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34章 劈、刺、鬼狼号

作者:柳残阳

关孤长长吸了口气,吃力的道:“还好……”

江梦真余悸犹存的问:“刚才真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们全要掉到火里面去了呢,可是,忽然间又被一种什么不可见的力量抬了起来,那力量好大……我一下子像是沉进海底,又冷又寒,四边全似流动着蓝汪汪、白森森的漩涡,但又有一种感觉,好像攀附在一道流光之上,那么不可抑止的穿过幽穹,直奔向月亮……”

关孤涩涩一笑道:“你很有想象力,江姑娘。”

江梦真好奇的道:“关壮士,你的动作简直快得不可思议……那唐英德,可就是在你这种怪异独特的手法下送命的?”

关孤低声道:“是的。”

顿了顿,他道:“但这并不算什么‘怪异独特’的手法,只要稍有武学深度的人,就会知道那是什么,纵未亲见,也该闻及,江姑娘,你一定是有点慌乱,否则,你应该可以想出本”

怔了怔,江梦真呐呐的道:“我是真没见过这种武功……它有名字吗?”

关孤笑笑道:“有。”

江梦真吸了吸气,轻轻的道:“剑术中的一种修为?”

关孤缓缓的道:“是的,武家称这种修为是‘驭剑成所’!”

猛的一颤,江梦真惊叫:“天,这就是‘驭剑成气’?我只听说过这个名称,可是却一直到今天以前还没亲眼看见谁能施展,想不到竟是这样的威力惊人……关壮士,素闻你为剑中之霸,功力深厚,哪里知道你更到达了这种境界!”

关孤低喟一声,道:“这不算什么,只要肯下苦心去学,再加上几分融汇贯通的智慧与窍要,有点练剑的底子,就可以成功!”

江梦真大大摇头,咋舌道:“说得简单,关壮士,真学起来可全不是那么回事,其中的苦处难处只怕不亚于登天,要不,练剑的岂非皆成高手了。”

关孤淡淡一笑道:“此时此地,我们不能再谈这些了,如果你有兴趣,以后有的是机会钻研,现在,你歇过来了?”

江梦真点点头道:“差不多了。”

关孤端详着她,问:“中掌的地方痛不痛?”

江梦真皱眉道:“痛是不大痛,就里面有种沉翳翳、热糊糊的感觉……”

关孤道:“那是内伤,看样子唐英德并没有想一下子要你的命,否则,以他的功力足可在掌力吐实之际,将你当场震死!”

江梦真不服的一哼,道:“他哪有你说的这么天官赐福,大慈大悲?他并不是不想一下子要我的命,只是他仓促间没来得及!”

关孤扬眉道:“怎么说?”

江梦真冷笑道:“就在他出掌伤我之前的一刹,我已给了他两根‘金蛇针’,否则,他肯手下留情?”

颖悟的颔首,关孤道:“原来如此——”

目光向四周一闪,他低促的道:“江姑娘,你自认还可以过招么?”

江梦真点点头,倔强的道:“我想可以——而且必须可以!”

关孤道:“很好,你马上前去协助你的义父,只要我再能把‘真龙九子’中今天已来的左劲寒与金童祥也收拾了,这场拼战我们就有获胜希望,至少,我们也留得出从容撤走的空暇了!”

在远近的激烈挤斗声及火苗子哗喇声中,江梦真盯注着关孤的面庞,十分关切又十分担心的道:“关壮士,你伤得不轻,有把握对付这两个凶人吗?”

关孤苦笑道:“我是尽力一搏,不敢说一定可成,而现在并不是有没有把握的问题,问题是必须要这样去做!”

江梦真咬咬牙道:“你说得对,关壮士,何妨再用‘驭剑成气’?”

关孤道:“只要用得上,我当然会用。”

江梦真急切的道:“关壮士,速战速决才是上策,像你这种武功,正是解决眼前问题的唯一最佳方式,似先前那种快法……”

关孤深沉的一笑道:“我想,这一点无须你提醒了,我的‘大龙卷’剑式快逾电光石火,方才若非负你在身,其势将会很快!”

江梦真半转身道:“那么,我走了?”

关孤道:“小心。”

于是,江梦真的行动有些蹒跚的绕着前面火场离开,关孤亦不再迟疑,他忍着身上的痛苦,迅速向舒家母女所居之处奔去。

那幢最靠近山坡顶的砖瓦房,尚隔着关孤有一段距离,关孤即已发觉情况有异,房子并没有起火燃烧,但是,四周却已围满了火把,任是别的地方打得晕天黑地,这里却异常平静——房子外面异常平静,屋内反倒传出剧烈的拼斗之声,夹杂着金铁的连串交击!

房屋外头,约有五十余名黑色劲装的大汉背屋而立,他们每个人全是左手执火把,右手握腰刀,肃静无哗,神情僵木,似要将这幢房子与外界隔绝,而一个同样装束,尖嘴削腮的人物便站在更外面,像是这五十名大汉的头儿!

