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36章 艰、苦、行路难

作者:柳残阳

李发向关孤陪着笑道:“大哥,你身上还另有几处的伤呢,都上了葯么?”

关孤点点头,道:“全是些皮肉浮伤,不要紧。”

粗犷又精悍的面孔上涌现一抹无可言喻的沉郁之色,李发道:“这一路来,大哥,可苦了你……这还只是开头,以后的日子,将越来越艰辛危殆,你肩负的担子,也就更形沉重更形紧窒了……”

关孤深沉的一笑道:“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

一扬眉,他又道:“夏摩伽知道禹伟行派他绕圈子的意思吧?”

李发道:“当然知道,只要不是白痴,又有谁看不出来禹伟行的心意呢?他是不相信夏大哥,这才故意派他绕远路,兜大圈子的,假如等到夏大哥那一路人马赶了上来,大哥,恐怕我们早已出关喽,姓禹的就是不让他和我们会合方始耍了这一手段。”

关孤沉吟了一下,道:“夏摩伽可跟你提过他的打算?我是说,他就真的听从禹伟行之令由‘三定府’那边走这一趟冤枉路?”

李发苦笑道:“启行前我们没有详谈的机会,夏大哥被召至‘脱世楼’参加紧急会商,研讨如何追捕大哥你的事,他还没回来,我即已受命调归到‘真龙九子,那边听候差遣,除了在大伙上路的时候彼此照了个面,可以说连句话也没说,我也不敢说话,免得叫他们起疑。”

关孤沉沉的问:“夏摩伽可有什么暗示?”

李发摇摇头道:“没有,夏大哥一张脸扳得冷绷绷的,什么表情都没有,他只朝我看了看,立即率领他的百名手下扬尘而去,甚至连向禹伟行打个招呼也没有,可见当时他心里一定非常气恼……”

关孤笑了笑,道:“这老小子!”

李发低沉的道:“你不知道哩,大哥,一过了五天期限没见你回来,禹伟行即已坐立不安,神情惶急了,同时,院里上下也暗暗紧张起来,但禹伟行尚未下令采取任何紧急行动,他还指望个万一,比如你受到什么阻碍啦,发生什么意外牵掣啦等,才延迟了你的归期,另外,据我看,他对你的顾忌实在很大,也生恐有什么举动刺激了你,所以不敢贸然有何措施,直到确实消息传来,加上跟着黄甲去监视你的那两个宝贝也狼狈逃回了,禹伟行才相信大哥你是离弃他了……”

他顿了顿,又道:“大哥,你没亲眼看见姓禹的当时的样子,可真能吓坏人,他就像疯了似的,愤怒如狂,暴跳如雷,将整屋子的东西全砸烂了,披头散发,形似厉鬼般从前头奔到后头,从房里跑到屋外,见人就骂,抡拳跺脚,恨得连满嘴牙都快咬碎了……侍候他的几位仁兄更倒足了霉,有两个叫他不问情由的打了个腿断胳膊弯,就连庄彪也挨了一顿大耳光,搞了个腮肿chún破,好不可怜……他的雍容气度,尔雅风范也一下子全没有了,用尽一切最肮脏、最下流、最不入耳的字眼来辱骂你、诅咒你,那些脏活,真叫人心惊,大哥,我奇怪禹伟行竟知道这么多的是滥词儿哩,有些连我都说不出口……”

关孤平静的道:“他的那些德性,恐怕还有更使你惊奇的呢,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禹伟行本就是这么一种东西——披着人皮的野兽,恶胚子!”

李发咽了口唾沫,道:“那一阵,我怀疑他是不是就此发了疯?要能真发了疯倒也好了,可以省掉好多麻烦……”

关孤笑道:“李发,限期一过你大约可以猜到我是脱离‘悟生院’了!”

李发点点头,道:“当然,在大哥启行前,我就有个预感,觉得大哥此去,恐怕是要和‘悟生院’弄翻啦,待到大哥出差的期限一过尚未回来,我便判断十有八九是应了大哥所说的了……如果这趟买卖违背天理良心,你就脱离悟生院……果然,事实证明我猜得不猎。”

关孤又问:“夏摩伽也猜到了?”

李发道:“他的想法和我一样,只是他那时尚未料到禹伟行会把他调开去。”

仰对初升的旭日吸了几口气,关孤道:“我的事情发生以后,李发你可为自己的安危担心过?”

坦然颔首,李发道:“有的,我甚至联想到禹伟行会不问情由砍掉我出气呢!”

