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21章 忍、逼、善心难

作者:柳残阳

这条黄土驿道虽说是条官路,但却不甚宽敞,且地面尚略嫌凸凹不平,铁皮箍着木轮子的马车一旦发狂在路上奔驰,车身的颠簸与震荡自是不消说了,而坐在车内的人那种痛苦就更难以消受,只怕能将骨架子也颠散,隔宿粮也荡出来,便是这么一阵子拼命狂奔吧,拉着车的马儿到底没有单人独骑那等的轻快利落,速度上也缓慢了许多,因此,没有太久,那六乘追骑也已接近至十丈之内,关孤与丰子俊要护着篷车,自然亦无法加快去势了,现在,就将被后面的追骑截住啦!”

在“咯吱”“咯吱”“咕辘”“咕辘”的车行震颠声里,驭车的南宫豪拉开嗓门大叫道:“子俊,那兔崽子还隔着好远?”

丰子俊斜瞄了一眼更形接近的六乘追骑,回应道:“不足十丈。”

怪叫一声,南宫豪一下子放缓了车行的速度,狠狠的嚷:“妈的,不用跑了,这可马上就追到啦?!”

丰子俊平静的道:“不错,大哥,所以我们要准备干一场了!”

南宫豪令篷车慢了下来,小心的靠向路边,他伸出头来朝后叫:“好吧,我先将车子停住,大家不妨玩个痛快!”

这时,六乘飞骑眨眼间来在五丈之外,他们突然齐齐勒马,在一片“稀聿聿”的马匹嘶啸声中,六乘健驹猛的人立而起,各自打了个盘旋站定,马上骑士却稳贴于鞍,纹丝不动!

很快的,六骑并排散开,布成一个半弧形的包围阵形,然后,谨慎的又朝前移近了寻丈距离。

带着泥土、树木及杂草混合气味的空气里,此刻,已漾起了隐隐的血腥味道!

布成半圆形阵势的六乘铁骑上,坐着六名全身黑色劲装的彪形大汉,当先一个,体魄是特别的伟壮,就像半座小山托在马鞍上一样,甚至连那匹马儿也宛似弱小到不胜负荷了,这人的头颅庞大如球,肢色黝黑,浓眉之下,巨目似铃,扁大的鼻子,血盆口,再加上大把黑胡子。

那模样就仿佛是头大狗熊一般,最令人扎眼的,却是他握在左手上的一串玩意——那是七颗以银链子缀结在一起的骷髅,每颗骷髅俱皆大如儿头,呈金黄色,在他左手的轻轻摇晃下,更闪泛出一溜溜金灿灿的反光!

这人旁边,是个瘦长阴沉的人物,他生了一双老鼠眼,招风耳,而那两颗眼珠子却似乎永远不会安静一刻似的老是在骨碌碌的转个不停,再过去,则是个面目冷酷、眉宇精悍的中年角色。

另外三个人,好像身份较次,虽也同在阵形之中,但都略略留后了一个马头的空间,看样子,这群人的施令者,就是那个停马首位的巨大汉子了!

现在——

丰子俊与关孤已转过了马头来,正对追兵,关孤却半遮在丰子俊马后,丰子俊低促的问关孤:“眼前兄台就与他们朝面,合适么?”

关孤平静的道:“早晚也会朝上面的,纸包不住火,‘悟生院’很快就将得到我背离的消息,而且眼前如果我不出头,你们只怕就要遭到损失!”

丰子俊微微吃惊,悄声道:“就凭这几个人我们弟兄两个还照顾不了?莫非——兄台你全知道他们的底细,其中有着厉害人物?”

关孤点点头,沉声道:“是的。”

丰子俊急快看了严阵以待的对方一眼,小声问:“兄台都认得他们?来人俱是‘悟生院’的爪牙么?”

关孤漠然道:“全是‘悟生院’的人,那手执‘骷髅串,的大汉更乃‘悟生院’院主禹伟行的头号走狗,护卫,身份同属‘前执杀手’等级!”

