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77章 策划战术

作者:柳残阳

嘿嘿一笑,胡起禄道:“你免了,二瘸子!真人面前不用说假话,我们走黑道,捞偏门这一行当,委实裱不上什么光彩,大家不外,提起来就甭往自己脸上贴金,这里不算‘贼窝’,莫不成还是衙门里正大光明牌匾下的公堂?”

李二瘸子脸红脖子粗的嚷嚷,“瞎扯!你这舌头带钩的臭騒老狐狸……”

坐在石殿当中木椅上的夏摩伽,这时已忍不住叫了起来:“喂!关老大!我也已在这边厢屁股都坐痛了,你怎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微微一怔!关孤回头诧问道:“‘反应’?什么‘反应’?”

夏摩伽没好气的道:“‘搭桥’呀;直到如今,你们那里只顾着热闹,我却独个儿冷清清的坐在这里闷得慌,你就不会替我引见我们的胡老兄?也好让我亲近亲近……”

“哦”了一声,关孤笑道:“原来是这件事,你这么一吆喝,我还以为你吃撑了在消泄郁气……”

夏摩伽笑骂道:“去你娘的!你少在那里出我的洋相!”

胡起禄赶紧走上几步,向夏摩伽拱手道:“这一位,想必就是关老大的生死挚交,换命兄弟,大名鼎鼎的‘双环首’夏摩伽夏兄了?”

夏摩伽抱拳还礼,笑眯眯的道:“高抬啦,胡老兄!我对你可是久仰得很哪!”

胡起禄忙道:“惭愧惭愧,见笑见笑,我是杂木树下的叶子,上不了大台盘,比起你夏兄老来,呵!差得多喽……”

憋了好一阵子的江尔宁,斜脱着胡起禄开了口:“老狐狸!你前比诸葛亮,后较刘伯温,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正叫做奇才异士,居然也自谦为上不了台盘的杂果子,可确实虚怀若谷,真人不露,几天不见,你又多了一套!”

胡起禄有点不敢招惹江尔宁,他干笑着道:“小姑奶奶!数日之别,不异轮回一转,大家等于鬼门关上绕了一圈,阴阳界边打了个弯,总算再世相逢,正该套套热乎,你就别再冲着我老胡放冷箭啦!”

嫣然笑了,江尔宁笑道:“你别当真,老狐狸,我是故意逗着你玩的,其实,这些天来,我想念你得紧!”

觉得头皮在发麻,胡起禄受用不起的道:“心领心领,江姑娘,我真是“受宠若惊’了。”

江尔宁嘻嘻笑道:“你不相信?”

忙不迭点的头,胡起禄急道:“信,信,这是我老胡的殊荣,岂有不信之理?美人思念美人恩,正是我这老朽几生修来的福份……”

关孤插进来道:“说点正经的吧,老狐狸!别净扯些闲

篇了。”

摸摸八字胡,胡起禄道:“正经的当然要谈,但江姑奶奶,可也不能得罪。”

江尔宁笑道:“倒是长进不少,老狐狸!”

看了江尔宁一眼,关孤缓缓的道:“老胡,外面情形如何?”

胡起禄的神色立时转变为凝重了,再也找不出刹时之前那种诙谐玩世的戏谚之态,他低咳两声,摇摇头道:“关老大!情形不大好。”

关孤冷静的道:“怎么个‘不好’法?”

胡起禄若笑着道:“在你与夏摩伽夏兄等人突出重围之后没有多久,守在关口,‘绝春谷’的禹伟行便得着了急报,他立时率领‘玉魔女’程如姬、‘两面人’窦启元、‘黑郎君’庄彪,以及‘绿影帮’帮主‘黑魅’冯孝三等大批人马加紧驰援,当然,他们只是扑了个空,那辰光,各位早已经鸿飞冥冥了;听说禹伟行一见到现场的凄惨情形,气得怒吼狂啸,双眼泛赤,就差点没有吐血,除了程如姬还敢上前相劝之外,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胆子说一句话,当时,禹伟行并曾再次立下毒誓,要把你关老大凌迟碎剐,悬头曝尸三千里……”

江尔宁“呸”了一声,尖锐的道:“姓禹的是在白日做梦,净放些狂屁,叫他试试看!”

这一刹里,舒婉仪的脸色也是一片铁青。

重重一哼,夏摩伽凛烈的道:“让他禹伟行立誓赌咒吧,到头来,我们终会知道谁能剐了谁?哪一个要被悬头曝尸三千里!”

