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23章 夜、寂、茫茫道

作者:柳残阳

丰子俊由衷的道:“杀伐的目的假若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善果,是为了要保存更多的好人,那么,这种样的杀伐便不为过,反之,则嫌残酷了……”

走过去,关孤拔回黄甲尸身上的“渡心指”,凌空轻挥,剑脊上的鲜血聚为一线弹洒而出,他手腕回翻,看也不看,一声脆响中,“渡心指”也已稳稳还鞘!

此刻,丰子俊一指那二个有如死灰的头目,问道:“关兄,这三个,是不是一并宰了?”

丰子俊的话一出口,三名“悟生院”的头目便全都吓瘫了,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扑通”“扑通”“扑通”俱都矮了半截,他们跪在地下,立即哀哀求起饶来:“大哥……关大哥……你老高抬贵手啊!”

“这些年了……关大哥……别说小的们全跟着你老……就是养条狗吧,大哥你也多少发点慈悲,不作兴像对付人家的狗一样哪……

“饶了小的们吧……关大哥……小的们全是底下人,吃主子的饭就得听主子的令……小的们做主……大哥明白,在咱们院里谁又敢违抗主子的阎王令呢?”

冷冷看着他们,关孤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们怎么这样没有出息?通通起来!”

三名头目竟然又全见了泪,他们呜咽着诚惶诚恐的哀求:“大哥,小的们都是些不足轻重的角色,杀了小的门,在你老来说易如反掌,但事实上却没有什么意义啊……”

“求大哥可怜小的们,放过小的们吧,大哥……”

“大哥,小的们委实被迫如此.这多年来,院主等“于在小的们脖子上架着一把无形刀啊……”

一侧,丰子俊皱眉道:“关兄之意是?”

关孤没有表情的道:“‘悟生院’里的好人是太少了,这三个杀之也并不可惜,但是,我认为能渡比一个恶人变成好人,总比将这个恶人杀了来得高明,除非十恶个赦无可救葯,执迷不悟的那几头,一般来说能恕的便恕过也罢!”

丰子俊颔首笑道:“全凭关兄裁决,在卜没有意见。”

关孤冷厉的望符还跪在地下的这三人,缓缓的道:“有三个条件,依了,放你门走,不依,杀!”

那三个仁兄好个容易举着一线生机,哪有不依之理,莫说关孤只有三个条件,便竹三十个条件他们也下会,也不敢不答应啊……三个人连声承诺,一边义加上点脑袋和叩响头……

于是,关孤道:“第一,今晚之事,不得回报‘悟生院’。”

三个人急忙答应,关孤义道:“第二,脱离‘悟生院’,否则,下次们见,必杀无赦!”

三个人又连忙表示接受,接着关孤道:“第三,自今以后,你们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准再去干那些杀人放火,谋财害命的卑鄙勾当!”

连一承诺,这三名头目完全接受了关孤所提的条件,现在,他们除了想活命,其他的事全顾不了啦……。

深深的看青他门,关孤严厉的道:“你们做到这三样,也等于为你们自己超生,为你们自己求个心安,如果你们违背了其中之一,将来我再遇上了你们,那时,你们就会后悔不该失诺弃信了!”

三个人一再的盟天指地,赌咒发誓,保证他们绝对依方而行,永不毁诺,关孤冷冷的道:“现在不用多说,事实胜于一切空言,你们走吧——将那三具尸体一起带走!”

在一番千恩万谢后,三名鬼门关上打厂卡夸才险险捡回一条老命的仁兄,慌忙将黄甲、陈其栋、应忠几具尸体驮上马背,狼狈又慌张的,匆匆隐没入远处的夜暗里。

凉凉的晚风吹拂,簌簌的林木轻摇。在一片死样的沉寂之后.丰子俊牵马上前,他低咳一声,嗓子有些黯哑:“关兄,你好功夫!”

关孤沉重的道:“若非这身功大,今天也就不必卷进这些是非漩涡里了!”

丰子俊苦笑道:“在这种场合下做这种事,关兄,其中自有怅失与矛盾,兄台心情,在下多少介能以体会?”

微拂头巾下摆,关孤道:“上吧。”

丰子俊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点点头,向篷车那边的南宫豪打了个招呼,于是,双骑一车,又开始奔向了黑沉沉的前程。

鞍上关孤一直表情冷漠,目光迷蒙。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直到走了好一阵子之后赶车的南宫豪实在憋不住了,他侧首朝在右边的关孤道:“少兄,呃,你可是心里闷躁?”

