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25章 娇、羞、少女心

作者:柳残阳

关孤听了他们俩的赞扬,却毫无骄态,安详的道:“世

道之险,早已是这个样子,有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一

个卫道者,可是,很多人却不愿自己挺身而出——或者没

有这种力量挺身而出;于是,天下便成为今天的局势,大

家都有着感叹,都期盼能有人出来整顿一下,维持一下,但

大家都心存观望,大家全不愿惹上烦恼,久而久之,那些

不平事便层出不穷,那些暴虐者亦更形暴虐,而感叹也就

更多了……”他微微顿了顿,接道:“因此,我们有时应该

扣心自问,对这些人间世的冤屈苦难,如果我们也似一般

人那样犹豫,踟蹰,举棋不定,那么,大家全是这样,我

们又能期盼哪一个出来呢?在这上面,我给自己找到了答

案,这答案就是:我不出来谁出来?我不挺身而为谁会挺

身而为?”

笑笑,他接着道:“说了这么多,倒像是为我自己吹嘘

了,放肆之处,还望二位兄台莫怪!”

丰子俊诚挚的道:“不,关兄所言,全乃我兄弟久郁于

心者,今关兄代为说出,实在消除了我兄弟心中多年所积

块垒!”

南宫豪也笑道:“一点不错,这是出自肺腑的剖白,怎

能说是吹嘘?少兄,你讲得对,简直和我哥俩平常所想的

一样!”

说到这里;他朝丰子俊道:“别光顾说话,子俊,你到

车上去拿点东西来吃,这一夜奔波,将肚皮都饿扁啦

答应着,丰子俊刚刚转身,篷车尾,一条纤细瘦弱的

身影已现了出来,嗯,那竟是舒婉仪呢。

急忙迎上两步,丰子俊道:“小仪,你出来做甚?”

舒婉仪笑笑,道:“来请三位上车去吃点东西。”

丰子俊笑道:“都有什么吃的哪?”

舒婉仪轻悄的,道:“让我想想……嗯,有馒头,烧饼,

卤牛肉,腊肠,薰鸡,泡黄瓜……还有一大壶酒和一大罐

茶!”

丰子俊舐舐嘴chún,道:“好家伙,是谁把这些东西带上

来的?”

舒婉仪小声道:“还不是银心,在上车之前,娘叫她去

收拾衣物细软,没想到她竟那么仔细,又到厨房里将这些

吃的东西也一起带着的,她说她就生怕在路上万一卖不着

食物的时候可以暂且将就一阵……”

拍拍肚皮,丰子俊道:“何只”将就,?这些吃的足可

抵得上一桌全席啦,想不到在这等节骨眼上尚吃得着如此

美食,还带上酒!”

南宫豪吞着口水道:“你快去拿呀,光在那里乾呛喝哪

能顶饥?”

舒婉仪忙道:“不,南宫叔叔,娘说外面露水重,又湿

又冷,还是请你们三位一起到车里去吃,比较舒适点

回过头来,丰子俊道:“外面是有点冷,大哥,怎么样?

我们三个还是到车里去暖和一下吧?吃也吃得舒坦些

南宫豪又征询关孤的意思:“如何?少兄,里面去吃吧?”

关孤一笑道:“你们二位上去吧,我不大习惯大伙挤在

个狭窄的车篷里,哪会予我觉得窒闷不适,何况外面还须

要有人警戒。”

南宫豪摇摇头道:“这怎么可以?我们进车里去大吃大

喝,却让你独自一个人留在外面?”

关孤正色道:“我是说的真心话,绝无客套虚伪,二位

请去吧,我的确不喜欢待在车里,南宫兄,有些喜好,各

人的习惯不尽相同,或许你们认为享受的事我却觉得受罪,

而我认为愉快的事你们却唯恐避之不及呢!”

哈哈一笑。南宫豪道:“当真?”