关孤笑了,道:“你真呆,禹伟行之所以那般暴怒,完全是他在受到这个绝大的意外刺激后本身情绪的发泄,否则他会气炸了,但他是何等人物?岂会将一时的愤恚变为粗鲁的失策?你一未跟随我叛离,二未与我有共谋证据,三未借此引发事端,禹伟行安能找到你头上,使业已不稳的人心士气再遭刺激?他是个狂妄专横的暴君,但却不是个白痴!”

李发也笑了:“可是,当时的情况,却不由我不胡思乱想惴惴不安呢!”

望了一眼业已由朦胧变为清晰的四周景色,关孤又朝远处的一抹澄蓝发了会怔,低悠悠的道:“今天是个好天气。

李发喃喃的道:“不错,天泛蓝,阳光普照,云也高,仅有那么几缕——可是人心却沉甸甸的哩……

眉峰皱结起来,以至形成一抹隐约的阴影,关孤沉重的道:“最可悲的世事乃人不能享受生命,活着却成为生命的负累……”

李发有些迷惘,道:“活着成为生命的负累?”

关孤感喟的道:“上天赐给我们生命,是要我们凭借生命的意义去做一些该做的事,以生命的活力去享受它能创造的成果及大自然的赐予,却并不是像我们这样,长久生活在污秽与黑暗中,永远向着茫茫没有尽头的悲惨苦难搜索……”

李发轻轻的道:“但大哥,我们业已冲破黑暗的束缚及抛舍污秽的沾染了!”

关孤苦笑一声,道:“是的,可是我们却已在那种环境里失去了大多,也背负得大多,而我们如今仍在未可期的艰难危殆中前进……以前的岁月我们受此折磨算是一种良心上的惩罚,现在,却是我们为了要冲破这种束缚所须付出的代价,总之,我们这一生最堆灿绚烂的过程,便全投掷在这误入歧途与返归正道的挣扎中了……”

李发默然无言,神色现露了浓稠的沉痛怅失意韵来

后面,赶来的南宫豪恰好在这时开口叫道:“关兄,关兄……”

关孤回头,问道:“有事?”

南宫豪将长长的马鞭抖了抖,咧开嘴道:“是不是可以先找个地方打打尖?折腾了一宿,全累狠啦……”

目光朝周遭的地形打量了一下,关孤不由有些头痛,这里是一望平原,纵有几片荒林,数道脊岗,也遮挡不住大多的视野,在此处附近打尖歇马是颇不适宜的,只要数骑追至十里以内,登高一望,便极易发觉他们的形迹;束马扬尘,可以在老远就看出来……

考虑了一会,他让坐下“黑云”靠近车边,同篷车并行,边说:“南宫兄,舒夫人与舒姑娘可是太难受?”

向垂挂着的车帘油布窗口看了看,南宫豪压着嗓门道:“可不是,我就为了她娘俩才想打打尖的,可怜哪,她母女自来全是锦衣玉食,足不出户,这一趟逃难在外,又是担忧,又是害怕,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歇下来就惴惶惶的,一动身便闷在篷车里,天又热,车又颠得像能拆散骨架子,关兄,如果再不尽量找空挡让她母女透口气,只怕光这一路折腾也就要了她母女半条命了……”

抹了把汗,他又道:“唉,这种日子别说是她们这等锦绣出身的女人,就算我们在外混了多年的老江湖吧,也未免有些吃不消,真可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提心吊胆的,全不是那么个味道……”

关孤沉毅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平缓的道:“我很了解这些苦楚,南宫兄,但我们目前不能歇下来,因为这里的地势不好,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眺展至此!

向左右一望,南宫豪呐呐的道:“说得也是……”

关孤看了看重垂的车帘,道,“老夫人和舒姑娘要求我们停下来么?”

南宫豪摇摇头,道:“没有,这一路来,降了我们主动歇息,她母女从不曾要求停马慈歇过,我知道,她们是在咬牙硬撑!”

关孤低沉的道:“也真难为了她们。”

移动了一下坐得发麻的屁股,南宫豪龇牙咧嘴的道:“就不晓得能不能一路无惊的闯过去?”

古怪的一笑,关孤道:“你以为呢,南宫兄?”

犹豫了片刻,南宫豪道:“设若我们连气好,说不定准能就此平安脱险也不一定……”

关孤道:“运气是维系在我们自己的努力与奋斗上,它不会凭空从天而降,南宫兄,就好像人们所说的奇迹一样,奇迹是不可靠的,更不可倚恃的,它仍须要人们自己去制造,否则,对这种期盼倚赖太深,就会受它之害了……”

南宫豪打了个哈哈,道:“有道理,有道理……”

关孤沉缓的道:“南宫兄,我的看法却恰好与你相反……前途势将更加艰险,我们往前走一步,危机也就更深一层,可以预见的是,我们所遭的压力必定越形沉重,所受的阻碍亦将越为坚强,荆棘满途,敌仇四伏……”

有些发愣,南宫豪道:“是这样么?”

