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46章 风、雨、三人妖

作者:柳残阳

丰子俊连忙收刀,嗯,他手中握的竟然是他的那柄“龙头薄刃刀”,在他身上还背着两柄用绸带子扎好了的兵器——月形金斧虎头厚背刀!

舒了口气,丰子俊拍拍胸口:“好家伙,关兄,你那一剑是恁般快法,我才见一推门,一道寒光已突的指向眉心,我拼命挡截,还差点破了像哩!”关孤忙道:“对不起,子俊兄,我以为对方犹有漏网之人……”

一听这话,丰子俊不由心里有数,他轻轻的道:“莫非‘含翠楼’的那干混蛋全叫你收拾了?”

关孤低沉的道:“逃掉一个挂了彩的温幸成,还有几个没有回来,其余的,包括胡钦,全被我宰了。”

咽了口唾沫,丰子俊道:“你没有受伤吧?”

摇摇头,关孤道:“托福,我没伤。”

他又道:“你与南宫兄不是在守护舒家母女她们么?却怎么的到这里来了?”

丰子俊笑道:“还说呢,你一出来就这么久没见回去,大家全放不下心,我和他们说好了,先出来找你,这幢楼

可真不小,我挨处找,费了好些功夫没寻着你,却在楼上一间书房的壁柜里发现了我们几个人的长刃,那壁柜的拉门也不知怎的忘了被人拉上,亏是如此,我一推门就看见了这几柄家伙,约莫是这些玩意不比金子值钱吧,否则,只怕早给他们藏得好好的了……”

关孤道:“一点不错!”

丰子俊又道:“我刚从楼上下来,听到这前面大厅里似乎有什么声响,这才赶过来看看,乖乖,哪知门尚未推开,就险些吃了一剑!”

关孤歉然一笑,道:“也许是我太紧张了——子俊兄,你这一阵巡视,没有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什么人吧?”

丰子俊道:“没有了,除开我们之外,这‘含翠楼’似是成了空楼啦!”

顿了顿,他道:“我们回去接他们过来么?”

关孤缓缓的道:“暂时还不行。”

微微一怔,丰子俊道:“为什么?”

关孤低声道:“你忘记了?‘悟生院’方面的追骑即将赶来,他们早派了人去通知,如今大约也快返抵此处了。”

有些紧张,丰子俊道:“我们准备如何处置?”

冷静的一笑,关孤道:“你说呢?”

丰子俊吸了口气,苦笑道:“当然唯你马首是瞻,关兄。”

关孤安祥的道:“雨下得这么大,天黑路滑,我们对此形势又不熟悉,车马夜行,极为艰辛,况且,现在走也不一定走得脱,何必要舒家母女跟着受这种罪?李发伤势不轻,也好叫他多休歇一会,总之,很多原因不适于赶路——”

顿了顿,他又意味深长的道:“最后,还有一个我不同意躲避的理由,子俊兄,一个武士应该权衡利害得失,不做莽夫,但是,亦不能成为懦夫,该让的时候让,该拼的时候就要拼,有如眼前的情形,即是不能让之时,否则,我们便会叫人耻笑了……”

沉思了一会,丰子俊点头道:“关兄说得的,眼前我们是应该和他们硬拼一场了,这一路来,也叫他们追得够狠,早蹩了一肚皮的火气,虽说我们也给了他们几次颜色,但全处于被动,又是在他们首先攻袭的情况下才不得已而为之,这一遭,哼,我们就等在这里,结结实实给这些王八羔子一次狠的!”

关孤淡淡的道:“不错,而我们也委实在此刻难以行动了。”

若有所思的,丰子俊道:“关兄,你看他们除了‘三人妖’之外,会不会再有‘悟生院’的人马跟着来?”

关孤道:“照说不大可能有,因为‘三人妖’埋伏在‘蝙蝠岭’左近之际,‘悟生院’的人马尚未及赶至,他们只是自行选择了认为合适的拦截之所而已,或者‘悟生院’知道‘三人妖’的所在位置,但他们不一定会派人去协助,依‘悟生院’禹伟行的作风来说,他习惯重兵配置,主力集中使用,不喜欢将力量分散;是而我推断‘三人妖’处极少可能会有‘悟生院’方面的好手在,纵使有几

个传令报信的小角色,那也根本不足道了!”

