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心指》

第08章 酷、毒、兽畜行

作者:柳残阳

当那小伙子发觉他已经无法逃出的一刹,面孔上的表情竟在突然之间变成如此的悲惶与绝望,更浮现着那样的愤恨与不甘!

首先——

那大龅牙磔磔怪笑,他还微喘着,却阴阳怪气的道:“狗娘养的小杂种,我叫你跑,我叫你跳,你怎么不跑了,不跳了呀?妈拉个巴子,任你肋生两翼,也一样逃不出大爷们的手掌心!”

五短身材的一个也暴烈的说:“姓孙的,本来我们还想叫你舒服点上路,但你如此戏弄我们,说不得便只有多请你吃点苦头了!”

青年人脸色惨白,汗下如雨,他恐惧的道:“二位朋友,我孙达秀自问与二位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甚至连二位的尊容也是陌生得很,不知为了何事二位竟自将我诱出,说不上几句话便慾合取我的性命?”

大龅牙冷森的道:“为了什么事,你自家心中有数。”

孙达秀又急又惊的道:“我——我有什么数?我虽说也是武林中人,出身‘大鹰派’,但我自出师之后便以营商渡日,素来与人无争,你们不问情由便找到我头上慾待横加杀戮,这,这不是太也强横霸道了么?”

怒“呸”一声,五短身材叱道:“放你妈的狗臭屁,你说哪个强横?哪个霸道?满口胡柴的东西,老子们今天宰你,没有理由,宰着玩,不行么?”

阴恻恻的一笑,大龅牙道:“老吕用不着动气,便告诉他亦无妨,叫他也做个明白鬼,免得到了阎王殿上还糊里糊涂的不知怎生去的。”

五短身材不由皱着那双八字眉道:“要动手就快,哪有你这么啰嗦的!”

朝天鼻一抬,大龅牙以一种猫戏老鼠般的残酷戏谑眼光,瞧着孙达秀,他慢吞吞的道:“这些日子,你春风得意,桃花运亨通吧?”

孙达秀迷惑又惊惶的,道:“春风得意,桃花运亨通?这,这是什么意思?”

大她牙不怀好意的笑道:“什么意思?这是说你和‘小祥集’最标致的一朵花儿相好哪,那朵花儿可相当的喜欢你哩……”

孙达秀恍然大悟,急道:“你是指我和集上小玉——不,‘发裕老铺’陈掌柜的千金陈芳玉的事?但这有什么不对?我们相识相爱,更凭媒说合,又得到双方老人的同意,就在人秋之时便将迎娶,这件事全是双方情愿,没有见不得人的地方啊……”

大龅牙邪恶的腻着声道:“嗯,只有一件不对的地方。”

孙达秀惊惑的,道:“哪一件?”

大地牙翻翻眼皮,道:“有个人也想娶那陈芳玉做老婆,可是,因为你插了进来,那妞儿便不喜欢他啦!”

孙达秀呆了呆,愤怒的道:“你是指集上开油坊的周来旺?那个地痞无赖,纨绔子弟!他仗着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在地方上便横行无忌,胡作非为,弄得乡里不安,人人切齿……他打小玉的念头已经不是一天了,但像这种不学无术的败类,小玉又怎会看得上他——”

蓦伙——

孙达秀双眼发直,chún角抽搐,全身一阵冰凉,他恐怖的指着眼前这两个煞神,抖索的道:“天爷,……该不是……这姓周的买你们来对付我的吧?”

大龅牙好笑道:“你真聪明。”

五短身材冷冷的道:“小子,你嘴巴放干净点,什么‘买’?这叫‘聘请’,‘委托’,是一种古老却兴隆的行业,你懂么?”

震骇的瑟缩了一下,孙达秀的脸色更形蜡白:“不,不,你们岂能这样做?这是违背武林道义与江湖传规的……你们不能如此……难道你们就不怕两道同源的声讨?”

大龅牙磔磔怪笑,道:“看不出你年纪不大,却是一脑袋刻板的仁义道德,呵呵呵,什么武林道义?什么江湖传统?那些迂腐的玩意只能恫吓一干愣头青,对我们来说,却一点鸟作用也没有,我们所知道的,只有’悟生院‘!”

恐怖的呻吟一声,孙达秀惊惧的道:“你们……天啊,你们竟是‘悟生院’的人?那群职业杀手的组合?”

五短身材重重一哼,厉声道:“不要大呼小叫,拿出点骨气来,莫忘了你也算个武林中人,妈的,‘大鹰派’就教出你这种废料么?”