显然丰子俊也明白“悟生院”的“前执杀手”是一种什么样的难缠人物,他抿抿嘴,低声道:“关兄,这人可是‘七头骷髅’黄甲?”

关孤道:“一点不错。”

关孤匀匀气道:“除了黄甲,对方还有什么属于‘前执杀手’等级的人物么?”

关孤紧目细瞧道:“‘前执杀手’身份的人只有他,另外是两个一级头领,你注意看,那高瘦细长的是‘千里飘风’陈其栋,身材壮实的一个便是‘贴抛’应忠,姓应的摔跤功夫甚佳,只要被他沾上身体,必定仰天翻出;陈其栋的轻身术有所专长,他身轻如燕,灵活矫健,两头见日,一天可奔一百八九十里路,其他三个便不足道了,是头目一类的小角色……”

丰子俊舐舐chún道:“这六个人恐怕还是那黄甲最棘手,摆平他,其余的就好办了!”

关孤微蹙双眉,道:“陈其栋与应忠的也不可轻视,丰兄,这两人在悟生院里全是一级头领的身份,他们再上一层就和‘前执杀手’平行了,两个人的本事全非等闲……”

丰子俊正想再说什么,对面六骑已经再度往前移近了一小段的空间,由于夜色掩隐,他们尚未真切看清关孤的容貌,但他们却显然存着要瞧个明白的心头!

篷车那里,南宫豪亦已卓立在侧!

丰子俊一挥抱袖宏声启口:“来者何人?”

六骑立即停止移动,手执“骷髅串”的大汉——“七头骷髅”黄甲双目一瞪,凶光暴射中,他扯开了破锣似的嗓门厉吼:“你们是什么人?”

丰子俊朗声道:“护着他迁的兄弟几个罢了。”

重重一哼,黄甲有些惊疑的老是向半掩在丰子俊马后的关孤打量,他一面蛮横的叱呼:“少给黄大爷废话,报上名来!”

丰子俊微微扬头,道:“相逢何必相识,何须报名?”

黄甲大怒,吼道:“妈的皮,你这个酸丁是瞎了眼,迷了心啦,在大爷面前少来这一套!你不报名,大爷一样给你抖露出来!”

在丰子俊的后面,关孤低沉的道:“便告诉他吧,他们是非我逼我出面不可了。”

丰子俊轻轻颔首道:“休要出言不逊,‘不屈刀’丰子俊便是我!”

突然一阵仰天狂笑,黄甲凶狠的道:“好家伙,丰子俊,果然是你,你旁边那个——隐在你马后的小子,可就是‘两世斧’南宫豪?”

丰子俊冷冷的道:“如何?”

黄甲火爆的道:“篷军里坐的是些什么人?”

眉梢子一挑,丰子俊道:“无可奉告。”

略略犹豫了一下,黄甲在纳罕一件事——怎么“绝斧绝刀”两个人还活着呢?他们应该早就被关孤杀掉了呀,而现在关孤呢?关孤又在何处?莫非是失了手、反被他们整掉了?可是,以关孤的那身惊鬼泣神的本领来说,事实上又不可能,但……这到底是怎么回子事呢?

吼叱一声,他厉烈的道:“丰子俊,你篷车里的人可是舒家母女?”

丰子俊正想否认,他马后,关孤已缓缓策骑走出,他以那种惯有的冰冷语声代为答复了:“黄甲,你真聪明。”

一听到这六个字——由一种如此冷酷又寡绝的音调组合成的这六个字韵,黄甲不由骤然变色,双目倏睁,这语音,他是听得太熟悉,太长久,也太寒栗,多少年来,这个人的语声便代表了残忍,狠毒,勇悍,坚毅,以及权威,哪怕是化成风,融成气,黄甲只要闻及便能知道那是谁人!

