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05章 追、逃、胭脂虎

作者:柳残阳

晌午时分,结清了房店帐,关孤与李发二人马上登程,他们从来时的路上又离开了“牛家寨”,直指远在五百里外的“丹枫山”,而“丹枫山”,便是“悟生院”的所在地了。

路上。

李发的神情显得特别轻松愉快——两件生意全已如期办妥,而且又办得这么完美利落,他自是觉得两肩飘然,心头坦荡。

不过,关孤却一如往昔,沉默着一言不发,看不出有什么高兴,也看不出有什么不痛快。

一路上,李发就没有停过嘴,聒躁着说个没完,关孤只是懒懒的听着,偶而用几个简单的音韵代表了回答。

李发忽地有些赧然的瞧着关孤,抱歉的道:“对不起,大哥,你一定在想着什么,我只怕唠叨得令你讨厌了……”

关孤笑笑,开口道:“无妨,我知道你现在十分轻松愉快,感到需要发泄一下,这几天来,你也够累的了……”

李发忙道:“劳累的不是我,却是大哥你,大哥,你这样一说,我……呃,我倒越发不好意思啦……”

关孤又笑了,道:“什么时候,小子,你的脸皮竟变成这般生嫩了?”

李发哈哈大笑,道:“好了,大哥,你总算也开口说话啦,这一路上,你老是沉着脸不吭声。刚才,我还以为我啰嗦得叫你不痛快哩!”

低沉的,关孤看了他一眼,道:“我的确是在想些事情,但和你心里想的却不大一样……”

李发“噫”了一声,道:“大哥,你怎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

关孤在鞍上轻轻移动了一下,道:“我知道。”

李发满脸的不相信,道:“我就不信你能看透我的心思,大哥,你说说看!”

关孤淡淡的道:“你在想,这两次买卖已经办妥了,回院之后,依惯例可以得到十天的假期,两次买卖的酬劳有一千两纹银,领了钱,正好舒舒服服的享受一番,甚至你还想到去那条烟花巷的青楼,找那个相好的姑娘,以及吃哪家馆子,买些什么东西,李发,我猜得对不对?”

李发黑脸一红,却敬服不已的道:“我服你了,大哥,我果然是在这么想……”

关孤慢吞吞的道:“从昨晚办完事开始,恐怕你就在这么想了。”

李发老着面皮,道:“然则,大哥你不这么想?”

关孤摇摇头,道:“不。”

李发呆了呆,讪讪的道:“大哥可是律己苛严啊……”

关孤吁了口气,悠然道:“李发,其实你在想的这些事也并非不对,辛苦工作营生的人,在一度辛劳之后,也总该轻松一下,调剂一下,此乃人情之常,何况我们更是在刀头上讨饭吃的一群呢?买卖妥了,自然更该消遣消遣……”

看了李发一眼,他又接着道:“可能我性子冷些,所以我没有去渴慕你所想的这些,而我想的,又是你却不愿想的了。”

李发呐呐的道:“大哥在想什么呢?”

关孤简洁的道:“血浑浑的日子,狠霸霸的职业,也凄惨惨的未来,以及——道义日泯,钩心斗角的‘悟生院’!”

一下子沉默了,李发那张粗旷的面庞上亦不由浮起了一抹郁悒和蹙然的表情,他叹了口气,道:“大哥说得对,还是你想得远些,而我,也不是不愿想,只是不敢去想,那该是很长久以后的事情了,等到那一天来到,无论是怎么个凄惨法,也任由它吧,谁叫我们跳进了这个大染缸呢?既是跳了进来,就顾不得将来的日子了,还能有什么埋怨的?”

关孤幽幽一笑,道:“你真的看得淡?”

李发苦笑道:“要不,又有什么法子?除非我们能及早洗手……”

说了这句话,李发不禁悚然一惊,他忐忑的望向旁边马背上的关孤,提心吊胆的道:“大哥,你该不会怪我失言吧?”

摇摇头,关孤默默无语,眸子里却闪露出一片难以言喻的憧憬光芒来,像是他的目光也已透过现实,看到了他长久梦想着的那付远景,那付远景是宁静的、安详的,和煦而又甜美的。那里,再没有杀伐。再没有血腥,再没有阴毒横暴与诡异险诈……。

焦灼的,李发道:“大哥,你在怪我出言不当了?”

