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煞手》

第87章 狭路相逢 故旧仇

作者:柳残阳

三人下了马,包要花已迫不及待的咬着牙咧着嘴,一拐一拐的走到门前,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擂起门来。

“砰”“砰”……

“砰”“砰”……

手也敲痛了,眼也气红了,直等包要花满头大汗,嘴里开始破口骂山门的时候,才有人蹒跚来迟的慢吞吞自里面拔开了插闩。

但是,那人却并没有大大方方的将门启开,他只是微现出一条缝来——只够露出他半张焦黄面孔的一条门缝;这人的神色似乎有些慌张惊悸,他匆匆向包要花投注一眼,便急切而略带结巴的道:“小店这几天不做生意,对不住,还是请客官往前家投宿去吧……”

包要花一听之下勃然大怒,他咆哮道:“不做生意?他奶奶的你就专拣这几天不做生意?大雪天里,你叫我们再往那一家去投宿?你们这座小镇子上什么地方还有客舍?”

那张焦黄面孔似是更加惊惶了,他忙乱的道:“小的不敢欺骗客官,开店作买卖,那有把财神爷往外推的道理?确确实实是小店有点事情发生,这几日无暇开业,下次你老来,小的一定加意侍候,还望你老这遭包涵了……”

人家说话说得谦卑有礼,而且那模样也确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包要花不由就消了七分火气,他回头向西门朝午与项真苦笑着摇头,而项真和西门朝午也听见那人的活了,他们也一时拿不定主意,在那里犹豫沉吟着。

忽然,西门朝午踏前一步,他向门里的那人道:“请问一声,这镇甸上还有那家客栈?”

门里的黄脸仁兄摇摇头,一时说溜了嘴:“没有了,‘小安埠’上只有我们‘大福客栈,一家……”

这一下,包要花不禁怒火顿升,他大吼一声,骂道:“你王八蛋,你这不是成心坑我们么?冰天雪地里把我们往门外推,叫我们另投客舍,你明明知道这座破镇集里只你一家客栈,我们又去投哪一家?我操你的二妹子,你这不开的眼的乌龟孙!”

门后的黄脸仁兄吓得面色大变,他哆嗦着道:“各位老爷……请你们开恩……另外想想法子……小店……小店实在是无法招待,等过几天——”

“呸”了一声,包要花猛然用力推门,他这一推之力相当强劲,门后的黄脸汉子连话还未及说完,猝不及防之下,已被那扇突然暴启的门板撞倒地下,跌了个四仰八叉!

“等你妈那个头!”包要花大骂着,摇身而进,那倒地下的黄脸汉子顾不得喊痛,他挣扎着爬起拦住包要花,灰头土脸的苦苦哀求:“请帮帮忙忙行行好……大老爷……进去不得,进去不得,小店不作生意已经好几天,决不是存心欺骗你老……”

包要花牛眼一翻,吼道:“什么不得了的事把你吓成这等熊像?不管你遭了什么事情,你自去搞你的,我们不干涉,我们只是住店付银,到时候拍拍屁股走路;你再要鬼鬼祟祟,推三阻四,老子就先劈了你再把这座鸟店折了!”

那黄脸汉子经过包要花这一顿火辣辣的恫吓,尽管已吓得浑身抖索,五官齐颤,却仍然拦着包要花不让进,边涕泗滂沦的喊:“大老爷……小店不能住客啊……你者万万进去不得……大老爷,你行行好,就委屈着另想法子吧……小店实是不做买卖了……”

包要花正想再度发声叱骂,门外,西门朝午已走了进来,他先向房子四周打量了一遍,才冷冷的接口道:“这家客栈,哪一个是掌柜?”

那黄脸汉子哭哭啼啼的道:“小的……便是……”

西门朝午双目冷电也似的投射向这位不像样子的蜡塌店主身上,那两道尖锐的眼神,不由这位黄脸仁兄骇得哆嗦!

踏前一步,西门朝午平板的道:“掌柜的,你这家客栈,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算大小,总共大约也有十来间客房吧?”

黄脸汉子抹着泪直点头,却又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位凶巴巴的客人忽然问起这些事情来?

西门朝午又道:“既有十来间客房,为什么没见你店中顾用伙计小二!难道说,上上下下的事务你一个人就全料理了?”

拧了把鼻涕,黄脸汉子可怜兮兮的道:“不瞒客官说……小店因为有点事情,这几天不做生意,所以……所以小的才把几个店伙遣回家去歇着了……”

哼了哼,西门朝午目若利剪,像是能直透对方心脏,就在黄脸掌柜一激灵的当儿,他接着道:“这倒怪了,店中有事,正应该大伙儿一起下手料理才对,人多手多,办起事来才会方便,怎的你却偏偏相反,竟把店里的人手全支散了呢?这,不是透著有些离谱么?”

一番话,问得这位店主一下子窒住了,他咿咿唔唔的哼了老半天,就是没有能说出个道理来,直窘得脸红脖子粗又加上冷汗涔涔!

神色倏沉,西门朝午暴烈的道:“掌柜的,你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秘密又是伤天害理,罪大恶极的,如今你正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叫我们给撞破了,说,你是做了什么歪事啦!”

包要花也大吼一声,在一旁助威:“快快招来,要不,休怪老子们先废了你再捉你送官!”

黄脸掌柜全身一震,“扑通”一声跪倒地下,他涕泪纵横,呼天搭地的嚎着:“二位大老爷……老租宗……二位人王……你们就饶了我吧……我一个生意人……哪还敢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我全叫命苦啊……运乖啊……我身不由主……我拼了一死也不能让你们住店……”

满脸的疑惑加上一肚皮的恼火,包要花恶狠狠的道:“你个狗操的混帐少给老子们来这一套,若不是你做了歪事会有这么个心虚胆怯法?操的,老子先给你拆穿了把戏再说!”