虽然心中惊恐万分,但孙达秀仍旧颤着嗓子指责:“你……你休要胡说八道,侮蔑本派的名声!”

五短身材恶声恶气的道:“什么名声?‘大鹰派’全是一批酒囊饭袋,一批乌合之众,说穿了一个乌钱不值!”

惊,恐,悲,愤,加上无比的激动,孙达秀再也忍不住了。他突然狂吼一声,伸展双臂,猛扑这五短身材的仁兄。

“来得好!”

五短身材怪叫着,身形旋螺似的转了出去,后面,大龅牙的左手拐却‘呼’的暴砸向前!

孙达秀一扑落空,拼命侧跃,同一时间,拳腿齐出,攻向后面攻来的大龅牙!

大齿牙飘然闪挪,抖手十一拐斜扫直捣,硬生生将孙达秀逼退三步,孙达秀尚未站好,五短身材的一双“虎头刀”却一片雪花也似贴地滚来!

这姓孙的青年虽然武功堪可,但却并不精深,平日大约也缺少练习,此刻使用起来,便越加生涩迟滞,捉襟见时了;本来,以他所具有的一身功夫来说,其造诣就比不上眼前两个敌人中的任何一个,何况他还凭般生疏又加上人家尚是以二对一呢!

五短身材的滚地刀一来,孙达秀马上仓皇跳蹿,但是,他刚刚跃起两尺,斜刺里,大地牙的摈铁拐已闪电似的飞来,‘砰’声闷晌,将他活生生扫出五步!

这一下子,也已使他折断了两根肋骨,但是,他却一个溜地滚,再度翻起,疯虎似的冲向了大龅牙!

“你妈拉个巴子!”大龅牙咆哮着,左手拐呼呼轰轰,搂头盖脸就是十余拐挥了过去,孙达秀不躲不让,却展动两条手臂拒挡,于是,只听得“咯喳”“咯喳”的连串骨折声响,他的一双手臂已经骨断数节!

贴地滚来的鬼头刀飞快旋斩,孙达秀再也支持不住,他尖曝得令人心肠绞痛,两只脚齐胫以下,也已带着四溅的鲜血抛起!

猛然坐倒于地,孙达秀却仍不屈服,他瞪眼吊眉,突的张口,‘噗’,一团血水掺杂着咬碎了的舌头喷出老远,任是五短身材闪得快,脸孔上也不由沾上了几点!

怪吼如雷,五短身材暴叫:“你这小王八羔子!”

大龅牙趁势冲上,拐挥迅疾,又是“咯喳”一声,那孙达秀已经脑袋迸裂,血浆齐洒中,他就那么倒地死去!

一个箭步扑了上来,五短身材的一双鬼头刀凌空舞起,又待乱斩孙达秀的尸身,但是,大龅牙却在刹那间听到了什么声音,他马上横相拦阻,急促的道:“住手,住手,人已经死了!”

五短身材面貌狰狞,有如厉鬼,他脸孔上沾着点点血糜,看上去更形恐怖,朝着大龅牙一瞪眼,他吼道:“你让开,我要将这小杂种碎尸万段,狗娘养的邪龟孙,他竟然喷了老子一脸臭血!”

大龅牙已经清晰的听到那阵声响了:而且更以极快的速度往这边移近,他一抓五短身材的手臂,叱道:“你个呆鸟,有人来啦,你没听见马蹄声?快走啊,拿着人家的尸首称什么英雄好汉!”

本来就是气怒攻心,不能自制,五短身材一听到大龅牙后面这句话,却更加愤激,他猛的推开了大龅牙,翻腕吼道:“左煌,你他妈教训我来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朝老子大呼小叫?你个狗操的混帐,你给我滚远点,否则,休怪老子六亲不认!”

大龅牙,满头冷汗,额际青筋暴浮,他眼角斜处,已见有数乘骑影飞也似的朝这边围聚,急怒交加之下,他也忍不住咆哮起来!

“吕安,你这个王八蛋,这是什么时候了,却朝自己人张牙舞爪!妈拉个巴子,你当大爷含糊你?有人来了哇,错开今天,随你挑个地方,大爷舍命奉陪!”

那五短身材——“滚地虎”吕安,气冲冲的吼道:“好极,不干一场的人是狗操的!”

