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18章 惊、释、英雄胆

作者:柳残阳

关孤素来不肯接受人家的慰贴与爱护,他认为那是一种虚伪的怜悯表现,可是,在此刻,他竟感受到一股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温暖滋味……

关孤沉默了好半晌,道:“这不关你的事。”

站到掩着的门儿前,舒婉仪的举动似乎含着些不要关孤在这时离去的意味,她沉重的道:“告诉我,他们是不是不会放过你?”

向门前走了两步,关孤静静的道:“你问这些事做什么呢?后果如何,我有我自己的方法去应付,你何苦来操这份闲心?”

固执的守着门,舒婉仪道:“关孤,你是真正的好人,我不能让你为了救我们母女的这件事而使你自己遭到灾祸,那样,我们会永生于心不安的,关孤,我要你告诉我实在的情形,他们是否会对付你?”

关孤冷冷的道:“告诉了你,你又有什么办法?原来是个什么结果,仍会是个什么结果,你丝毫发生不了作用!”

舒婉仪粉面酡红,却激动的道:“你帮助了我们母女,却听任自己遭受到你同党的迫害,你行了善事,反须付出重大的代价,而我们是受惠受恩的人,你为了我们才招来这样的困窘,难道我们连为你设想一下的心意你也不肯接受吗?你要知道我是一番挚诚……”

关孤笑了,他道:“姑娘,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一句话,你无能为力,是好是歹,面临的后果全须我去应付,没有人能帮助我,只有我自己才可以负这整个的责任!”

舒婉仪急切的道:“说不定我可以替你想想。”

打断了她的话,关孤好笑的道:“你也已自身难保了,姑娘假如你的脑筋还转得动,我奉劝你多想些法子来救救你母女两位自己的性命吧,至于我,我有我的打算,却不劳姑娘你牵肠挂肚!”

舒婉仪尴尬又气忿的道:“你好骄傲!”

关孤一笑道:“这不是骄傲——我早已过了应该骄傲的年龄了,姑娘,这只是直率,说些确实该说的活。”

舒婉仪,气恨恨的道:“依你的口气听来,关孤,你的组织是会对你不利了?”

关孤开始举步,冷静的道:“那只是我才该忧虑的事,不是你!”

舒婉仪脱口道:“你可以和我们一起走!”

怔了怔,关孤随即笑了,他道:“这未免荒唐——但你的盛意我心领了,舒姑娘,请让一让,我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正在迟疑着,苦恼着,舒婉仪暗自问着自己该不该站开,而关孤却突然倒退到小厅中间,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不知道关孤为何会急的如此,舒婉仪愕然问:“你——”

关孤连连摇头,低声道:“禁声,有人来了!”

舒婉仪吃了一惊,忐忑的道:“怎么——我没听见?”

她刚刚说完了这句话,精舍外面已有沙沙的步履声传来,跟着是两下低沉的咳嗽,这时,舒婉仪才展颜笑道:“啊,是有人来了,那是南宫叔叔——关孤,你的耳朵好灵啊……”

关孤有些啼笑皆非的摇摇头,道:“习武之人要是目耳不聪的话,就别在道上混了……”

顿了顿,他又道:“南宫豪来得正巧,我也可以当面向他交待一下。”

舒婉仪方想回答,门外,已响起一个沉着苍劲的语声:“小仪,还没有睡么?”

回身启门,舒婉仪轻柔的道:“正等着你老呢,南宫叔叔!”

似乎有些奇怪的“哦”了一声,外面的南宫豪道:“等着我?你怎么知道我会到后面来的?方才我在就寝之前,发觉你母女这里灯光未熄,怕有什么事,有些放心不下,所以特地过来看看,小仪,莫非你母亲要交待什么话?”

舒婉仪淡淡一笑,道:“南宫叔叔,你老进来一下嘛。”

在石阶下,南宫豪像是连连摇头,他沉缓的道:“时已深夜,又在后庭,你母女所居之处我怎好单独进入?小仪,这大不方便,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舒婉仪急道:“快进来嘛,南宫叔叔,有一件天大的怪事等着你老来斟酌呢。”

南宫豪的声音仍在犹豫:“这个……不大好吧?”

轻轻跺脚,舒婉仪低促的道:“有什么好不好的?南宫叔叔,谁不知道你老与爹的关系?又有谁不知道你老的品德操守?哪个会说你的闲话嘛……”

于是,响起一阵低笑,步履声近,俄顷,一个身材适中,国字脸孔,面色健朗红润的紫衫人物走了进来,看他的年纪,约模也四十多快近五十了,他大步进入小厅,边笑骂道:“你这丫头,倒跟叔叔我卖起关子来啦。”

突然间,他噎回了话尾,脚步僵定在门槛之上,目光却大大的睁着,既惊且怒的瞪视着关孤!

