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71章 伤亡过半

作者:柳残阳

夏摩伽双环扬挥,嗔目大叫:“上,宰掉这个狗腿子!”

于是,喊杀声便透过那一张张的人嘴,融着人们激动又昂烈,怯颤又迷惘的情绪充斥在这昏天黑地之间,嘶哑的、凄厉的,却不像是人的声音,双方的人马,潮水般涌卷,立时展开了相互的疯狂砍杀!

关孤的“渡心指”流灿如电,他极快的便独力罩住了谷南、左劲寒、贺大昌等三个强悍敌手。

夏摩伽却硬接下“火腿”容磊及容磊乎下的五名“大前锋”!

“铁牌”江权、严光祖二人,率领着手下九十余名弟兄,也和数目上倍超的敌人混战成一团,双方纠缠,也已将彼此的阵形互为浸渗了:

天空是黑暗的,但有繁星。

繁星眨着冷眼,不知是嘲笑抑是蔑视于人间世上这又一场自相残杀;星辰隔得太遥远,它们总是那样的无动于衷。

人体的碰撞,在滚动。

兵刃在交击,在挥舞。

空气中连着啸锐的风声,而一蓬蓬的鲜血,热的鲜血,便以不同的形状溅起洒落,有若一幅幅猩赤怪诞的图案,成形于一刹,又灭绝于一刹,在这极其短促的过程中,便有许多条要经过数十年漫长时光孕育的生命消失了……

人在趋向死亡之前的瞬息,大多有一种反应——表示绝望、恐怖、惊骇的反应,是的,呼号乃是最寻常的一种。

听吧,那一声声的惨嚎,一次次的哀嚎,或者悠长,或者短促,有的带着凄凉的颤尾,有的却中断于突兀的噎窒里,但不管它音响的实质是什么,却皆是象征了同一的结果——死亡。

关孤便在这种由血与暴嚎组合成的形势中,同他的三名强敌作殊死之斗。

这一遭,“真龙九子”的前三位——谷南、左劲寒、贺大昌、似是真个豁出命来了,他奋不顾身,以他们所能发挥的最大力量,合击轮攻关孤,式式皆走绝处,招招全是搏命!

倏忽之间,左劲寒又贴地飞进,网向上翻,拐自横扫。

关孤身形暴起,剑刃挥处,锐芒蓬射,彷若雨溅瀑喷,左劲寒未能够上位置,急忙倒退,而贺大昌已狂吼着以他的“双节链子棍”兜头猛砸下来。

“渡心指”上迎,轻轻一晃,已凝成一面半弧形的扇形光幕,贺大昌却半寸不避,仍然原式扑落,链子棍奋击迎招,双脚弹踢敌胸!

关孤突的弓背吸腹,左掌翻闪,淬削贺大昌足踝,剑刃微颤,立时齐眉刺出——“如来指”。

左劲寒再次冲上,从关孤背后的方向网拐并落。

几乎在同一时间,斜刺里一条人影鹰隼般扑击独轮车上的两个女人。

猛一挫牙,关孤动作快逾石火——他一个倒翻向后,“渡心指”的冷电精芒随着他这疾不可言的快翻而漫空交织,穿插飞舞,一溜鲜血溅自他的肩头,而他的剑锋也将那扑袭独轮车的人物透胸撞跌出去!

“嗷……”

惨嚎着,那人头先着地,一声闷响里,手中一柄“铁鲨锯”抛出了丈外——“蚁峻”崔凉!

独轮车上,舒婉仪面色苍白,窒息的惊叫:“关大哥——”

就在这时,贺大昌的“双节链子棍”便急响着接触到关孤身上——关孤偏斜背心,却未能躲过腰胯的一击,整个人被打得半翻。

半翻的同时,他的“渡心指”已齐眉直刺,剑刃划破空气,看得清,极淡的波状雾纹的裂颤,也看得清,透穿进贺大昌咽喉的那一刹光景。

贺大昌猛的用那只断手捂住喉咙,双目凸出眼眶,面孔扯歪,全身上下都是一片淋漓的血腥,他就那样一头撞了过来!

脚步飞旋,关孤剑闪斜扬,贺大昌一个跟斗栽倒——肩背肋腰之上,只这瞬息,已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口数十道!

谷南的一对“撼山锤”,便在此际雷轰岳动般卷了过来。

一抹抹的寒光,就像一束束的蛇电,斗然间又准又疾的飞戮锤头——力道部位拿捏得分毫不差,在“叮”“叮”“叮”的串响声,由点劲化解了谷南的双锤的浑力,只见谷南的一对巨锤歪斜跳荡,力道全失。

汗水已从关孤的眉梢淌到脸上,也由内衣浸透了外衫……

左劲寒那面黑网,又兜空罩落。

关孤横身突跃,竟然钻进网里!

