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恩仇》

第11节 各执一词 皓腕黑痣

作者:柳残阳

郭达志面色惨白,嘴chún干裂,颈项艰辛的挺起,双眸黯淡的望着三人,日光中,闪射着怨毒与痛楚。

狐偃罗汉暗中忖道:

“好家伙,楚非伙计那瓶葯液倒是真灵,郭达志这小子几乎去了半条命,却在盏茶时刻就能开口说话,看样子,楚非伙计还确有两手……”

楚云凝视着对方,冷沉的道:

“阁下请说。”

黑戟绝魂郭达志喘息了片刻,继续的道:

“粉面花刀洪引这杂碎,原是河朔道上一个下三沛的鸡鸣狗盗之徒……在他穷途末路之时,幸遇……幸遇本庄诸葛庄主好心收容……不想这小子狼心狗肺,竟在身受大恩之下,以怨报德……非但诱姦了本庄三名使女,更盗去镇庄之宝‘玉狮球’逃逸无踪……可恨……可恨严笑天你这老匹夫,竟然不问青红皂白,罔顾武林道义,包庇贼子,残厉横行,使郭爷兄弟三人徒劳无功,含恨而死……严笑天啊,任你日后舌生莲花,亦是百口莫辩……白心山庄必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他全身一颤,禁不住呛出一大口鲜血来,双目更是满布红丝,怒瞪如铃。

狐偃罗汉听得面色连变,厉声道:

“郭达志,你说的话可是句句实在?”

黑戟绝魂颓然躺下,低弱的答道:

“郭爷——让你终身为此事耿耿不安,岂肯胡言乱制?……自然句句当真。”

狐偃罗汉大叫一声,吼道:

“洪引你这王八羔,竟敢蒙混于俺,老子先宰了你再说!”

身躯一动,抖掌便待劈出。

一旁的楚云急忙趋上两步,微微摇首示意,说道:

“这不过只是一面之词,老兄,等我们问明了粉面花刀以后再做定夺,总不至于太晚吧?”

狐偃罗汉怔愕的呆了一下。勉强点头道:

“也好,就先看看他们玩的这场狗屁倒灶究竟是什么名堂。”

楚云右臂一伸,身形随着右臂冉冉升高,仿佛自头顶摘取一枚果实般,轻易的将粉面花刀自树枝上解下。

粉面花刀双脚始才落地,便似浑身没有骨头一样瘫痪倒下,双目翻白,嘴吐涎沫。

狐偃罗汉走上前来,向他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大骂道:

“别他娘的装死赖活,惹得老子性起,一掌送你回姥姥家去……咦,你还不结俺起来?”

楚云一笑道:

“洪朋友,以树枝搔搔脚心,不会如此严重的,现在,你若是不再好好地坐起说话,再要装模做样,区区便叫你永世也坐不起来!”

这几句话十分灵验,才一出口,躺在地下不动的粉面花刀洪引立时唉了一声,愁眉苦脸的坐了起来,嘴角的唾沫也被他顺手擦去,十分狼狈的望着楚云等二人发呆。

狐偃罗汉蛮不是那股味道的一笑道:

“姓洪的,你倒是听话的紧,来吧,现在开审,第一,郭达志适才所言是否真确无讹?”

粉面花刀哭丧着脸,嚅嚅地道:

“二位兄……不,前辈,在下以生命保证,决无此事,二位深明道理,定然知道在下委实冤枉……”

突然,黑戟绝魂郭达志嘶哑的叫道:

“洪引,你这狗贼,老子说的话哪一句是冤枉你的?你说啊……”

一口鲜血,又自黑戟绝魂口中喷出,他全身亦不由自主地急剧颤抖着。

楚云横移一步,沉声道:

“郭朋友,在下的伤葯虽然十分灵验,却也经不住阁下如此不知保重,若朋友你再不平心静息,只怕也要步你两位把弟后尘了。”

黑戟绝魂闻言之下,勉强闭目调息,身躯却仍在轻颤不止。

狐偃罗汉在一旁看得真切,他厉色道:

“姓洪的,善恶到头终须报,你小子休要花言巧语存心抵赖,须知逃得过此关,躲不了天劫,俺老狐狸也不是三岁稚童,岂会……”

他话声未罢,楚云己神速无比的晃身上前,双掌一闪,已在刹那间摸遍了粉面花刀浑身上下。

“没有那‘玉狮球’呀,老兄。”

狐偃罗汉忽然若有所悟,略一沉吟,道:

“是了,这小子如果当真盗去那‘玉狮球’,定然会视若供壁般珍藏某处,依俺老严做了几十年无本生意的经验判断,那‘玉狮球’随身携带的可能性甚大。”