当然,关孤对这些人的穿着打扮是十分熟悉的——他们全是“悟生院”的属下,那个尖嘴削腮的角色,关孤也认识,他是一名头目,擅“反扬三节棍”法,姓邵名辰,在“悟生院”一干头目当中算是武功相当扎实的一个,颇有希望晋升三级头领,而关孤这时看见了他,却十分惋惜这位姓邵的头目,只怕这一辈子也达不到晋升三级头领的心愿了。

在一处最近的房角阴影里,关孤匆匆打量明白形势,毫无异疑的,舒家母女所居住的这个地方业已被对方发觉了,非但发觉,更已受到了包围与攻击,只是,不知道在里面直接下手进袭的人物是谁。

不说别的,仅从屋里传出来的格斗声音,已是够激烈的了,可以想见双方挤杀的情景是如何狠厉,但使关孤稍稍放心的是一一在屋里的挤搏进行中,他已听到了南宫豪与丰子俊的叱喝声!

立即打定主意,关孤由黑暗中快步行出,他甫一出现,那边包围在房屋周遭的“悟生院”所属,马上发觉了,四名大汉迅速扑近,头目邵辰也抢上几步,声色俱厉的开口叱喝:“哪一个?站住!”

关孤大步向前,冷冷的道:“邵辰,你带着你的手下人逃命去吧。”

一下子像见了鬼一样一声的怪叫,邵辰几乎一个跟斗摔倒,他踉跄倒退,直着嗓子叫:“关……是……关孤!”

关孤目光四扫,其冷如冰,方才扑近的几名“悟生院”大汉俱不由噤若寒蝉,没命的往后倒退!

邵辰簌簌哆嗦着,面青chún白的道:“你……你你……还不束手就……缚?”

微微露齿一笑,关孤一言不发,剑出似电,“嗖”的一道寒光暴闪,邵辰的头巾与一把毛发应声飞脱,而剑刃却早已回鞘,那模样,就好像关孤的“渡心指”原就未曾出鞘一般,邵辰的头巾加上毛发是自己脱落的一般!

这种感受,可真叫“心胆俱裂”了,邵辰吓得尖嚎一声,手捂凉嗖嗖的头皮,一屁股坐倒地下,腰上缠着的三节棍也“哗啦啦”一家伙抖落下来!

关孤淡漠的道:“还叫不叫我束手就缚?”

歪曲着那张瘦脸,邵辰汗下如雨,全身抖索,在火把的光辉照映下,越发不像是张人样的脸了……

那五十名大汉已经慢慢向关孤围拢起来,但是,从他们颤生生的双腿上,从他们粗浊的喘息上,证明这些“悟生院”的爪牙们内心里是如何畏惧,又如何惊恐,套句俗词儿,这可真叫‘拿鸭子上架’了……

关孤眼皮子也不撩一下,寒凛的问:“你们找着舒家母女了?”

邵辰不由自主的,呐呐的道:“找……找着了……”

关孤冷笑道:“谁在里面动手?”

邵辰惶惊的道:“金……金大哥……还有‘绿影帮’的‘刑堂老二’鲍坤……和我们的二头领李……李发……”

怔了怔,关孤暗中欣悦的道:“李发也来了?”

邵辰苦着脸说道:“李二头领……并没有跟着你反……他怎能不来?”

关孤憔悴的面容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缓缓的道:“是的……他怎能不来?”

闭闭眼,他又道:“你们通通滚开……”

背后的几股劲风,突然截断了关孤的语尾,关孤不回头,不闪避,双手暴挥“渡心指”锐响着倏然出鞘,寒森森的白光猝旋,七颗人头带着七股鲜血喷起,剑尖一颤,又指向邵辰咽喉——而这时邵辰的手指方才沾上地下的三节棍!

关孤毫无表情的道:“我若杀你,邵辰,不啻反掌之易,你何苦非要这样死法?这不冤么?你这一死,又有什么价值。”

吁了口气,他又道:“念在曾属同伙,你们去吧,但是,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

干涩涩的咽着唾沫,邵辰拾着三节棍自地下爬起,他垂头丧气的往一侧走去,一面去,一面悄悄觑视关孤——关孤背着他,头也没转一下。

猛一咬牙,这位身手不弱的“悟生院”头目猝然翻跃而回,反手旋身,“三节棍”抖起一轮半弧,又快又狠的扫向关孤脑侧!

就那么巧,关孤微一低头,棍梢差着半寸紧贴在他的头巾之上掠过!

大吼一声,邵辰错身进步,左右闪跃,“三节棍”“哗啦啦”暴响不停,交错飞舞,猛攻关孤!

关孤飘然退出三步,微微一叹,“渡心指”洒出篷黑芒,邵辰挥棍力挡,那蓬黑芒尚在人们瞳孔中耀亮,而“渡心指”的剑尖已快如闪电般透进邵辰小腹,剑刃倏翻,将邵辰横摔七步之外!

