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48章 斩、绝、仇扬灰

作者:柳残阳

关孤表情冷木,同样的原式不变,但身体却硬生生的在一刹间缩回半寸!

蓝汪汪的“扣骨钩”稍差一线的从关孤胸前刺空,而“银锥盾”虽击上了“渡心指”,但却晚了一步,当“渡心指”在一颤之下荡向旁边的瞬息,业已在闪幻的光芒中活活割开了鲁寅的咽喉!

血溅、影落、号起,就在这混乱的当儿,“小人妖”胡广形同疯虎般招进,缅刀带起一片风雪,倾以全力攻击关孤!

关孤的右手虎口因方才的剧震而破裂流血,他尚不及稍有恢复,胡广已悍不畏死的扑进,在这千钧一发间,他猛咬牙,反手一招“双炫眸”,左右双剑形同一剑暴出,“当当”两响连成一片,胡广的缅刀被磕开三寸,却仍削过他的大腿,一溜热血涌现,关孤神色不变,“千道芒”洒射,一下干将胡广周身戳穿了几十个血洞,更把他撞出了十步之外!

背后,又是一股锐风碎袭而来,关孤身形暴斜,“嗖”“嗖”“嗖”三竿从他耳边飞过,当然关孤马上知道那是什

么人——

回转,出剑,是一个动作,关孤的“如来指”修刺那偷袭之人——温幸成!

眼见寒芒如电临头,温幸成大吼着挥竿急拦,可是,他哪还拦得住?“喳”的一声,这位“百面狐”的左颊上已被剑尖划了一个血叉!

尖嚎着,温幸成就像疯了一样扑腾跳跃,钢竿抽舞挥了挥,如雨如风,溜溜电闪的光影映泛起蓝莹莹的色彩纵横穿飞,弹点刺戳,但关孤不慌不忙,以又稳又狠又快的剑式反袭每一出手,生将温幸成迫得手足失措,左支右绌!

突然间,关孤又是一记“如来指”!

任是温幸成运竿急震,倾以全力招架,在关孤的“如来指”展现中,宛如一笔透纸,“喳”的一下又在温幸成右颊上划了一个血淋淋的叉形记号!

现在,温幸成才明白,才真正的颤栗了,他醒悟关孤在他脸孔上的伤害不是打斗时的单纯流血行动,而是执意的,狠毒的,零碎的折磨——关孤说过要以最惨烈的方法来报复他,如今,关孤显然已这么做了!

惊恐的连连退避着,温幸成连声嘶力竭的干号:“姓关……的!……你……你好可……卑!……”

关孤一言不发,身形电掠,剑刃飞闪,“如来指”又出,剑尖穿过竿影,又在温幸面的额头上划了一个血叉!

旁边——

丰子俊刀疾气雄,晃移似风卷云涌,快猛绝伦,他除了与“阴人妖”潘兆拼搏之外,更同时圈住了五名“三人妖”所属的手下及四个白袍人物;潘兆的一双匕首虽然短小,可是在他手中却显得犀利非凡,动作飘忽,出手如电,他力敌丰子俊,再加上这些帮手的协助,一时之间,丰子俊固然声势浩荡,但也占不了什么上风!

此刻,血己流满了温幸成那张原本俊俏英挺的面孔、这张面孔,早已因鲜血的沾染与过度惊恐的表情而无复再有丝毫“英俊”的痕迹了,看上去,那样的狰狞,那样的狼狈,又那样的可怜可怕!

温幸成对他自己的容貌颇为自负,因此,他也就比一般人更加爱惜自己的容貌,他宁可吃再大的苦,也不愿自己的漂亮面庞稍有损及,平素,哪怕一颗疙瘩生在脸上,他都要千方百计设法消除,似眼前这样对他面孔的破坏,怎不令他惊骇愤怒,心痛如绞?

一侧,丰子俊的“龙头薄刃刀”倒旋突翻,匹练回绕,“呱”的一击,一颗斗大人头飞起,刀身狂挥,惨叫如泣,又是一名“三人妖”的手下被斩!

潘兆尖叫着逼近,匕首吞吐伸缩,快疾迅猛,只见点点寒星条条自光,交相辉映,合罩对方,而丰子俊夷然不惧,昂昂迎上!

大吼着,温幸成猝地七十七竿劈向关孤,关孤卓立不动,七十六剑,剑剑相连,在连串的金铁交击声里,关孤又是一招“如来指”!

“嗷……哇!……”

温幸成痛极尖嗥,他的一只有耳业已飞落!

钢竿一歪失了准头,自关孤头顶擦过,关孤挥剑有若流光纵自九大,“喳”的一响,温幸成左耳亦失!

