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恩仇》

第19节 赶尽杀绝 拐子湖畔

作者:柳残阳

沙漠的气温变化是诡异而离奇,在白昼,火伞高张,有如炙热的烙铁,而一到夜晚,便寒冷得宛似严冬。

此刻,正是接近黄昏的时候。

浩瀚的大漠,那落日的景象,是凄凉而壮丽的,浑圆的夕阳,如一团艳红又加上迷蒙的火球,是那么遥远,是那么鲜艳,却又如此带着落寞的意味。

天色黯了,大地逐渐晦蒙。

脚步也缓缓停了下来,这是四只脚,加上后面两双马蹄。

不错,朋友们知道,那是楚云与他的伙伴——蒙古的“红带金牛首旗武士”哈察。

楚云抹拭了一把额角的汗水,吁了一口长气,遥望着西方的落日,轻缓的道:

“哈察,黄昏的景致一向是凄迷而艳丽的,而沙漠的夕阳余晖,更美得令人难以忘怀,你有这个感觉吗?”

哈察愣头愣脑的想了一会,瞧着西大的晚霞半晌,有些尴尬的道:

“主人,咳咳,大概是我看这景致看多了,或是——或是我太笨,因为,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沙漠的黄昏有什么美处,假如一个花姑娘,我就可以说出她是美在那脸盘上呢,还是娇在那腰肢上,至于这黄昏,咳咳,每天都一样嘛——”

楚云哑然失笑,摇摇头,改变话题道:

“哈察,我们已走了差不多一天了,还有多久才能到达拐子湖?”

哈察极目眺望了一阵,又沉吟了片刻,低声道:

“明天太阳爬到半天的时候,我们已可以望见拐子湖湛蓝的湖水了,我是说,假如我的记忆力不错的话。”

楚云淡然一笑道:

“希望你的记忆力不错,否则,在这一望无垠的大漠上散步,却不是一件好消受的事呢。”

说着,二人已哈哈大笑起来,哈察到马背上拿下食物裹囊及水袋,过来放在楚云面前。

裹囊内装着数只卤好的整鸡,及晒干的熟牛肉、火腿、鹿脯等等,另外,尚有一大瓶美酒。

楚云正待食用,却发觉哈察盘膝坐在一旁,规规矩矩的目不斜视。

“咦?哈察,你怎么不吃呢?”楚云奇怪的问。

哈察也满脸恭谨的道:

“主人,哪有主仆共桌用膳的道理?”

楚云豁然大笑道:

“哈察,你是我的好友,只要我们彼此真诚相待,又何苦拘泥于这些虚伪的形式呢?来,一起吃!”

哈察微微犹豫了一会,终于有些拘束的走了过来。

楚云笑着递给他一只油肥的鸡腿,自己仰颈喝了一大口酒,又传给哈察,二人尽兴的吃喝起来。

这时,夕阳已全然落在地平线下,炎然的空气也逐渐转为寒瑟。

楚云咀嚼着一块牛肉,笑道:

“这沙漠的气候真是古怪,像一个多变而狠心的姑娘,一刻热得像火,一刻冷得似冰,嗯!哈察,你说是么?”

哈察用力咽下一大口火腿,脸红脖子粗的道:

“是,不过,假如有哪个娘们敢对我哈察变心,那么,我就会毫不客气的扭断她的脖子,就好像扭断我仇人的脖子一样。”

楚云笑了,但是,在笑里却含蕴着苦涩;不是么?他以往深爱的妻子,如今不但已弃他而去,更逼得他走投无路,几乎葬身于无情怒海中,可是,到目前为止,他却并没有正式采取报复的行动,并非他还有顾忌,只是时机尚未成熟,楚云期待那时机成熟的一天,已翘盼得太久,太久了。

忽然,哈察关心的问道:

“主人,你在想什么?”

楚云悚然一凛,强笑道:

“没想什么,只是心情有点抑郁。”

哈察愣愣的看着楚云,鲁直的道:

“主人,假如你有什么心事,或有什么不如意,只要用得着我哈察,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替你去做。”

楚云拍拍这位蒙古武士宽厚的肩头,感激的道:

“谢谢你,到了那时,我自然忘不了你——”

他活声尚未说完,面色却突然凝聚,仿佛在倾听着什么声息。

哈察微微一怔,随即俯身下去,将耳朵紧贴沙土,半晌,忽然跳了起来,急促的道:

“主人,是马蹄声,还有——”

楚云淡漠的道:

“不过,还有驼铃声,而且不在少数,哈察,在这寂寥的沙漠夜晚,是否还有商旅马队经过?”

