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02章 险、薄、人世情

作者:柳残阳

蹄声清脆而单调的飘扬在暮霜四合的荒野间,这条土路便一直蜿蜒向前,伸展向茫茫的云天尽头,从马上看过去,除了远处隐隐的山脉,就只有周遭寂寂的迷漫荆野,游散在大地的那片紫蓝色烟霞,也都是那么冷清清,孤零零的了……。

关孤沉默了半晌,喟然道:“好一个寒冷的夏。”

李发舐舐踊chún,小心的道:“大哥,寒冷的夏?”

关孤寂然一笑,道:“你不明白?”

李发打了个哈哈,道:“还请大哥指点。”

关孤低缓的道:“这是一个人心境上的感受问题,夏天原本酷热,但那却只是表面上的,在我眼里,它就显得不大一样了,热得冷森,热得孤寂,热得茫然,又热得苦涩,感觉着它是热的,但又何尝不热得那等寒凛与淡漠呢?”

他摇摇头,又道:“这好有一比,李发,当你处身在一个热闹嘈杂的场合里,往往你也会觉得出奇的孤单及冷清,仿佛那些喧嚣并不属于你,你隔着身边的人群虽是那么接近,却好像离着老远,似是独自走在深山荒径上一样……”

李发苦笑道:“我可领悟出一些大哥心头的感触,但是,大哥多少年来,你不觉得你过份离群了么?正好像你的名字——孤,你总是孤零零的,寂荡荡的,喜欢独来独往。独往独处,在人们之中,你有如一只野鹤,飘忽又高远,就算有人想攀扶你一把,手也伸不到云里呀!……”

关孤淡淡的道:“我自小孤独惯了,不大愿意凑热闹,那些场合会使我觉得无聊又拘束,远不如一个人悠然自在……”

李发道:“大哥,有时候,你不觉得闷?”

关孤咧嘴轻笑,道:“寂寞是一种享受,能清静下来独处于自己心灵的天地里,乃是件最为优美奇妙的事,在那里全是自我,一切俱真还朴,没有丁点世俗上的虚诈险恶,任精神舒展,魂魄徜徉,无物无束,优哉游哉,李发,这种滋味是至高无上的,安宁极了,也清幽极了……”

李发耸耸肩,道:“难怪有几次我怕你闷得慌,特去陪你聊聊,每次都让你在那‘自家心灵天地的神游’中将我撵了出来!”

关孤安详的一笑道:“我知道你多少了解我,不会为忤的。”

李发忙道:“这个当然,我又怎敢对大哥你不满?”

眉头忽然皱了一下,关孤道:“决傍黑了,今晚赶得到‘牛家寨’么?”

李发打量了一下地形,道:“紧赶一程,到达‘牛家寨’该也不会太晚。”

他吁了口气,又有些牢騒的道:“咱们禹老板也太不体谅人了,一次出来就叫我们办两件生意,而且还限定在三天之内办妥,他简直把我们当作‘齐天大圣’了,好像从南到北只要我们翻个跟斗便到啦……”

关孤毫无表情的道:“收人钱财,与人消灾,顾主所做的要求我们自然要尽量替人家办到。否则,人家花了那成千上万的银子岂会这等慷慨?”

李发嘀咕道:“但禹老板也不能只为这些银子,他手下弟兄们的幸苦亦得斟酌斟酌。我们全不是铁铸的,三天两头奔命,一赶就是几百里路,莫说还要动手涉险,便单是到了地头就拎人家的脑袋吧,也总得有喘口气的空闲哪……”

关孤抿抿chún道:“你甭埋怨了,李发,谁叫你中吃了这行饭?”

伸出左手拂了拂衣衫上的灰土,李发改了个话题道:“对了,大哥,这趟差事你既接了下来,那‘货色’只怕又是个邪鸟吧?”

关孤笑笑,道:“‘牛家寨’的这趟生意,可与方才我们在‘和田镇’办的那一件不大一样,‘和田镇’那件比较简单。本来我不想亲自去的,但一则怕你失手,再则我也想亲眼瞻仰一下谢沧州那厮是个什么样的德性岂能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来,所以才陪你走了一遭……。”

李发急道:“其实姓谢的这档子事我一个人去办已是游刃有余,大可为了这件小买卖亲自出马若是慾要目睹那小子的恶报应嘛我没有话说,但大哥提到为我‘护行’则未免过于严重了,对付姓谢的这种窝囊角色,我可以说十拿十稳,包管手到擒来,出不了一点纰漏!”