面露振奋之色,丰子俊道:“好极了,等‘三人妖’到来,我们可以砍杀个痛快!”

关孤静静的道:“你也别太过高兴了,子俊兄,‘三人妖’亦并非易与之辈,个个全有一身独利的本事,相当难缠呢。”

丰子俊连忙道:“至少,比诸‘悟生院’的那些好手易斗吧!”

摇摇头,关孤道:“你要看是指哪一个而言,劈如‘真龙九子’的后面三四个,以一对一就不会是‘三人妖’的对手,当然,‘真龙九子’前面几个便可以与‘三人妖’在单挑中占点上风,可也占不了大多,‘三人妖’相当狂,子俊兄,你见了面就会知道。”

聆听了一会外面哗哗的雨声,关孤又缓缓的道:“‘蝙蝠岭’离这里百余里,那么,距‘古北口’大约便有三百多里路,‘三人妖’若慾尽快赶来,他们势必来不及会合‘悟生院’的人马,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可以各个击败,逐步歼灭他们!”

丰子俊忽道:“这个道理,只怕‘三人妖’也明白……”

微微一笑,关孤道:“他们明白,但他们却有一点不明白。”

丰子俊道:“哪一点?”

关孤笑道:“他们所得到的消息是我们已经被擒住了,而被擒住的人是不会有什么抵抗力的,他们很清楚。”

哑然失笑,丰子俊道:“不错,我也几乎忘了。”

一下子又似想起了什么,丰子俊道:“对了,关兄,那温幸成——”

关孤顿时双目如冰,问:“如何?”

舔舔chún,丰子俊道:“他伤得轻重?”

关孤道:“不算太重,但也够他受的,肩膊处中了三剑,剑剑入肉沾骨,他得养息一阵子才好得了,你有什么想法?”

丰子俊道:“他业已逃脱,会不会前去警告‘三人妖’?”

“哦”了一声,关孤道:“难讲,姓温的已经见识过我的手段,恐怕十分丧胆,他虽侥幸逃脱,却明白我对他的痛恨是如何深切——他知道我是势必慾取他性命才甘心的,因此,他逃命之暇,会不会转过头去向‘三人妖’示警,委实不敢肯定,他也许没有这么多仁慈心肠,但如果他另有打算,就不好预测了,不过,我能以保证的是,‘三人妖’不管是否接到警告,他们也一定会依然前来——”

丰子俊迷恫的道:“为什么?”

笑了笑,关孤道:“颜面攸关,骑虎难下了,何况‘三人妖’又都是这么狂妄的人!试想他们若到了地头了再敲起‘退堂鼓’,岂不是一件大大的笑话?日后他们又如何去向人解释?他们是那种宁可拼命也不肯丢脸的角色。”

点点头,丰子俊道:“这样一说,他们是一定会来了?”

关孤道:“一定的,如果没有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变化的话!”

丰子俊轻轻的道:“我去叫我大哥来可好?”

略一沉吟,关孤道:“不过,子俊兄,你可以去通知他一下,请他小心守护着舒家母女及李发等人,他的责任比我们更大,这里,我们两人足够了。”

丰子俊颔首道:“也好,我这就去——”

关孤忽道:“他们如今在哪里?”

丰子俊道:“已出了那处地牢啦,正待在牢口堆放杂物的房子里。”

关孤道:“好,你去请他们就守在那里不动,如有警兆,我们会听到,但请转告南宫兄,若非接到我们的招呼,切莫出来,以免为对方所乘!我就在大厅中等你。”

丰子俊笑道:“我们南宫老大一定又火了。”

关孤正色道:“分工合作,各负其责,他也并非闲着,一个弄不巧,极可能他的担子比我们更要沉重得多!”