关孤也还视着对方,嘴chún紧闭,默无一言。

这位紫衫人物——正是南宫豪,关东的一块天,名震江湖的狠角色,硬把子“两世斧”,“绝斧绝刀”中的第一个!

红润的面庞涌现一片愤怒又意外的诸赤色彩,双眼威棱棱的寒光暴射,南宫豪当门而立,形容猛厉的道:“你是准?夤夜闯入舒府内宅意慾何为?”

关孤不温不怒的淡然道:“南宫豪,你回身关上门,还是进来说话比较适当。”

暗暗聚集功力,准备随时发难,南宫豪恶狠狠的道:“告诉我,你是谁?来干什么?”

门边,舒婉仪慌忙低呼:“南宫叔叔,你进来再说话嘛,别叫人家看了去,这人是谁,你进来之后不就知道啦?”

呆了呆,南宫豪一听自己的世侄女口气不对,那种音韵,声调,用词,神态,好像是与这房中的陌生客老早就已认识,而且更十分熟捻了一样!他不禁迷惘的看着舒婉仪,慢慢走入小厅,同时,也暗里也放了一半的心,至少,看这形势,那陌生客似乎是友非敌呢……

急急关上门,舒婉仪连忙转身,轻悄的道:“南宫叔叔,你老听我说,这个人姓关,叫关孤,是从——”

她话未说完,南宫豪已蓦然全身猛震,斜步横掌,一把将舒婉仪推到身后,面上颜色全变的厉吼:“是你!关孤?”

舒婉仪被这突然一推,险些儿摔倒地下,她花容换色的惊叫:“干嘛呀?叔叔……”

紧张又焦急的全神戒备着,南宫豪连眼皮子都不敢眨一下,他一双眼球像要凸出眼眶般死死盯着关孤,一面呼吸粗浊的呵斥:“小仪,你怎么如此疏忽?你可知道这关孤是谁?他是当今武林道上的第一号职业刽子手,最最狠毒的使剑名家!亏你还当他是朋友一样留在厅里,你这是与虎为伴呀,昔非为叔的不放心早来一步,事情恐怕就糟了!”

冷冷一笑,关孤道:“如果我依照原订计划行动,南宫豪你此刻来亦已迟了,况且,假设我真像你想的那样,你便来了恐怕也未必阻碍了我吧?”

怔窒了一下,南宫豪深知对方讲的全是实话,但他却仍旧丝毫不敢放松,声严色厉的道:“不管你说得多好听,关孤,我大嫂与侄女的安危全用我的性命吊着,打不打得过你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你想杀害她她们,第一个就要先取了我南宫豪的性命!”

连连在后面摇撼着南宫豪的肩膀,舒婉仪焦惶的叫:“叔叔,南宫叔叔,你老不要误会,听侄女解释嘛……”

南宫豪又气又怒的道:“还解释什么?小仪,你平时的精明都跑到哪里去了?姓关的是来要你母女性命的呀!”

舒婉仪的脸儿都挣红了,她忙着声辩:“不是,南宫叔叔,他不是……”

南宫豪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中透射出两股凛烈又激愤的光芒,一副慾待拼命的样子,他叱道:“什么不是?你这丫头迷糊了。”

关孤淡然道:“糊涂的恐怕是阁下你吧?”

咯噔一咬牙,南宫豪恶狠狠的道:“姓关的,少来这一套,我南宫豪不是刚出道的雏儿,不会这么容易被蒙住!反正你既入宝山,想也不能空手而回,你划下道来,是好是歹,我南宫豪全接着!”

关孤眉梢子轻扬道:“真的?”

南宫豪威猛的道:“当然!”

这时,舒婉仪简直急得要哭出来了,她慌乱的道:“不要,南宫叔叔,你老误会了,关孤是来帮助我们的呀……”

大大的一怔,南宫豪随即又连连摇头:“他,这武林里的头号黑杀手?‘悟生院’中的首席招魂使者?鼎鼎大名的阎王剑士?他会是来帮助我们的?小仪,你恐怕搞错了!”

舒婉仪急切的道:“是真的,叔叔,他真是来帮助我们的,侄女并没有搞错……”

诸赤的方正脸膛上是一片迷惑与怀疑之色,南宫豪似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后脑勺子,他愣愣的瞧着关孤,显得异常纳罕:“关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孤毫无表情的道:“你还是听听你侄女的解释之后再下定论吧。”

仍然谨慎防范着,南宫豪退后两步,斜眼睨着舒婉仪,低声道:“你说,小仪。”

舒婉仪连忙站到他们两人中间,简洁的道:“有人买通了关孤来杀害我母女俩,但关孤不肯贸然下手,他要搞清楚我母女该不该杀,是否像委托他的顾主所说的那样罪无可恕,结果,关孤明白了我母女是遭人陷害的,他也了解了我母女是冤屈无辜的,所以,他就不杀我们了,非但不杀我们,还指点我们逃生之路……”

满脸的惊愕,迷惘与意外,南宫豪看着关孤,呐呐的道:“可真……是这样?”

