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恩仇》

第13节 金雕绝技 狐冥杳然

作者:柳残阳

当黎嫱脑中的意念尚未转完,冷竹双煞及南山一儒的六只铁臂,已似鹰爪般张开,在三人扑下的身形距离楚云还有五尺之际,口中井同时发出宛如雷鸣般的低吼!

来势是隼利而猛烈的,这三位武林一流高手,像是久经练习过这种合力袭敌的招术,施展之下,不但配合得紧密无间,威力更是宏大得惊人!

风目女黎嫱樱口微张,美眸凝注,她竞不由自主的为那不知姓名的青年担忧,但是,在刹那间

只见楚云长笑一声,古铜色的肌肤顿时泛出一片隐隐约约的红光,随着他浩然无畏的湛湛神采,双掌快捷无匹的分自十六个不同的方位推出,他推出的掌式看来是如此严肃而沉稳,却又如此威猛与迅速。

这一连串诡异的招式,在顷刻间结成一片,宛若天罗地网般反卷而上,劲力澎湃中又似阳光的万道金霞,神异而无可言喻的同时围向扑来三人!

这乃是他在回魂岛密室内,所习得的“太阳掌”式中,第一式的一个环节而已!

冷竹双煞齐声惊呼,身形如殒星般飞出三丈之外,又自竹林的顶梢落下,竹枝拆断的“哗啦”声乱成一片!

南山一儒见机较早,倾力躲闪之下,亦被这片激荡无比的威力震出寻丈之远,方始勉强拿桩站稳。

楚云并未乘胜追击,他冷硬的一笑,傲然背负着双手,双目似笑非笑的瞧着面前三个狼狈不堪的敌人。

冷竹双煞皮粗肉厚,仅是摔得头晕脑涨而已,并没有遭到太大的伤害,二人一骨碌爬起身来,顾不得拂去沾在身上的枝叶及整理撕裂的衣衫,双双狂吼一声,便待再度冲上。

南山一儒急忙横身阻止,向二人连使眼色,一面又仿佛陷入苦思之中,像是在尽力回忆着一件事。

冷竹双煞老二胡金一向性烈如火,见他这么一拦,不由哇哇大叫道:

“妈巴子的,老夫今日非活剥了这小子不可,简直是骑到我们头上来了,老杨,你让开,拦在中间则甚?”

南山一儒杨文显依然默默无言,灰眉紧皱,双目凝注天边……

冷竹双煞之首朱安,为人到底较为稳重,他一见自己老友如此反常模样,便知道他定然是在苦思一件与目前争斗极有关连之事,于是,朱安强忍住满腔怒火,反劝自己拜弟道:

“老二,冷静一点,今朝便是这小子肋生双翼,亦无法逃出吾等手掌——”

楚云微微一笑,不温不火,侧过头去,向怔在一旁的

风目女黎眨了眨眼。

黎嫱不知何故,美丽的面庞上竟然升起一朵红云,她轻啐了一口,又不胜娇羞的垂下颈项。

忽然——

南山一儒猛可一拍自己脑门,大叫道:

“小伙子,你刚才那一招是跟谁学的?”

楚云冷然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南山一儒面孔上浮起一层深刻的惊悸与震荡之色,仿若在喃喃自语:

“如果我记忆力没有错,如果我眼睛没有花的话,那么,我又看见了五十二年前那使我惊心动魄的一幕,是的,就是这一招,就是这一招将威震塞北的‘十六飞鸿’车举击毙,使我的师父面无人色,使我才七岁便能将这件事深刻心版——”

冷竹双煞面面相觑,隐约感到一丝骇然……

南山一儒蓦而双目大睁,急切的道:

“小伙子,你可识得‘无畏金雕’武血难?”