于是——

当这位濒死的头目日中惨曝着尚未断气,四面的“悟生院”大汉已蜂拥扑上,刀尖如雪,锐风尖啸——关孤视若无睹,他身形猝矮,剑刃伸缩,一照面已将十一名敌人刺翻地下,剑身同时回掠,又有七名大汉喉开血喷!

这时,尚没有一柄刀伸够了攻击位置!

斜刺里,一名黑衣大汉剽悍的连人带刀撞向关孤,四面也有五名大汉滚身扑上,腰刀贴地削空!

关孤神怀倦烦,他动也不动,平起一剑,那撞来的汉子拦腰削成两半,怪吼如位中,一半带着腑脏摔向那边,一半拖着肚肠抛向这边,而剑光如练,猝然回旋,五名滚身而上的汉子不分先后,全在贴地挥刀够上尺寸前的眨眼间失去了他们的右臂——俱是齐肩被斩!

听吧,那种不似出自人口的鬼哭狼号,惨怖曝叫,满地的血,四抛的人头、肢体、瘰养的肚肠……火把丢在周遭,兵刃弃置老远,剩下的一干仁兄,立刻像中了邪一样泣号着纷纷拔腿奔逃,没有一个再敢回头瞧上一眼!

抖剑挥去锋刃上的血水,“铮”声回鞘,关孤低喟一声,缓步走进了前面尚在继续激斗中的房子。

一进门,首先人眼的是客堂中歪斜倾倒的桌椅,关孤看也不看,迅速闪身到通往后院的房门口。

在第二进——也就是舒家母女所住的房间前面花圃中,嗯,业已展开了一场龙争虎斗,几条人影在捉对厮杀;南宫豪的对手是个身穿黑袍、瘦长又面色灰黄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生了对马脸,疏眉、细目、窄鼻、薄chún,神态在阴沉中流露着无比的暴戾之气,他,即是“真龙九子”中的老七“睚眦”金童祥!

丰子俊的敌人却有两个——一个是名胖大斑顶的绿衫独臂人,另一个,嗯,是“紫疤”李发!

关孤依在门上,摇摇头,沉静的开口道:“金老七,还要打下去么?”

悚然一震,激战中的金童祥猛的回身妖退,靠向墙壁,同时脸上神情大变,另一边,那独臂胖汉与李发也匆忙跳开,严阵以待——

这时,汗水涔涔的李发没有丝毫表情!

急促的喘息着,金童祥一双细眼中闪射着蛇似的阴毒光芒,他盯视着关孤,语声狠酷的道:“姓关的,你反得好!”

关孤用右手的“渡心指”点了点对方,道:“我们不用讨论这个问题,因为和你们谈到这个问题是一辈子也说不清的,反正,我们各有各的立场,也就各有各的看法,金老七,很久了,我们不就从未对某件事情有过相同的结论么?”

金童祥恨声道:“不管怎么说,你就是叛逆,数典忘祖的叛逆!”

关孤阴森的道:“我不屑与你们这群魑魅魍魉为伍,不肯去做违背良心之事,不愿丧大害理,败德灭伦,如此而已,剩下的,你随便去讲吧!”

金童祥暴烈的道:“你少辩!”

关孤冷漠的道:“金老七,你岂是我强辩的对象?”

一仰头,他又朝对面汗漓漓的南宫豪道:“南宫兄,舒家母及银心可安好?”

南宫豪咧嘴气喘着道:“就是受了点惊,全没伤着根汗毛,你可没见方才他们那个声势呐,前呼后拥,大喊大吼,又是人又是刀又是火把,一家伙便将整幢房子包围啦,外头站的里头攻的,喝叫的,可真惊的我那颗心都提到腔边了!”

斜脱了正在转着脑筋的金童祥一眼,关孤平静的道:“外面的情势刚刚好转,但这只是暂时的,我判断不要多久他们的主力就会赶到,眼前可能这几位贪功太切,竟未待人手齐集便先行下手了,莫怪他们占不着我们的上风!”

靠花圃的那边,丰子俊高声道:“洪家帮损失可大?”

关孤颔首道:“不轻。”

他又一笑道:“但‘悟生院’与‘绿影帮’方面恐怕更惨,就以刚才房子外面那八十个家伙来说吧,我网开一面,叫他们走,他们却不领情,还抽冷子偷袭我,好人难做,我也说不得只好抛舍旧情,摆平他们一地了!…

一咬牙,金童祥厉叱:“姓关的,你好歹毒!”

关孤神色倏寒,他冷峭的道:“歹毒?金童祥,我们两相比较,我怀疑我这歹毒有没有你们各位所作所为的一半!”

那边,南宫豪用袖子抹了把汗,有些焦急的道:“少兄,我们还不将这几个邪龟孙收拾下来,更待何时?”

眸瞳中闪眨着青森森的光芒——那像是两道刀口子斩人之前,刹间的寒电,关孤阴沉沉的道:“很好,我们勿须等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