一转身,大他牙左煌急道:“走,这些废话以后再说。”

突然间,那个“说”字便噎回了他的喉咙,两只眼也顿时发了直,两丈之外,四乘铁骑已一字排开,等矩相连,马上骑士一个个英挺飒爽,神态轩昂,八只眼睛,正冷森的凝注这边,四个人,全是年轻人!

路旁暗影中,关孤面色深沉冷漠,坐在鞍上寂然不动,眼前的一切情形,他全看得仔细。甚至当那四乘铁骑还在很远的时候,他即已知道,但是他不愿向他那两个“自己入”提出警告。

他痛恨他们这卑鄙的手段,不顾道义的作风,危害善良的残忍行为,他更憎恶他两个“自己人”的暴虐,粗鲁,及野兽似的疯狂!

当然,关孤在日常行事的时候,也脱不开“残忍”二字的范围,但是,他却有一个永远不变的宗旨。

那是对歹人,对恶徒,对姦佞才用得上的,对这些人,他毫不容情,甚至比他那两个“自己人”更要来得狠酷。

可是,对一千善良淳厚的人们,他却有着无比的宽恕与仁慈,他爱护他们,照拂他们,体恤他们,决不加以丝毫伤害。

就因为这样,在“悟生院”中,他推拒了数不清的在他认为有亏良心的“生意”,而也因为这样,他在“悟生院”便不被他的上下伙友所谅解,甚至处处压制他,拘束他,造成了今天的不利形势……

这是一个可笑的矛盾,关孤也时常悲悯于自己的处境——他生活在一个以“杀伐”为目的的圈子里。

这个“圈子”是不论善恶曲直的,只要有人上门交钱,说明原因,告诉他们对象的底细背景,他们便派人出去,将那对象都当作“货色”解决,然后,留下一只精巧的银制小棺材以表征信。

也等于明示顾主——事情也已圆满完成: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要分别善恶或者袒庇无辜乃是一件困难又好笑的事。

所以,关孤在百般无奈之下只有做到“独善其身”了,他不能积极的救援那些无辜的“货色”,便只好消极的推托掉本该由他自己执行的这类“买卖”的行动,他力求心安,力求理得。

但往往,也会空费心思,因为他到底不能完全制止“悟生院”的杀人心意,不能明显的反抗“悟生院”的血腥指令。

何况,再怎么说,他自己也是这群职业杀手中的一员啊,而且,令他自嘲的是,竟还是最为重要的一员!

“悟生院”的杀人行动,只由魁首交待那姓钱的师爷发令下来,指定由属下的杀手群中之一去办,告诉执行者他的目的,人名,需要办到的程度及必须的一些资料消息,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赘述——当然,执行者有时为了兴趣,为了一些其他原因,也时常要求多知道一点什么。

譬如说——为何前去行事的内幕,顾主与“货色”之间的恩怨,双方的环境等等,但有桩却是这群职业杀手所深深尊从的,便是决不去询问同僚之间所接办的“生意”,这是“悟生院”最严格的规矩,为了保密,也为了避免一些可能阻碍行动的特殊因素,所以,“悟生院”的各项行动,除了受命的杀手之外,其他的杀手们并不晓得——他们也不会去问,甚至连受命执行的杀手的副手都不见得能清楚此行的内容!

现在,“滚地虎”吕安与“左拐子”左煌的这票“生意”,便正是如此的了,关孤虽然身为“悟生院”的首席杀手,却也并不知道他们所办的这桩“买卖”,眼前他恰巧遇上,也只能说是偶然,但是,即便是偶然吧,他心中的痛恨歉疚,不安与憎恶,也几乎达到极点了……

李发有些紧张,悄然道:“看情形,大哥,吕安和左煌恐怕有苦头吃了,我们总不能眼见他们叫人家摆横了呀!”

手心全是汗水,关孤在裤腿上抹了抹,冷冷的道:“这是一对蓄生!”

李发吞了口唾液,呐呐的道:“但,他们再怎么说也都是‘悟生院’的人……”

关孤目光冷锐,他冰凉的道:“‘悟生院’也不全是好人!”

李发迟疑了一下,壮着胆子道:“可是,大哥,我们不管这两个混帐多可恶,也不能叫他们吃人家的亏,这样,说出去也是不妥……”

凛烈的瞪了李发一眼,关孤冷酷的道:“谁会说出去,你么?”

禁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栗,李发面孔苍白的道:“这……这不是黑天的冤屈么?大哥,你知道我对你的忠诚与尊仰,便是有人要砍我的头,我也决不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酷、毒、兽畜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渡心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