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恩仇》

第16节 枯道凝霜 绝剑一现

作者:柳残阳

一鞭卷龙深恐那老道会伤及树林内的各人,是而情急之下,甫始现身便毛躁躁的吼了起来。

那瘦长枯干的老道,闻言之下似是一怔,待他看清了一鞭卷龙之后,鼻孔中哼了一声,虽在喘息,语声却十分阴森的道。

“小辈,今天冲着这几句话,本道爷便要慈悲于你,哼,你这叫自寻死路!”

一鞭卷龙汤小庸尖笑一声,chún角的肉痣微微一抖,冷笑道:

“妈的,咱看你才是离着正果不远了,浑身没有四两肉,他妈的三根筋吊着个脖子,还在咱一鞭卷龙汤某人面前发横使赖!”

瘦长道士听到汤小庸报出名号,不禁微一沉思,随即冷厉的道:

“不管你是一鞭卷龙也好,一鞭扫蛇亦罢,今夜你这条狗命必得飞升极乐!”

说着,一步一步的缓缓向前逼进,手上的匕首闪出道道青芒,在黑夜中有着砭人肌肤的寒凛。

一鞭卷龙汤小庸毫不畏惧,大马金刀的向前一挺胸膛,大叫道:

“老牛鼻子,你唬得着谁?妈的,刀枪棍棒咱见多了,什么样的玩意也耍弄过,来,来,走进一点,咱可以牵着你这牛鼻子戏耍一阵!”

瘦长老者冷哼一声,距离汤小庸尚有寻丈之遥,右手匕首猝然向前一挥!

汤小庸正在开口讽刺,一股凌厉的宛如有形之物的锐风,挟在一片青白的寒光中,急似闪电般扫到!

那柄匕首长仅尺许,握在那老道手中更距着汤小庸有寻丈之远,所以,汤小庸做梦也想不到,这老道隔着如此距离一挥之下,竟然与近身相搏有着同样的威力!

他魂惊魄散的疾速低头跃身,只听“嚓”的一声轻响,一绺头发已在那凉森森的锋芒下扫落!

瘦长道士冷冷一笑,极其不屑的嗤道:

“道爷还以为你这一鞭卷龙有什么绝活哩,看来亦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窝囊废一个!”

汤小庸惊魂甫定,怒骂一声,身形倏偏,“嚯”的一声,一条怪蛇也似的鞭影,猝然卷向老道颈项!

老道脚步未动分毫,手中匕首略一颤动,青白色的芒尾蓦而暴涨,有如电掣般反削挥来皮鞭!

于是,汤小庸大喝一声,急速挫腕扬时,“唰”“唰”“唰”就是七鞭,鞭身撕裂空气,刺耳已极的抽到老道身前。

老道两条灰色的长眉微微一皱,好似在忍受什么极大的痛苦,他蓦然紧咬下chún,脚步不稳的抢上一步,匕首倏挥十一次,十一道锋利的芒尾,竞霍然暴伸而出,奇快无比的卷向汤小庸!

他这展出的凌厉光芒,好似将十一次出手融为一次施出,青白色的光华如匹练般舒卷不已,不容敌人有任何一毫回环的余地!

一鞭卷龙汤小庸的武功,论起来不过是武林中的三流角色,怎能躲得过这老道“运气凝剑”的上乘内家剑术绝技?

他但觉眼前刀光电闪,青白色的寒芒耀目生辉,根本连对方出手的来势都看不真切,又如何招架躲避?

正在此间不容发之际——

一股猛烈的劲风,有如启云天中倏捣而下的巨大铁锤,猝然向那老道袭至!

于是,惊呼声自老道口中发出,寒芒急急迎向那片劲风,只听“轰”然一声大响中,光芒与劲气同时消逝,但是,那片劲风的余力,却将老道撞出三步之外,一屁股坐于地上!

夜影中,一个瘦削而壮实的人影缓缓行出,冷然瞥视了老道一眼,转向那神胆俱颤的汤小庸道:

“汤兄,你受惊了!”

汤小庸大大的喘息了两口,感激逾恒的向来人道:

“楚大侠,又是蒙你援手,啊啊,这老牛鼻子料不到恁般厉害,他是用的什么邪门啊?咱几乎被他断送了性命!”

楚云淡漠的一笑道:

“这位道长用的是剑术中最精奥的奇技之一:“运气凝剑’,不过他好似身有暗疾,所以这‘运气凝剑’绝技尚未发挥至极限,否则,只怕汤兄你纵有十条性命,也早就报废了。”

说到这里,楚云嘴角微微一撇,转眸望向那仍然坐在地上,面色忽青忽白的老道。

这老道等到一口气调顺了过来,双眼一翻,阴狠的道:

“好小辈……你竟藏于暗处算计道爷……好,好,道爷会叫你即时看到颜色……”

楚云微笑道:

“什么颜色?是道长坐在地上的颜色么?”