此言一出,粉面花刀神色微微一变,又在瞬息间恢复了原状。但是,却已被目光如箭的楚云及狐偃罗汉二人看在眼内。

二人相视一笑,狐偃罗汉又道:

“藏物于身的这个法门,俺是老行家了,除非吞下肚去,俺没有寻他不出的,嘿嘿,几十年的无本生涯不是白干的,楚非伙计,来,俺说出一处所在,你便搜他一处。”

楚云颔首答应,目光却紧紧注视在粉面花刀身上。

狐偃罗汉大叫道:

“头发。”

楚云应声将手掌略一伸缩,已探搜殆遍,微微摇头。

“袖口!襟缝,裆叉,裤管,鞋底。”

狐偃罗汉连声喝叫,楚云双掌不停探索,但是,换来的却是无数次摇头。

狐偃罗汉禁不住有些迷惑了,他确定那枚“玉狮球”定然藏在粉面花刀身上,但是却究竟置于何处呢?

他在地上来回蹀躞了一阵,喃喃自语:

“奇怪,莫不成这小子比俺还精明?法门比俺更高超?不信,不信。”

突然,他目光无意问瞥向粉面花刀半坐的身躯,粉面花刀右肩肿上正飘拂着一络刀穗!

狐偃罗汉精神一震,大叫道:

“刀柄!”

粉面花刀狂吼一声,纵身跳起,但楚云却较他更快一步,单指闪电般戳向对方“软麻穴”,右手一抽,一柄极为寻常的虎头钢刀已握在他手中。

狐偃罗汉一手接过钢刀,略一端详,用力向左扭转三圈,“咔嘣”一声轻响,连着青色丝穗的刀柄底盖已被旋开。

他往外一倒,阳光下蓦而映起一溜彩色缤纷的霞光,晶莹流灿,悦目已极。

楚云注目一瞧,狐偃罗汉手中已多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珍物来,那是两只青色的玉狮,环抱着一个嫣红的彩球,再衬以雪白如玉的盘坐,这几件小小的物体,凑成了一个价值连城的“玉狮球”:雕刻之细腻,生动,以及精巧,真可说已达巧夺大工,镂月裁云之境,的是令人垂涎。

狐偃罗汉在掌中反复把玩,无忍释手,面孔上流露出一股喜爱之极的神色。

楚云十分漠然的无动于衷,是的,他在回魂岛秘室之内,较这“玉狮球”更珍贵百倍的异品他已看得多了,而且,尽皆属他所有,当一个人有了,或看穿了一切别人所梦寐以求的东西之后,那么,他会对这些东西视如草芥,不值一顾,虽然,这些或是世上在所难求,千载难逢的珍品。

狐偃罗汉目光中有一丝贪婪的色彩,与幻异闪烁的“玉狮球”互相映辉,半晌,他始抬起头来道:

“伙计,这小玩意十分可爱,是么?”

楚云平淡的一笑,道:“不错,但它属于别人。”

狐倡罗汉心头一凛,宛如冷水浇头,满腔贪念顿时消逝一空,他愣了一阵,始歉然地道:

“是的,白属于别人,唉!强取豪夺的事于多了,老毛病一时半刻总改不掉。”

他又似自讽,又似解嘲的苦笑一声,向楚云耸了耸肩。

楚云真挚的道:

“老兄,除了精神意志,连这副臭皮囊都是身外之物,不想也罢,弃了也罢,目前,倒是该如何善后呢?”

狐偃罗汉一声不响,过去将“玉狮球”塞入黑戟绝魂郭达志手中,沉声道:

“姓郭的,今日之事,一错在尔等举止张狂,言词傲慢,不留余地予人,二错在俺行事鲁莽,性格毛躁,未辨明事实原委,可谓秋色平分,错在双方,是以依俺之意,正可两相抵消,互不赊欠!”

黑戟绝魂郭达志紧握着手中的“玉狮球”,面色铁青的哼了一声,没有吐出一个字。

狐偃罗汉多肉的面孔一板,又道:

“现在,俺劈翻了你们两人,却为你们寻回了‘玉狮球’,这个交易大家都不吃亏,不过,你姓郭的若不服气,回去休养个一年半载,再来寻俺清结了断也行,俺姓严的世居狐偃一山,找起来十分方便,俺包准等着就是,甚而至于,你回去哭诉诸葛老儿亦可,就说俺老严已交待清楚,善因恶果,只等他自己取决了。”

楚云这时忽然踏上一步,淡淡的道:

“郭达志,你对今日之事,好像并未将在下算入,不论在下是否动手,既在此地,便应算上一份,江湖上的事,是非本在人为,各执一词,人言人殊,在下虽不愿招惹于人,但亦不愿别人过份跋扈。”

黑戟绝魂郭成过双目倏睁,向楚云狠狠地瞪了一眼沙哑的道:

“郭爷忘不了你,彼此记着了。”

楚云冷然一晒,狐偃罗汉却已不耐,怪叫道:

“咦?你小子倒还挺硬朗嘛,咬牙切齿的充好汉,奶奶的,今日若非看你已经去了半条命,就得给点苦头你吃!”