关孤淡漠的道:“不必动气,生死存亡之分,徒托空言是无济于事的;老狐狸,你继续往下说。”

舐舐嘴chún,胡起禄接着道:“禹伟行在抵达地头以后,很快便和溃不成军的谷南那一拨人马接上了头,据传谷南与金重祥两个都被禹伟行骂翻了祖宗十八代,落了个好大的没脸没盘;禹伟行跟着把他的人手又重新做了分配部署,除了大批眼线暗桩密伏在‘古北口’内外四周,他全部力量集中到‘绝春谷’那里,准备在那条死路上和你来一场最后了断……”

皱着双眉,关孤喃喃的道:“奇怪……”

胡起禄道:“什么事奇怪?”

关孤严肃的道:“这些消息都是从哪里得来的?”

胡起禄道:“古北口附近黑白两道上,我的朋友也不少,我曾仔细向他们打听探询过,综合起来便是这么个形势。”

李二瘸子也点头道:“不错!据我的消息来源传报,大致也是如此……”

关孤摇头道:“恐怕有问题,这其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夏摩伽接口道:“我同意你的看法,禹伟行必有好计。”

李二瘸子不解的道:“会有什么好计呢?在这周围几百里的地面上,我混得比他们要熟,人面也比他们广,关系路子相当多,如果说他们在掉花枪、耍阴险,我不会一点

消息也没有,无论蛛丝马迹,多少也能听到些风声……”

摇摇头,关孤道:“不一定,李兄!”

李二瘸子不大服气的道:“关老大!不是我自吹自擂,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在‘古北口’至‘三灯洼’这一亩三分地里,天老爷是老大,我就是老二,三教九流、牛鬼蛇神,举凡要在这条路上混的,就好歹得捧着我点,我叫他们吹自己的脑袋是办不到,问他们点事情,令他们跑腿探探风色,绝对是假不了的……”

关孤深沉的道:“李兄!我不是指你在这一带的潜力不够,我的意思是,你还不太了解‘悟生院’的诡异作风,以及,你可能疏忽了对人性弱点的探讨。”

胡起禄捻着胡梢,若有所思的道:“二瘸子!关老大说得对,‘悟生院’的行动,只怕内中另有蹊跷,不会似表面上这么简单。”

李二瘤子迷惘的道:“我不明白……”

关孤低徐的道:“‘绝春谷’固个是出关必经之路,但‘悟生院’他们如果只是死死的守在‘绝春谷’一个点上枯候我们前去自投罗网,这样做法岂非太过愚蠢?设若我们掉转头不出关了呢?中土地域辽阔广大,尽多隐藏之处,我们何须要拼命闯关不可?我们不会这么笨,相同的,对方也不会这么傻;‘悟生院’表面上这样行动,乃是一种掩护,一种诡计,故意施放烟幕,以炫惑李兄的眼线耳目,令我们得到错误的结论,如此,才正中了他们的圈套!”

李二瘸子呐呐的道:“关老大!你是说……”

关孤神色阴沉的道:“我是说,在‘悟生院’有意做作的姿态背面,极可能另有某一项实际的行动正在进行——我怀疑他们表面上的举动是为了缓和及移动我们的注意力,迟滞我们的积极策划,他们因此可以争取时效,进而达成搜寻我们确实下落的目的!”

半张着嘴巴,李二瘸子愣了好一阵才道:“关老大!你的意思是,对方所谓聚集兵力于‘绝春谷’之举只是一种欺人的障眼法儿,实际上他们正在向这附近地面展开搜查,意图把我们的根底翻刨出来?”

关孤道:“不错!我的判断便是如此。”

李二瘸子咽了口气道:“但是,我的线索来源却竟丝毫不见端倪……”

关孤语调森寒的道:“李兄!这就又谈到人性的问题了。你在这方圆数百里的地头上,称得上是位霸字号的大人物,江湖上的同道,有的敬你,有的怕你,但这却要在另一股更大的势力未曾造成胁迫之前才会如此。

“更明白的说,一旦有了另一股新锐之势突入你的范围之内,而这股新锐之势又是你所难以抗衡的,那么,有许多江湖同道便会见风转舵,不一定仍像以前般的对你俯首听命了,纵然在大局尚未分明之际,他们还不敢开罪于你,至少,某些人已不会似过去一样倾向你这边了。”