说到后面,这位江湖上名蜚一时的黑道高手,语声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无畏金雕”这四个字宛如天际突起的闪电迅雷,冷竹双煞亦倏而感到一阵晕炫,全身亦不由自背心冒起丝丝寒气。

“无畏金雕”武血难的名号,像是苍空中光芒万丈的太阳,是那么炙热,那么辉耀却又如此眩神夺魄,他的智慧,武功,毅力,使他成为近百年来武林中首屈一指的奇才,没有人能超过他,更没有人能顶替他,他那些煊赫一时的风云往事,件件都是一个“人”的力量几乎做不到的,而他却都那么完满的成功了,虽然,这些早已是五十多年以前的残迹,虽然,这位咤叱一生的雄主已消冥于世,但是,他的名号却仍能使后辈的江湖豪士闻而色变,慑伏有加!

风目女黎嫱年纪不大,对这位昔日的武圣却不甚了了,她迷惑的大睁着那双俏丽的眼睛,溜呀溜的瞧着各人发怔。

楚云神色有些莫名的激动,周身血液加速循流,他并不知道这位武林绝才多少往事,甚至在以前亦是十分陌生,但是,在此刻,他却觉得有一股异常的情感在交流,有一阵超然而超空间的声音在向他呼唤,好似……好似这位“无畏金雕”正站在他面前慈祥的微笑,好似他们的内心早已交汇为一,好似他们彼此间,已认识很久,很久了……

南山一儒恐惧的望着楚云澄清而蕴育着极度幻彩的双瞳,强笑道:

“小伙子,请告诉老夫,武前辈你认得么?”

他一连问了三遍,楚云始悚然醒悟,奇异的呢喃道:

“是的,我或者认得他,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已亲切的以心声交谈过很久了……假如那位岛上的神秘老人便是他的话……”

南山一儒闻言之下,茫然无言,冷竹双煞则垂手沉思,四周、俱是一片静寂。

忽而,一声低沉的呻吟响自竹林,黎嫱的清脆语声随起道:

“啊,干吗我们都呆了?别忘了还有谢虎仍然躺在地下哪,哼,他正是被这……人打伤了。”

冷竹双煞宛如大梦初醒,急忙趋前探视,楚云则朗朗一笑道:

“谢谢你,这次你没有叫在下‘傻小子’。”

黎嫱小嘴一撅,白了楚云一眼,恨恨的道:

“谁和你讲话,我不理你。”

南山一儒缓缓抬起头来,沉声道:

“黎姑娘,是否还需要将此人截留?”

冷竹双煞在林边同声叫道:

“自然不能将他放过,适才几乎让这小子唬了一记,妈巴子的,他凭什么会识得‘无畏金雕’?就凭年龄也不够呀,老杨,你别被他那一下不知何处偷来的怪招吓晕了,天下哪有这种巧事?”

南山一儒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低声道:

“不管这年轻人是否识得武老前辈,但适才他使出的那一招,却走然是武老前辈昔日曾经展露过而又绝传了五十多年的奇技,这一招我记得太深刻了,到死了也不会忘记。”

楚云洒脱的一笑,道:

“各位,在下相信你们的苦头也吃得差不多了,吾等彼此之间既然并无深仇大怨,在下之意,不如就此拉倒,否则,嗯,各位心里有数,不论在下一身陋技是偷来抑是抢来的,单凭各位是拦阻不住的。”

冷竹双煞勃然怒吼:“好小子,简直欺人太甚,老夫与你拼了!”

南山一儒亦自色变道:

“小伙子,休要得了便宜卖乖,老夫吾等若畏惧于你,岂不是倒活回去了?”

楚云清澈的目光一飘,洒然道:

“三位若有兴致,在下必然舍命奉陪,不过,在下奉劝三位,能下台时还是早些下台的好!”

冷竹双煞及南山一儒怒火顿炽,纷纷移步上前,蓄势以待,空气在刹那间又紧张起来!

