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恩仇》

第24节 百角堡中 火龙弹下

作者:柳残阳

百角堡的范围是十分辽阔的,建筑也柿比相连,转弯抹角,曲回极多,如不熟悉地势,极易迷失路途,而隐匿于周遭的危机——不论是人为的抑是构造的又随处皆是,如非堡内之人,确实寸步难行。

楚云等五人潜入十丈之后,已发觉情势恶劣,不易渗进,大漠屠手恨恨的道:

“盟主,咱们干脆一不作,二不休,也不用探寻敌人的虚实了,现在便动手杀他个鸡飞狗跳墙!”

楚云沉声道:“时间紧迫,吾等再向内潜进试试,若万一不行,便开始行动!”

这时,五人正隐身于一排低陋的木屋之后,远处随时可见人影幢幢,往来巡回,间或有一对劲装大汉,自木屋之前大步行过,警卫森严四字,确可当之无愧。

楚云说完话后,已轻轻向一栋巨厦之前行去,这巨厦建筑得十分恢宏气派,高高的石阶横列于前,两旁尚植有丈许高的龙柏,五人行动迅速,片刻间已掩至龙柏之下,楚云等正向四周打量,耳边却传来煞君子盛阳的低呼:“咦?什么东西缠在我身上?”

楚云神色一凛,急道:“不要移动!”

他掠身上前,目光微扫,就发觉有十数根细如珠丝般的黑线缠于盛阳胸腹各部,沿着这些黑线望去,所有的龙柏枝叶中,都预置着一个个灰色的石灰包,而石灰包上,更涂有磨擦即燃的硫黄青磷!

大漠屠手不由暗骂一声,楚云已利落的为盛阳钳断那些十分柔韧的黑线,五人又小心翼翼的沿着这栋巨屋往后潜入,在经过无数的建筑物与回廊后,来到一片广场之前,在广场的对面,便是一排粉白色的矮墙,自矮墙顶端向后望去,可见到一大片重叠而精致的连绵轩阁,但是,在这片广场上却没有任何一丝障碍,平荡荡的,一眼就可以全览无余!

楚云剑眉深皱,忖道:

“这广场阔幅约有五十丈方圆,任是轻功再高,也要五次起落才能到达对面,而百角堡必不会愚蠢到遗忘此处,那矮墙之后,想必定就是百角堡中首要人物所居!”

大漠屠手忽然道:

“盟主你可注意到对面矮墙后,有着动静么?这广场的形势好像在四周的房舍包围之中。”

楚云轻轻点头,目光如隼鹰般向四处寻搜,于是,他又对围着这广场的一些树木发生了极大疑虑。

沉吟了片刻,楚云一咬牙关,毅然道:

“我们冲!”

“冲”字出口,他已率先飞起,刹那间抢出十丈,大漠屠手人虽狠辣却是精悍无比,待楚云掠出十丈之后,他才准备起步——为的是保持距离,以免被敌人发现目标时无法相互施助,但是,正当他身形慾起未起之际,一声尖锐的呼哨声已猝然响起!

接着这声呼哨,楚云那瘦削的身影又已掠出二十余丈,于是,一声暴喝起处,无数只利箭,似飞蝗般自四面八方向楚云射到!

大漠屠手目光一环,立即发现这些箭矢是来自广场周围的树木及那排矮墙之后!

他迅速的道:

“两大护卫掩护盟主,龚宁,咱们分扑两旁!”

不待他话声说完,煞君子盛阳及快刀三郎季销二人早已扑身而出,大漠屠手尖笑一声,如巨鸟般飞向右侧树林!

这时,正值楚云冷哼一声,腾空七丈之际!

大漠屠手闪电般掠至那排巨树之下,在躲过数拨箭雨之后,他大吼一声,双掌猛推而出——

数声惊叫倏起,三团黑影被大漠屠手劈出的凌厉掌风震得翻下树木来!