剧烈的惊恐震骇下,黄甲的一双眼珠子都似要突出了眼眶,他呆呆的瞪视着自动朝前行近了一段路的关孤,迷惑又意外的夹着舌头道:“呃……是关大哥?”

停马,关孤冷然道:“不错。”

黄甲指着丰子俊与篷车,又看看关孤,纳闷又疑虑的道:“这……关大哥,这是怎么回子事哪?院主的交待,呃,关大哥,好像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关孤毫无表情,生硬的道:“你说说看,院主的交待该是什么样子的?”

黄甲吞了口唾液,呐呐的道:“关大哥,……院主的意思,呃,大哥你受命后的行动步骤和目标,大哥你一定十分明白,可是眼前这情形……这是怎么搞的呢?”

关孤冷森的道:“谁叫你们到这里来的?”

黄甲怔了怔忙道:“回大哥,我们也是来办一桩生意……”

关孤凛然的一笑道:“真的么?”

黄甲忙道:“千真万确,关大哥,我们怎敢骗你?”

关孤chún角一撇道:“既然也来此做生意,你们却隐伏在舒宅四周作甚?莫非做的是舒宅这一桩生意么?”

窒了一窒,黄甲有些失措的道:“这……这……巧合,是了,大哥,不过是巧合罢了……”

目光一寒,关孤尖锐的道:“巧合?便算是巧合,你们为什么不继续下去执行你们自己所负的任务,又一窝蜂似的来追赶这辆篷车?”

不待对方回答,他已冷漠的道:“黄甲,如果你们现在离去,还来得及。”

首先是怔忡着,黄甲细细咀嚼回味关孤所说的每一句话,于是,突然间他大大的惊骇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想到的答案——背叛!难道说,“悟生院”的梁柱人物,首席杀手,功高盖世的“果报神”会有这种行为?会不顾一切后果叛离“悟生院”?

冷汁涔涔,喘气粗浊,黄甲瞪着一双铜铃似的巨眼,惶恐又疑惑的盯着关孤,他忐忑的道:“关大哥,便老实说与你听,我们是奉命来监视——不,来暗里协助大哥你接办的这桩买卖的,但——呃,想不到眼前却是这么个出乎意料的场面,大哥怎又会与对方这些‘货色’搞在一起?且与他们相偕出走?我们愚鲁,不明其中玄妙,斗胆请求大哥给我们一个解释,我们回去后也好向院主交差!”

关孤阴森的笑了,道:“依你说,黄甲,这么表示个什么意义呢?”

黄甲更形惊恐,他呐呐的道:“我们不明白……”

关孤沉缓的道:“你们应该明白的,黄甲,还非要我说出口么?”

激灵灵的一哆嗦,黄甲脱口道:“背叛!”

关孤摇摇头道:“不,这叫‘弃暗投明’,或者叫‘改邪归正’,更明确点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需要分道扬镳了!”

震撼的,黄甲结结巴巴,神色紧张的道:“关大哥……这,这可不就是背叛、抗令、与脱逃么?大……哥,我奉劝你要……三思……你是我们当中的翘楚之材……就这么被牺牲掉了实在可惜……大哥……你在‘悟生院’里也是首要人物,比如柱石……大哥,你该明白,你所做的事情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

关孤冷冷的道:“我十分了解,唯其我对‘悟生院’的内幕了解得太清楚了,所以,我求去之心也就特别急迫。”

艰涩又窒重的,黄甲道:“关大哥,院律如山,一视同仁,谁也轻犯不得,大哥,你还请再加斟酌,以免懊悔不及!”

关孤平静的一笑道:“黄甲,我不离开‘悟生院’才更会懊悔不及,才永远无法安宁下来,所谓‘物以类聚’,恐怕我和你们非属同类,所以便无法同流合污,我素来不避血腥,不忌杀戮,但却须用在惩邪除姦,锄恶灭霸上面,我可以不眨眼的杀人,唯求杀得心安理得,杀得不槐天良;可是,这一点和你们大不相容,在利益之下,你们是什么全能干的,仁义道德,伦常公理你们都不屑一顾,这和我的本性违背,我无能忍受,现在,只好各奔前程!”