忽然,风目女黎嫱踏上一步,轻柔的道:

“算了,三位叔叔,放他去吧。”

冷竹双煞及南山一儒乃是多年至交,三人在表面上隐居于下营郊野,平时在江湖上亦是独来独往,其实,三人俱属大洪山“大洪二子”麾下,更是“他们”的得力臂助之一,在大洪山地位极为崇高,风目女黎嫱为“大洪二子”之首“鬼孤子”黎奇的独生女儿,平素娇生惯养,目高于顶,虽然日常情笑兮兮,骨子里却冷若冰霜,对父亲属下更是绝少假以词色,此刻,却甜甜蜜蜜的叫了三人一声“叔叔”怎不令这兰位江湖上响当当的角色受宠苦惊?四肢百骸都酥酥麻麻的?

性子最烈的冷竹双煞老二胡金闻言之下,怒气顿消,呵呵一笑道:

“也罢,既是姑娘吩咐,便便宜了这不开眼的小子!”

朱安亦颔首道:“姑娘大人大量,自不屑与此等人计较,老杨,咱们放他一马!”

于是,南山一懦杨文显一捋八字胡,酸溜溜的道:

“黎姑娘量大如海,二位仁兄存一心而息事宁人,兄弟自当附诸骇尾,不予责难。”

楚云望着三人,心中暗自微哂,沉声道:

“三位,在下多谢了,尤其是这位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更是终生铭感。”

说着,面前四人面孔齐皆一热,楚云却轻轻一拂衣袖,飘然举步行去。

他头也不回的地步出十多丈外,背后忽然响起一片细碎的步履声,片刻间,就已移至身后,一阵淡淡的,令人有如同坠入梦幻中一般的白兰花香气,轻轻的传人鼻管。

楚云眼角一瞥,微笑道:

“黎姑娘,莫非后悔在下走得太轻松了不成?”

追来的人果然正是凤目女黎嫱,她那一张悄脸儿红嫣慾滴,娇生生的站着,扭怩的轻语:

“喂,你……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

她随即补充道:

“请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就好比你知道了我的名字一样。”

楚云眼帘半垂,悠然道:

“名字只是一件最虚伪的代名词,就好似任何东西的名称一样,其含意亦不过仅是一种象征,真正的意义,还在于名字所代表的实质,黎姑娘,随便你叫我什么都行,你认识我本人,总比得到那空虚的名字来得实在,对么!”

风目女黎嫱迷惑的眨了眨眼睛,十分羞怯的道:

“那么……我可以再看一次你的面孔?我是说,假如你扯下面中……”

楚云隐藏多年,自来平静无波的心湖,这时竟起了一丝轻微的涟漪,他回头向黎嫱身后一看,只见冷竹双煞等人正在为受伤的谢虎忙乱,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于是,他轻轻将蒙住面孔的布帕拉下。

黎嫱深刻的向他那坚毅而鲜明的俊俏面庞注视着,此刻,这位慧黠的少女,竟然没有丝毫犹豫与羞涩,但是,这会是一种什么力量所使然呢?

半晌——

楚云微微一笑道:

“姑娘,够了吧?在下也该去了。”

黎嫱悚然醒悟,垂下玉颈,轻柔的道。

“或者……或者我能再见到你。”

楚云搓了搓手,道:

“希望如此,而且,在下十分感激姑娘惠于交言,你本来是不理在下的呢。”

黎嫱粉脸微红,尚未说话,楚云双手一拱,身形飘然倒掠出七丈有余,两臂一张,似头大鸟般冉冉而去。

太阳微微偏西了些,阳光有些灼热,黎嫱心不在焉的拭擦了一下鼻尖上的汗珠,心想道:

“这个青年真是个怪人,武功好高唷,简直不在爹爹与二叔之下,尤其是轻身之术,更是匪夷所思,自己素来以为自己的轻身工夫已达炉火纯青之境,但与人家一比,唉,根本连边也摸不上……不过,这人太古怪了……古怪得有些令人难以释怀。”