点点头,丰子俊匆匆走了,关孤左右一看,才推门重回大厅之内,此刻的这座大厅,更是烛火凄黯,一片死寂,斑斑的鲜血,癞蛇般缠绞瘰沥的肚肠,血肉模糊的断肢,一具具形状怪诞可怖的尸体,组合成一种令人毛发悚然的景象,每在风吹雨溅,灯摇光晃之际,更似有鬼影幢幢,在无声的挣扎了……

关孤平静又冷漠的在大厅正中一张太师椅上坐下,面对眼前这副惨厉景象,他丝毫无动于衷,就好像面对任何一副他同样无动于衷的景象一样,那么自然又安祥的待了下来。

在关孤来说,他对死亡的气息与景象是异常熟捻的,熟捻到就宛如一个长久相处又了解极深的朋友一样,他知道它的习性,知道它的气味,也知道它的内涵;同时,关孤十分明白“死亡”是怎么回事,晓得如何去抵抗它及适应它,纵然关孤并不乐意适应,但他却知道,凡是人,凡是有生命的物体,总有一大会在它面前屈服的,而临到屈服的那一天,迎接它的人所遭受的痛苦轻重,就要看你平素对它的适应功夫做得如何了,这是件不容易的事,须要经常去了解,问题是,有多少人会和关孤一亲能对这“死亡”的韵味作经常的了解呢?

默默的,近乎有些木然的注视着大厅的一切,那凄怖,那冷寂,那悲惨,那幻灭,对于关孤来说,都是这样的平凡,也都是这样的淡漠了,他好像没有丝毫不安的感觉,现在,他只在估量着,等一会之后,这个地方,又会增加多少具失去生命的躯体、又会叫这些躯体如何陈列法呢?

于是,时间缓缓的过去了,外面,大雨似已下小了点,但仍然哗啦哗啦的倾落,听在耳中,此情此景,真是别有一番情调了……

轻轻的,丰子俊闪身而入。

大厅中的景象,显然令丰子俊吃了一惊,他目光四逸,浓重的血腥气与惨怖的现场,令他有种作呕的感觉,站了一会,他竭力使心绪稳定,然后,吸了口气,缓步走向关孤身边。

侧过脸来,关孤微笑道:“传过话了?”

点点头,丰子俊道:“传过了。”

关孤目光又投注向黑暗潮湿的厅门外,他平静的道:“他们还没来。”

咽了口唾液,丰子俊苦笑道:“大约是下雨延缓了他们的行程。”

关孤没有表情的道:“可能是吧。”

丰子俊低沉的道:“假如是我,也就不来算了……”

关孤淡淡的道:“为什么?”

丰子俊轻轻的道:“来了,又有什么用呢?你在这里,还能发挥什么效能?除了再凭白摆横一地之外?”

吁了口气,关孤道:“老实说,他们若真能想到这一层,或江湖中很多人也能想到这一点,我便可以少背许多血腥债了,子俊兄,不是我狂傲,我不愿杀人,尤不愿杀不如我强的人,但往往情势逼迫,不得不杀——人杀多了并不是件令自己愉快的事,纵然那些人早已该杀了……”

丰子俊微微额首道:“我很谅解,关兄。”

关孤悠悠的道:“谢谢你……”

“哦”了一声,丰子俊道:“大嫂子十分关怀你的身体,关兄,叫我转告,千万要小心爱惜,切莫劳累狠了伤及根本……”

关孤缓缓的道:“老夫人关注,我很感激。”

丰子俊问道:“你右肩胛处的瘀伤不要紧么?”

摇摇头,关孤道:“没什么大影响,慢慢就会好的。”

忽然,关孤古怪的笑了起来,他抿抿chún,目光投注向大厅门外那里,自屋檐瓦缘倾泻下来的雨水几乎形成了一道银白色的幕帘,他的目光透过这道银白水帘,冷幽幽的停在一点上——

丰子俊一见此状,立即问:“来了?”

轻轻颔菌,关孤道:“约莫是。”

就在他回答了这三个字的功夫,外面黑暗中雨水溅洒,十几条人影“嗖”“嗖”连声的扑了进来,才一扑进,又立即分向厅门两旁散开!

目睹此状,关孤不由冷笑:“子俊兄,温幸成已向‘三人妖’提出警告了。”

丰子俊发现进入大厅的这十几各大汉,全是一身黄闪闪的油布衣靠,头上也戴着黄油布的罩帽,在灯光的映照下,特别有一股子怪诞的意味,有如一个个黄色的精魄突然从黑暗里涌现……

舔舔chún,他低促的问:“三人妖的手下?”

关孤冷冷的道:“不错,看他们使用的家伙即知!”

丰子俊注意到了,那些入厅中的人物全执着同样同式兵刃——右手是一个头大的半圆凸球状物体,上面嵌满尖锐的利锥,通体闪亮银灿,人手便执在半圆球形后头的平面把柄上,他们左手却握着一只长只两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风、雨、三人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