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60章 装、扮、巧易容

作者:柳残阳

李发震了震,脸色已苍白,他望着关孤,急道:“不,大哥,你是永远不会倒下去,永远不会死的……

关孤拍拍李发肩头,温和的道:“别想得太多,李发,我会赶来与你们聚齐的,你对我很清楚,这么些年来,有多少龙潭虎穴的险地我不是独自闯过?这么些次危难下来,我还不照样活得很好?你宽心吧,李发,我不是永不会倒,更不是永不会死,至少,我会不容易倒,也不容易死

李发颤声道:“大哥,你必须要来……

关孤静静的道:“你也一样,大伙都一样——全希望能平安的聚首。”

丰子俊低沉的道:“关兄,你走以前,要不要和婉仪谈谈?”

关孤怔了怔,随即摇头道:“不必了。”

丰子俊有些失望的道:“你不认为应该和她说一声吗?”

关孤烦躁的道:“说什么呢?有什么好说的呢?总是这么个情势了,能否重见,能否聚晤,全待事实的结果吧!”

chún角抽动了一下,丰子俊喀然垂首……

关孤觉得自己的话重了点儿,他苦笑一声,抱歉的道:“子俊兄,别怪我……”

丰子俊涩涩的道:“没关系,我没有怪你……”

关孤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我在走之前去向她打个招呼。”

丰子俊双目一亮,精神一振:“真的?”

关孤吁了口气,道:“当然——”

他摇摇头,又道:“子俊兄,你好像——非要撮合我和她的事?”

丰子俊严肃的道:“是的,我这一生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责任了!”

关孤喃喃的道:“责任?”

丰子俊用力点头道:“不错,是责任,关兄,婉仪尊亲已逝,只得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南宫大哥与我是她父亲生前的挚交,也是承有她爹遗命托孤的仅有两个长辈,她母女后半生幸福与否,全在我们的承担上,所以,我们有责任要使她母女将来的日了过得安逸,这安逸的关键便都在婉仪是否有个合宜的归宿上,关兄,婉仪选中了你,且非你不嫁,你说说看,我们兄弟两人应不应该竭力帮助她撮合此事?”

关孤避开丰子俊的目光,道:“那是以后的事了……”

丰子俊冷静的道:“时间的久暂乃是次要的问题,婉仪能等,我们也都能等,主要的是——关兄,你答允与否?”

关孤沉默无言,双手紧扭……

迫近了些,丰子俊问:“关兄,你还没有答复我!”

关孤的面颊微微痉孪,他道:“答复什么呢?”

丰子俊低沉却有力的道:“娶不娶小仪?”

关孤痛苦的道:“此时此地,子俊兄,谈这个问题太不相宜吧!”

深深的盯着关孤,丰子俊道:“只要一个肯定的答复,关兄,这和时地的影响乃是有限的——不过,在你回答之前,我不防提醒你,你的答复将关系着一个家庭的兴衰,一个少女的终生希望,一个关怀者的期盼,甚至,那具少女的生命,关兄,你明白这些?”

关孤抖索了一下,喃喃的道:“不要逼我——子俊兄,不要逼我——”

丰子俊锲而不舍的追迫着:“关兄,你必须要在此刻决定——”

关孤猛一切齿,闭目不语。

丰子俊急切的道:“关兄,你——”

旁边,李发轻轻扯了丰子俊的衣角一下,连连向他使着眼色,于是,丰子俊叹了口气,道:“也罢……你再考虑些时吧……”

骤然睁眼,关孤有些凄楚的道:“子俊兄,请你恕有我的固执顽冥——我有苦衷,这件事,请容我们从长计议,等过些日子再谈……”

丰子俊强笑道:“便依你的意思吧……”

于是,站起来,背负着手,关孤独自向殿阶那边走去,在烛光的摇映下,他的身影是修长的,不稳的,却又是孤伶伶的……

怅然若失的转过来,丰子俊默默凝视着地下那朵黯淡又跳动的烛火,他的神色,也与烛光一样的暗淡朦胧了……

轻轻的,李发道:“丰爷……”

身子抖了抖,丰子俊侧首过来,苦涩的道:“李老弟?”

舐舐chún,李发道:“虽然我在刚才以前还不明确的知道这件事,但经过你与大哥这样一说,我也完全清楚了

丰子俊低哑的道:“这件事,早晚也会明朗化的……”

点点头,李发轻声道:“可是——丰爷的意思是要舒小姐嫁我大哥?”

丰子俊道:“不错。”

李发笑了笑,道:“老实说,我早已看出来舒小姐对我大哥有感情了——”

丰子俊低渭一声,道:“是的,但你怎么看出来的!”

耸耸肩,李发道:“你晓得,丰爷,女人对某个男人滋生情愫以后,那种味道,呃,眼看着,便特别有股子说不出的贴心感受,那是只能意会,难以言传的,我觉得舒小姐对我们大哥就这么个味道……”

丰子俊沉重的道:“可是,你大哥他——”

李发接口道:“还不答应?”