关孤生硬的道:“要不,你现在来到此地,所看见的只怕不全是些活人,而且,我又何须与你讲这么多废话?南宫豪,你在江湖上既是闯过几天,就该明白‘果报神’每在动手制敌之前是素来不喜多言的!”

长长吸了口气,南宫豪颔首道:“这倒是实话,你一向有这个寒着脸半声不吭便突然动手的习惯——”

顿了顿,他又纳闷的道:“但是,关孤,你们‘悟生院’的规矩我也知道一个大概,你没有下手杀害我大嫂及侄女,便算没有达成‘悟生院’所指派的任务,也就等于违背了你的主子,叛离了你的组合——他们一定会猜到你是故意‘放水’恕过舒家母女的,因为办这件事在你来说,简直易如反掌,断无不成之理——我要问你,什么原因促使你甘愿冒着这种巨大的牺牲及代价来拯救舒家母女?”

关孤双目莹澈冷森,缓缓的道:“因为她们不该死!”

南宫豪愕然不解的道:“就这么简单?”

关孤道:“这已经是个十分充足的理由了。”

南宫豪摇摇头道:“只是因为你觉得我那大嫂与侄女不该死这一桩,便令你付出这么严重的代价?便能使你背离你的组织、放弃你的职业目的,开罪你的魁首,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与过着日后无穷尽的逃亡生活?只是这一桩原由?”

关孤冷冷的道:“是的。”

南宫豪迷惑的道:“我不懂……”

瞳孔里闪着寒凛的光彩,而这片光彩又是湛明与圣洁的,关孤的chún角浮起一抹深沉的微笑,他低徐的道:“怕你是难懂了……南宫豪,我要告诉一些在你今天的年纪与阅历下却仍然并不能完全体会出的很多事,在一片污潭污泥中,也有不染垢秽的白莲独秀,同样的,在一群职业刽子手里,亦可能出现个把重义尚仁的正直之士,你不可因为那人所处的环境便认定那人也与他所处的环境通通混淆在一起了,我不幸容身在‘悟生院’里,更不幸成为他们中间的一员,但有许多事我却并非和他们同一作风,我很遗憾无法改善‘悟生院’传统的狠毒邪恶习性,因此,我只有做到独善其身,每在一桩生意上门的时候,我全仔细探

一边,舒婉仪诚恳的道:“南宫叔叔,他所说的全是真话,你老也知道,他是无须说假的,如果他要做,他早就有力量做了……”

尴尬的收回势子,南宫豪双手重重抱拳:“关——关少兄,因为我没搞清楚内情,险些闹了误会,鲁莽之罪,尚请少兄恕过!”

微微躬身还礼,关孤平淡的道:“言重了。”

南宫豪踏前两步,亲热的道:“关少兄,幸亏是碰着你讲义气,分是非的好汉,若换了你们‘悟生院’的其他一个,恐怕早就出了惨事啦……”

关孤轻描淡写的道:“我想,这是毫无疑问的。”

南宫豪搓搓手,连忙侧身道:“小仪,还不快点叫银心那丫头斟茶敬客?你娘呢?”

舒婉仪微窘的向墙角那边一指,道:“银心被关孤弄得不能动了……

自从进屋就开始紧张,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南宫豪压根就未曾注意到角偶处还蜷曲着一个躯体,这时,他急忙一看,不由干笑两声,讪讪的对关孤道:“那丫头,约模是吃少兄制住穴道了?”

关孤歉然一笑道:“对不住,我几乎把那位小姑娘给忘了,她没有什么事,我怕她惊动了别人,这才点制住她的穴道的……”

说着,关孤头也不回,反手挥指,只听得室中响起两股无形的锐劲破空之声,蜷曲在角偶处的银心也己“噫”的一声颤动起来——她的受制穴道已被解开,关孤这背身凌虚运指的解穴手法,南宫豪不由看得心头一震,他是行家,明白对方只这一下子,已经现露出所具功力高深到何等地步了!

