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45章 果、报、及时临

作者:柳残阳

温幸成听了胡钦的话,皱眉着道:“对了,胡大哥你开的价钱——姓关的三千两黄金,姓李的一千五百两黄金,南宫豪、丰子俊各二千两黄金,舒家母女五千两黄金,这共是一万三千两金子,三人可敢作主答应?”

胡钦点点头,道:“当然他们可以作主,因为他们与‘悟生院’关系够,渊源深,素被禹伟行倚为肱股,况且他们如今又正受禹伟行所重托在处理此事,他们自也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与重要性,如果他们办妥了这桩公案,非但露脸出光,也将获得禹伟行的赞许,区区一万多两黄金,在禹伟行来说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他整个财富的九牛一毛而已,如此这件事搞不好,禹传行的损失恐怕要十倍超过此数,这犹不说,甚且连‘悟生院’在江湖上的生路都大有切断的可能;这些道理,‘三人妖’比我们更清楚,他们岂有不答允之理?最多也就是在价钱上刁难一番,打打折扣罢了——当然,他们再怎么要求,我也是决不会让步的,如今抓着刀把子的是我们!”

温幸成忙道:“胡大哥,假如‘三人妖’一时凑不足这个数目呢?”

哼了哼,胡钦道:“他们有两河各地钱庄的即兑银票,也拥有大量奇珍古玩,翠玉珠宝,我信上且已说了可以按照市价十足抵用,这不又是要他们自己拿出来,至多先垫付一下,他们会向禹伟行讨还的,就算万一他们凑不上此数,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叫他们看‘货’,然后,静候禹伟行亲来验交,银货两讫,互不相欠——‘三人妖’在见到朱嘉,得到这个好消息之后,必然一边快马赶来,一边会立派手下尽速到古北转报禹伟行知悉,总之,他们会大举赶到的,而我们的代价也分文减少不了,你放一千个心,一万三千五百两金子我们将照数收齐,至于如何凑得,叫他们设法去,我们只管收钱交人,别的什么也不理,这裆小事你就别瞎惦记了。”

温幸成笑笑,道:“不是我瞎惦记,是担心他们付钱的时候不大方,而且,石室中那些‘货色’也一直令我不安,早早交割了可以舒畅点,摆在我们那里,活脱像一堆火葯,一个出错,便能炸起来!”

胡钦摇头道:“不是我说你,幸成,你什么都好,就是有这种杞人忧大的毛病,急急躁躁又患得患失,你担心什么,他们被关在地下石室里有如瓮中之鳖,笼中之鸟,根本就没有半点破牢的希望,我们全知道那种情形,人处在这样严密彻底的监禁之下是无法可施的,否则,我们也不算行家了!”

温幸成吁了口气,道:“胡大哥也说得对,但这件事总是越早了结越好,我们全愿尽快了断这桩人案不是?我们固力行家,但他们——尤其姓关的可更是行家!”

胡钦站起身来,笑道:“他这行家如今却半文不值了,阴沟里翻船,呵呵,我可以想象得到他那种窝囊劲……”

顿了顿,他又眯起眼道:“你小子可是乘人之危,快活够了吧?”

冷冷一笑,温幸成邪恶的道:“口边的肥肉,焉有不大快朵颐之理、食色性也,男人么,谁也少了这个调调……”

胡钦于咳一声,道:“不过,照你回来向我说的经过情形,似乎当时对方的反应十分剧烈?这点倒使我有些担心!”

温幸成满不在乎的道:“担什么心?他们反应再是剧烈,也就以今夜为止了,莫不成还能现找到我头上报复?”

沉缓缓的,胡钦道:“当然不会再有这种机会,我担心的是某类直党的感触,下意识里觉得有点忧虑不宁,也有点亏虚虚的味道,就好像,呃,做了桩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虽然不怕有实际的后果,但想起来却也不大自在。”

神色微变,温幸成道:“胡大哥,刚才你还在说我有点‘杞人忧天’,如今怎么你自己也来啦?”

胡钦干涩涩的一笑,道:“我们忧虑事情性质不同,你是尽惦记一些不必要惦记的事实,而我呢?却是一种心理上的负担,说真的,你做的这档子‘杰作’,多多少少,有点说不过去……”

温幸成不悦的道:“谁去说?这事只有我两个人以及龚凡知道,我们不说,谁也不会晓得,你放心,那女的和关孤是更不会讲的,否则,他们还有脸见人?”