点点头,丰子俊道:“方才,你已以听到了,这已是我第二次向他正式提及——”

李发感叹道:“丰爷,你不能怪我大哥。”

丰子俊苦笑道:“我是没有怪他!”

李发低沉的道:“丰爷,我大哥是不愿害了舒小姐的终生。”

怔了怔,丰子俊道:“这话怎说?”

李发缓缓的道:“我大哥如今已成了‘悟生院’最切齿痛恨的目标,也成了‘悟生院’的全部势力追蹑下的猎物,举凡‘悟生院’所有的盟帮同道,俱皆以我大哥为鹄的加以全力截杀,他们对我大哥的仇恨与愤怒不是局外人所可以想见的,他们也将以最大的可能来围堵我大哥,他们会不计牺牲,不计后果的来对付我大哥,但是,相对的,我大哥也将竭以全力与他们周旋到底,我大哥如同‘悟生院’要毁他一样的决定要毁‘悟生院’,他是决不会退缩,决不会苟安一偶的——丰爷,在这种情势之下,后果如何可以想见,谁也不敢预测将来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悲惨结局,丰爷,如若我大哥结了这门亲事,以后万一他本身有个好歹,叫舒小姐指望谁去?”

摇摇头,丰子俊道:“关兄的苦衷,我也知道,但事情并非这样险恶……”

李发道:“这怎么说?”

丰子俊低声道:“关兄大可落籍关外,不须回来决此生死……”

李发忙道:“这是不可能的,丰爷,我大哥讲道义,重责任,尤其嫉恶如仇,不向强权低头,你想想,‘悟生院’既是如此迫害他,如此萘毒天下,我大哥岂会退缩袖手,辱志丧节?”

沉默半晌,丰子俊道:“就算他一定要和‘悟生院’周旋到底吧,他也不是孤独的,有我兄弟两人,也有我们关外的很多朋友会支持他,何况,他本身的艺业更是那样精湛,‘悟生院’再是强横霸道,也不见得就能包占上风!”

李发颔首道:“话这样说是不错,但丰爷,即使如此,未来的风险仍不能说不大,我大哥依然得替舒小姐着想,这种事乃一言九鼎的终生大事,我大哥一待答应,舒小姐即为关家之人,若是将来我大哥有了个万一,舒小姐……又怎么得了?再说,此刻乃大难之前,能否安渡实不敢言,丰爷你现在就逼我大哥答复你,自然他就越发不肯轻易表示了,丰爷你还不甚了解我大哥的习性……”

丰子俊忙道:“你说说看?”

李发道:“只要我大哥有什么事闭口不言,则必有难言之痛,若是逼之太甚,往往引起反效果,一碰上这种情形,还不如慢慢劝说商议来得妥当,丰爷,你不要操之过急,一步一步来,我相信总会使我大哥点头的……”

丰子俊微微一笑,道:“如今,也只有这样做了……”

忽然,他又道:“老弟,这件事,还得仰仗你的大力啊!”

李发忙道:“这我承担不起,丰爷,不过你放心,我总会尽量努力撮合此事的,说真话,我又何尝不愿我大哥娶得像舒小姐这样既端壮,又嫡淑的名门闺秀呢?果有此日,不独是大哥的福份,我这做属下的也沾光啊……”

丰子俊刚刚开口想说话,篷车车尾的垂帘掀开,灯光隐现中,胡起禄己拎着他的包袱,满头大汗的跳出车来,他急步走近,一边擦汗一边直透着气:“乖乖!那篷车里好热,简直像蒸笼一样,我这一折腾,至少淌了半斗汗!”

丰子俊迎上去问:“胡老哥,我大嫂子与侄女全易容换装妥了?”胡起禄用手扇着风道:“易过容了,我出来后她们马上换装,等下你看,我的杰作,包你拍案称奇,钦服莫名!”

丰子俊笑道:“我希望如此。”

眯起眼来端详着丰子俊,胡起禄的目光上下溜转,然后他又开始绕着丰子俊身躯四周兜起圈子来,一边不停的打量,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丰子俊有些迷惑的道:“你想干什么,胡老哥?”

站住脚,胡起禄手捻八字胡,点头道:“差不离,差不离。”

丰子俊道:“什么差不离?”

胡起禄笑道:“给你一装扮呢,你就包管像个半老徐娘了,便不能说国色天香吧,至少也能落个风韵犹存……”

顿时涨红了脸,丰子俊尴尬的道:“别又在这里打浑了!”

伸手拉丰子俊坐到烛光圈里,胡起禄也面对着坐下,他搓搓手,一边将他的灰布袱摊开,边道:“你坐好,别乱动弹,这就轮到你了,给你装扮妥当以后,跟着就是南宫老兄与李发老弟,我在给你易容化装之际,或者有点麻麻痒痒的感觉,因为一则你不习惯这样拘束,二则我用的葯物全是特制的,很不易褪脱,皮肤上所受的刺激也就稍重一点,但没有关系,忍耐一下,过阵子就逐渐习惯了。”

丰子俊忐忑的道:“你打算搞什么鬼呢,在我身上?”