当银心显得有点委顿的自地下爬起的时候,关孤对她微笑道:“小姑娘,你只要略微活动一下,将瘀血散开,麻痹的筋骨舒展,就一点事也没有了。”

银心方才是不能动,不能出声,但耳朵听话却听得清清楚楚,她当然明白这位不速之客也已手下行仁,反敌为友了,怀着与主人家同样的感激之心,这丫头非但不怨不怪,还自嘲似的红着小脸蛋傻笑:“关相公……我这就去替你斟茶……”

关孤和祥的道:“多谢。”

当银心离去,内室中,舒老夫人已慌张的走出,她一见南宫豪,不禁一怔,立即如见亲人般激动的哽着声道:“南宫叔叔,我母女两差一点便与你见不上面了,若非这位关相公宽宏大度——尚义,如今,我母女只怕已成隔世人……”

舒婉仪连忙上前扶着母亲坐下,边低声安慰着,南宫豪走前两步,沉稳中含着庆幸的道:“大嫂,事情我全知道了,你先别急,咱们慢慢商量着应付,这一劫天幸避过了,就是对方再想暗算我们也不那么容易啦……”

舒老夫人啼嘘着道:“想不到舒子青竟是这么一个狠心的畜生……”

大大一震,南宫豪惊骇的道:“什么?大嫂?出钱买凶的主凶竟是舒子青?”

舒老夫人点头头,一边拭泪一边道:“谁也没料到他是这么毒啊……这份家财炫了他的眼,迷了他的心,件逆残暴到连他的义母义妹全容不下,全要陷害……”

目睁如铃,面如喋血,南宫豪愤怒至极的道:“这孽畜、这禽兽、这披着张人皮的豺狼,他还能叫是人吗?他还有一点天良么?为了独吞产业,任什么道德伦理也不管也不顾了?好可恨、好可卑、好可耻!”

蓦的像想起了什么,又咬牙切齿的道:“难怪他平日经常在家里呼朋引友,征酒贪色,往往闹得通宵不肯安静,而这几天却老实多了,每到夜晚又悄然外出过宿,不留家中,原来他是暗里策划了这么一条阴毒计谋,更有意造成他置身事外的反证!”

舒婉仪也愤恨的道:“好好刁的小人!”

关孤冷静的问:“那么,舒子青如今不在府中?”

南宫豪摇摇头,道:“不在,还没吃晚饭他就出门了,我还道他忽然收敛了那种放荡习性,不料他却早就安排妥一条更恶的毒计!”

关孤的chún角微微抽了一下,道:“下次遇上,便给他渡渡那颗黑心!”

南宫豪愤怒的道:“我现在就出去找他,将这畜生碎尸万段!”

关孤漠然道:“不可。”

南宫豪一瞪眼,道:“为何不可?”

关孤缓缓的道:“只要你一出去找他,我今晚放过舒家母女的事即便泄露;换句话说‘悟生院’就会马上知道了我的叛行,不待舒家母女逃出多远,‘悟生院’的杀手群便将蜂拥而至!”

南宫豪泄了气道:“如此说来,是放掉那小子了?”

关孤点点头,道:“形势所逼,眼前只好暂时放过他,我来执行这件买卖,只有院里的三两个最高人物才知道谁是背后出钱的正主儿,其中便包括了我,他们几个人是断然不会吐露内情的,而你只要一出去找舒子青算帐,就明显告诉他他的阴谋已经拆穿了,为什么会拆穿?不用猜‘悟生院’的人也会马上想到是我的关系,如此一来,恐怕我今天所冒的这个险也就失去意义了……——

不待南宫豪回答,舒婉仪已忐忑的道:“叔叔,关孤的意思叫我们尽快离开此地,找个隐密地方躲藏起来,‘悟生院’一天不瓦解,我们就一天不能露面,但,叔叔,凭你与丰二叔的本事合起来难道还抵不住那群凶手吗?”

南宫豪怔仲了一会,苦笑道:“关少兄怎么说呢?”

舒婉仪戚然道:“他说——就算有你们二位保护我母女俩,也不能完全挡住‘悟生院’的迫害……”

南宫豪叹了口气,沉重的道:“小仪,他并没有骗你,这是事实。”

舒婉仪呆了呆,失望的道:“南宫叔叔,连你老与丰二叔世也敌不过他们?那么……我们就只好离乡背井,偷生忍辱的隐避荒山了?”

南宫豪涩涩的道:“怕是要这样的了……”

难受的低下头,他又道:“你不是江湖人,小仪,便不知江湖事,今天的江湖上,全是弱肉强食,专横霸道的作风,尤其是跪诈百出,阴谋无穷,大欺小,众凌寡,早已没有什么道义规矩可言了,‘悟生院’是一个以杀人牟利为业的组织,其中能手如云,悍将甚多,你这两个老叔或许可以对付他们一部份,但却绝然无法敌住全部,只要他们倾巢而来,我们势必难以兼顾你母女二人的安全,说句不中听的话,很可能连你这两个老叔的性命也一道赔进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