这时,楚云又跃出十丈,眼看距着前面的白色矮墙已是不远——

另一阵尖厉的胡哨又急促响起,于是六只火箭自矮墙后交叉射出,但是,这六只火箭却并未射向楚云,只是贴着地面遥遥擦过。

在这些火箭飞过的地面,竞连续不断的发出轰然巨响,一股股带着强烈硫黄臭味的青色火焰,随着巨响蓦然冲升燃烧,片刻问形成了一片火海!

楚云大吃一惊,回头一看,煞君子与快刀三郎二人距着自己尚有十多丈之遥,正在这片火海中左冲右突,似是十分危殆!

他将心一横,厉啸连连,双掌同时猛挥,一溜银光冲天飞起,带着如鬼号也似的凄怖声音,向堡外摇曳而去,另一枚其形椭圆,有着暗红光华的球形物体,则直接射向前面矮墙。

于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震突然传出,一片火光夹杂着硝石迸溅四周,浓烟弥漫之下,熊熊的火势如地毯般霍然暴卷而出。

正式的激战序幕,已经拉开了,楚云已在愤怒之下发出猝袭讯号——“鬼位矢”,另一枚暗红色球形物体,则是无畏金雕早年研制留下的火葯利器“火龙弹”!

楚云此刻面色沉凝,绝不紧张,大声叫道:

“盛阳,季销,你等且退,容在下先往一探!”

语声中,有如一道夜空流星的曳尾,在火海内纵掠如电,瞬息问已穿越而过,他去势之快,甚至使火势来不及在他身上燃烧!

一片惊呼起处,又是一蓬暗器扑头袭到,楚云看也不看,猝闪而出,身形揉近中,抖手便震翻了三名扑出的劲装大汉!

这时,一阵呐喊,在两个中年武士率领之下,已有数十人猛冲而上,刀光闪闪,悍如狼虎!

楚云长笑一声,大转身,掌影漫天而落,一片鲜血狂喷之下,那两名中年武士已与其他六人命丧当场!

正于此际——

如地狱内的招唤般,无数声惨厉而尖锐的啸声自四面响起,在空中盘旋,而一连串的轰然爆炸声,亦随着四处的火光冲天而起!

楚云狂声大笑,身形猛起,两条人影已自后跟到,耳际传来煞君子盛阳激动难抑的语声:

“盟主,这些挑梁小丑且容小的收拾!”

话声甫毕,一枚暗红色的物体已骤然飞到!

楚云大笑道:

“干得好!”

于是,一声暴响中,火势猛卷,不但这劲装大汉被炸得血肉纷飞,连他身旁的数十名同伴也被震倒一片,哀哭惨曝之声不绝于耳!

广场一侧的大漠屠手,有如一个自天而降的煞星般,一连将六十余株大树上埋伏的弩箭手宰了一半,他抹了抹手上的血迹,喃喃自语道:

“妈的,这叫以毒攻毒,看看准狠!”

在他那双阴森的双瞳中,映人满大而起的火光,而爆炸声仍然不断传来,情态混乱而凄厉,他仿佛极为喜爱这种景致似的咽了一口唾沫,大笑道:

“哈哈,火龙弹出笼了,我渴望看看这奇景已是太久了,百角堡的杂碎大概后悔他们埋在地下的硫黄不够威风吧!”

大笑声中,他蓦然侧身躲过一排利矢,抖手射出一枚“火龙弹”,身形掠升中,又是一只“鬼位矢”发至甘丈开外。

于是,火光与巨响又起,那一排巨树连根被炸倒七八株,凶猛的火势燃烧着树身,也同样燃烧着人体!

惨叫声恐怖的充斥空中,但是,与周遭的爆裂声,喊杀声,屋宇倒塌声比较起来,却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啊!

大漠屠手沿着广场边缘,疾速的赶向另一边,尚未奔到,耳中已听到一连串的铃声清脆传来,而每在铃声响过之后,必有一声或数声哀号紧接应和!

他猛然扑去,照面间已震毙了两个神色仓皇的劲装大汉,口中狂笑道:

“龚老大,收获如何?”

满血身渍的剑铃子龚宁掠身而至,黝黑的面孔上煞气隐现,他微一躬身道:

“不太理想,大约于掉了三十余人。”

大漠屠手沉声道:

“用火龙弹于他们,然后即刻赶往堡外接应本盟各路人马,记住,不可恋战,多作拢乱性攻击!”