胡起禄一本正经的道:“丰兄,这不叫‘搞鬼’,这门‘易容’之术是一种极其高深的学问,有其古老历史渊源与传统的尊严,你该尊敬这门特异的技巧,它是集智慧,各种葯物的运用常识以灵巧的手法所共同融合的结晶,它是崇高又超脱的,你必须一心虔诚的来重视它,信任它,嗯?”

丰子俊失笑道:“当然当然,胡老哥,只要你别把我弄得太不像样就行了……”

胡起禄严肃的道:“扮舍像啥,怎会不像样?”

丰子俊疑惑的道:“你准备如何替我装扮呢?”

有些不耐烦的皱着眉,胡起禄道:“我已告诉过你,这是一门特异的技巧,给你解释你也不容易很快就透彻明了——我向你简单的说明一下就行——首先,你的面孔,脖颈,双手等必须展露在外之处,要加以适当的处理使其变得较为白皙细嫩,固然你的肌肤比一般男人要细致一些,但却仍比不上妇女那种天生的柔嫩,而要它转变为柔细,我有一种独门的冷霜,敷底之后再扑以一种精制的白粉,就可以令你的肌肤暂时看上去白嫩细致了,这种功用可维特三天,以后它会自行脱褪,第二步,你的眉太粗太浓,要修剪后用我的‘炭笔’描细,你的胡茬要再三刮净,再敷以霜底纷面,耳朵钻环孔,挂耳环,头发要往后梳拢扎髻,再就是换衣裳,当然要换女人的素色衣裳,尚得束腰加臀,这些玩意我全带来了,之后,便以‘闭喉法’使你变音,对了,你的衣领要加高,记得必须掩往喉结,至于姿态,举止方面,则全靠自己的揣摸了!”

丰子俊满头大汗的道:“这——这叫我如何揣摸法!”

一瞪眼,胡起禄道:“没吃过羊肉,莫非也没见过丰在满山跑、女人的动作又不是难得一睹或难以学习的,多用点心思,简单得很——我再提醒你,注意你的喉结。别为这点子纰漏露了马脚,尽量低头垂眉,装作悲痛不胜又心酸情怅的模样就行了,这也正适合你这中年‘寡妇脚’的身份!”

叹了口气,丰子俊呐呐的道:“我总是尽力而为也就是

“嗯”了一声,胡起禄不再说什么,他将包袱中的瓶瓶罐罐,又是刷子又是摄钳,又是剃刀又是束带等物一样一样取了出来,第一个动作,他搓热双手,开始替丰子俊在面部按摩起来……

李发在一边看了一会,然后又悄悄转到殿前,他才一走过去,南宫豪也急步走了过来,他两人全朝着关孤那边走去。

默立殿阶处的关孤这时静静的转回身来,低沉的道:“事情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南宫豪抢着道:“我大嫂子和小仪全装扮过了,银心睡棺材底,用不着易容,江姑娘以本来面目过关,也不须再动手脚,现在是子俊在受罪,下一个就轮到我和李老弟你啦!”

李发笑道:“大哥,这位老狐狸的确有一手!”

南宫豪由衷的点头道:“不错,他的手艺确实有独到之处,我大嫂子叫他这一装扮,竟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又丑又老,又焦又黄,一口牙也都染成黑斑斑的了,头发泛了灰白,满脸的皱纹,再加上那身破烂衣裳一衬托,乖乖,那种乡下老太婆的模样,连我也认不出了!”

关孤笑笑,道:“很好,我们越认不出,对方认出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吞了口唾沫,南宫豪又道:“小仪也被老狐狸弄得半点也不像小仪了,原来那么白嫩的一张脸蛋儿如今全变成一种黄中透黑的颜色——”

他顿了顿,接道:“就像一个穷苦农户出身又干惯了粗活加上伙食不良的女人一样,而且面皮肌肉犹起了皱,眼变小了,眉变粗了,一双手也起了厚茧裂纹,那原来缎子以的黑发也竟变成焦黄蓬乱,随随便便的梳了个圆髻;远看近看,粗看细看,谁要能认出她就是舒婉仪才有鬼了!”

关孤道:“老狐狸的手法我一直是有信心的……”

南宫豪呐呐的道:“远不知道我扮成个什么样子呢?”

李发脱口道:“死人——他不是要这么装扮你么?”

吸了口凉气,南宫豪道:“不知怎的,我每一想到这件事,心里老觉得凉兮兮的不大安宁……”

笑笑,关孤道:“这是一种本能的情绪反应,大凡是做一件我们不习惯的事,差不多的人部会有这样的感觉。”

摇摇头,南宫豪道:“这种事,硬要一个活人装成个死人,知觉全无的睡在棺村里朝着虎口抬,老大爷,恐怕我一辈子也不会习惯!”

关孤平静的道:“吉人自有天相,南宫兄,你会安然脱险的!”

摸摸自己的脸,南宫豪忧心忡忡的道:“躺在棺材里,唉,我那模样只怕不会好看的了……”

李发在旁接口道:“这是一定不会好看,南宫爷,这么多年了,我见过那些死人也不知有多少,就没有一具是好看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