关孤淡淡的道:“不。”

南宫豪手挥马鞭,目注前路,又道:“我看你似是有什么心事?”

僵硬的chún角浮起一丝僵硬的笑,关孤道:“是的,有心事,难道你没有?”

南宫豪哈哈一笑,说:“我怎会没有?”

他挪了挪屁股,又道:“说真话,少兄,方才你那几下子可委实惊人,不但惊人,简直狠到家了,又是干脆,又是利落,不亏为天下第一杀手!”

关孤静静的道:“有一点不同。”

南宫豪问:“哪一点?”

关孤深深吸了口气,道:“以前,我下手的对象全是外人,这一遭,染血的主儿却是自己人——那些我早已憎厌了的自己人!”

南宫豪小心的道:“少兄,可是心里有些感触?”

关孤点点头道:“当然!”

挥了挥马鞭子,鞭梢在清冷的空气中响起一声“劈啪”呼哨,南宫豪颇有兴趣的道:“少兄,像哪一种的感触呢?”

沉思了片刻,关孤道:“其实,这只是人类天生的通性——可以称为一种念旧的潜在意识及悲悯情绪的组合吧,我并不喜欢他们,甚至恨透了他们,但是,一待真正要动手杀却他们之际,竟有着一股从来没有过的不忍心理!”

南宫豪颔首道:“凡是人都会如此,‘悟生院’那些角色虽然十恶不赦,邪恶阴毒到了极点,但少兄你也与他们相处过一段长久的岁月了,再怎么说,到了要向他们下手的一刹,总也会感到滋味不同的!”

顿了顿,他又道:“难怪先前少兄一再拿话点醒他们,予他们以生路,到未了又将那三个小角色超脱了,少兄原来的主意本是要个个诛绝的!”

关孤冷淡的笑笑,道:“人的思想,行为,有时候确实连他自己也估不透!”

南宫豪道:“不过,由这桩事情看来,少兄也是至情至性中人,并不似外传那般绝狠苛毒呢!……”

眸瞳清寒如水,关孤幽寂的道:“传言大多失真,南宫兄!”

篷车的左侧,丰子俊骑在马上道:“关兄,以你高见,那三个小头目这一回去,是不是立即就会将今夜之事,哭诉禹伟行?”

关孤道:“这是无庸置疑的!”

南宫豪担心的道:“那么,‘悟生院’的追骑,只怕很快就要来了?”

关孤笑笑道:“这也是无庸置疑的!”

乎握着套马缰绳,南宫豪叹口气道:“看样子,漫天的血雨腥风,就要卷过来了。”

黑色的大氅在夜风飘飞着,关孤道:“是的,就要卷过来了,那漫大血雨腥风!”

南宫豪苦笑一声,道:“你不紧张?”

关孤平静的道:“紧张也没有用,南宫兄要来的总归要来,而且,我门不是早就准备他们来了么?”

南宫豪吞了口唾沫,道:“不过,我也还在心底里祷告着呢,若是‘悟生院’的杀乎群找不着我门,或者追不上我们,岂非更妙?”

关孤笑了:“当然,这是最好的。”

那边丰子俊笑骂道:“你倒敲的如意算盘呐,大哥,只怕没你想得那么美!”

南宫豪道:“却也说不定。”

在车轮的辘辘转动声中,在马蹄的清脆密响里,关孤的话语有如一颗颗寒冷的冰珠子:“南宫兄,我却奉劝你最好不要这么想,因为我敢断言,‘悟生院’的追骑十有九成是可以追上我门的!”

南宫豪呆了呆,有些不服的道:“怎么说?”

关孤沉默了一下,道:“作常简单,南宫兄,‘悟生院’在追踪搜寻及辍蹑探察这门学问上的造诣是不凡的,只要他们想要找的人,便大多可以找出来,而我们,自然更是‘悟生院’誓必要找到的对象!”

丰子俊接口道:“禹伟行一定把我们恨透了!”

南宫豪悻悻的道:“彼此,彼此,我们更不见得就喜欢他!”