剑铃子龚宁答应一声,反手射出一枚火龙弹,烟硝晦迷中,他又转身掠回,铃声渗在寒芒之内,纵横穿走不停。

大漠屠手长笑道:

“呵呵这叫一夫拼命,万夫莫敌!”

笑声里,他又沿着广场边缘疾奔而去,只要他经过之处,一路上都可听到连续不断的凄怖惨叫。

于是,空气在沸腾,血腥恍如重重天幕,深深的笼罩着四周。

而此时,在那排矮墙之后——

楚云已迅捷的越过数次阻挡与拦截,来到一栋恢宏而高大的巨楼之前,巨楼的门上有着三个苍劲有力的银色字体:“小阿房”。

“这时,楼前却冥无一人,朱红的大门紧紧的闭着。

楚云冷厉的一笑,掠身而上——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一柄丧门长剑及另一条竹节铜鞭,迎着他的身形,自台阶两旁的暗影中倏而袭到!

楚云大吼一声,右掌斜劈长剑,左手急抓钢鞭,身形同时暴旋而回。

两声惊呼随之而起,黑暗中人影微晃,稍差一丝的险险收回了兵刃。

楚云不言不语,如鬼魅般揉身而上,双掌如电,刹那间向对方各自攻出七腿十九掌!

这两个隐于暗处之人,乃是百角堡中专负后堡守卫之职的“百角十三英”中老三、老四二人,楚云适一出手,已将这二名武功不弱的角色逼得手忙脚乱,招架无方!

楚云冷冷一哂,身形宛如一缕轻烟般闪进,长剑与钢鞭同时自身旁擦过,而这两名“百角十三英”中的人物,肋下已各自中了一记铁锤似的重击!

当两声惨曝尚未及出口,两股血箭尚未喷出之际,二人的躯体又被楚云凌空兜起,掉在那巨楼上的朱红大门前!

这时,暗影中人影倏闪,一个瘦小枯干,面色焦黄的六旬老者,已在数十名精悍大汉的簇拥下急步赶到。

楚云闲散的退后一步,冷然注视着来人!

瘦小老者目光瞥及楚云之际,不由自心头一凛,尤其地上那两具血肉糊糊的尸体,更使他面色大变,怒气陡升!

跟在老人身后的一红脸大汉,蓦然高叫道:

“啊!老三老四被人杀了!这是准干的?”

楚云微笑道:

“阁下不须如此大惊小怪!杀人者在此!”

红脸大汉抢前一步,大吼道:

“你是谁?可与今夜来犯的鼠辈同属一路?”

楚云傲然一哂,用左手拇指一点自己胸口绣缕的金色太阳,腕上的护手,闪起一丝金芒。

红脸大汉怪叫道:

“好啊,果然是一丘之貉,狗娘养的,今天老子非活剥了你的皮替两位拜弟报仇不可!”

瘦小老者踏前一步,面如寒霜的道:

“朋友属于何派何道?为何寅夜进犯本堡?老夫‘银胆叟’尚基倒要请教。”

楚云一笑道:

“老儿,你在黄极老鬼属下,是做哪一种走狗角色?”

红脸大汉抢步而出,厉喝道:

“住口!你竞敢对本堡尚副总管出言不逊,今夜必将你凌迟处死!”

楚云嗯了一声,嘲弄的道:

“不错,算得上高等走狗,告诉你,在下汞掌金雕盟盟主之职,今日目的,是要将百角堡夷为平地,杀尽你们这些危害江湖的阴诡之徒!”

那银胆叟尚基双目倏射杀机,厉色道:

“江湖未流,rǔ臭小子,今日老夫便成全于你!”

楚云一笑道:

“早该如此了。”

他接着又道:

“来,那位红脸仁兄,你一会慾将在下剥皮,一刻又慾将在下凌迟,现在,你便先来试试如何?”

红脸大汉怒叫一声,猛冲而出,手中的熟钢金锤搂头盖顶的疾砸而下。

楚云冷冷一哼,倏而大喝道:

“回去!”