哈察摇头道:

“这条路不是一般商旅惯经之处,而且听那蹄声十分急迫,若是商旅行客,却用不着如此奔驰,恐怕……”

楚云接道:

“是马贼么,对不?”

哈察沉重的点头,道:

“主人,在这片辽阔的沙漠上,有一拨异常剽悍的劫匪,首领名叫鲁花,闻说一身本事十分高强,手段更是毒辣无比,他惯用的一柄蛇刀,已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楚云颔首道:

“会是他么?”

哈察移目向声息传来的方向眺望,低声道:

“不一定,不过,现在正是一般马贼出动的时刻,而鲁花及他手下,在这一带活动的可能最多。”

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叫:

“来了,还点了火把,人数好像不少。”

楚云仍然坐在地上,悠闲的道:

“哈察,我们是否应该躲开?”

这位蒙古首席武士双目射出一阵毫光,有力的道:

“不,主人,凭我哈察——身为红带金牛武士,若遇着这些毛贼也逃避,还算什么英雄?他们不来惹我便罢,若来了,哼!我就摔死这些混蛋!”

楚云随手抓了一把细沙、又轻轻洒出,身躯也慢慢站了起来!

“好!有骨气,是英雄的,便不能畏惧,更不能逃避,我们且等着看!”

这时,北面有一行火把,极快的向二人站立的方向移近,逐渐地,楚云看清在火把的照耀下,有一排骑影——三分之二是马匹,其他全是骆驼。

楚云微微一哂道:

“哈察,来人约有百余。”

这时,楚云已看得更加清晰,在那行骑队之中,为首一人,头顶扎着花色鲜艳的头巾,身披黄色皮擎,面孔好似甚为狰恶……

哈察挺立在楚云身旁,沉静的道:

“主人,大约是了,听说那鲁花便是这种装束。”

二人静静的站在原地,目注着那一行骑影渐渐移近,移近。

于是,在隐约的火光中,来人终于发现了他们,一阵鼓噪声随即响起,在那头扎花中的狰狞大汉指挥下,片刻间已如狂风般将楚云及哈察包围在中间。

火把的红光如蛇信般闪缩吞吐,映着围成一圈的百余名彪形大汉,他们手中所持的长矛与弯刀,在火光下泛着森森寒芒,与那一张张凶狠暴戾的面孔相衬,越发显得狞恶无比。

楚云夷然不惧的向这些披着大氅,头扎黑中的凶恶大汉逐一扫视,嘴角不屑的轻撇,双手负在背后。

这时,一骑越众而出,马上骑士,正是那缚着鲜艳头巾,面孔狰狩的凶厉大汉,他骑在马上,双目如铜铃似的瞪着眼前二人,蓦然大吼道:

“你们是谁?可是窥探我们行动的姦细?”

楚云古怪的一笑,道:

“你叫鲁花?”

马上大汉微感一愕,随即厉声道:

“正是爷爷,小子想你在这时尚徘徊此处,定然有着好谋!”

楚云气定神闲的道:

“何谓姦谋?这片沙漠如此辽阔,又非阁下所有,难道在下便来不得么?嘿嘿!真是笑话。”

那鲁花目中凶光突射,大叫道:

“老子宰了你!”

楚云轻蔑的一笑,他身旁的哈察已狂吼一声,蛮牛似的向那鲁花冲去,边怒叫道:

“你就试试!”

他如一阵风似的冲到鲁花马前,双手猛然攫向鲁花双腿,鲁花厉吼一声,飘身下马,右手急挥,一道弯曲的蛇形寒芒,已突然戳向哈察。

时间是快速的,哈察嘿然一声,双臂肌肉突起,用力一扳一摔,已将鲁花坐骑硬生生的扯倒,而鲁花施出的攻击,恰巧被他自己的坐骑挡住!

于是,一阵嘶叫出自那匹健马的口中,热血暴溅。

同一时间,周围的强人纷纷怒骂连声,寒光倏闪,数十只长矛,已如飞蝗般向哈察射到!

楚云长笑一声,身形忽然掠进,一双铁臂几乎有如开山的六丁巨神,同时飞舞,劲力涌处,那飞射的无数长矛,全然四散坠落。

哈察大叫一声,滚向前去,两手分抓马匹前腿,往回猛收,一声啼哩哩嘶叫起处,又是一匹健马被扯倒于地。

楚云大笑道:

“哈察,这些家伙稀松得令我失望呢!”