关孤冷清的道:“你太大意了。”

怔了怔,李发呐呐的道:“但……大哥,姓谢的根本不算是个人物嘛……”

关孤摇摇头,道:“我不是指谢沧州,我是替你顾忌到‘玄真会’的人,姓谢的内兄是‘玄真会’在当地的大头领,如果万一碰上他们和姓谢的在一起,你仍有把握十拿十稳么?要知道‘玄真会’也不是好吃的呀!”

“哦”了一声,李发讪讪一笑道:“我以为不会这么巧,姓谢的,并不晓得我们要来‘摆横’他,事先不大可能找‘玄真会’的保镖……”

关孤冷冷的道:“不要说‘可能’,李发,干我们这行的不相信运气,只注重计划,一定要有把握才下手,决不能存着侥幸取巧的心理,若是我们为了一点小破绽而砸了锅,非但颜面扫地,威信与名誉的损失才更不可估计呢……”

李发连连点头,赧然道:“大哥,我还是不够独当一面的气派……”

关孤道:“等你有了这种火候了,李发,今天我就不会跟着你了。”

在鞍上移转了一下臀部,李发又道:“大哥,方才你说‘牛家寨’的这趟生意与‘和田镇’的那档买卖不大一样,又是怎么个不大一样法呢?”

关孤薄薄的双chún微抿,道:“‘货色’较为扎手。”

李发颔首道:“但也同样不是个玩意?”

关孤道:“这个人比起那谢沧州来,犹更要可恶三分,不过,他本身的能耐却强过姓谢的很多!……”

李发颇有兴趣的道:“大哥,照本院规矩,行事之前必需严守秘密,除了主执行者之外,连随行副手也只是奉命进退,往往亦搞不清目的及真像,但主执行者却有权在行事前不致妨害行动成功的有利时间里,将每次的目的与内容告诉副手,‘和田镇’那端生意大哥你早提前告诉我了,‘牛家寨’这一件,是不是也可以透露点?”

关孤平静的一笑道:“规矩是死的,人却要活用它,这条规律我根本不重视——当然,也要看我的副手是谁而定,‘牛家寨’这件买卖内容我之所以一直没提起,并不是受这条规矩约束,只是我懒得早说罢了……”

李发愕然道:“为什么?”

关孤吁了口气,道:“世间有很多丑恶事,也有很多丑恶人,而这些丑恶人于的一些丑恶事却大多千篇一律,其分别只在轻重多寡而已,说出来除了空惹一肚皮闲气,还有什么意思?”

李发哈哈笑了,道:“大哥,你说得对,这些年来,我也已看得厌,听得烦了,尤其跟着大哥你出来接办的这些生意,全属这种货色,任什么下流无耻,卑鄙龌龊的勾当也全叫他们给搞上了,千奇百怪,无奇不有……”

天色也已全黑了,在黑暗中赶着路,听着蹄声传响,衣角飘拂之声,也轻漾着关孤那冷幽幽的语调:“江湖上有一个极负盛名的人物,号称‘八臂人熊’商承忠,这个人,你听说过么?”

李发有些意外的道:“当然听说过,大哥,他早年还是‘青荷派’的掌门人,三年以前封刀退隐,才将掌门大位传给了他的二师弟,这位‘八臂人熊’闻说勇猛无双,功力精绝,在武林中很有点份量,尤其他的那套‘八臂拳’更是当代绝学,不可轻视……”

点点头,关孤冷清的道:“不错,我们要的‘货色’,就是他!”

吃了一惊,李发失声道:“什么?是他?‘八臂人熊’商承忠?”

关孤淡漠的道:“正是。”

李发忍不住吞了口唾液,道:“照顾主的要求,大哥,需要我们怎么对付他?”

关孤用手沿在脖子上比了比,淡淡的道:“摆横!”

李发耸耸肩,苦笑道:“这笔买卖可是相当吃重呢!”