一见局面有些僵了,胡钦主动移转话题:“好了,好了,不谈这些啦,老弟,那妞儿很够味吧?”

顿时眉飞色舞,温幸成咽了口唾沫,面对胡钦道:“太棒了,至今想起,犹令我余兴不衰;胡大哥,这等滋味你是体会不出的,啧啧,那种婉转娇啼,似真似嗔的模样,那种眉黛含颦,玉肌冰凉的感受,那幽香,那体芳,那股子特异的风韵,乖乖,我宁可用十年生命去换去那片刻间的欢愉,太美了,太令人暇思不忘了,啧……”

接着,他又若有所失的喟然道:“可惜以后再也没有机缘重温这瑶台之梦了,你知道,胡大哥,她是我所经过的女子中最使我难以忘怀的一个……”

胡钦笑押道:“小子,你平生玩弄了不少雌儿,哪会真心真意想念其中某一个:你那见异思迁的习性我不是不知,看你如今这种情深谊重的模样是颇为依恋不舍,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将那姓舒的女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戏谚的大笑,温幸成道:“哈哈,胡大哥,你就爱挑剔我,不过呢,我也不否认就是,谁叫我天生有那种爱尝‘鲜’的风流病呢!”

似笑非笑的,胡钦低声道:“幸成,是处子吧?”

温幸成点点头,道:“完全含苞未放,我保证,乖乖,落红遍地,令人怜爱不已……”

哈哈笑了,胡钦道:“你跟我保证什么?又不是我去干这种事儿——其实你也少在头上挂着这些仁义,你要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便不会‘霸王硬上弓’,小子,你可知道,你这和‘强暴’没有两样了!”

搓搓手,温幸成道:“势非得已,不用如此,只怕难使那妞儿驯服;老实说,当时那妞儿竞肯替姓关的作如此牺牲,倒颇令我生起妒意,妈的,看情形那妞儿似对姓关的仍有几分情意哩……”

胡钦笑道:“你心里一吃醋,恐怕办事的时候就更用了三分狠劲吧?”

猥婬的笑着,温幸成道:“一点不错,我好叫她知道我的厉害!”

嗯了一声,胡钦道:“关孤也够受了,他保护的女人在他面前遭到这种——呃,这种不好看的事,在他心里一定是个深痛的刺激,江湖上人人闻名丧胆的黑煞手,竟然连一个弱质少女都保不住,这对他的自尊和强做个性来说,可是一桩大大的羞辱!”

温幸成幽闲的道:“可不是,当时他那痛恨愤怒的模样,简直就像吃人,如果他有力量挣脱束缚,妈的,我看他怕会生撕了我呢!”

脸上浮现着怔忡的表情,胡钦低沉的道:“还是快将他们交结‘悟生院’吧,想起这端事,我就似觉有些不对劲,心里浮浮荡荡的不安宁……”

温幸成豁然笑道:“看看,我们胡大哥的沉着镇定,竟叫一个失去抵抗的俘虏动摇了!”

胡钦摇头道:“不是这样说,这只是一种精神上的负荷

他侧转头,向一旁肃立的龚凡:“什么时间了?”

龚凡望了望置于桌上的“沙漏”,道:“起更啦。”

点点头,胡钦道:“石室中没有什么动静吧?”

龚凡笑道:“没有,老爷子放心,老区是个谨慎人,而且在石室级阶之旁置有‘叫人绳’,万一有个不对,他们会立即扯绳示警的,如今一切平静,当然便表示毫无问题,他们可是四个大活人哩……”

胡钦吁了口气,自信的道:“当然,况且以我们对这票‘货色’的缜密处置来说,他们也无能有所挣扎……”

温幸成望了望外面漆黑的天空,又有些急躁的道:“怎么朱嘉和‘三人妖’、‘悟生院’的人还不来?这大色不可靠,再迟点约莫就会下雨啦……”

胡钦笑笑,道:“下雨更好,凉快点。”

就好像是对他这句话的回应一样,浓黑的夜空深远处,这时已响起了隐隐的闷雷声,接着,淅沥沥的豆大雨点便落了下来。

温幸成喃喃的,道:“下雨了。”

龚凡到门外看了看,笑道:“会下大雨,云好厚,老朱和‘悟生院’的伙计们有得淋了,大概这时候他们正走在路上!”