李二瘸子愤怒的道:“这些王八羔子——”

关孤摆摆手,又道:“你不必生气,李兄!人情冷暖,世道素来炎凉,而我方才所说的,也只是就事论事的推测,

并不能绝对肯定什么,我目的乃是奉劝你,对某些情况与环境的形态,不要太过信赖,它们是会发生变化的,会随着局面对你的优劣而转换,或是好、也或者是坏……”

一侧,夏摩伽点头道:“李老哥!有关你豁命求义,一力维护我们这干伤兵残卒的事,固然你做得十分隐秘,但却不敢保证风声不会泄漏,这样一来,消息暗传,壁垒立分,你也等于在和‘悟生院,为敌了,有些不愿与不敢反抗‘悟生院’的朋友,自然退缩唯恐不及,这些人所说所言,其可靠性就大有疑问啦!”

关孤沉声道:“我们在这一带原也不熟,但进退转移之间,却驾轻就熟,来去自如,‘悟生院’方面当然会判断可能是有本地同道暗中相助的结果,他们也会查访刺探,全力找出帮助我们的友人来。

“同时,更会向附近的江湖朋友施压力、用胁迫,就算有人不肯泄露内情,这些人亦当畏于形势,不甘趟浑水,受牵悻了……”

李二瘸子脸色泛白,显得极为不安的道:“如此说来,关老大,情形已是大大的不妙了?”

关孤平静的道:“也没有什么不妙,只是该来的,终必会来而已,我唯一祈求者,只是不要因为我们的恩怨纠葛,而累使李兄蒙受太大损失才好……”

李二瘸子立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道:“关老大!你这样说,可就把我李某人看低看扁了!

“不错,与关老大相比较,我李某人是的的确确差了一大截,从哪里论也论不上边,但我也总算吃了大半辈子的江湖饭,这几十年下来,别的未能学上,至少还学得‘义气’两个字,为朋友两肋插刀是小把戏,为朋友豁命才见真情!

“关老大!我敬你服你,打心底崇拜你,只要是你的事,莫说赔上我这小小局面毫无怨言,即便把我及一干儿孙的性命全垫进去,也在所不惜,你若再提什么连累,什么损失,就是你看不起我,那,我可以一刀割下自己的脑袋来向你明心迹!”

关孤十分慎重的双手抱拳,严肃的道:“李兄古道热肠,义薄云天,真是一条血性汉子,关孤只是就本身立场对事实做考虑,并无其他含意或影响,尚祈李兄多包涵!”

重重一哼,胡起禄大声呵叱他的老伙计道:“二瘸子!你他娘的是吃多了火葯沫啦?净放这等的辛辣屁?关老大自有他的算计,也是对你出自一片好心善意的关怀,你就个舅子没不住气了?看你那副熊样,还有脸自称在道上混了半辈子?好歹香臭全不分?”

李二瘸子又是窘迫,又是羞惭的只有咧嘴干笑的份,他直搓着一双肥手,口中却期期艾艾的接不上一句话来……

关孤和悦的道:“老狐狸!你也别再说了,李兄是直性子人,想到什么讲什么,他心里所含蕴的热诚及情义,比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只浓不淡,交朋友,往往终生也难交到像这么一位磊落汉子!”

夏摩伽大笑道:“得啦!越说居然越他娘的斯文客气起

来了,我这厢听着觉得肉麻;我们别再穷表心迹了,大伙如今是在一条船上,谁也脱身不了事外,为了救自己、救朋友,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正该和衷共济,协同一直才对,闲篇扯多了,就是自己在耽误自己的辰光了!”

嘿嘿一笑,胡起禄道:“夏兄说得干脆爽快,正是我的想法。”

江尔宁似笑非笑的道:“老狐狸!你有六十二变之能呀!不但又是人形又是狐形,竟然还能变成人家肚里的蛔虫!”

张口结舌了好一会,胡起禄才胀得老脸赤红的道:“小姑奶奶!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更且还同甘共苦的患难之交,一般过渡尚有五百年的缘份哩,你又何必老拿着我逗乐子?”

江尔宁格格笑道:“我这是喜欢你,老狐狸,你不受抬举?”

胡起禄忙道:“受,受,我哪敢不受?但你如能嘴下积德,多放我一马,我就更受得刻骨铭心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7章 策划战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