笑语中,七溜寒光,猝然袭向楚云背后。

于是,这位江湖浪子倏而转出六步,身形突起,掌腿如电中,十三名凶悍强人,已被他连续劈翻坠地。

这时,那鲁花吼叫不停的向楚云奔来,手中蛇刀挥舞戮刺,凶狠的攻向楚云。

楚云冷冷一哂,猝而偏向一傍,在鲁花肩头轻轻一拍。

这位凶残的盗首显然大吃一惊,怪叫半声,那柄形状奇异的蛇刀倏转,迅捷的刺向自己人胸膛。

楚云足尖微旋,沉声道:

“嗯!这柄蛇刀式样不错。”

右掌急劈鲁花天灵,左手则神鬼莫测的抓向对方持刀手腕。

楚云的出手是如此的快速而轻灵,以至于几乎没有任何一丝余隙可供闪躲,鲁花惊叫一声,手中兵器已被楚云一把夺过。

顺着来势,鲁花不由自主的向前抢出几步,而楚云却早已好整以暇的将他自敌人手中夺过的蛇刀平举胸前,于是——

鲜血随着惨叫,如兽曝般骤然响起,那柄弯曲的蛇刀,正自鲁花背心透出,他在这兵刃上染了别人太多的鲜血,而最后仍然不能避免以自己的鲜血来祭刀!

目睹着首领的惨死,剩余的强人已哗然大乱,惊叫着各自逃窜,在刹那间溃不成军。

哈察这时几如出押猛虎,勇不可当,他那魁梧的身躯过处,人影纷纷摔滚而出,如抛彩球似的四处翻春跟斗。

楚云轻笑一声,蓦然掠起,抖手间已震飞六名强人,他在空中略微换气,又似脱弦之矢,闪电般追上一小群已奔出数十丈之远的骑影,在那些魂飞魄散的强人尚未及惊呼出口之前,他已冷叱一声,掌掌连冲,漫天而起,在一股股的热血交织迸洒中,在一声声的惨号彼此起落里,这一群二十余名强人,已纷纷倒毙马下,无一幸存。

这边,哈察脑后所结成的焦黄小辫一颤一抛,而一条条的彪形大汉立时东倒西歪的跌翻在地,哈察来势之猛,宛如怒洪所经,一扫无余。

瘦削的身影甫去又回,如同鬼魅般在人堆中往来飞掠,而不似出自人口的悲号惨吼,好像永不停息似的连续响起,刚才还是一个活生生大汉,眨眼间却已变成了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而这生与死的迅速形成,依旧在那瘦削的身影快愈雷电般的纵横下不断发生。

寂静的沙漠,此刻在受着血的洗礼,在上演着一幕凄怖的戏剧,而戏剧的主角却近乎是疯狂的。

终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地下,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死状狞恶的尸骸,斑斑的血渍,洒沥得四处皆是,一双双毫无生气,如死鱼也似的眼睛,失去意识的瞪着,呼号声已静止了,代之而起的,却是死样的沉默,残杀已经过去,对地上的尸体来说,世间的一切荣辱,一切罪恶,都已丝毫没有意义了。

是的,还有什么比永远的安息更来得永恒与平淡呢?

楚云满身血渍的站在地上,沙漠寒瑟的夜风,吹袭得他有些颤懔,适才如沸腾似的血液,这时已经平静下来,他有些奇异自己这近于疯狂,超过残忍的举动,在平时,他并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啊!

哈察双臂挺举着一匹四肢乱摆的健马,他有力的嘿了一声,又将这马匹重重的摔落地上,跟着又过去狠狠踏了数脚,眼看着这活生生的畜生哀叫渐微,他才满意的回过身来,又待过去对付另一匹失去主人的骆驼。

楚云低沉的叹息一声,说道:

“哈察,罢了。”

哈察急忙行了过来,目光扫过遍地尸体,不由打了个寒噤,低声道:

“主人,他们——都死了?”

楚云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哈察这时才觉得背脊上凉嗖嗖的,他惶然道:

“主人,在平时我并没有这般狠心,不过,我看主人对他们下手毫不留情,所以我知道主人对他们一定十分痛恨,因此,我也对他们痛恨,我也狠心,连他们的坐骑我也要杀,我要将他们的脖子通通扭断。”

楚云落寞的笑笑,喃喃说道:

“哈察,虽然这些都是十恶不龈的凶恶之徒,我们却做得过份了,唉!奇怪,我今夜为何竟如此冲动呢?”

哈察呆了一会,道:

“我也不知道。”

楚云又叹息了声,缓缓在沙地上往来踱着,望着遍地的尸体发怔。

夜风,吹得更寒了。

哈察默默数着地下的尸体,忽然叫道:

“好家伙,整整一百零五人,啊!真不少哩!”

楚云重重一踩脚,道:

“哈察,别数了,收起地下那柄蛇刀,我们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 赶尽杀绝 拐子湖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后恩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