胡钦道:“那边山路口派去的人记得举灯吧?”

龚凡忙道:“李老三带着两个弟兄去的,他们带着‘气死风灯’,不怕雨淋,打老远对方来人便会发觉我们挑起的迎宾灯,老爷子,你别记挂,李老三他们会依令行事的,这阵子只怕早挑起灯来了,他们挑灯之处在路弯口那边,由这里瞧不见,可要我派个人去查看一下?”

摸摸肥厚的下颔,胡钦道:“不用了。”

温幸成接口道:“胡大哥,派个人到石室去看看倒是真的,虽说一定不会有问题,多查视几遍也好,更叫人放心。”

胡钦一笑道:“也好,龚凡,你去吧。”

微微躬身,龚凡转身便往右侧门那边走去,但是,就在他挪步的一刹,却突然像遭了雷殛也似猛的一震僵在当地,神色惨变,面容死灰,他扭曲着脸上五官,大张着哟已,喉咙里发出“啊”“啊”的窒息声,两只眼睛宛似见了鬼一样恐怖之极的暴睁,眼珠子全要凸出来了!

“噫”了一声,胡钦望了过来,口中边道:“什么事?”

当他的目光也触及站在右侧门之前,形色憔悴却冷酷阴森的关孤时,这位“笑大魔”亦顿时张口结舌,目定口呆了,再也笑不出来了。

本能的,温幸成只觉空气中突然有了一股奇冷极酷的压力,仿佛连周遭的声息也骤而凝冻了,他感到背脊起了一阵寒意,心腔子狂跳,呼吸也不由自主的急迫起来,缓慢的,沉重的,他转过脸,于是,恰好便与关孤其寒如剪的目光碰了个正着!

激灵灵的打了个颤,温幸成全身皮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像忽地掉进了冰窟里,流淌的血液也宛似停顿了……

关孤背靠着门,“渡心指’插在左腰,缓缓地,他以左手连鞘抽了出来,他的动作是那么徐缓,那么稳定及刚毅,自然中流露着一股“崖岸自高”、“睨睥群伦”及“霸凌天下”的气概,他不用说一句话,只这一个动作,业已十足表现出他对眼前这几个敌人的轻蔑之态了!

喉咙窒哑,口腔干涩得泛苦,胡钦惊异之色暴露无余,他艰辛的舔了舔厚厚的嘴chún,期期艾艾的道:“你……你是……怎么出……出来的?”

关孤漠然道:“这已无关紧要了,胡钦。”

竭力镇定了一下,胡钦比较自然的道:“守着你们的……那些人呢?”

关孤冷森的道:“你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那是个极其遥远的地方,而你们也将随往,胡钦,纵然你们和那些先去的人同样不愿去,但你们无可选择——”

微微仰笑,他又道:“我会送你们去,只是,你们几个人将比那些先行者离开时的感受更为痛苦,这一点,相信彼此俱能体会。”

脸上的红润早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片苍灰,胡钦艰涩的道:“关……孤,你偷回了你的剑——由我的房间的密橱里!”

关孤冷冷的道,“我拿回了我的剑,你不配摸触它——你和你的每一个同路人一样,卑贱、无耻、龌龊、污秽,由你沾染过的东西不论有无意识,俱为一种羞辱与不幸;我更拿回了舒家母女的随带细软,那是被你们洗劫了去的,理该归还;我不知道你的什么‘密橱’,我只晓得从隐藏这些物件的地方取回它们,因为那原属于我!”

胡钦惊急气恨的叫:“但,但我的密橱下有机关……”

关孤生硬的道:“那是骗孩子的玩意,胡钦。”

踏近一步,他微合著眼注视温幸成:“姓温的,你的名姓,你的形容,你身上所有的每一块骨肉,每条筋络,每一处腑脏,每一滴血,每一根毛发,全是肮脏的,邪恶的,丑陋又下流的,我对你,自我的灵魂深处憎厌,由我的本性开端痛恨,从我最初始的意识中仇视,畜生,我看见你,对你说话,俱有一种难以忍受的羞愤,你会知道我将怎样收拾你,畜生,你会知道的,凡你给予我的污蔑,我皆将予你每一寸的报还!”

温幸成的双颊抽搐,嘴chún扁瘪,他鼓起勇气,嗓音发沙:“姓……关的……你休要……以为吃定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果、报、及时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