多少年来即是如此,没有人看扁过老子,老于还是当老子的家,谁也无法啃根毛去!”

中年文士双目中煞气暴射,他冷森的盯视着西门朝午,缓缓的道:“西门当家,在晋境,你是当地霸主,又是道上大豪‘千骑盟’声威远播,境内纵横,可谓一方之王,但是,阁下却不要弄错了,这里是青松山庄,是我们的地头,却由不得阁下这般目中无人,张狂跋扈!”

哧哧一笑,西门朝午道:“朋友,你在青松山庄里是个什么样的玩意?把名姓报出来,老子也好见识见识!”

中年文士冷凛的道:“青松山庄中院院主‘冷面金芒’讳清便是不才,西门当家,只怕阁下听着不入耳了!”

浓眉倏竖,西门朝午厉笑道:“入不入耳等一会才知道,这里,是由你当家么?姓讳的!”

讳清生硬的道:“西门当家,阁下不经通报,持强闯入本庄,又杀害本庄所属,染血双手,更现出贵盟之‘红眼箭’,不知阁下孰意为何?”

点点头,西门朝午道:“问得好,老子闯迸你青松山庄,为的是伴随我这位兄弟来索笔旧帐,我这位兄弟性子急,一进来还没碰上正主儿就开了杀戒,不过么,你们这些手下也还真叫讨厌,我二人一进来,他们三不管便围冲而上,不但口里不干不净大呼大叫,还举着家伙想摆平我们,呃,空虚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我二人再不济也得设法保命哪,因此么,一动手之下,就成为你现在看见的这个样子了。”

气得面色越发青中泛红,“冷面金芒”讳清自鼻孔中冷冷一哼,恶毒的道:“西门当家,姑莫论阁下这种强词夺理,颠倒是非之言是否可信,如今阁下意慾何为?”

咧嘴一笑,西门朝午道:“很简单,你们昔日准开罪了我这位兄弟,便由他单个挑出来一决生死,没有挑上的人和我一样,全不得动手,都乖乖待在一边准备收尸,如若你们答应,就算买了我这几分薄面,‘红眼箭,我自己拔出收回,否则,姓讳的,你拔出来掷还给我,这就表示你青松山庄不答应老子的要求,换言之,就是拨老子面皮,接下来,呃,老子也只好在迫不得已的情形之下与各位一拼了!”

额际的青筋暴浮,chún角也在一下一下的抽动着,“冷面金芒”讳清几乎把肺都要气炸了,他挫着牙道:“西门朝午,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你在对着谁说话?你完全是白日做梦,满口胡言!”

嘿嘿笑了,西门朝午道:“果是如此么?”

断吼一声,讳清道:“西门朝午,你与那本庄的漏网之鱼,阶下之囚包要花全是自投罗网,你们如今是来得去不得了,也好叫你们看看!青松山庄是否这般的好欺,这般任人逍遥!”

阴森森的,包要花踏前一步,用手上的枣木板子点指着讳清,怨毒而暴烈的道:“讳清,原来你就是讳清,好的,我是你的漏网鱼,阶下囚,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太舅,大叔公,我操你二妹子,你长得俊,生得俏?说起话来不打底,你们用下三流的*葯暗算了老子我,还在那里自鸣得意哪?呸,你们青松山庄,全是一群猪狗不如的畜生,奴才的奴才,个个全顶了只狼心狗肺,挖出来俱是黑忽忽的一团,连他妈一点心窍也找不着:狗娘养的讳清,老子今天就叫你看看什么才叫漏网鱼,什么才是阶下囚,姓讳的,老实告诉你,青松山庄的好日子已经完啦!”

喝一声彩,西门朝午大叫道:“好,骂得好,淋漓尽致,痛快之极!”

因为过份的暴怒而歪曲了面容的韩清猛的抢上几步,用力拔起插在雪中的“红眼箭”,抖手抛向了西门朝午!

不移不动,西门朝午左手倏伸,在半空一转一弯已稳稳当当的抓住了对方抛过来的“红眼箭”,他慢条斯理的置入怀中,冲着讳清露齿一笑,徐徐的道:“韩清,老子早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手,所以,你们青松山庄也不能怪老子使那一手了!”

“冷面金芒”韩清歹毒的咆哮道:“西门朝午,今天我若能叫你们生出青松山庄,我就从今不在世上为人!”

包要花嗤笑道:“你他妈本来就是畜生一头,操头!”

双目半眯,西门朝午大刺刺的道:“试试看吧,朋友,看你们能吃得了我二人,还是我两个把你们一一摆平——”

斜刺里,一个苍劲的,冷厉而有威严的语声,那么凛烈的接上了西门朝午的话尾!”