轻喟一声,关孤深沉的道:“不。”

放下心头一块大石,李发暗里轻松了不少,他深深知道“悟生院”的规矩是如何森严,传统是多么冷酷;凡是加入“悟生院”的份子,便必需永远接受“悟生院”的控制,服从“悟生院”的指令,去执行院里所交付的任何行动,不许中途变迁退出,更不准违谕抗命。

若是意图脱离“悟生院”的体制或抗背“悟生院”的指令,没有第二条路走,只是一个唯一的去处——“死亡”!换句话说,一旦加入了这个组织,便等于立下了“卖身契”。除非老残与殉身,永远不能擅自退脱,这就像一付隐形的枷锁,终生套在你的脖颈上。

只有一个人可以为之解除,他的话便如纶旨——“悟生院”的院主,最高的发号施令者“弦月千刃”禹伟行!但是,显而易见,恐怕他至死也不会轻言放过任何一个慾待远走高飞的手下的!

像是在聆听着马蹄的清脆声响,关孤微微侧着头,好半晌,他才淡淡一笑,道:“刚才你说的那些话,记着千万不要在院里和其他的伙计们说,院里的‘顺风耳’多,当心传到禹老板那里!”

连连点头,李发窘迫的道:“放心,大哥,我自是会加意谨慎的!”

关孤轻轻将皮缰在手指间缠弄,道:“你可知道这些话若叫人传到禹老板那里,对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么?”

李发干咳一声,心寒的道:“恐怕至少也将解除目前职位及打入‘黑牢’吧?”

关孤冷冷一哼,道:“你把我们的大老板看得太仁慈了。”

李发呆了呆,愕然道:“莫非还会……”说着,他用手沿在脖子中间比一比!

关孤拂动了一下黑绸大憋,低沉的道:“也差不多。”

李发悻悻的道:“大哥,我知道院里规矩——意图擅自脱离‘悟生院’体制而至有变节行为者,处死——但我并未真的去这样做,我只是口里发发唠騒罢了,就这样也值得陪上老命?”

关孤硬绷绷的道:“不错。”

李发不大服气的道:“为什么?我只是口里说说,并没有真个背叛变节呀!”

“嗤”了一声,关孤冷冷的道:“本院规矩定得明明白自,‘意图’脱离者亦一概同罪,注意这‘意图’两字,只要你有这个打算,便是没有真个去实行,也足够定你的罪了,他们并不需要你真的去犯下规矩才处置你,即使你有这心意,也己可以取你性命了。”

忍不住激灵了一下,李发呐呐的道:“我竟一直忽略了这两个字的意思……好险,幸亏我在院里很少与人接近,否则,恐怕就要闯祸啦……”

关孤漠然道:“上天给你生了两只眼,一双耳朵,却只有一张嘴已,便是告诉你,多看多听,少说话!”

唯唯喏喏,李发不禁伸手抹了把冷汗,关孤又道:“你该知道,禹老板对我向来不太喜欢,他对我这一系的手下人自然亦不会欣赏,所以你言行之间,须越加留意,不要叫他们抓住了把柄!”

李发红着脸道:“多谢大哥提示……”

关孤吁了口气,续道:“你别看我经常和钱师爷抬杠,也经常推拒那些我不喜欢的买卖。这是因为我的身份地位与众不同,他难奈我何,即便如此,我也有个限度,不能离谱太远,有几次,钱师爷实在派不动我了,竟求出了禹老板亲自找我下达指令,我还不是只有憋着气认下了?还弄了个两不愉快!”

李发低徐又闷气的道:“大哥,在院里,我们这几个跟着你的弟兄时常遭受委屈,好像他们那些人全看着我们不顺眼……”

关孤冷笑一声,道:“自然,因为他们看着我也不顺眼!”

顿了顿,他又道:“但是,至少他们目前也仅能看着而已,他们还惹我不起!”

马儿奔驰着,现在,他们正经过一片荒坡,荒坡上是几十株树木组成的疏林,阳光已逐渐炙热,烤得人马全像掉在一盆火里,人身上浸着汗水,坐骑也一样顺着毛往下淌汗,那股热得发苦的味道,可真难消受!