银芒如毒蛇般闪掣,鲜血似泉水般狂喷,熟钢金锤互相击出一溜火星,轰然落地,红脸大汉也一个跟头栽倒地上。

银胆叟尚基大吃一惊,神色骤变!他十分清楚身旁这“百角十三英”的功力深浅,而那红脸大汉既为“百角十三英”之首,武功自是不弱,一身外家功夫更属精绝,岂知才一上手,即已尸横就地!

“百角十三英”其他十人,见状之下,不由惊怒交集,一声轰然暴吼,兵刃齐举,蜂拥而上!

楚云厉啸如虹,手中“苦心黑龙”颤成一圈美丽而凄迷的弧线,洒出一点点,一滴滴繁星也似的精芒,看不见剑的来势,摸不清剑的去向,那锋利而狭窄的刃身,已在瞬息间透人十条躯体之内!

鲜血几乎都来不及迸溅,兵刃似乎争先恐后般纷纷飞出掉落,而一声声连续的嘶喊,却宛如拉扯不息的丝弦般缕缕相接,声声相连。

蓦然——

—声裂云穿石的怒风起处,四点银光猝然飞到,风强势劲,猛不可挡。

楚云闲散的一笑,手中的“苦心黑龙”倏而一颤,同时抖出四朵炫目的剑花“叮当”数响中,四枚袭来的银胆,忽然溜泻无踪!

银胆叟尚基眶毗皆裂,面容扭曲,狂吼半声,又是十二枚银胆,有如天女散花般呼啸而出!

楚云双脚钉立如桩,挺立未动,手中利剑有如划过夜空的大河,深厚、耀亮、绵长,似万颗星,闪烁、精莹、繁密,激荡的剑气,即在这幻异的剑光外弥漫回涌!

于是——

十二枚挟着凌厉劲势的银色钢胆,骤然起了连叠的细碎响声,仿佛正月的雪花,被削成片片,纷纷坠落无余!

银胆叟尚基不由双目发直,怔然不动,在他的银胆绝技之下,从来带给他的都是自负,但目前,却是超越寻常的难堪!

楚云冷沉的踏前两步,右腕微颤,一溜锋利的寒光闪处,已将这银胆叟的前襟削落一块。

他毫无表情的道:

“老朋友,黄极与三羽公子为何不出来迎战,驱使你们这些走狗前来送死,未免显得太窝囊了。”

银胆叟尚基嘴角抽搐,面色已由焦黄变为灰白,他咬牙切齿的道:

“小辈,你不用如此卖狂,百角堡势大力强,尔等今夜之举,必然招至全军覆没之运!”

楚云满不在乎的笑道:

“便凭了阁下此等不成气候的角色么?”

银胆叟强忍怒火,恨声道:

“堡主正在闭关苦练绝关,盏茶之内即将完满竣事,三位侄少爷与三夫人正在护法,嘿嘿,本堡大批好手皆已全力迎战,堡主一待出关,你们便只有束手待毙了!”

楚云一听到银胆叟口中的“三夫人”三字,全身不由猛然一震,热血上涌,他大声道:

“你们那位三夫人叫什么名字?”

银胆叟尚基迷惑的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成三少爷的夫人尚识得你么?”

楚云蓦然仰天狂笑,笑声凄厉刺耳,大小场面也见得不少,但是,在楚云的狂笑声中,他却感到有生以来首次的惊惧畏怯,这不似是一个人在发笑,却像是超过了最悲哀的痛哭后所转回的泣血之声!

楚云惨惋的道:

“姓尚的,告诉我,那个三夫人的名字!”

银胆叟耳中听着远近的喊杀声,爆裂声,瞳孔中映人阵阵闪耀的火光,但是,这些却比不上楚云此刻的凄厉神色所给予他的惊恐。

于是,他艰辛的舐了舐嘴chún,低沉的道:

“三夫人的名字,好像叫萧韵婷……”

楚云大叫一声,仰天长呼:

“天地间冥冥的神啊,你将看见我的复仇之手了!”

正于此时,三条人影悄然自阴暗处缓缓地迫近楚云身后,银胆叟尚基早已发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劫后恩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