痛得跳蹦像个猴狲,温幸成的出手也就更见散乱无章了!

神色冷酷得宛如一个幽冥或地府而来的索魂使者,也似一尊住在凌霄之上的果报之神,关孤甚至连肌肉牵动,表情的变幻都没有丁点,他身形移掠似流光飞虹,飚然来去,于是,温幸成身上的肉,头顶的毛发,便一片一片的被削落了!

口中发出的呼叫声是凄厉得震撼人心的,令人毛发悚然的,温幸成左冲有撞,浑身上下血肉模糊,他早已不复是个人样的人了!

全身蓦地抽搐成一团,温幸成整个人滚倒地下,他扑腾着,翻滚着,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极其怪异可怖,像是野兽的嚎曝,也似窒息般的呜咽,如狼位,亦似鬼号,噎噎哑哑的,嗷嗷啊啊的,仿佛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咽喉,看得出他使了多大的劲,但声音却又如此低哑了!

“渡心指”有如一汛秋水,流灿着晶莹的光华,轻轻指着地下滚动的温幸成,关孤注视着他,幽冷的道:“现在,姓温的,你该明白姦婬之恶不可为了!”

口里发出“嗷”“嗷”“晤”的呻吟与悲号声,温幸成不住的痉孪着,不停的抽搐着,他的形状极其可怖,脸不成脸,身子也更不像个人的身子了!

根本就像没有听到四周的拼斗叱喝声,关孤又生硬的道:“你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温幸成,你歹毒、阴狠、暴虐、婬邪、没有人性、没有天良、没有一点道德感、伦常观,你是一个为了满足一己私慾便可以不择任何手段的畜牲,人世间有了你,应该是一种莫大的祸害莫大的耻辱

吸了口气,他又阴沉的接下去道:“我求过你,求你不要太过邪恶,这是‘果报神’的要求,但你讥诮又轻蔑的拒绝了,我曾给你机会,但你更狂妄的放弃了它;你在我面前,当着我的面强迫姦婬一个受我保护的弱质少女,当着我的面毒打我的弟兄,你这不只是在姦婬,在施暴,你更是在侮辱我的尊严,零割我的信心,向我的魂魄喷以污血!你该接受这种惩罚,我惭愧已不能再给你更深重的折磨,你的罪孽实仍不足以抵消,如我能够,我会煎你的灵魂,迟剐你的精魄,扼杀你的意志……你还是够幸运的,至少,你该庆幸了,我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来做到这些了,我再告诉你,温幸成,你不是个人,一点也不是!”

地下,颤抖的温幸成方才“嗷啊”了一声,关孤的“渡心指”飞快闪动,“括”声暴响,温幸成那颗人头业已“骨碌碌”滚出了老远!

剑刃挥洒血珠,寒芒映处,关孤己面对丰子俊那边,而那边,战况仍然十分剧烈。

侧过脸,关孤望着分列门外的十名“三人妖”手下,那十个人像石像一样站立着不动,十双眼珠子瞪得老大,雨

水沿着他们的面颊往下淌,似泪在流,但十个人却没有一点声息发出!

微微走了几步,关孤朝那十名大汉冷冷的道:“如果你们想逃,现在还来得及——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十个穿着黄色油布雨靠的大汉木立不动,十双眼睛去惊恐的瞪视着关孤,难以察觉的,他们全在抖索……

关孤望着黑沉沉的空间,现在,雨势业已减少了很多了;他又缓缓的道:“不要迟疑,在这里,你们不会再有任何侥幸了,要去就快去吧——在我还没有改变心意之前。”

十名大汉面面相觑,在一阵僵窒之后,十个人终于慢慢挪动了脚步,一点一点往后倒退,突然间,他们转身奔逃,那么仓皇失措的向黑暗中亡命逸去。

摇摇头,关孤吁了口气,看了看自己右大腿处的伤势,血仍在流,伤口大约深有半寸,割裂的地方有如一张婴儿嘴似的微微颤动着,肌肉往外翻出,痛得有些麻木了,但尚不及初时那样的刺心……

“哇——”

一声吼号骤起,一名白袍人打着旋转跌了出来,然而,吼号未停,即已断气栽倒!

关孤望向丰子俊那边,眼前,他仍为未能占着上风!关孤冷冷的,道:“潘兆,你以为你们还有希望?”

“阴人妖”进退攻拒,形如疯狂,他尖叫道:“别得意,关孤,你的乐子在后面……”

关孤淡淡一笑,道:“那的确是以后的事了,至少你们再也看不见了。”

潘兆叱了一声,一双匕首连戮九十一次,身形贴扑,躲过丰子俊的回击十刀,匕首分而倏合,点刺来人两胁!