老道长枯于的面孔蓦然涨红,仿佛气忿至极,但是他尚未及说话,却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楚云冷然踏前一步,沉声道:

“道长,若在下未曾看错,道长好似身染暗疾,而且还十分严重;因此,道长还是平心静气来得好些,暴躁愤怒,只有对道长本身不利。”

老道重重的哼了一声,怒声道:

“小辈,看来你倒有两手,竟然识得道爷所使的手法,不过你这乘人于危的小人行径,道爷却要好生管教于你!”

楚云毫不动气,淡然道:

“罢了,以道长的身手,已足可列为武林顶尖之流,只是修身养性这一宗却仅是未进后学,差得还远,老实说,道长手底下的功夫,在区区看来,虽已登堂,却尚未入室呢。”

老道灰眉怒轩,叫道:

“好小辈,你口气未免也太大了,道爷如非行动不便,即刻便要试试你这小辈有多大道行,哼哼,普天之下,除了我‘枯道凝霜’一本,还有几人能施出这‘运气凝剑,的功夫?”

枯瘦老道报出名号,楚云不由暗自一震,忖道:

“原来这其貌不扬的老道士,竟是中条山玄武观的主持,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枯道凝霜,一本道人?咳,这老道士是出了名的难惹难缠呢……”

一旁的汤小庸骇得一哆嗦,失声道:

“什么?你这老牛鼻……啊,不,道长竟是一本道人?以赤手空拳撕裂中条九头白额大虎的一本道人?”

枯瘦老道十分得意的嘿了两声,道:

“怎么?难道山人尚是假冒的不成?哼!你这两个小辈便是不识得山人庐山真面目,也该听说过山人手中这柄‘凝霜短剑’吧。”

汤小庸一想不错,神情中不禁透出一片惶恐之色,他带有求援意味的将目光向楚云一瞥,微微退后两步。

原来这“枯道凝霜”一本道人,在武林中是个声威慑人的怪物,平素绝步不出中条山,更少与江湖中人交往,性情十分怪异乖僻,他的派别来历,武林中人鲜有知悉,而他为何出家当了道士,出家以前是做什么的,就更难令人揣测了。

严格说起来,这“枯道凝霜”一本道人的名气,较之狐偃罗汉,半面鬼使等人更有过之,而又是个身在五行之外的亦正亦邪的人物。

此刻,楚云洒脱的一笑道:

“一本道长,盛名之下,果无虚士,道长技业惊人,在下更是素仰久矣,只是这次小小的误会,尚请道长看在区区薄面,赐予揭过……”

一本道人冷然摇头,道:

“天下哪有此等便宜之事?小辈,除非你等二人当面向道爷叩三个响头,承认过错,否则,道爷便要尔等每人自断一手以谢此罪。”

一鞭卷龙汤小庸硬着头皮道:

“道长,俗语说得好:“不知者不罪’,久闻枯道凝霜雅人大量,必不致与晚辈等为难……”

老实说,白狮门连遭惨变,汤小庸等人已成惊弓之鸟,实不愿再树强敌,故而说话之间,一反适才鲁莽之人,尽量婉转平和,以求息事宁人。

哪知一本道人双目骤睁,煞气毕露的道:

“住口,道爷岂会被你这黄口小子几句巧言所惑?道爷限汝二人于半炷香时刻内叩头认罪,过时休怪道爷不行上天好生之德了!”

忽然,楚云冷漠的启口,声音幽冥得似来自另一个世界:

“一本,一本,当有一条梯子接你自困境中下来,那么,你便要把握住这个时机,莫要这梯子收回时,再自半空中摔落。”

一本道人悚然一凛,但随即又吼道:

“好小辈,你是说道爷不趁此下台,便会自讨没趣是么?好极,道爷便讨讨这个没趣试试!”

楚云沉静的一笑,笑容又在嘴角凝聚,像是一抹含雨的云彩!

“一本道长,你要试探在下么?”

不知怎的,煊赫一时的“枯道凝霜”一本道人,任他见过多少惊心动魄的大场面,在看到楚云这样含有深意的微笑时,亦不禁有些寒凛的感觉……

空气中有一阵短暂而不调合的沉默,一本道人努力咽了口唾沫,语声有些沙哑的道:

“是便如何?莫不成道爷尚含糊你?”