本能的反应,左劲寒猛力挫腕收网,右手铁拐狠命砸去!

退出七八步远的谷南,见状之下才不由心摧胆裂,嗔目狂叫:“老二撒网——”

来不及了,四个字的出口过程虽短,对左劲寒而言,却是永恒——关孤借着左劲寒挫腕收网之力,全劲冲刺,左劲寒的铁拐扫刮过他的肋侧,在他闷哼声中,“渡心指”已把左劲寒穿腹钉向地下,牢牢的钉向地下!张着口,瞪着眼,左劲寒仰躺着,四肢抽搐,喉头间不断发出痛苦的低嚎,他似是想说什么,但舌头亦像僵硬得不能转动了。

谷南的模样就若一头疯虎般冲了上来,他的一对“撼山锤”狂风暴雨也似带着呼轰的劲力,激荡的罡气,那样猛烈的卷袭关孤,关孤步履踉跄,喘息吁吁,手中剑却依旧凌厉无匹的反拒还攻!

现在,“双环首”夏摩伽正好一个空心跟头避开了容磊的十刀连斩,而在这个翻滚里,他已发现了关孤的处境艰困。

一名“火珠门”的大前锋悄无声息的闪上,一柄山叉照背猛扎,夏摩伽猝然单足暴飞,“吭”的一记踢得对方翻身倒仰,那人尚未跌落,“断玉环”的环刃已抹过了他的咽喉。

血水标射中,夏摩伽贴着另一名“大前锋”的红缨枪尖倒滚,一环斜探,“叭”声响,这一位的脑袋也骨溜溜滚地而出。

容磊气冲牛斗,大砍刀有如匹练般旋绕飞舞,满口钢牙咬得“格”“格”乱响,他恨不能将夏摩伽削为片片!

夏摩伽也像不要命了,就在容磊紧密浩烈的刀势中,他突的单环兜罩,硬生生罩住了对方刀锋,身形却“呼”的被容磊举起,在他被挑向空中的刹那,右一枚“断玉环”脱干暴飞,蓝光闪处,容磊的左臂肩斩落斜抛!

狂吼半声,容磊火眼成赤,右手死力紧握刀柄强捺,猝偏刀锋拖拉,不但把夏摩伽横胸割开一条尺长伤口,更将这位“双环首”迫摔跌下。

又一名“火珠门”的“大前锋”扑前,“鬼头刀”快挥,在夏摩伽拼力缩头里,一块血淋淋的头皮随着刀锋带起!

夏摩伽电掣般挺身,仅存的那只“断玉环”猝翻,那位“大前锋”的刀刃尚未及收回,已被活生生的开了膛。

杀猪般长嚎着,这“大前锋”拖着倾腹而出的瘰疬肚肠歪斜后退,一边直着嗓门嚎叫,一面缓缓往前跪倒,仆跌……

容磊单刀舞刀,形同恶鬼般冲近,口中嘶吼:“我要活剐了你,我要生咬你的人肉,喝你的血……”

原本就是牛山濯濯的光头,这时更露出了已掌大一块血糊糊的头骨,再加上横胸翻卷的尺长刀口,夏摩伽的形状亦若厉鬼,他狼嚎般大笑着,有如一阵风也似卷迎向容磊:“老子正要看看谁能得遂此愿!”

两个人飞快接近,容磊猛错三步,大砍刀齐腰横斩,夏摩伽倏弹四尺,落脚处,刚好踏上了大砍刀的刀面,他出手如电,单环飞扬,容磊的半个天灵盖暴射向上空,但是,容磊在断命前的一刹翻转刀锋,却几乎把夏摩伽的一只左脚板割成了两片!

重重摔跌于地,夏摩伽痛得险些闭过气去,人影又闪,“火珠门”仅存的两名“大前锋”也已凶神恶煞般逼近。

贴地急翻,夏摩伽连连滚出十几步,而那两人的一柄“韦陀铜”一支“刺猬棒”也便紧跟着捣刺了十几步,“吭”“吭”声里,尘沙飞扬!

“我操你老娘——”

夏摩伽气极恨极,破口大骂,只剩下左手的单环猝然旋飞而出,猛的切人那手执“韦陀锏”的仁兄胸腔,一声惨叫里,那人整个身体平起,又横着摔落!

这第五位“火珠门”的“大前锋”,正是“铁刺猬”陈其茂,他在瞬息的惊窒后,咬牙横心,那杆粗逾儿臂,前粗后细,上面嵌着密密尖刺的“刺猬棒”又强劲狠疾的飞快挥砸地下的夏摩伽!

胸前的伤,足上的创痕,全使夏摩伽痛苦得抽心断肠,陈其茂这一轮发狠的攻杀越令他感到压力沉重,沉重到难以抗拒的地步!

