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78章 烈火毁穴 泄仇恨

作者:柳残阳

包要花一面加紧为项真敷葯里伤,边急毛毛的道:“喂,喂,如今是在什么节骨眼上了,你两个还在谈论著这些文绉绉的人生大道?操的,先把伤处包扎好了,还有几个元凶恶首未曾除得呢,哪有功夫在这里闲磕牙?”

沉沉的,项真道:“他们跑不掉。”

包要花叫道:“你怎知道跑不掉?”

项真淡淡的道:“积雪遍野,无处可逃,这是其一;基业尽毁,伙友全亡,一口怨气该憋得他们豁命力拼,这是其二;金银细软,也得费时收拾,此乃其三,所以,我认为他们逃不掉!”

迅速将项真背脊上的伤口包扎好了,包要花又立即为项真右肋、肩头等各负伤之处上葯包扎弄舒齐后,他又马上再替西门朝午甫抹着,一边嘀咕道:“你认为……你认为……操的,设若他们那几个王八蛋什么全不顾了,一概逃之夭夭,我看你到那里再去追寻……”

搓搓双掌项真目光望着青松山庄里面的残楼余烬,低徐的道:“不要急,老包,裹好了伤,我们便进去找他们结帐了……”

西门朝午关切的道:“还能挺么?”

项真一笑道:“勉勉强强。”

连连在口中“啧”了两声,西门朝午感叹的道:“一看包兄的伤,再瞧瞧项兄的伤,唉,我的心全他妈麻了,恨得咬牙切齿的,巴得马上那些伤你们的杂碎活剥?”

淡淡一笑,项真道:“我们该学学羽复敬的深沉镇定,他在与当家的你激战之际,必不会不知道他的好友夏一尊,爱徒夏麟,及李悟等人的死亡,但是,他却毫不回顾,出手自若,连丝毫影响也未受到一样仍然和你照常厮斗!”

咽了口唾沫,西门朝午道:“当然,这老小子厉害得紧,虽然在与我相搏,却依旧有空暇注意四面的情形演变,妈的,说句真心话,我的确不是他对手,打长了,准是吃瘪无疑,若是项兄你再来晚一步,我就有得乐子瞧啦!”

项真忙道:“这也未必,羽复敬对当家的可是丝毫未敢存有轻视之心,这一点,可以从他全神贯注在与你交手的形态下看出来,况且,当家的固然吃了亏,羽复敬也没有占到多大便宜,老实说……”

低下声来,项真续道:“假如不是当家的先给他挂了伤带上彩,只怕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操了胜券……”

摇摇头,西门朝午道:“你也用不着给我高帽子戴,拼了七八百招还能叫容易么?你们这场狠斗是相当公平的,羽复敬不错是带了伤,但是项兄你也不是个囫囵人哪……”

包要花已替西门朝午弄妥了伤处,他把手上的净布与葯瓶往西门朝……”

包要花已替西门朝午弄妥了伤处,他把手上的净布与葯瓶往西门朝午手上一放,道:“别光站着,我的伤口也得上上葯,扎一扎,快点,痛得紧呢。”

西门朝午连忙动手为包要花治伤,包要花皱着眉道:“呃,轻点,红葯未子那瓶外敷,绿葯未子内服,别弄错了,包好伤处咱们一人还得吞一口那绿葯未子……”

点着头,西门朝午忙得汗涔涔的道:“好了好了,我知道……”

旁边,项真插嘴道:“弄妥之后,我们就往山庄那边搜……”

咧嘴一笑,西门朝午道:“那把火可是你放的吧?好,及时火!”

项真沉缓道:“假如不是找到五大桶桐子油,只怕烧不了如此快……”

包要花一边嚷着轻点,边道:“这一下子,青松山庄可倒了邪操啦,烧得简直像个破窑,不像个人住的所在了!”

入鬓的双眉微舒,项真道:“如果不是担心你们这这有失,嗯,青松山庄起火之处必不会只有这么一丁点地方!

入鬓的双眉微舒,项真道:“如果不是担心你们这边有失,嗯,青松山庄起火之处必不会只有这么哪!”

包要花龇牙道:“要不,公子爷在武林中怎有‘大煞手’之称?”

冷冷的,项真道:“我只不过是锄恶务尽,正邪分明罢了……”

一扬眉梢子,包要花丛动着他的大鼻头笑道:“得了,公子爷,我老包还不知道你么?操的,还给我来这一套大道理作啥?留着点精神去朝别人解释去吧……”

项真微微晒道:“莫不成是假的么?”

西门朝午已给包要花扎妥了伤处,包要花略微移动几步,满意的点点头,边对项真道:“谁还敢说是假的哪?你他妈狠得带了个把子!”

目光朝周遭扫视了一阵,项真低沉的道:“我们过去搜搜吧?”