楚云玄异的一笑,缓缓掀开长衫,露出左旁悬挂的黑龙玉鞘长剑——他挂剑的部分与众不同,一般使剑者,大多将剑背于背后,或者挂在腰际,但是,楚云挂剑的部位却在左胯,而且,特别悬挂得底。

当那柄以莹玉为鞘,上雕黑龙的珍罕长剑映入一本道人眼中时,虽在黑夜,亦可看到他神色大变,瞳孔骤张!

但是,尚不待作出另一个表示,“铮”的一声轻响起处,夜色中倏而闪出一恍似浩月般的明亮圆弧,圆弧蓦然长射十丈,变成一条蒙蒙的剑气,几乎在这圆弧出现,剑气盘绕的同一时刻,一切骤敛,楚云又仿若另一个人般安闲的卓立原地——速度之快,好似他本来便站在那儿没有移动一样。

一本道人双目圆瞪,嘴已张得老大,良久,他才“啊”了一声,惊惶的道:

“这好似绝传武林已久的‘弧光剑法’啊!善哉!善哉!这位施主,不知贫道猜得可对?”

楚云冷然一哂,道:

“好眼力,道长,这是弧光剑法的哪一招?”

一本道人微微一窒,摇头道:

“贫道今天六十有八、早在五十多年以前,曾目睹昔日武林瑰宝‘无畏金雕’武老前辈施展此招,于七丈之内以剑芒虚空斩断一株合包巨树,自武老前辈隐居江湖后,如此神技,不复重现……想不到今日却在施主身上得见……”

楚云淡淡的道:

“此技较之道长‘运气凝剑’功夫如何?”

一本道人老脸一热,郝然道:

“施主高姓大名?贫道认栽了。”

楚云微微一笑,道:

“道长无须过谦,武学一道,浩瀚无际,在下不过乃苍海之一栗,实不足道也。”谈话中,他谨慎的没有提到名号。

一鞭卷龙汤小庸十分惊异于这名蜚一时的“枯道凝霜”形态之改变,他只知道楚云适才显示的一手剑法神妙无伦,但是,到底高深到什么程度,他却有些茫然。

这时,一本道人万分感叹的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古人此言,殆不欺我,施主,无畏金雕武老前辈可与施主有着渊源?”

楚云深沉的仰首夜空静静的道:

“在下对他老人家十分神往,我们或有很深的渊源,但是,也可能毫无关系。”

一本道人有些迷惑的道:

“无畏金雕技比天人,正气滂礴,五十年来,无出其右,施主不知于何时得传其不世武功,武老前辈如今仍在人间么?”

楚云眼帘微阖,望着空中淡银色的天河,微沉的道:

“道长,世上有许多东西,我们皆在探索之中,道长的赐询,请让吾等保留一个完美的答案,在下或有隐衷,道长想必不会定慾追究吧?”

一本道人忙道:

“这个当然,唷——”

他皱了皱眉,枯稿而松弛的脸皮微微一颤,右手抚向右边腰际。

楚云趋前两步,道:

“道长,可是暗疾复发?”

一本道人长长吸了口气,苦着脸道:

“唉,说来真令贫道汗颜,贫道为了寻求一味珍奇葯物之配制,月前下山四处探求那味灵葯之方主葯——‘黄花百斑蜂王’,贫道历尽艰苦,方始在离此不远处的一块临河巨岩下,发现一窝极难寻求,却又奇毒无比的‘黄花百斑蜂’,贫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将那窝毒蜂消除殆尽,但是,正当贫道依照医书所载,伸手入那蜂巢之内,捕捉那应该缩眠不动的蜂王之时,却不想医书记载竟然不大灵验,那只硕大无朋,其大如拳的蜂王非但并未缩收藏身,竞在贫道伸手入内之际,急飞而出,唉,贫道失惊之下,虽将那蜂王一举砸烂,右腰上却被它尾部毒针螫了一记……”

楚云略一沉思,道:

“针尾可留在道长肌肤之内?”

一本道人颔首道:

“不错,贫道已封住毒针四周血气流循,只是这毒性好生厉害,贫道此刻不但右腰全然麻痹,连右边身躯也感到炙痛无比……”

楚云又道:

“道长可有方法自疗么?”

一本道人尴尬的道:

“贫道医术尚称不恶,但对目前己身所受,却是无能为力……”

楚云古怪的一笑,忽然转首向着疏林,沉声道:

“树后可是赵大彪,赵兄么?且请现身一见。”

随着语声,那隐匿林内甚久的赵大彪已自一颗柏树后走出,有些惶然的道:

“楚大侠,事情都完了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 枯道凝霜 绝剑一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后恩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