李发舐了舐干焦焦的嘴chún,贪恋的朝荒坡上的疏林子瞥了一眼,然后,带着期盼的神情道:“大哥,呃,歇会吧?”

关孤皱皱眉,道:“累了!”

表面上虽是有些不以为然,但关孤却已放缓了坐骑的奔速,一边手搭凉棚,眯着眼望了望日头的位置。

李发陪着笑,道:“太热了,大哥,可否在那片疏林子里歇歇腿?”

关孤掉转马头朝上奔去,边道:“树影下的荫凉很诱人,是么?”

李发策马跟上,打着哈哈道:“连脑袋全叫太阳给烤昏啦,大哥!”

没有答腔,关孤首先进了疏林子,他跃身下马,顺手摘下了挂在马首两旁的长剑与羊皮水囊。

找了一处树荫坐下,背靠着树干,关孤拔开水囊塞子,先洒了些净水在手掌上润湿脸颊。然后,才对着囊嘴大大的喝了几口水。

李发却不能立即像关孤这样享受,他用手掌凹成瓢状接放在马儿嘴下,斜倾水囊,一一给两匹马儿饮够了水,方才轮到他自家受用,喝足了,他也找着一处枝叶茂密的树荫下靠坐,以手作扇,一边扇着凉,一边道:“这等天气,日头就像火烤,晒得人头皮都发炸,曝现在日光底下赶路,可真不是滋味!”

微阖着眼养神,关孤淡淡的道:“江湖生活原本如此。”

李发满足的吁了口气道:“赚他‘悟生院’几个钱,也确不容易,玩命不说,还得受苦!”

并不想笑,却忍不住笑了一下,关孤道:“你又啰嗦开了。”

李发抹了把汗,道,“不是我废话了,大哥,这种日子过久了实在难受,但,呃,你却好像并不觉得如此……”

关孤悠悠的道:“我也已麻木了,懂么?我也已麻木了。”

李发又喝了口水,道:“大哥,你很能适应环境。”

关孤平静的道:“否则,又能怎样?当你不能改变环境的时候?”

李发思索了一下,耸耸肩:“我觉得,大哥,尽管你的名气已那么大,在院里又是举足轻重的首要人物,但你往往也像十分痛苦……”

关孤笑了笑,道:“这并不是秘密了。”

李发咽了口唾沫,笑道:“大哥,我以为……”

突然,关孤以指比chún,轻嘘一声,低促的道:“噤声!”

怔了怔,李发随即屏息静气,侧耳聆听。于是,他也听到了一些声响——那是一种杂乱的声响;奔跑声、叱喝声、喘息声、兵刃交击声与人体的摔跌声,而且,在叱喝的声响里,竟然还夹着女子的尖细腔调!

这些声音来自道路上,正由前面迅速朝这边移近!

关孤用手揉揉鼻梁,平淡的道:“好像是一边在追,一边在跑,而又边走边战……”

李发咧咧嘴,暧昧的笑道:“还有娘们呢……”

关孤瞪了他一眼,道:“你就知道女人!”

说着,他又皱了皱眉,一面聆听,一面又道:“嗯,似乎就是那女的在跑,后面有好几个人在追赶她!”

李发立即精神百倍,豪气昂扬的道:“可要助她一臂?大哥!”

关孤摇摇头,道:“少管闲事。”

李发急道:“路不平,有人踩呀,大哥,几个大男人追赶一个妇道人家,岂非太过凶横?这等卑鄙行径,我们怎能袖手旁观?”

舒直了腿,关孤懒懒的道:“未明真像之前,谁也不敢讲哪一边不对,很多事情的内容曲直是不能仅以表面的行为来判断是非的,说不定,嗯,那个女子偷了人家的汉子或是抢了人家的财帛才引起那几个大男人的追赶呢……”

李发连连摇头,道:“不会,不会,大哥也不能凭空臆测哪……”

关孤微微一笑,道:“所以,我们不明就里,还是以置身事外为上上之策。”

有些着急,李发忙道:“大哥……”

关孤摇摇头,幽冷的道:“歇歇吧,甭操那些闲心了!”

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李发目光关注的投向林外道路。但是,口里却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回应:“是,大哥……”

于是,林子里的两个人是一片沉默,荒坡下的道路上,那些杂乱的声音却越来越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追、逃、胭脂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