说到这卫,他又吁了口气,憧憬着道:“只要我们到了关外——只要出了关,妈的,就看‘悟生院’怎生奈何我们吧,禹老狗就算咬碎了牙也是白饶!”

关孤眉毛微蹙着道:“希望我们都能出得了关,南宫兄,让我们一直这样希望,在任何劣境之下全不要沮丧!”

丰子俊低喟一声,道:“不如意事,人间十常八九……”

南宫豪一瞪眼,冒火道:“你就少在那里泄气!”

丰子俊冷静的道:“任什么事,大哥,全别尽朝好的地方盘算!”

南宫豪哼了哼,怒道:“若是部往绝处想,我们还何苦这么急巴巴的赶命?人伙干脆全一头撞死不是更来得利落!”

卡子俊撇撇chún,道:“话不是这样说。”

南宫豪挣红了脸道:“那要怎么说?两头全是你在讲了!”

不愿与南宫豪争执,丰子俊侧首向车另一边的关孤道:“关兄,你可知道一件事?”

关孤诧异的顺:“哪件事?”

丰子俊笑了笑道:“你在力斗黄甲他们几个人之前的一件事!”

思索了一下,关孤道:“你是说,当黄甲拿刀‘金月令’来压我的事?”

丰子俊吃了一惊,道:“好快的反应!正是这件事!”

关孤笑道:“如何?”

丰子俊有点赦然的道:“老实说,那一刹间——当黄甲取出‘金月令’来的时候,我真担心你一下子又反过去,倒转刀口子过来了!”

关孤浓眉轻扬。好笑的道:“你真这么想?”

尴尬的一笑,丰子俊道:“不瞒你说。关兄,你一见‘金月令’之后的片刻静默,直惊得我将一颗心提到喉咙上啦!”

南宫豪也大笑道:“可不是,我也窒得连大气全不敢喘一口,生怕少兄你受不住那禹伟行多年的积威所逼,翻下脸倒转来对付我们呢!”

关孤微微叹息,道:“我不怪二位的猜疑,因为二位对我关孤的了解尚不够深刻。”

丰子俊忙道:“关兄请宽有,只因我兄弟两已成惊弓之鸟,在此逆境困势之中,难免诸多失常失态,却绝非对关兄用心为人稍有疑忌之处,此点万望关兄明察,切莫意不满才是……”

接着南宫豪也急急赌着咒解释道:“假如我兄弟俩有一个对少兄之挚有所怀疑,就叫他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少兄,那只是一种本能的警惕及反应而已,在那个场合,那等气氛之下,可真叫人心里忐忑,但亦仅是忐忑罢了,其实我们全知道少兄绝不会出尔反尔,倒帮他们来对付我哥俩的,可是,唉,偏偏就心里紧张!”

关孤淡淡的道:“有几句话,我想与二位兄台说一说。”

南宫豪陪笑道:“呃,少兄有什么教言,不妨明示,我哥俩洗耳恭听。”

目光悠遥的凝视着天际的黑暗及远近一片轻淡的雾气,在有节奏的车轮声和马蹄声应合著里,关孤冷幽幽的开口道:“我与二位相识虽短,相交虽短,但我们却是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下结成一体,所以,我们对彼此间的信赖就不能按照一般的循进程序,以岁月的长短,了解的深浅作为基石,因为我们并没有那么绰裕的时间来给我们做这些,从起始,我们便需要互相信赖,互相依托,开诚布公,赤心但但;我这个人是个十分平凡的人,在此,我想将我的一贯处世之道向二位剖白一下,我的缺点很多,一无所是,若硬要说有一点长处的话,就是我十分重信尚诺,只要我答应的事,我便一定贯彻到底,绝无反顾,甚至赔上生命亦在所不惜,二位,仅仅如此而已。”

关孤说话自来明快简洁,冷硬如铁,少有长篇大论,这一路来,尚是首次开口说了这么多,由这一点,也可显示出他内心的激动与苦闷,只是透过他那冷涩的音调,又凭空将这激动与苦闷沉静化了而已……

南宫豪与丰子俊俱暗里面孔发热,满怀惶愧,有着极度不安的感觉,丰子俊首先窘迫的道:“关兄,我们兄弟说话唐突,其实却毫无任何暗示在内。更没有一点,心与口违的念头,关兄千万不要误会……”

南宫豪也急道:“这全是真话,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夜、寂、茫茫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