单足旋回,丰子俊“嗖”的闪开,他的“龙头薄刃刀”在一片煞光四溢中,突然反手倒穿,“噗”的一记,又是一条白袍入被通了个透心凉!

这时,仅存的两名白袍人中那个身材粗短,神形精悍的人物蓦地揉身侧进,手里那把光如青焰的三尺利剑向前猛刺,丰子俊刀如流虹,兜数暴截,一个穿着黄油布人衣靠的仁兄已悍然扑来,“银锥盾”旋舞似轮,“扣骨钩”飞快如梭,丰子俊在与那使剑白袍人物的接触中,全身立时横起,双腿电弹,那身穿黄油布衣靠的仁兄已攻击落空,同时更被踢得一头撞出,重重的碰上了后面一张八仙桌上!

就此一刹——

“阴人妖”潘兆及时闪进,匕首快起快落,“哧”“哧”两声,丰子俊肩上一记,腰侧一记,血光甫现,他的刀身暴落,潘兆急缩之下业已晚了一步——左手五指整整被削掉了四只!

“嘿叱”一声,那粗壮的白袍人猛地攻上,剑势浩滔,又毒又狠的分刺丰子俊全身七处要害!

这时,仅存的一名白袍人,两个“三人妖”手下也打铁趁势,同时围杀上来!

丰子涌咬牙切齿,目透血光,他大吼着不退反进,“龙头薄刃刀”的刀身辉灿似落霞层叠,江水决堤,波波粼粼,

又涌荡排挤着迎向敌人!

失掉四指的“阴人妖”潘兆厉啸如位,他口咬一柄匕首,右手握着的右一柄匕首却似毒蛇伸信,淬插丰子俊背心!

匕首的去势是快不可喻的,但是,就在够上位置的刹那,仿佛是九天之外有一抹冷电激射而至,“呱”声暴响,潘兆的右手已齐腕削断!

猩红的鲜血标溅中,潘兆痛曝失声,丰子俊已挡开了那使剑白袍人的攻击,刀过处,将另外仅存的一名白袍人活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这时,潘兆猛然回头——他知道断了他手的人是关孤,而关孤如今正站在那里凝视着他默默无语,“渡心指”斜指地下,晶莹如镜的刃面上,一滴一滴的血珠子可不正在缓缓淌落!

“关孤啊——”

尖号着,潘兆面目扭曲,双目突凸,他失去了理性也似,像一头疯牛般凶猛的朝关孤撞去!

卓立不动,关孤那么冷酷的出剑——剑尖一弹倏回,潘兆蓦地全身蹦起,平着重重跌倒,咽喉处,血如泉涌!

那边的丰子俊,在血透重衣的情形下简直已不要命了,他晃掠扑腾,“龙头薄刃刀”凝成千百条光带绕回飞舞,似瑞云游空,流电闪耀,顿时只见肉抛血洒,两名最后剩下的“三人妖”属下亦各自一头翻出!

丰子俊踮步紧逼,一百一十三刀自一百一十三个不同的方向劈向那使剑的白袍人,这人好生剽悍,竟然不退,立刻也运剑挺上,在剑芒的流转翻飞里硬敌丰子俊的攻势。

丰子俊大怒若狂,他厉吼着,“龙头薄刃刀”掀起波波光涛,飚然狠削猛劈,同时身形穿掠腾翻,刀光如匹练环舞,更由各个迥异的角度暴刺而出!

“哇——嗷!”

使剑的白袍人踉跄退后,身上顿现十道血槽,他瞑目切齿,在鲜血如注中竟然再次歪斜斜的冲来!

丰子俊也恨到极点,他碎地侧旋,反手刀,排成一片广阔的光影,斜斩急削,于是,那位早受重伤的自袍人连一声惨叫亦未及发出,竞似被分了尸一样,整个身躯分向不同的方向抛掷而出!

退后两步,丰子俊马上以刀拄地,大口大口的喘息了一阵,然后,他苍白着脸,回头找关孤——

关孤正在六步之外朝他微笑颔首示意。

丰子俊苦涩的用力摇摇头,道:“多谢你了——姓潘的这一匕首差点便扎进了我的背心……

关孤静静的道:“不用客气——这是潘兆的疏忽,子俊兄,他忘了我还站在一边替你掠阵,他不该忘了这一点的……”

丰子俊吃力的道:“这家伙功力好辣……关兄,若非有你助我一臂,方才这个阵仗,只怕我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斩、绝、仇扬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