西门朝午与包要花收拾了一下身上衣物,开始与项真往余烟飘袅,残烬未息的庄中后院的方向行去,他们三个人,可以说没有一个不带伤的,而且带的伤势都还不轻,这些伤,若是在别人身上,只怕便不痛得大声呻吟也早就躺将下去了,他们却全都咬牙忍住,表面上更是谈笑自若,丝毫颓唐之态也未流露出来,固然,这是由于他们惯于承受肉体上的折磨特性,但是,却更乃他们异于常人的意志力与精神克制力的表现!

英雄之所以为英雄,好汉之所以为好汉,其原因不是简易的,往往,他们皆能人之所不能,即是如此了……

现在——略为有些沉重及蹒跚的,他们已来到一栋烧得面目全非,坍倒成一堆焦木废砾的楼阁之前,这里,静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

包要花怒骂一声,叫道:“奶奶个熊,莫不成他们果真全跑了?”

项真眼睛望着另一座烧得半毁的残楼,那座残楼仍在冒着缕缕轻烟,楼边,是一片疏落的松林,松林再过去,即是还在“噼啪”燃烧着的另一个火场了。

略微沉吟片刻,项真道:“松林里可能有点名堂!”

西门朝午猛一抖臂“呼”的暴扑而去,他的身形有如大鸟般穿跳而入,片刻后,他又倒掠回来,摇摇头,喘息着道:“没有人影,除了一些零乱的脚印子,任什么全看不到……林子里或者曾经埋伏过人,但料想早逃光了!”

项真闭了闭眼,道:“青松山庄狭长深沉,楼阁连绵,屋宇紧簇,不但幽回曲折,且机关密室亦甚多,这些漏网遣孽假如明白逃出庄外的生机不大,他们必会进入隐蔽巧妙的机关里躲藏不出,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我们只有三个人,插索起来,实嫌力量单薄,无法兼顾……”

搓着手,包要花咬牙切齿的望着青松山庄四周的楼台亭阁,松林桥榭,双目中射着熊熊怒火他恨声道:“莫不成就如此罢休了么?我们所受的羞辱又是如何深痛?连罪魁祸首都没沾上一点,就这么白白放过他们?”

淡淡而冷酷的一笑,具道:“我并没有说就至此罢休——”

西门朝午忙道:“那么项兄可有妙策?”

点点头,项真道:“先前,我一共放火烧掉了青松山庄五幢楼房,当然,这个数字比起青松山庄所有的字来实在是个微不足道的损失,因此,仍然不算给了青松山庄以重创,换句话说,他们依旧还有地方可以隐藏!”

不由自主的心跳了一下,包要花疑惑的道:“公子爷,你的意思是——”

断然的,项真道:“我们分头行事,把整个青松山庄可能藏人的地方全部焚毁,灭他们的丑恶于烈焰,雪我们的仇耻于一炬!”

西门朝午一咬牙,道:“好,就这么办!”

伸出舌头来舐了舐大板牙,包要花呐呐的道:“也罢,便只有如此了……”

有如一尊魔神般凛然卓立,项真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行动!”

他向松林的那头一指,又道:“林边有一间地窖,外头看去像一石堡,有石阶通到下面,下面全是堆满了成桶的桐子油,醮着桐子油放火,自会收事半功倍之效!”

西门朝午含首道:“我们这就去搬,方才你可是就在那里取的油?”

厉烈的一笑,项真道:“不错,若是烈火腾升之际,有人逃出,则立杀无赧!”

包要花扬了扬眉梢子道:“这个,我们晓得!”

于是,三个人马上穿越松林而去,他们忍耍着肉体上创伤的痛苦,来到那座方形的伏地石堡之前,由包要花入内负责把一桶桶,条木椭圆小油桶往外搬运,项真与西门朝午则迅速的往返奔掠于青松山庄各处建筑物之间,不管三七二十一,破开滑渍渍的桐子油桶便往上泼倒,在一个多时辰之后,青松山庄前前后后数十幢楼阁屋宇已全泼上了褐黄色的桐子油,整个山庄内,全弥散着那种特异的刺鼻腻闷气味;项真与西门朝午倾倒桐子油在那些屋舍上时,动作是迅速的,利落的,而又冷酷果决的,他们没有迟疑,没有拖延,甚至当项真来到当日奚槐的妹子奚嫔所居的精舍及早时他受奚嫔饭之赐的空楼时,他也没有略显犹豫之色,仍然哗啦啦的将整桶油料泼扬上去,不过,他在事前也探查了一遍,的确房中已无人迹了,虽然,奚嫔所居住的闺房里一切陈设如旧,几乎,还像飘溢着奚嫔幽馨的体香呢……

一切弄妥,项真与西门朝午俱皆十分疲累了,两个人身上全沾染着斑斑油渍,同样发散出那种沉闷又刺鼻的味道来。

喘了口气,西门朝午大声吆喝道:“行啦,包老兄,不用再搬了!”

石堡里,包要花急匆匆的拎着四桶桐子油走了出来,他问道:“够了么?”

豁然笑着,西门朝午道:“够了,够得正可烧掉两个青松山庄啦!”

于是,包要花放下了拎着的油桶,急道:“那么,烧吧?”

凛烈的一笑,项真道:“当然,就要开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