“不错,西门朝午,我们正要一试!”

侧首瞄过去,西门朝午尚未及开声,他旁边的包要花已经扯了他的衣角一下,边低促的道:“正主儿大老板来了,青松山庄庄主‘云雕,夏一尊!”

嗯,来人不是别个,果然在是青松山庄庄主——“云雕”夏一尊!

夏一尊穿着一袭深灰色上缕福寿团字图纹的长袍,神色严酷而冷漠的卓立在右边十步之外,他的身后有着十五六个高矮不一,俊丑回异的人物并排站着,一看即知为青松山庄比较有头脸的武师无疑!

在夏一尊左手边,站着的那位朋友,足可使包要花跳将起来,这位人物竟然是那“眼子竿”公孙樵峰——曾用*葯暗害他们,并令他们遭到莫大苦难与羞chún的罪鬼祸首!

夏一尊的右手边,唔,便是青松山庄的首院院主,项真最为切齿痛恨的仇人“白面果”奚槐了,奚槐身旁,站着另一个身材瘦长,面目黝黑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生着一双如鹰的眼睛,眼中的光芒残忍而寡情,一看上去即知乃一个歹毒而阴沉的角色!

这时——

西门朝午目注着夏一尊,半晌,他又徐缓而傲慢的扫视过每一张他认为值得一瞥的面孔!

夏一尊冷沉的道:“西门朝午,虽然你在如意府前一战中曾与本庄主所派遣之手下为敌,但本庄主念在各为其友。并非你我双方直接发生冲突份上不予追究,而如若你误认为本庄主的宽大乃是怯弱,则你就大错特错了,今日你竟大胆狂妄到如许地步,偕从本庄昔日囚徒包要花来此撒野伤人,胡作非为,本庄主说不得也只好将你一并搁于本庄了!”

大吼一声,包要花气冲牛斗,他跳着脚手指夏一尊破口大骂:“老乌龟,老王八羔子,你是吃错了葯啦?放出这等狗臭尸你他妈的卵蛋,谁是你的囚徒?我活剥了你这老混帐,你这不要脸的下三滥,操的,你才是老子的干儿干孙……”

“白面袅”奚槐断叱如雷,他厉声道:“手下败将,刃底游魂,你忘记你在本庄所受的苦头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除了这等污言秽语,花子骂街的本事之外,你还会什么?呸,江湖上竟有你这种窝囊角色,也真令人可笑可耻!”

几乎一口气没转过来,包要花咬得满口牙格崩作响,他双目突出眼眶,口沫横飞的狂叫:“狗操的奚槐,众人养的奚槐,你算是他妈的什么角角?还在老子面前自命不凡,自鸣清高?去你妈那条大腿,我啃你的二妹子,你只不过是条猪,比猪都还比高你了,你的奶奶个狗熊!”

一把阻止了包要花的乱骂乱叫,西门朝午冷冷笑道:“姓奚的,你也用不着顶着张破嘴胡说八道,在江湖上闯,谁也不敢担保万无一失,栽个跟斗并不算什么严重的事,况且还要看这个跟斗是怎么栽的,对方是用的什么下三流的手法……”

“白面条”奚槐面色一变,正待反chún相讥,西门朝午已重重哼了一声,不再理他,迳自对着夏一尊道:“夏一尊,你也借大一把年纪了,武林中提起“云雕”来亦称得上有名有姓,我西门朝午却料不到你竟是恁般幼稚可笑,大言不惭;追究我?你凭什么追分我?以你青松山庄这群乌合之众?还是你手上那把‘双环龙纹’破刀?如意府及大河镇之战,我若是把你姓夏的看在眼中,早就缩头跑了,就是因为你在我心里不算个玩意,我才根本不理你这一套,我还专找你青松山庄的人下手!姓夏的,我用不着你宽大,你也不用宽大,你不要忘记,你是一庄之主,我也乃一盟之霸,论我们所属的力量,谁也不含糊谁,若是光凭你我单个挑,嘿嘿,我相信你也肚子里有数,咱们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搞起来全没有什么好看!”

面色铁青着,夏一尊重重的道:“西门朝午,你狂得过份了!”

双目暴睁,西门朝午狠辣的道:“你也差不多!”

长长吸了口气,仰止心头的激怒夏一尊道:“很好,西门朝午,今天不见真章是无法了结了,新仇旧怨,正可一次算清!”

毫不示弱的狂笑着,西门朝午道:“当然,我来的目地即是如此!”