关孤冷静的道:“并非我有意危言耸听,南宫兄,我是有事实的根据与合理的剖析的,不会差得太远……”

南宫豪吸了口冷气,道:“说说看,关兄……”

关孤低声道:“我们从这里往前去,必须由什么地方出关?南宫兄,这一点你一定非常明白,非常认为勿庸置疑吧?”

南宫豪道:“当然从‘古北口’,除了那里,再也没有什么更为适宜之处了。”

关孤点点头,道:“是的,但同样我们的敌人也十分清楚,清楚我们除了从‘古北口’出关,其他再也没有适宜之处了。”

南宫豪张了张嘴,嗒然无语,关孤又道:“尽管从这里到‘古北口’附近布置重兵,一面派出游骑尽量设法截击我们,‘悟生院’的一贯对敌手法我是太熟悉了,他们喜欢多管齐下,由每一个可能的方法达到他们所希求的目的,他们十分仔细慎重,决不贸然从事,更不冒险,只要他们能在最后关键之前解决问题,他们便不会留待那一步……不可否认的,这是一种非常稳当可靠的方式!”

南宫豪叹口气道:“也是一种相当歹毒,不留余地的方式……”

关孤毫无笑意的一笑:“‘悟生院’的一贯作风便是如此;所以,我说我们的旅途越来越艰险,越来越危殆了,很可能我们随时随地都会遭受到出其不意的攻击,南宫兄,我们需要更形戒备警惕,凭借“运气”是不可靠的……”

脸上已布满了愁云,南宫豪沉重的道:“经你这一说,关兄,我一颗心,就越往下沉啦!……”

关孤笑笑道:“遇到逆境,沮丧是与事毫无补益的,那只有更加伐伤斗志与生存的勇气,唯一的办法是……”

形态转为狠酷,他一字一字的道:“他们想要我们的命,我们就先要他们的命!”

看着关孤双眸中刃芒般的冷焰,脸庞上强有力的条纹,那残酷又悍野的紧抿的chún弧,南宫豪不禁有些震撼的感受。他彻底相信这位江湖中的黑煞手的话,他知道他做得到……以暴力对付暴力,而且,狠烈无比!

南宫豪干涩的笑着,道:“还是你行,关兄。”

歇了口气,他继续道:“说真的,咱们逢上了这挡子事,固是我们的不幸,但话又说回来,又何尝不是他们的不幸呢?”

关孤冷清的道:“反正,只要遭遇上了,我们当然不会好受,不过我可以断言,更不好受的却是他们!”

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南宫豪道:“对了,关兄,‘悟生院’这次邀约的几批帮凶里头,那‘火珠门’我还晓得,是一拨相当难缠的强悍之徒,至于‘三人妖’,我却不甚了了,他们份量如何?也有点名堂么?”

关孤轻沉的道:“‘老人妖’‘小人妖’‘阴人妖’,这三妖合称‘三人妖’,我见过他们一次,不折不扣的是三个‘人妖’!人世间里,果是无奇不有,竟会生出这种妖孽……我可以告诉你,‘三人妖’虽说与‘悟生院’有交往,而且还算十分密切,但他们一向独行独是,不仰承‘悟生院’的鼻息,更不受‘悟生院’的节制,他们与‘悟生院’的关系有点像工头和打零工的工人那样,有买卖,‘悟生院’会亦合适的给他们干,但却例须付酬,没有生意交给他们做的时候,他们有自己的路子和方式生活,他们很能与‘悟生院’合作,可是却不受‘悟生院’的管束,当然,他们所以能够这样,因为他们有他们的本钱……强悍,机诈,诡谋百出,加上力量雄厚,‘三人妖’手下约有三百以上的士兵!”

南宫豪咽了口唾沫道:“看样子也不好斗!”

关孤淡淡的道:“道上混久了的,有几个会容易打发!”

说着,他指了指远处那痕山影:“南宫兄,我们要到那片山岭下才能休息,大约,走到那里要近午时……”

一行人继续往前赶路……

真可算得是——人疲——马乏!