说着,包要花便待往屋里走,那黄脸掌柜却突然见了鬼似的尖嚎一声,不顾一切的扑向前去就待抱住包要花的双脚!

冷冷一哼,包要花微微一闪已让了过去,那掌柜的一扑落空,顿时跌了个黄狗吃屎,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喊痛,西门朝午己略略俯身,“呼”的一把将他扯了起来,面对着那张又黄又焦又惊又急的憔悴脸孔,西门朝午冷酷的道:“你这狗头听着,如果你再不乖乖的给我守在这里闭住你的臭嘴停止哀嚎,老子就先把你的舌头割掉,你不信,咱们就试试!”

黄脸掌柜一口气喘不过来,只是一个劲的哆嗦着,抽搐着,眼泪鼻涕加上口涎,全流得把张脸都弄湿了……

眼珠子一翻,包要花道:“当家的,我这就到里头去探探,看看有什么鬼名堂,这小子的形迹确是透露着几分可疑——”

西门朝午正要回话,目光却突然定住了,他两眼超过包要花身前,那么狠辣辣的瞪视向包要花身后!

吃了一惊,包要花立即转过身来,赫!他的后面,那通往里屋的黝黑甬道上,正有一个肥大雄壮得似头巨象般的大块头站在那里,那大块头非但腰粗膀阔,更挺出一个硕大无比的肚皮来,一张褚红色的丑脸上偏生着一双豆也似的龟眼,现在,他正瞪着那双闪闪发光的龟眼,看得出火高三丈的狠盯着包要花与西门朝午两人!

包要花也是吃惯了生米的角色,他一眼看见那胖大汉子的熊样,已自怒从心中起一恶向胆边出,但是,他正想开口骂山,却突然又把到了嘴边的邪词儿咽了回去,因为,对方的形态模样,忽然使包要花兴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迅速在脑海中思索着,一边仔细朝对方打量——

嘿嘿一阵冷笑出自那胖大汉子嘴里,就像什么人在他嗓门间掖了一把纱,又粗又哑,他大刺刺的吆喝道:“什么人胆敢到大爷的驻脚处撒野卖泼?是他妈活得不耐烦了?你两个狗头也不把招子放亮一点,看看是什么场合也竟就这般乱闯撞进来?”

西门朝午不由勃然大怒,他刚要还是以颜色,前面的包要花已猛古丁想起了对方是何人来,于是,他连忙向西门朝午挥了挥手,自己踏前了两步,先贼嘻嘻的龇牙一笑,阴阳怪气的道:“呵呵,我道是谁,原来却是名扬五岳,威震四海,跺跺脚天下乱颤的‘驼山神’申四爷,久违了,真正是久违了……”

包要花一下子把对方的“万儿”叫了出来,那胖大汉子——申老四也不禁大感意外的愣了愣,他疑惑的看着包要花,小心翼翼的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申老四的万儿?”

哈哈一笑,包要花道:“俗语说得好:“人的名,树的影’,你申四爷声威喧赫,独霸一方,江湖朋友提起来哪个不知?谁偿晓,更何况你老兄这副尊体又回异常人,只见一面便不能忘记,呵呵,这又有什么奇怪之处?”

包要花言词戏试,嬉笑怒骂兼而有之,表面上是捧,骨子里是贬,听起来像好话,实际上却乃讥诮,但是,申老四明明觉出不是味道,却又发作不得;他心存戒备,硬绷绷的道:“好说好说,朋友你高姓大名?”

包要花两眼微翻,皮笑肉不动的道:“四爷,你可真不认识我?”

申老四更是加意小心,他阴沉沉的道:“面生得紧!”

哧哧一笑,包要花道:“我么,就是你家祖师爷,‘飞澜江’心‘孤家山’上的‘两块板子’包要花太岁!”

猛然面色大变,申老四全身一震,他一双龟眼圆瞪慾突,两颊的肥肉也一起抽紧,颤生生的,他怪叫着:“什么?你是包要花?你就是包要花?”

微微躬身,包要花道:“不敢,四年以前我们曾在‘淮南大道,上打了个照面,阁下尊容深印我心,可惜的是我这副熊样子却不能引起阁下注意,只是,嗯,阁下的很多英雄事迹,我包某人倒知道得十分清楚呢,尤其是,‘小磨岭’与‘大玄派’的一桩,阁下与项公子爷的另一桩……”

申老四抽了冷气,双目紧张而惶恐的,急朝四周搜视,他一边心惊胆颤的叫着道:“姓包的,我申老四知道你和项真那小子是臭味相投的狐朋友狗友,一对狼狈为姦的熊货,项真呢?”

包要花嘿嘿一笑,道:“不管你怎么说,可真中巧,冤家竟全是那等的路窄哪;至于项公子爷,呃,你四爷可是怀念他了,想见见他?”

大吼一声,申老四怪叫:“我想见他个鸟!我要吃他的肉,挫他的骨,这个狼心狗肺,手段歹毒的杀才!”

“喂,喂,喂。”包要花吼叫了起来!“你是他妈吃错了葯还是惊破了胆?在这里色厉内荏的鸡毛喊叫?你当谁还含糊你么?姓申的,你与项公子爷之间的一笔烂帐,老子和你结算了也罢,要是你不肯与老子一斗呢,嘿嘿,我们项大公子也就只好和你当面弄弄清楚了!”

在剧烈的震骇下,申老四双目乱转,他仍想逞强却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什么……什么?项真在这里?……他……他竟就在……这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煞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