她沉思着,脚步却缓缓向竹林之前行去,不错,那里还有她的三位“叔叔”在等着呢。

楚云一到大街,脚步自然而然的放慢,这一阵耽搁,也有了将近一个时辰,他有些焦急的大步行往那家“得胜”酒楼而来。

一到酒楼门外,他却不禁一愕。因为,门外这时竞围满了不少人,正在引头张望,窃窃私语,尚有几个皂役公差在往来逡巡,如临大敌。

楚云疑惑的向左右打量了一阵,漫步往前行去,边向一看热闹的人问道:

“这位兄台,酒楼内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那人朝楚云望了一眼,低声道:

“你还不知道刚才的事?连衙门孙大捕头都来了。”

楚云急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人面孔上露出惊悸之色,摇了摇头,道:

“半个时辰之前,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得胜楼内有一个光头土老,竟然与两个四十多岁的红衣大汉打了起来,后来其中一个红衣大汉竞被那光头土老一掌打死,另一个却匆匆逃去,那土老也如疯子一般,边笑边叫的追了出去,得胜楼已被砸得稀里哗啦,两个店中伙汁亦被波及受伤,唉唉,下午我还想来喝上一盅,看样子是喝不成了……”

楚云连忙道了谢,大步往前行去,双臂一分,立将挤得水泄不通的闲人排到两边,他才来至酒楼门口,一个杀鸡也似的尖嗓子己带着哭声叫道:

“青天老爷呀,孙大捕头呀,你老人家可得力贱民作个主,维持维持公道,你老人家看看贱民我几十年来辛苦经营的这个酒店,下营镇哪个人不伸出大拇指,夸声“‘物美价廉,宾至如归’啊,今日被那三个毒千刀的土匪当作擂台,捣了个七零八落,还留下一条人命,你叫我如何再做生意,如何去打这场官司啊……天啊,我王进财哪辈子作的孽……”

楚云目光一扫,就看见一个时辰之前还是热闹非凡的这家酒楼,此刻却已面目全非,不但桌塌椅翻,地下一片污秽零乱,甚至连楼梯也坍下了一大截,碎碗破盘,随处皆是,墙上地上更有点点滴滴,触目惊心的血迹!

一个穿着福字长衫的中年瘦子,正在哭哭啼啼的向一个官差打扮的威猛大汉诉说经过,那如丧考批之状,的是有些令人啼笑皆非;

酒楼内外站立着十多个公人,尚有数人里里外外的穿走不停,想是在探察现场,以作交待。

楚云这时已可肯定,适才那路人所述及的“光头土老”,十有八九必是那位老狐狸严笑天,但是,与他交手的两名红衣大汉又是哪一路的人马呢?他们为什么又会不明不白的忽然打了起来呢?

于是,楚云大踏步向酒楼内行去。

两名公人凶神恶煞的一拦楚云,其中一个厉声道:

“站住,你瞎了眼不成?难道连这里出了人命案子都没有看见?”

楚云淡然一笑道:

“所以,在下想进去看看。”

两名公人面色一变,双双一抖手中铁链,大叫道:

“大胆姦细,竟敢堂堂人内打探消息,先锁了你,再追究同党余凶!”

楚云理也不理,向那正在与掌柜说话的威猛大汉叫道:

“孙大捕头,区区在下有情禀报。”

那威猛大汉果然正是下营衙门捕头——快尺孙望,他闻声之下,向楚云略一打量,洪声道:

“朋友是谁?有什么事情赐告孙某?”

楚云一哂道:

“孙大捕头,请先喝止你手下这两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小角色再说,这两位仁兄可凶得紧哩。”

快尺孙望对江湖中事甚具经验,更是知道“真人不露相”这句俗言的含意,并不以楚云衣衫寒伦为贱,他急忙喝住那两个假虎为伥的手下,换上一副笑脸上前道:

“朋友高姓大名?请莫与这两个狗才一般见识,嗯,咳,在下孙望,朋友可有什么高见指教?”