黄甲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苦劝道:“关大哥,只要大哥你打消此念,助我们除掉‘绝斧绝刀’及篷车里的舒家母女,我们保证回去不泄漏此事丝毫,更为大哥在院主跟前推赞美言……”

关孤一笑道:“不必了,我意已决,稳如山岳不摇!”

黄甲吸了口冷气,猛一咬牙:“你真个执迷不悟?”

关孤淡淡的道:“你该多用点脑筋,黄甲,不要一味钻牛角尖!”

黄甲惊疑的厉声道:“这是什么意思?”

关孤冷然道:“很简单,你们若慾阻我,则必死无疑,你们应该明白,以我的武功修为,你们哪一个是敌手?”

微微昂头,他又道:“我本慾将你们个个斩绝——现在仍有此心,但我忽然改变了一点主意,这也算多年来的相处情份使然吧,只要你们立即离去,我可以考虑不令你们尸横六具,全部归天!”

心头大大的一震,黄甲自是知道对方此言决非虚夸,“果报神”的功力之高,技艺之强,乃是他们所深知、亲见、更无比忌惮的,如若真个白刃相对,他们吃亏的可能性几乎将是定然,但是,此等情况之下他们却怎可畏缩退走?假设说就此眼睁睁的任由关孤等人离去,目前的一场劫运虽能避过,回去之后,那苛厉的规矩却更加不好消受啊……。

一时急怒交加,惶躁无已,黄甲失了主意,侧首低促向身旁的“千里飘风”陈其栋问道:“老陈,他妈的皮,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办?”

陈其栋瘦削的脸膛上是一片阴沉,他木然道:“黄大哥,临行之前,院主不是曾经交了他的‘金月令’给你么?何不拿出来镇压一下试试?”

黄甲猛拍后脑勺,忙道:“妈的皮,我竟忘了这宝贝,真是急糊涂了!”

说着,他伸手入怀,口中同时大叫:“关孤听令——”

待黄甲手缩回来,也已多出一只三寸长,一寸许宽,形作弯月状的物件,这件东西是纯金铸造,黄灿生光,上面嵌合著六粒亮闪闪的明珠绕着明珠,周围更雕镂着精细的云图龙纹,看上去十分珍罕名贵,这件玩意即是“悟生院”魁首“弦月干仞”禹伟行的权威信物“金月令”!

黄甲高高举起“金月令”面朝关孤,接着他又将“金月令”翻转过来,在“金月令”的另一面,竟是用无数粒细小的钻石镶嵌成的四个篆体小字——“如我亲临”!

以“如我亲临”这一面的四个字对着关孤,黄甲呼吸急促色厉内在,声震四野的大叫:“院主权威在此,信物为证,关孤,我命你马上除掉‘绝斧绝刀’及舒家母女,然后跟随我们回院听议!”

双目的光芒冷澈寒凛,关孤定定凝视着黄甲手上高举的“金月令”片刻,他的面庞上幻映着一种奇异的表情,悠远而迷惘,酷厉又寡绝,过了好半晌,他才低声一叹,缓缓的道:“收掉它。”

黄甲大喜道:“你听命了?”

这时,丰子俊徒然惊悚,篷车旁的南宫豪也屏息如寂,全神戒备,他们都在心中提高了警觉——

关孤闭闭眼,道:“黄甲,‘金月令’对我已经发生不了什么作用了,因为我已鄙弃了它,就如同我鄙弃了‘悟生院’与你们每一个人,包括禹伟行在内!”

顿时,丰子俊与南宫豪如释重负,暗里均长长吁了口气……

顿时,黄甲及他的手下们面色骤变,惊怒莫名,全部在一刹间愣窒住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