这是一片山坳于里的斜坡,生满了相思树,后头,是一座不知名的山,山色苍翠慾滴,山势挺拔秀奇,有一种沉静安宁的气息浸染着周遭,这里很悄寂,只偶而有几声鸟啼声传来,是处可以寻梦的好所在。

是可以寻梦,树下,南宫豪与李发早就躺下呼呼入睡了,篷车便停在山坳子深处,几匹马儿正在林子里吃草。

现在,可不过了午时啦。

关孤靠在一株树下,默默的不知正在想着什么,他的“渡心指”便斜斜搁在身侧,丰子俊在那边与舒家母女,银心几个谈了一阵,轻轻走了过来。

朝着关孤一笑,丰子俊坐下,小声道:“很累吧?”

关孤回以一笑:“还好。”

丰子俊吐了口气道:“方才,大嫂要我转告你,请你尽量找机会憩息,别老是烦这烦那的,大嫂子说,就这几天,你业已看出清减来啦。”

关孤淡淡的道:“习惯了,倒不觉得什么;你知道,我这半辈子来便未曾有一天悠闲平静过,那种安详的心灵感受,离着我太远了。”

丰子俊感慨的道:“也亏了是你,换了个人,恐怕就似这种精神上的紧张压迫亦早就被逼疯了,生活哪能像一根绷满了的弦?”

关孤笑笑道:“将来,有一天我能抛开以往所烦恼的一切根源了,倒反不知是否适应得来,人太闲也并不是件好事。”

丰子俊道:“但若老是像这样成天奔命,却更不是件好事吁!”

扯下一根草梗在嘴里咬着,关孤笑道:“日子真不好应付,是么?”

伸了个懒腰,丰子俊回头看了看正酣然入梦的南宫豪与李发,有些羡慕的道:“这两位仁兄可是高枕无忧哩,叫我就不行,心里一担着事,就别想好好睡觉,那似他们这样有福气!”

接着,他又自动转移了活题:“昨天一个日昼,一个夜晚,关兄,‘绿影帮’等于叫你一个人给踹散了,‘悟生院’的‘前执杀手’也有两名栽在你跟前,一名受了伤,老实说,你可真是神威惊人,霸凌天下!”

关孤忧心忡忡的道:“这并不表示会有好兆头,子俊兄,相反的更将激怒他们,更将令他们在愤恨之下倾以全力而来,你等着瞧吧,下一次遭遇之际,情形必然越加凄厉惨烈!”

不由吸了口冷气,丰子俊摇头道:“一想起来就令人打心底涌起憎厌,关兄,我们这一路来,从开头到结尾,只怕每一步全要用鲜血去开道了!”

关孤目光晦黯的道:“怕是只有如此的了……”

丰子俊脸色一时也开朗不起来,他叹了口气,懒洋洋的站起身,有些无精打采的想走过去假寐片刻,但是,尚不及移开脚步,耳朵里已突然听到一种声音……一种动物,或是人从林中行走时躯体磨擦枝叶的沙沙声!

立即转头望向声音传来之处,那声音是由山坡上面一路响下来的,丰子俊神色变了变。

而关孤显然也早已察觉到了,他却仍然坐在那里没有动,但是,一双目光冷凛的盯在丰子俊所注视的同一方向。

丰子俊低促的道:“有情况!”

微微点头,关孤平静的道:“是人在走动,大约有四个,而且会武功,脚步轻沉,目标正对我们来,子俊兄,沉着点!”

这时……

正在酣睡中的南宫豪与李发也被惊醒了,两个人一骨碌翻身起来,分别抄着家伙守到舒家母女与银心那边!

脚步声更近了,来人似是知道林中有人,更好像专为他们而来,毫不掩饰形迹的一直往这里走来!

就在关孤等人的静默注视下,林深处已出现了几条人影,嗯,果然正是四个,四个人打扮穿着全一样……一式白的绸中与一式的镶有金丝边的白袍,浑身上下一片自,颇有几分纤尘不染的味道!

丰子俊迷惑的眨眨眼,低声道:“关兄,看得出是哪一路的?”

关孤轻轻摇头,道:“一时想不起来,但又似乎有点印象。”

丰子俊悄声道:“可要先‘盘道’?”

冷冷一笑,关孤道:“不用,他们一定会自己表露身分。”

于是,他们就这么注视着那四个白袍人,而那四个白袍人却也昂昂然的大步走向他们跟前!

四个白袍人站成一列,隔着关孤与丰子俊约是五步的地方站住,为首一个细眉窄眼的角色首先向关孤十分恭谨的施了一礼,语声温润的道:“家主人素性好客,尤喜广结天下豪士为友,今见各位莅寒山之下,特令兄弟前来,恭请各位赏脸驾往寒楼小作盘桓,更领教益……”

关孤冷冷的道:“阁下是哪个码头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