关孤笑道:“一点不假。”

南宫豪又吞了口唾沫,道:“那么,我们便上车了,我

会叫子俊将吃的东西替你拿下来。”

丰子俊笑道:“便有劳关兄了。”

关孤道:“哪里,我正是得其所好。”

于是,南官豪与丰子俊、舒婉仪三个人又鱼贯进了篷

车,片刻后,正当关孤在沉思蹀踱的当儿,又有人从车尾

走了下来。

站定,关孤侧目瞧去,唔,那下来的人却并非丰子俊,

仍然是舒婉仪,舒婉仪双手捧着一个布包,悄然走到面前,

布包尚未打开,一阵食物的香味已进入鼻管,这阵香味真

能令人越发饥肠辘辘了。

嫣然情笑,舒婉仪道:“饿吗?”

关孤颔首道:“有点。”

摊开布包,里面是一个又白又大的馒头,两张烧饼,两

个油肥的鸡腿,一大块香喷喷的卤牛肉,几根腊肠,泡黄

瓜、内容十分丰富。

微微一笑,关孤道:“避难于道,地处荒野,能有这么

可口美味的食物,实在太难得了,还没入口,已经令我馋

涎慾滴了!”

舒婉仪凤眼轻眨,笑盈盈的道:“真的像你说的这样?”

关孤道:“自然。”

舒婉仪双手奉上布包,笑道:“那就多吃点。”

接过布包,关孤礼貌的道:“多谢姑娘。”

抿抿嘴,舒婉仪侧着脸笑:“你这人好有意思。”

咬了一口烧饼。关孤道:“怎么说?”

用手轻抚鬓角,舒婉仪妩媚的道:“你好狠,又好利害,

但是,在平常你又这么知书识礼,文质彬彬,如果不知道

你的,还真猜不出你是怎样的一种人呢……”

关孤咽下口中食物,淡淡的道:“也不过就是个草莽中

的粗人罢了。”

俏脸微红,舒婉仪急道:“关孤——你别误会,我……

我没有一点这种意思!”

咀嚼牛肉,关孤似笑非笑的道:“我也并没有说你有这

种意思。”

羞涩的玩弄着自家衣角,舒婉仪小声道:“你知不知道

——你这人,口词锋利?”

关孤摇摇头,道:“这不是口词锋利,只是心口如一而

已。”

舒婉仪“哧哧”笑道:“我说不过你,你慢慢的吃吧。”

关孤平静的道:“不是说由于俊将食物送来的么?怎的

却劳动姑娘你亲自送来了?实在有些承担不起!”

怔忡了一下,舒婉仪道:“你莫不是不愿我替你送来?”

笑了笑,关孤道:“绝无此意,而且我也没有这样表示

过,嗯?”

又红了脸,舒婉仪急道:“你真会捉弄人!”

关孤一笑道:“姑娘,有些时,你的反应很快,而且触

类旁通,会由于一句话便联想到其他的很多事情,但是,可

惜的是你往往想岔了道,会错了意,这证实你很聪明,也

很早熟,只不过稍嫌猜疑了点!”

舒婉仪呐呐道:“你不喜欢我这样?”

关孤正色道:“姑娘言重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

大致来说俱不相同,谁又能以强迫他人全如自己所好呢?”

吁了口气,舒婉仪道:“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又咬了口烧饼吃着,关孤道:“其实,姑娘你大可以照

你自己的习惯去为人,只要不做坏事,不危害本身,别人

的意见亦非全是正确的,又何必如此看重?”

舒婉仪低细的道:“不,你不晓得我的想法……”

关孤无言,舒婉仪试探的道:“关孤,你不问问我是一

种什么的想法吗?”

又静静的笑道:“你……好奇怪!”

关孤半晌,缓缓嚼着嘴里的东西,道:“没有什么奇怪

的,我不大干预,也无须干预人家内心里的意见,这可以

免除许多烦恼,而表面上的一些烦恼,已经使我迎接不暇

了。”

舒婉仪垂下头,幽幽的道:“听两位叔叔说,关孤,你

是一个异常冷酷孤做的人,现在,我亲身体会,二位叔叔

的话是不错,你果然十分冷酷,也十分孤傲,唯一的分别,

只是有时你将这些习性强烈的现示于表面,有些时候,却

蕴含在内心里而已。但不管你用一种什么方式表露,这种

冷酷及孤做却都是那么明确的使人感受深刻……”

关孤有些愕然,道。“我是这样么?”