旁边包要花跟着吼道:“夏老鬼,你他妈的不是还有靠山么?‘隐冥郎君’羽复敬呢?叫他一起出来好了,妈的,大家拼一拼,看看谁的骨头硬!”

阴毒的一笑,夏一尊道:“包要花,你不要色厉内在,以虚为实,本庄主老实告诉你,羽复敬正借本庄主的爱儿与公孙樵峰兄的侄女汪菱前往七里之外的‘赵堡’探访一位明友,本庄主早已遣出快马前往相请,他们将兼程赶回,那时,会如你所愿的,你将知道你与羽复敬羽兄谁的骨头硬;当然,本庄主也会把你方才的话一字不漏,依样转达!”

包要花仰天狂笑,他宏烈的道:“夏老鬼,你以为你抬出羽复敬就能唬得住老子:你等着瞧吧,到了节骨眼上谁会哀嚎!”

夏一尊冷硬而愤怒的道:“不错,我们即将看到那一步到来,而且会很快到来,你们也可以知道凭你一对宵小之徒能否撼动我青松山庄分毫!”

润润chún,西门朝午大声道:“不要多说了,姓夏的,我们用不着徒呈口舌之利,手底下见真章才是正经,你们是怎么个上法,一起来仰或单个挑?等羽复敬回来干还是现在就干?”

白面果奚槐挫着牙接上道:“西门朝午,便叫你明白青松山庄的颜色,要要你晓得我们在江湖上闯荡了几十年并非全是靠著有人撑腰!”

西门朝午双目暴睁,道:“很好,但不要光凭口说,拿出你们的厉害来让我姓西门的见识见识,现在,时间已浪费得很多了!”

奚槐侧脸看着夏一尊,低沉的道:“庄主,且请下令围杀这两个闯庄狂徒!”

夏一尊的神态是肃穆而持重的,他目注着被围在中间的西门朝午与包要花两人,很显然的,这位青松山庄庄主对他们两人那种安定自若,毫不惶急的形状感到了疑心;固然,这两位全都是武林中盛名远播的怪杰强人,不过,青松山庄在眼前的这批人,也并不是些窝囊废,提起来,其中响当当的角色也照样是一大把,而且,在人数的比较上,实力的计算下,青松山庄乃是稳占优势的,这一点,相信西门朝午与包要花也同样明白,但,他们为什么却那般夷然自若,气定神闲呢?莫不成他们是打定主意前来送死的么?不,绝不会如此荒谬可笑……

奚槐发觉夏一尊没有表示,却一直在阴沉的打量对方,于是,奚槐不禁有此迷惘及焦的了,他低促的道:“庄主,时不我予,尚请立即发令攻杀!”

冷冷的,夏一尊道:“奚院主,我方高手云集,庄众数百,将他们两人团团围困,在眼前的情势上来说,他们两人是必定没有便宜可占的,但是,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却丝毫不显紧张惶恐之态?”

大大的一怔,奚槐有如冷水淋头般机伶了一下,他脸上的肌肉在微微抽搐着,如梦初觉似的,他骇然道:“莫不是……他们也有帮手?或者,另有阴谋隐藏?”

神色冷凛,夏一尊道:“我推断,他们两人后面一定还有更厉害的角色掩隐未出,而这人,哼!极可能就是本庄一直担心着的那个大祸害——”

奚槐恐惧的脱口道:“黄龙项真?”

点点头,夏一尊阴恻恻的道:“想便是他!”

咬咬嘴chún,奚槐压着嗓子道:“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现项真的踪影,孩儿们鸣锣示警的时候,只看见了眼前这两个人……”

面孔一沉,夏一尊道:“鸣锣示敬之际,早不知人家闯进来多久了,这段时间已够项真隐蔽起来,或者,最先发觉他们的那十个弟子会晓得有没有项真在内,可是,这十个人早就尸横于地,永远也不会再告诉我们什么了……”

有些紧张过度的抽了口冷气,奚槐惶惶不安的朝四周匆匆搜视着,额上的筋脉在不住的“突”“突”跳动……

哼了一声,夏一尊冷然道:“用不着找,到了时候他自会出来,如若能吃我们看到,他也犯不着隐藏了!”

而这时,西门朝午已不耐的叫道:“喂喂,你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拖时间么?老子们来此不是与列位大爷耗着玩的!”

夏一尊双眉怒轩,但是,不待他答话,一条人影已大鸟般翻墙掠入,人还在半空,已拉开嗓子振吭的高叫“庄主……羽复敬老前辈回来了,大公子也回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