楚云先不回答,又向四周环视一遍,始沉声道:

“孙大捕头,适才发生之事,事主可是一个胖大的布衣汉子?”

快尺孙望微微颔首,具有深意的道:

“不错,那人与兄台素识么?”

楚云避重就轻的支开道:

“究竟为了何事而至发生争斗,孙大捕头可知道么?”

快尺孙望向身旁一瞥,那个瘦长掌柜已唏嘘的道:

“谁知道为了什么鸟事啊,正吃着酒便突然动上手,天啊,我的血本完全彼这三个丧尽天良的土匪坑了……”

楚云装做不忍,探手从怀里摸出两锭净重十两的金元宝,塞入掌柜手中道:

“那光头大汉,可能是在下一个远亲,贵店所有损失:便由在下代为赔偿便了,掌柜的,这些区区之数,大概足够了吧?”

那瘦长掌柜怔愕的呆立不动,他做梦也想不到,面前这个看似寒伦的青年,竟然会怀有如此巨量的财物,更会慨然给他做为赔偿。

忽然——

快尺孙望厉声道:

“朋友,凭你如此打扮穿章,怎会怀有许多黄金?哼?只怕非愉即盗,来路可疑!”

楚云毫不在意的一笑道:

“怎么?孙大捕头看着眼红么?罢了,假如大捕头想要,在下自当孝敬两锭,如此张牙舞爪,又何苦来哉呢?”

快尺孙望面孔一热,突然抢上一步,急扣楚云左腕,边大吼道:

“姦贼子,衙门里去再说。”

楚云轻描淡写的一抬手,搔搔头发,已不着痕迹的闪了开去,快尺孙望反倒跄踉移前两步,几乎一头撞人楚云怀中。

这时,后面三名捕快,同时一声大喝,两条铁链,一柄铁尺,哗啦一声同时罩向楚云颈项肩头。

楚云身躯洒然微侧;右手一折一进,将撞向身前的快尺孙望向后推去。

于是,在快尺孙望尚未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两条铁链已如怪蛇似的缠在他的颈部,一柄铁尺,亦狠狠击在左肩骨上!

吃六扇门饭的衙役公人,都有他们对付犯人的一套,三名捕快一击得手,连眼皮子也不撩一下,下面已各自飞起一腿踢向对方,手中铁链亦用力向前一扯。

只听杀猪也似的大叫响处,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怒吼道:

“妈个巴子,你们这些狗才都他娘的瞎了眼睛不成?竟然连老子也动起手来了?反了,反了,来人哪,都给老子带回去审,都是姦细……啊!好痛……”

其实,快尺孙望倒也会两手把式,虽不高明,寻常三五条大汉却也不是对手,奈何楚云却将他借力一抓一推,这轻淡的一抓一推,莫说是快尺孙望,就是江湖上二三流的角色,也只好身不由主的东歪西撞了。

楚云耳闻门外围观的人群哗然惊呼之声,眼光一飘,已看见十多名公人兵刃齐出,纷纷扑至。

他朗声一笑道:

“各位再会了,六扇门的朋友,咱们改日重叙吧!”

说着,他身躯奇异的一晃一闪,自十多名公人身旁急掠而过,怪的是这十多名公人个个都看见他从自己身侧擦过,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得及捉住对方一点衣角!

于是,在人们尚未及发出再一次惊呼出口的时候,楚云那瘦削而健壮的身躯,已经如同鬼魅般消失无踪,仿佛隐逝于空气之内。

快尺孙望脸红脖子粗的站立起来,破口大骂道:

“狗娘养的,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人呢?人都不见了,你们还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快追呀,妈的,这么多人却逮不住一个姦细,气死我了,回去都给老子关起来……”

十多名公人齐声厉喝,装腔作势的蜂拥而出,在目前,你叫他们去追谁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后恩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