关孤徐徐的道:“比起‘和田镇’的那挡子生意起来是麻烦点,但也不见得有什么大不了,我经手过比这更为艰险十倍的买卖,亦照样做成了,并没有损伤什么,直到如今,仍然好生生的活着。”

李发龇龇牙,微窘的道:“这个当然,可是,一件事情的轻重看法大哥和我却不大一样哪,大哥是‘悟生院’的首席杀手,更是江湖上盛名煊赫的‘果报神’,大哥的经历,气派与本身修为是何等雄浑老成!岂乃我这种角色所能以及其万一的?大哥视为“八臂人熊”不算人物,但在我心中,却觉得这老小于是块沉甸甸的扎手货呢!”

关孤悠然道:“你不用烦,这趟生意由我亲自处置,你只要听令行事也就成了。”

在马背上颤震了一下,李发用力拍了一记马屁股,小心的道:“大哥,为什么,呃,我们要找他?”

关孤漫应道:“因为有人付了银子委托我们找他。”

“噗嗤”一笑,李发道:“这是一定的嘛,我们吃这行饭,若是没有主儿付银子相托,我们撑饱肚子没事做跑去找这麻烦干啥?”

关孤微带倦意的呵了口气,道:“你既明白,还啰嗦什么?”

李发忙道:“我的意思是,大哥,这老小子又犯了什么‘天条’啦?”

关孤笑了笑,道:“商承忠有一个亲哥哥,叫商承道,不是武林中人,也没有在江湖上闯过,做了大半辈子生意——正正经经的生意,不似我们这种邪门儿——挣下了万贯家财,然后将所有的营生结束,举家迁至‘牛家寨’落户,那是三年半以前的事情,商承道家庭人口简单,夫妇两人,一个老来子,另一个跟随多年的奶娘,再就是一个寻常下人了。”

聚精会神的聆听着,李发急问:“后来呢?”

关孤沉默了一会,续道:

“后来,就在三年前,商承道的老弟商承忠便忽然传让了他‘青荷派’的掌门大位,跟着也迁到‘牛家寨’他哥哥家中居住,就在他迁到他哥哥家不及一年,他这位财资颇丰的老兄便在一个夜晚奇特的暴卒了,而在第二年,他那老嫂子也不明不白的得了急症去世。”

李发有些了悟的道:“可是商承忠这家伙搞的鬼?”

关孤chún角一撇,又道:“不久之前——大约七八个月左右吧,商家的唯一存下的骨血,那个年才十一岁的独生子,也在一次玩秋干时摔下,跌断了一条腿,这位可怜的小孩子幸而不死,好不容易快养好了腿伤,却在一天下午登楼的当儿被吓呆了——他眼看着一个佣人在他前面一步踩断了梯板,嚎叫着从高处跌落,当场跌死,而在那个情形下,本来是他应该踩上那级梯板的,那个跌死的佣人因为急着上楼取物,抢先一步,才做了这小孩的替死鬼。

李发恨声道:“好歹毒!”

关孤摇摇头,道:“歹毒的还不尽此,一个月前,这娃娃童心未泯,拿着他要喝的汤喂猫,结果,那只猫马上全身抽搐,七窍流着黑血死了。于是,有人实在忍无可忍,才辗转托人找到了我们,要给那恶徒一个‘血债血偿’!”

李发迷惑的道:“商承道家里还会有什么亲人呢?他弟弟商承忠第一个有嫌疑,他总不会自己找人买自己的老命吧?”

关孤冷冷的道:“你以后听话要用脑筋,不要乱猜,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商承道家里还有一个跟随多年的奶娘么?”

“啊”了一声,李发道:“莫不成是这奶娘委托的我们?”

关孤点点头,道:“除了她还会有谁?”

李发搔搔后脑,道:“怪了,一个替人家当奶娘的粗俗妇人竟会有这样的胆量与魄力?敢找到我们这个圈子为她出头?”

恬淡的一笑,关孤道:“不足为奇。”

李发愕然道:“大哥,我们是一群职业杀手哪,与奶娘那种人根本是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上,平常只怕她光是听到我们的行为都会吓得全身发抖,敬而远之,又哪里敢主动托人和我们打交道呢?况且,还是打的这种……呃,血腥的交道!”

关孤双目中闪射着睿智的光芒,他低缓的道:“一个人在一生中往往会做出他永远没有想到有一天敢做的事,而一个人的性格也会偶然改变的,促成上面所说结果的两种力量,一是爱,极深的爱,另一种,就是恨,极深的恨了。”

李发还是有些迷糊,呐呐的道:“怎么说呢,大哥?”

关孤简洁的道:“这奶娘爱她主人的全家以及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险、薄、人世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