双手按撑,夏摩伽身形狼狈的闪翻,灰尘弥漫着,陈其茂攻势更为凶悍,他似是要争取稍纵即逝的一点时机,尽可能的达成他的目的——夺取夏摩伽性命的目的!

“刺猬棒”的光影交错叠连,呼轰生风,触地时的音响沉闷又急密,夏摩伽满身血汗,倾力滚动,一边喘息着吼骂:“狗娘养的……你挑得好便宜……看老子是否能拖你一道垫背……”

陈其茂疯狂的攻击,“刺猬棒”挥舞急劲,这位“火珠门”硕果仅存的“大前锋”,像是恨火焚心,任什么全不顾了!

关孤正被谷南拼死缠着,他虽然竭力想过来援救夏摩伽,但谷南却不要命的一再截拦,自然,谷南也明白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晓得,只要将关孤阻挡住,哪怕仅是须臾之间,也足够给予陈其茂剪除夏摩伽的空暇了!

“刺猬棒”再次扬起,而夏摩伽已疲累不堪,无力再行闪避,他也猛的聚集了在此刻所能聚集的一点残余劲道,咬牙切齿的正待拼死做同归于尽的打算,斜刺里,突然一条怪蛇般的索影飞卷,恰巧缠住了陈其茂举起的“刺猬棒”!

索影倏缠猛带,陈其茂猝不及防,竟被扯了一个踉跄,够了,他这一个踉跄,刚好迎上了夏摩伽奋力挥击的双掌!

“哇”的一声,陈其茂喷了夏摩伽一头一脸的鲜血,而他手中的“刺猖棒”也被那条索影扯抛而出;陈其茂手捂着胸口,面色惨白的瞪着向索影来处那边——独轮车的那边。

江尔宁正在缓慢的,吃力的收回一样东西——那条原来包缠着她身上伤口的布带。

喉头呼噜着,似塞着一块痰,陈其茂伸出于去,颤巍巍的指着独轮车上的江尔宁,艰辛的翁动着嘴巴:“你……你……飞索摘星……”

“星”字还在他舌尖上凝滞,他已蓦地身子一挺,两眼大瞪,直愣愣的仆倒!

透了口气,夏摩伽咧开嘴嘶哑的道:“江姑娘,真个多谢啦!”

江尔宁因为方才那出手一袭,牵动了身上伤口,正忍受着那种*挛的痛楚,闻言之下,不由强挤出一抹微笑:“这原是我份内之事,夏大哥,不客气……”

拖着两条腿往前移了几步,夏摩伽喘吁吁的道:“我这生平,还是头一遭蒙受人家的救命之恩……江姑娘,容大德存心,说多了‘谢’字就是虚伪,将来我若还留着这条命,好歹必图补报……”

江尔宁又苍白的笑了:“我们是同舟共济,夏大哥,谈什么‘补报’?”

夏摩伽正想回答什么,连串的“呛哪”暴响倏传,他急忙扭头望去,嗯!关孤的“渡心指”挑飞了三只“屠灵箭”,更又在谷南的左臂上带起了一溜猩赤殷红的血珠子!

气透丹田,夏摩伽大喝:“好,关老大!我且来助你一臂之力,宰净杀绝这些王八羔子!”

仿佛是应合著他的“虚张声势”,“铁牌”江权的霹雳吼适时扬起,而“滚地虎”吕安的凄颤哀嚎也跟着陪衬,这位“悟生院”的三级头领歪斜着走出几步,一头栽跌他的后背脊骨差不多已扁陷得贴上了前胸!

于是——

“嗖嗖”谷南猝然暴掠五丈,狂叫如啸:“撤!”

所谓“兵败如山倒”这句形容词是一点也不差不错的,就在谷南一个字的叱吼里。他自己也已出去了老远,一干“悟生院”及其盟党的斧底游魂,更是恨爹娘少生两条腿,紧跟着一路嚎叫溃退,个个全像被恶鬼追赶着似的那等亡命奔逃!

浑身血迹的江权和方才激战中伤臂的严光祖犹待率众追杀,关孤已挥剑横阻,疲乏又萧索的道:“不用追了,让他们去。”

江权手拿他的“太极铁牌”急忙叫道:“关大哥!眼前正是将这干妖魔鬼怪一举歼杀的最佳时机,你为什么却白白放弃了?”

严光祖也呼吸粗浊的道:“是呀!现在不把他们一网打尽,待他们元气恢复,只怕又要在耗一番手脚!”

以剑拄地,关孤用衣袖拭擦汗水,缓缓的道:“对方虽是损失惨重,溃不成军,但他们尚有谷南在,尚有金重祥在,而江权和严光祖,你二人挑不起歼杀对方这股残余的担子!”

江权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1章 伤亡过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