舒婉仪悄细的道:“是这样。”

关孤苦笑着,道:“我自己却没有留意。”

秀眉微蹙,舒婉仪沉沉的道:“一个具有那种本质的人,

就会是那种样子,他自己是不见得会知道的,但第二者却

可以体会得十分切贴……”

关孤忽然说道:“我们不谈这些,好不?”

不待对方问答,他又接道:“光顾我自己狼吞虎咽,倒

忘记问你吃了没有了……”

舒婉仪轻轻的道:“我不饿。”

关孤笑笑道:“不饿?”

舒婉仪点点头,道:“心口有些胀闷,吃不下。”

拈起一支鸡腿,关孤伸手送到舒婉仪面前:“借花献佛,

姑娘,尚请不要嫌弃。”

舒婉仪感激的一笑道:“我真不饿……”

关孤恳切的道:“旅途劳苦,心神俱疲,姑娘,怎可折

磨自己?”

舒婉仪犹豫间,终于接了过来,她羞怯的道:“关孤……

谢谢你。”

大口吃着,关孤笑道:“姑娘,你也太客气了。”

见她拿在手中的鸡腿竟不去吃,关孤诧异的问:“怎么

不吃?”

脸蛋儿热热的,舒婉仪期期艾艾的道:“这……不瞒你

说……关孤,我……还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进食……我甚

至很少和男人在一起吃过东西……”

有趣的笑了起来,关孤道:“闺秀风范,大户庭训,果

然与众不同,但是,时至非常,事宜从权,而且,嗯,如

今我也不算陌生了吧,至少我们会有一段日子相处,更何

况还可能是生死与共呢。”

舒婉仪不禁也笑了起来,她开朗的道:“我是太过迁腐

了……”

关孤道:“现在,吃吗?”

轻巧的,斯文的,舒婉仪咬了一小口鸡肉吃了起来,她

边不好意思的道:“可别笑话我,关孤。”

摇摇头,关孤道:“当然。”

舒婉仪是那么专心的,又缓慢的吃着这只鸡腿,以至

她几乎津津有味的快吃完了,才惊悟到关孤已有好大一阵

子没有出声了,急忙移目瞧去,竟发觉关孤正以一种悠闲

的有趣的眼光在凝视着自己。

急急将鸡腿——不,鸡腿骨藏到身后,舒婉仪又羞又

窘的胀红了脸:“天……你没见过女孩子吃东西?”

关孤哂道:“见过。”

顿了顿,他又诙谐的道:“只是没见过像你这么文雅的

吃法而已!”

舒婉仪尴尬的道:“我……我的吃相一定很难看?”

关孤由衷的道:“不,十分诱人。”

又好气又好笑,舒婉仪道:“还诱人呢,羞死人了,刚

才我还说不饿,你看,一吃起了,简直连鸡骨头也啃光啦

……”

关孤扬扬头,道:“这有什么害臊的?我吃得比你更多,

还要不?”

舒婉仪抿着chún,盯视着关孤:“你真的不笑我?”

关孤温和的道:“为什么要笑你呢……”

说着,他又将布包上剩下的一只鸡腿递了过去,望春

微现忸怩的舒婉仪,他微哂着道:“老实说,这两只上好肥

油鸡腿,就是特地为你留着的,要不,有如此香酥的美食,

我还舍得视而不用么?”

舒婉仪忍不住笑了起来,也就老实不客气的接过享用,

她一边吃,一边笑,关孤也觉得有趣的展颜芜尔了,就这

样,一直笼罩在他们心中的那股伤感与愁郁,由于眼前的

须臾欢悦,便也暂时的消散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