楚云不再多说,闪身至粉面花刀洪引面前,冷沉的道:

“洪引,我再问你一遍,对于你所为之事,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粉面花刀洪引面青chún白,上下牙床捉对发抖,颤声道:

“兄台……前辈……在下老实招供,盗那‘玉狮球’确有其事,至于那三名使女,却是她们甘心情愿,在下决未稍作胁迫……自心山庄诸葛庄主生性暴戾,动辄酷刑相加,在下忍受不住,始才出此下策,诸葛庄乃与在下旧日瓢把子素识,才得以转入其白心山庄,供其驱役,绝非如郭护院所言……”

楚云剑形的双眉微皱,对女人的心性,他揣摸得太清楚了,其中或者有着些许偏差,但是,他已暗中原谅了粉面花刀这许多劣迹中的一环。

狐偃罗汉两手交叉,用力一扭,愤然地道:

“伙计,宰了算了,留着这小子也是祸根。”

忽然,楚云右掌倏一伸缩,已在粉面花刀左臂阴筋主脉连点三次,他望着惊恐逾恒的粉面花刀道:

“洪引,在一年之后,你到普境狐偃山来,那时,我们会探明一切事情的真像,对自己,时别人,也有个良心上的交待,不过,休想耍些邪门外道,我这“禁脉封筋’手法,天下不会有第二个人识得解法,若你到期不来,潜伏在你体内的真力便会适时发作,浑身抽搐而亡。”

说罢,他随即拍开粉面花刀被制的穴道,喝道:

“不用说话,不用感谢,去吧。”

粉面花刀,爬起身来,惶恐的向二人抱拳长揖,步履蹒跚的行去。

狐偃罗汉回头道:

“俺说姓郭的,放好你的宝贝‘玉狮球’,免得别路朋友见了眼红,休息一番,你也可以勉强上道了,你那二位拜弟的贵躯,可要俺帮忙收拾收拾么?”

黑戟绝魂闭目不睬,面孔上流露出深刻的仇恨。

楚云拿起树下的包裹,一哂道:

“我们走吧,已经有些早起的农人在注意着这里了。”

狐偃罗汉无可奈何的皱皱鼻子,与楚云大步行去,口中吊儿郎当的唱着:“俺好心上前伺候啊,却扑来一鼻子白粉灰……”

“下营”镇中。

一条东西大街贯穿这并不十分宽却异常繁华的小镇。

楚云与狐偃罗汉正自这条唯一的大街上漫步而至,狐偃罗汉信目流览四周,边道:

“伙计,空城汁唱了没有?”

楚云一望当空的烈日,微笑道:

“饿是有一点,不过却不想现在就吃饭,老兄,咱们溜达溜达再说。”

狐偃罗汉嘿嘿一笑,双目瞥及一个扭着腰肢的冶艳徐娘,正自一家酒楼内走了出来,抛给他一个媚眼,进入一乘青衣小轿中。

大罗汉摸了摸面孔,呵呵笑道:

“伙计,你看见那娘们没有?她给俺送秋波哩,俺并不怎么太老吧?再过两个生日才够得上五十岁呢,暖,屈指一算,又有半年未到那些销魂窟去了。”

楚云嘴角一撇,道:

“色字头上一把刀,老兄,你是老江湖了,怎么还不晓得这个门窍?走吧,于两杯再说。”

狐偃罗汉边行边道:

“伙计,俺看你八成是个和尚命,在外面闯,断然不能耽溺女色之中,但是,逢场做戏,调剂调剂,却亦是一乐,俺们自莫家村走了七八天,沿路看到的尽是些粗脚大手的角色,哪有刚才给俺送秋波的这位标致,嗯,俺看清楚了,那青衣小轿帘上绣着“小红轩”三个字——”

楚云拉着狐偃罗汉走向一家挂着“得胜楼”招牌的酒楼前,低声笑道:

“老兄,就凭你这个打扮生像,人家花窑子里的大茶壶不揍你出来才怪哩。”

说着,二人已来至酒楼门前,这时,楼下座头食客众多,毫无空位,喧哗之声,嚷成一片,酒菜香混着汗臭气洋溢四周。

狐偃罗汉衣襟向来是敞开的,他一摸肚皮,龇牙道:

“呵!呵!掌柜的你好买卖,四方财源滚滚来,车如流水马如龙,金子银子大把大把进柜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 各执一词 皓腕黑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后恩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